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吧,有我在,不会让封欧出事的。”咸际立马打包票说道。

  目送着咸际离开之后,乔一夕并没有回到别墅休息,而是来到了后花园中。

  封欧没有把提姆给带走,显然是想要给她留一个念想。她不知道封欧到底要面临什么危险的事情,为什么三年的时间里都不能联系自己。但是她相信,封欧一定会好好的,会将那个讨厌的尼尔森给打败。

  “提姆,你有没有想封欧啊?”乔一夕忍不住靠在提姆的身上,轻声的问道。

  一段时间的相处,提姆已然对乔一夕这位女主人十分的温顺。任由乔一夕靠在自己的肚子上不说,还很开心的舔了舔乔一夕的脸颊。

  因为乔一夕的缘故,提姆总算是吃了好些日子的熟食,否则每次看到提姆张开血盆大口的模样,乔一夕可不愿意自家提姆是这样的模样。女人嘛!总希望自己的宠物是温顺可爱的。

  对此,封欧可没少偷偷的插科打诨,每次趁着乔一夕不注意便开始训练提姆求生技能。害的现在提姆都快被这两个奇怪的主人给逼疯了。

  想到发生的这些事情,乔一夕忍不住轻笑出声,眼中满含回忆。

  “提姆,你说封欧现在在做什么?他一定还在休养吧!毕竟受了那么重的伤。都流那么多的血了。不过欧洲医疗专家那么多,咸际说的没错,封欧一定会没事的。”

  “提姆,你说封欧现在会不会在想我?他……”

  一下午,乔一夕都在陪着提姆玩耍。可是到了晚上,菲利普却恭敬的拿了一叠资料放在了乔一夕的面前。

  “乔小姐,你要的关于乔氏的资料都已经放在这里了。还有关于二十年前乔家实验室的那场大火。”菲利普见乔一夕晚餐吃得差不多了,这才开口说道。

  “好的,谢谢你了,菲利普。”乔一夕感激的点了点头,抱着那叠资料细细的看了起来。

  她决定了,不管二十年前那件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么样的,她都要将乔氏给拿过来,不仅仅是为了自己,同样也是为了封欧。为了能让自己更加的有资格站在封欧的身边。

  当天晚上,她便给司盛打了一个电话,决定接受他的帮忙,和他一起联手将乔宏兴给拉下马。

  得知这个消息,司盛一晚上的都没有睡好。乃至于第二天和乔一夕一起约在司晨所在的医院里,乔一夕一眼就看到了看起来十分憔悴,可是精神头却很不错的司盛。

  “司董事长,在商谈商。在对付乔氏之前,我有几点必须和你说清楚明白。”乔一夕微愣之后,便淡定的坐到了司盛的对面,十分公式化的和司盛打了一个招呼。

  “但说无妨。”司盛一愣,下意识的变得严肃起来。

  “你的怨恨只针对乔宏兴一家人,所以对于无辜的人,我希望你可以放过他们。乔氏底下员工好几千,他们不应该为乔宏兴他们的所作所为付出责任。”

  “这个我明白。”司盛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我接受你的帮忙,但是你的势力不能入侵乔氏,否则我是不会同意的。”

  看$正L版k章x(节¤上S酷匠网K

  “我知道。”

  “……”

  乔一夕一连提出几点,无不都是为了乔氏的发展。听到这些话,司盛心中不免生出感叹。

  乔一夕真的更加的适合当乔氏的掌舵人,自可惜,乔一夕那么多年来饱受非议,这一次即使有自己的帮助,恐怕要让她正式掌控乔氏也仍旧会有许多的难度。

  即便如此,司盛却一点都没有要反悔的想法。他一定要让乔宏兴一家付出代价!

  不仅如此,司盛还拿出了一叠文件递到了乔一夕的面前。

  “我想,你会需要这份文件。”司盛温和的说着,看着乔一夕的眼神带着一丝迟来的慈爱。

  乔一夕一愣,伸出手将面前的这份文件打开。当她看到里面的内容后,却脸色大变。

  这里面陈列的都是这些年来,乔宏兴利用乔氏做的一些不法勾当。相比之下,当初乔宏兴设计自己来贿赂朱有才反而是最普通的一种。

  看着面前的这些文件,字字证据确凿,有些甚至连照片都有。乔一夕脸色变幻不已,再也受不了,狠狠的将文件给盖了起来。

  “乔宏兴!”乔一夕咬牙切齿的叫道。

  下一刻,她满脸严肃的看向司盛,问道。“这份文件司董事长早就已经有了吧。”

  可不是吗?这里面的事件时间跨度很大,并非是一两日就可以搞定的。更加重要的是这里面的资料有的十分的详细,试问有的已经过了两三年了,怎么还可以详细到这种程度?

