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这一家咄咄逼人的模样,司盛气的连脸都红了。可是一想到乔子衫肚子里面的孩子是司家最后的血脉,他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可是司晨却不这样想。他宁愿不要乔子衫肚子里的孩子,也绝对不愿意让自己的人生成为乔子衫的傀儡。

  当即,司晨便狠着一张脸说道。“打掉!你现在就给我打掉!你乔子衫和我司晨没有任何关系,你也不配怀我司晨的骨肉!!!”

  这是司晨第一次这样激烈的对这件事情有了坚决的态度。听到这话,众人都猛地愣住了。

  还不带众人反应过来,司晨黑着一张脸,直接将乔子衫给推到了地板上,而且还态度激烈的捶打着乔子衫的肚子叫道。“你不是不要这个孩子吗?好啊!我帮你打掉着孩子,省的这孩子生出来之后活遭罪!”

  “啊!!不要,好疼!司晨,你疯了!!”乔子衫惊恐的挣扎着,怎么都没有想到司晨竟然会这样做。那可是她唯一的筹码了,绝对不能有事啊!

  听到乔子衫的叫声,众人都吓了一跳,急忙的将司晨和乔子衫给拉开。可是司晨疯狂起来,根本就没有办法奈何。更何况司晨的手里面还有怀孕将近五个月的乔子衫。

  “是,我是疯了,我是被你这个恶毒的女人给逼疯的!乔子衫,你这样恶毒的人怎么还活着?你害我害成这样,竟然还敢出现在我面前,你真当我司晨软弱好欺负吗?你能让我断子绝孙,我也能让你永远都当不了妈!”

  司晨疯狂的吼着,因为情绪的激动,连脸色都变得扭曲起来。如果不是遭受到了重大的打击,司晨又怎么会变成这个模样?

  作为一个男人,彻底没有了尊严。司晨对乔宏兴这一家子,简直想要将他们给生吞活剥了!

  本来还想要劝说的司盛听到司晨的话,平白的又苍老了好几岁。如果……如果他早些告诉司晨真相,失去记忆的三年是不是就会有所不同?自己的儿子也不会沦落到这样的地步。

  他这一生不论做什么事情都是三思而后行,什么事情都要犹豫许久,权衡利弊。可是他的儿子,却在他的一次次选择中变成了这幅模样。

  司盛叹了一口气,看着激动的司晨说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可是孩子终究是无辜的啊!”

  虽然众人将司晨给拉开了,可是一切却已经迟了。接二连三的动了胎气不说,乔子衫对肚子里的孩子也从未上心过。被司晨这样刺激一下,流产已经是无法避免的事情了。

  乔家人骂骂咧咧的送着乔子衫检查,如果的时候见到乔一夕竟然也在旁边,当即就变了脸色。将对司家的不满全都加诸到了乔一夕的身上。

  最&$新#章f$节上$酷}n匠e网…。

  当然,这一次,乔一夕没有再示弱。而是说道。“乔总裁,对于你这毫无道理的谩骂和指责,我想医院里面的监控录像已经录下来了。我有权利维护自身的权利。”

  “什么?乔一夕你这个贱人,皮痒痒了是不是?竟然敢这样跟你大伯说话,你的眼里还有你爷爷吗?”乔宏兴铁青着一张脸吼道。

  这对乔一夕向来无法反驳的理由这一次却彻底的失去了效用。“大伯?我可没有大伯!乔总裁还是别往自己的脸上贴金了,我觉得丢人。”

  “你这个贱东西!我……”乔宏兴气愤的伸出手,就准备狠狠的给乔一夕一个耳光。谁知道,身旁随时保护着乔一夕的保镖却一把抓住了乔宏兴的手,差点将他的手给生生掰断。

  “啊!!放手!我的手要断了!”

  “乔一夕,你还有没有良心?亏得我们含辛茹苦的把你养大,你怎么能这样对你大伯啊!你快点让他放手,你大伯要是出事了,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华彩怡心中一惊,急忙的等着乔一夕叫道。

  那模样,简直就要将她那细长的指甲狠狠的刺入乔一夕晶莹剔透的皮肤了。

  “我不想看到这群聒噪的人。”乔一夕面无表情的说道。带着一股封欧身上所沾染的冷冽。竟然让人忍不住心生服从。

  等了一会儿之后,乔一夕这才走进司晨所在的病房。没有办法,司晨刚才太过激动,她根本就走不进去。现在司晨的情绪稍微有所平复,乔一夕便忍不住走了进去。

  “司晨,你还好吧?”乔一夕忍不住轻声问道。

  看司晨抖擞着肩膀,好像在哭泣一样,乔一夕眼中闪过一丝难过。司晨变成如今现在这个样子,作为朋友的她心里面这么可能好受的了呢?

