乔宏兴黑着一张脸,一连打了好些电话询问,可是却都没有确切的结果。

  眼看股东大会召开的时间就要到了,乔宏兴咬牙让秘书把华彩怡给叫了过来。

  却说此时股东大会上,眼看周围的股东都一个个的过来了。虽然大家都很熟悉,可是今天这种情况,却显得有些诡异。

  平日里各种寒暄打招呼的人们今天一个照面却连话都没有说。气氛带着一丝诡异,众人都忍不住放轻了呼吸。

  十点整,会议室大门打开。众人随之望去,只见走在最前面的人赫然是他们平日里最是鄙夷不过的乔一夕。

  今天这股东大会竟然是乔一夕主张召开的?她是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了,竟然有这个胆子?

  有些不知情的人忍不住面面相觑,看着乔一夕那副冷冰冰的好像长期待在上位的那种女王精英范,都不由得有些吃惊。

  这还是他们认识的那个乔一夕吗?难不成这只是和乔一夕长得一样的女人?

  众人心里面虽然好奇,但是却没有在这样诡异的场合贸然的开口说话,生怕当了出头鸟,反而惹了祸。

  “在坐的各位应该都认识我,当然,不想要认识我的,我也可以在这里做一个自我介绍。我是乔老爷子认下的孙女,乔一夕。我知道,你们当中很多人不承认我的身份,不要紧。我也不想平白无故的多了些不亲不爱的叔叔伯伯。”

  乔一夕面无表情的说道,和以往竟然截然不同。

  如果不是遭受到了巨大的打击,彻底坚定了心中的信念,此时的乔一夕根本就没有办法做到这幅模样。

  不理会周围这些股东变黑的脸色,乔一夕又开口说道。“召开这次的股东大会之前,我想大家都对这几天网络上的新闻有所了解或耳闻。乔氏的总裁乔宏兴这些年来做的那些龌龊事情,大家心里有数。”

  “当然,如果他只是以自己的名义来做这些事情的话,我无话可说。可是他仗着自己是乔氏的总裁,为非作歹。事情已经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了。乔氏从爷爷手中壮大起来,还从来没有发生过现在这样的事情。乔宏兴适不适合做乔氏的总裁,我想你们心里也有底。”

  “今天我之所以会召开这一次的股东大会,就是为了换乔氏的总裁。乔宏兴根本不配在这个位置上再做下去。那样只会让乔氏一步步变得落魄,甚至在L市彻底败坏了名声。这些年来,外边对乔氏的评论,我不说,你们也知道。”

  “我不会跟你们说那些不着边际的废话。我,乔一夕,要接手乔氏。我会壮大乔氏,绝对不会让乔氏再这样发展下去。而且……在场的众多股东可以随意投票。”

  乔一夕简洁干练的将自己的目的和要求全都说了出来。好几次,周围的股东想要插口,但是看到乔一夕那双冷淡的双眼,以及在她身后,护着她的那群杀气腾腾的保镖,还是没敢先开口说话。

  “呵~怎么?看来大家对我有很大的意见啊!”乔一夕轻笑一声,看着周围连动都不敢动的众人,更别提还要让他们投票了。

  自从在乔氏主宅发生了那些事情之后,众人便对乔一夕和封欧有了全新的看发疯。如今封欧虽然离开了,但是他离开的消息却还没有来的急传出来,众人自然不敢随意啃声,生怕封欧一个不算,那乔氏可就真的完蛋了。

  封欧对乔一夕的维护,他们都看在眼中。可是现在难道真的要让乔一夕接手乔氏吗?那和把乔氏送人有什么区别?

  看/正Qx版、M章i节上@酷R*匠Wd网

  看到众人眼中的疑惑,乔一夕想身边的保镖微微的点了点头,下一刻,那保镖便走到了投影机面前,开始输入文件。

  “网络上的那些传言,虽然有些不可信。而且对乔宏兴的个人名誉有所损害,但是大家恐怕也是抱有侥幸心理,认为到时候只要将乔宏兴给处理掉就可以。乔氏仍旧可以掌控在你们的手上。但是你们显然忘记了一点。”

  乔一夕嘴角微勾,那略带得意的模样如果让那些熟知封欧的人瞧见了定然会大呼太过相识了。

  不等乔一夕将那忘记的一点提醒一下他们,他们便震惊的看着眼前的大屏幕。

  大屏幕上放着的正是司盛作为打垮乔宏兴的证据而送给乔一夕的礼物。那上面林林总总的罗列了三十多项这些年来乔宏兴的所作所为,那丧心病狂的做法看的在做的一些老人都气的纷纷捂住自己的胸口。

  “这……这个混蛋!!!”