  司盛之所以要和自己联手,不过是想要维护他自身的名誉,想要将自己从乔氏的破败中摘取出来吧!她当真是小看了这个从小看着自己长大的伯伯了。

  司盛分明是想要把自己当枪子用啊!他知道乔宏兴被逼急了,说不定会狗急跳墙,所以才事先将自己给推到明面上。

  即使自己的儿子遭遇到了这样的事情,可是他却还是能够全面的将事情都给考虑完整。乔一夕不得不佩服。

  那么多年来,她竟然没有怎么关注这位在L市稳扎稳打的司董事长。

  见乔一夕直接把自己给揭穿了,司盛一愣,心中暗暗讶异,乔一夕的聪明和理智。

  当下,司盛也不再藏着掖着了。只听他开口说道。“一夕,我承认这里面有我自己的私心。但是你也不能否认你是最好的人选。乔老爷子在世的时候,一直都是L市商界的榜样。我也从小就崇拜尊敬老爷子。如果不到万不得已,我也不愿也彻底和乔氏撕破脸面。”

  “这些年来,乔宏兴把乔氏给弄得一团乱麻,可是为什么还是能够屹立在L市,没有彻底落败呢?这其中并非没有乔老爷子身前的声望在支撑着。乔老爷子是我一生中最尊敬的人,我也不想他死后,乔氏……”

  司盛一边要对付乔老爷子的亲生儿子,可是一边又满口仁义道德的说乔老爷子对他的深远影响。

  乔一夕都不知道是应该拍手叫好,还是冷嘲热讽。不得不说,比起司盛,司晨实在是太稚嫩了。

  乔一夕虽然有些心惊司盛这些年来暗自做的调查和准备。但是却也没有退缩的想法。她要拿下乔氏,以乔氏为起点发展起来,自然不可能因为这点事情就退缩了。

  和司盛又商量了许多关于如何拿下乔氏的事情。末了,司盛忍不住开口说道。“一夕,你和司晨这孩子关系向来不错,他连续遭受到了好些打击,我希望你可以多来陪陪他。”

  不管司盛这句话里面有什么深意,在乔一夕看来,去看望司晨本身就是应该的事情。

  点了点头,两人一道去了司晨坐在的病房里面。

  可是两人却怎么都没有想到,乔子衫一家人竟然还敢来司晨的病房里。

  司盛脸色大变,快步的走进了病房。那副着急的模样,哪里还有刚才和乔一夕侃侃而谈的淡定与平和?

  司盛伯伯就算是一个诡计多端的男人,可是他终究也是一个父亲。乔一夕心中不免有些唏嘘。

  想到这里,乔一夕也急忙的往病房走去。

  “乔子衫,你这个贱人,给我滚!!”

  “司晨,你都这样了,还在想乔一夕那个贱人吗?别痴心妄想了!这结婚协议,你不签也得签!”

  “你这个贱人,给我滚!”

  “啊!!”

  “这怎么还打人呢?我们家子衫为了你背负了多少的流言蜚语,司晨,你不要太过分了!”华彩怡骂骂咧咧的声音传来,又听到病房里面传来霹雳哗啦的声音。

  乔一夕忍不住狠狠的皱起了眉头。华彩怡颠倒黑白的性子她早就有所了解了。可是现在司晨本来遭受打击,情绪就已经很不稳定了。这一家子竟然直接来逼婚了。这分明就是要把司晨给逼死的节奏啊!

  乔一夕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一想温和待人,从不轻易与人吵架,笑脸迎人的司盛都会如此失态,叫嚷着要他们一家永无翻生之日。

  “这里是病房,谁让这群疯子来的?”司盛怒吼一声,一旁的医护人员急忙道歉,同时急忙的叫了医院保全,要将乔宏兴三人给赶出去。

  可是乔子衫却叫道。“说谁是疯子呢?老爷子,我这肚子里的可是你司家唯一的孩子,怎么?不想要啊?我这就打掉!”

  “你敢?”司盛瞪大了双眼吼道。

  “你把我家司晨弄成这样,你这个恶毒的女人,竟然连我的孙儿都不放过。那好歹也是你的孩子,你简直就是丧心病狂!”

  “司老哥,你也说了,那是你的孙儿。可是不把这肚子里的孩子打掉,难道还要让我的宝贝女儿成为未婚妈妈吗?我乔家可丢不起这脸!”乔宏兴在一旁当仁不让的说道。

  “不错!要么就把这胎儿给打掉,要么就结婚。”华彩怡在一旁帮腔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