  更遑论,当时司晨之所以跑去找乔子衫,似乎还是为了帮自己讨回公道,乔一夕心里面就越发的愧疚了。

  “司晨,我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已经决定站在你这一边了。”乔一夕淡淡的说着,看向了司盛。

  见他点了点头,这才将准备对付乔宏兴等人的事情告诉了司晨。

  司晨现在如此颓废,一蹶不振,最需要的就是仇恨给他带来的勇气和求生意志。只要他可以好起来,这些又算得了什么?就让他亲自报仇雪恨,也许他心中的心结才会打开。

  可是说了许多,司晨却都没有丝毫的回应。倒是隐约的听见司晨极度压郁的哽咽声渐渐小了。

  他应该听懂自己说的那些话了吧?乔一夕心中暗暗想到。

  与此同时,在手术室外边的乔宏兴和华彩怡却全然不知道乔一夕等人在商议什么。他们现在想的全都是此时在手术室里面的乔子衫。

  “医生,这是怎么回事?一定要给我抱住她肚子里的孩子!”

  “没错,那孩子绝对不允许有事!”

  乔宏兴和华彩怡趾高气昂的命令着,可是医生的眼中却满是鄙夷。刚才在司晨的病房里面闹的那么凶,就算是傻子也挺明白了。

  没有想到刚才口口声声用打胎来威胁人家的人,现在竟然是各种命令的语气让他们这些作为医生的一定要保护乔子衫肚子里的孩子。

  他们还真当医生是万能的吗?不过有这样的家庭,这孩子出生后也不会幸福吧?更何况,以现在乔子衫的情况来看,这孩子是绝对保不住了。

  早知如此,当初干嘛去了?怪不得医生冷漠,而是乔子衫从怀孕以来就一直在这家医院进行养护。医生们知道的自然比外面的人多一些。

  当下,医生面无表情的说道。“很抱歉,这已经不是我能力所及的范围了。孩子是没有办法保住的。现在要保住大的还来得及,毕竟现在孕妇出于大出血的状态,你们再不商量出个结果来,恐怕真的要一尸两命了。”

  “什么?医院养你们是干什么吃的?不管是大的还是小的,都必须给我救回来!你想要多少钱,我出得起!”乔宏兴黑着脸叫道。

  不仅如此,一旁的华彩怡更是歇斯底里的哭着喊着。

  “这丧尽天良的混蛋啊!竟然把自己老婆给打成这样。这孩子要是没了,可让我女儿怎么活哟!”

  没有想到这种时候,华彩怡竟然还想要和周围的人传送另类的传闻。不仅仅是医生,就连周围知道内情的人,眼中都忍不住闪过浓浓的鄙夷。

  下一刻,医生说道。“你给我再多的钱,我也没有办法从阎罗王的手里抢人。我只能努力把大的给救活。”

  如果可以,他简直连乔子衫这样的女人都不想要救。这样的女人简直就是所有女人中的败类!如果他不是知道内情的话,他说不定还会同情一番。可是现在……

  丢下这句话,不顾乔宏兴扬言如果救不回乔子衫和她肚子里的胎儿就让他失去工作的威胁。医生很是烦躁的走进了手术室。

  没多久的时间,因为华彩怡的又哭又闹,一则负心汉狠心对待怀孕妻子的视频以及文章便出现在了网络上。

  只不过,这一次舆论并没有如华彩怡料想的一般站在乔家的角度上。把乔家当成了受害者。

  相反,这则新闻一冒出头,便有许多声称是目击者的人将当时的事情还原。并且指责乔子衫是一个爱慕虚荣,心狠手辣的女人。

  不仅如此,华彩怡年轻时候做的一些丑事也被扒了出来。更别提作为乔氏的总裁,利用手中的权势做了许多见不得人的事情的乔宏兴了。

  一时之间,乔家这三口人竟然变成了过节老鼠一般,人人喊打。

  因此,乔氏的股份也遭受到了剧烈的波动。L市里一群农民工自发起义,要让乔宏兴滚出乔氏。声称乔宏兴没有资格当乔氏的掌舵人。

  乔氏的股份一跌再跌,许多高层都按耐不住了。就在这个时候,乔一夕整装待发,一一拜访那些手中握有乔氏股份的乔氏族人。

  这场风波来的十分迅疾,乔宏兴还没有反应过来,便受到了消息,要召开股东大会。

  乔宏兴急的犹如热锅上的蚂蚁。这些事情全都挤到一块爆发了,到底是什么人要对付自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