  “枉费我们相信了他那么多年,他这样做怎么对的起他爸爸?”

  “他这是想要只手遮天,把我们这些老家伙全都给踢出去啊!”

  “……”

  众人再也忍不住开始议论纷纷起来。当然,说起议论纷纷,倒不如说更像是对乔宏兴的个人批判会。

  看着眼前这一幕,乔一夕心中却冷的想笑。这就是她带了二十多年的乔家。有利则合,无利则散。自从乔老爷子过世之后,整个乔氏不过是一盘散沙而已。

  乔一夕沉默不语,待他们安静下来之后,这才淡淡的问道。“今天开股东大会,作为今天的主角,乔宏兴为什么还没有来?”

  为什么?肯定是怕了呗?就看到这架势,他怎么还敢来?来这里被批判吗?还是跪着求饶?

  众人自然不会把这句话给说出来,而是纷纷沉默,坚决不当出头鸟。

  可是没人说不代表乔一夕就没有办法了。乔一夕冷笑一声,对着身后的另外一名保镖点了点头,下一刻,对方拿出手机接听了些什么,便在乔一夕的耳边轻声的说着。

  众人立马竖起耳朵,无奈却什么都听不到。

  “他倒是够冷血。”乔一夕冷哼一声,说道。“别让他跑了。”

  “是,乔小姐。”保镖恭敬的应了一声,便往门外走去。

  虽然不知道他们到底在说什么,不过众人心中却平白的伸出了一股凉气。只觉得眼前的乔一夕和当年他们任打任骂的孩子再也不一样了。

  就在这个时候,终究是有一只手颤颤巍巍的举了起来,说道。“我同意让乔一夕担任我们乔氏的总裁。”

  “我也同意。乔宏兴这样的败类,别说是不配当我们乔氏的总裁了,就算是作为乔家人,也是给我们乔家抹黑!”

  “不错!我也同意!!!”

  一旦有人开口,便接二连三的有人响应。

  细想之下,得罪封欧和乔一夕的其实也就乔宏兴他们一家。他们虽然平日里也说了一些风凉话。但是说到底那都是被乔宏兴夫妇给蒙骗过去的。

  此时他们想的就是可以好好的在乔一夕的面前表现。祈祷乔一夕是一个大人不计小人过的女人,可以把那些前尘往事一笔勾销。

  可是面对这众人响应的这一幕,乔一夕却并没有表现的十分的开心感激。在正式召开这次的股东大会之前,她就已经派人将乔氏查了个底朝天。不仅如此,就连在场的一些股东做过什么损害乔氏的事情,乔一夕也是心知肚明。

  当然,如果没有封欧特意留下来的这些专业人士,乔一夕也不可能那么快就将这一切都调查的水落石出。

  乔一夕默不作声,看着周围的人一个个举起手来。其中就连好些老人也是满脸犹豫之后,终究是颤颤巍巍的举起了手来。

  与其举着乔氏族人的名义进行抵抗,到不如干脆随了乔一夕的愿。终究是乔老爷子认定的孙女,就算再差也不会比乔宏兴还差吧?乔氏交到她的手上,就相当于是有了封欧作为靠山,也许真的能够重建昔日煌煌,甚至于可以更进一步也未可知呢!

  就在这个时候,会议室的大门猛地被人推开。华彩怡一声贵妇服装,神色却是气急败坏。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好的为什么要开股东大会?乔一夕,是谁给你的权利,让你召开股东大会的!你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吗?竟然敢觊觎我乔氏!”

  “什么叫做觊觎你乔氏?你虽然是乔家的儿媳妇,但是终究还是乔家的外人,你有什么资格说这句话?滚出去。”乔一夕眉头一挑,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华彩怡,那眼中的冷冽竟然让华彩怡不由得心虚起来。

  “哼!你这个小贱人用不着跟我在这里咬文嚼字的?我虽然不信乔,但是我终究还是乔家的儿媳妇!可是你呢?你一个野种竟然也敢站在这里?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啊!!!”

  “闭嘴!”乔一夕黑着一张脸,直接从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来,毫不犹豫的给了华彩怡一个响亮的耳光。

  她从小到大不知道听了多少次华彩怡叫她野种了。每次她反驳说自己有爸爸妈妈的时候,华彩怡便会直接将野种给转移到了她爸爸的头上。说乔一夕的爸爸乔宏远也不知道是走了什么狗屎运,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野种,竟然也有这个运气被乔老爷子捡回来,成了乔家的二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