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欧!!封欧你怎么了?”

  乔一夕吓了一跳,急忙的叫喊着封欧。可是封欧却没有丝毫回应。

  这是怎么回事?乔一夕慌乱的拍打着封欧,直到保护封欧的人姗姗来迟,乔一夕这才看到封欧那血迹斑斑的双腿。

  “封欧!!!”乔一夕瞪大了双眼,根本就无法接受眼前这一幕。下一刻,她直接倒在了封欧的身边。

  “封欧!!!”当乔一夕叫着封欧惊醒的睁开了眼睛后,脸色仍旧是不正常的惨白。

  “封欧怎么样了?他怎么样了?”乔一夕慌乱的从病床上走下来,却因为体力不支,直接倒在了地板上,即便如此,她还是激动的拽着时刻在她身边陪护的护士。

  “这……乔小姐,你现在体质很虚弱,又受到了不小的打击,你现在应该躺在床上好好的休息才是。”护士眼中闪过一丝犹豫,急忙的扶着乔一夕回到了病床上。

  护士虽然关心,却绝口不提封欧的事情。乔一夕脸色大变,执拗的问道。“封欧呢?封欧他怎么样了?他是不是出事了?我看到了好多血,好多血……”

  乔一夕激动的用双手比划着,心中充满了懊悔。她当时怎么就跑出去了?她当时怎么就没有早点注意到那突如其来的卡车?她当时怎么就没有早点询问封欧有没有事?

  他出血了,他的下半身全都是血……乔一夕只觉得眼前空白的地面突然间溢出可怕的鲜血。封欧为了护着自己,他怎么……

  “医生,医生!病人需要输送镇静剂。”看着乔一夕的状态如此疯狂,护士急忙的按下对讲机开口说道。

  “放开我!我要去找封欧!!”乔一夕愤怒的推开护士,急忙的往门外跑去。

  “乔小姐,停下。请停下!”护士一愣,急忙的追喊道。

  可是在乔一夕的心里面,那护士却成为了阻止她去见封欧的恶魔。她怎么可能停下来?

  乔一夕慌乱的跑着,着急的打开着周边的病房,可是却没有见到封欧的影子。

  乔一夕的脸色越发的惨白,神色中还带着一丝的慌乱。

  “封欧?封欧!你去哪里了?你在哪里啊!呜呜~你快点出来啊!封欧,呜呜~”

  乔一夕一遍擦着眼泪,一遍奔跑寻找,可是偌大的医院里,不管乔一夕怎么寻找,就是没有封欧的影子。

  站在高楼上的咸际看着眼前这一幕,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

  没一会儿的功夫,他便出现在了乔一夕的面前。

  “咸际!你告诉我,封欧在哪里?他没事的对不对?你快点告诉我啊!”乔一夕激动的拽着咸际的衣服问道。

  咸际看着此时的乔一夕,心中莫名的十分难受。乔一夕一昏就是一天一夜,嘴巴里面还一直叫着封欧的名字,可是封欧呢?

  “他走了。”咸际沙哑着声音说道。

  听此,乔一夕踉跄的倒退几步,看着咸际呆愣楞的问道。“走了?他怎么可以走了!呜呜~封欧,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是我不该跑的,呜呜~你走了,我也不活了!”

  乔一夕猛地一顿,直接往一旁的墙壁上撞去。见此,咸际吓了一跳,急忙快步的将乔一夕给拉住,没好气的说道。“我说封欧走了,不是说他死了!”

  “真的吗?封欧他没死?那他走去哪里了?我明明看到他受伤的,他是不是伤的很严重,所以已经派专家进行治疗了?对,一定是这样的,一定是这样!”乔一夕欣喜的说道,因为刚才而激动不已的心平复了些。但是她还是十分激动的要去见封欧,看看他到底是什么情况。

  见此,咸际直接拉住了她的手臂说道。“你不必去找他了。他已经回家了,你找不到他的。”

  “回家了我怎么可能找不到?我这就会别墅。”乔一夕好笑的说着,头也不会的准备离开。

  可是走没几步,她便猛地一顿,脸色变得惨白不说,就连身体也忍不住摇摇欲坠。

  “回家?封欧他……回家了。”

  “他怎么回家了?封欧是不是伤的很严重?他到底怎么了,你告诉我啊!!!”乔一夕歇斯底里的拉扯着咸际的衣领,那副模样简直快要疯狂了。

  可是看着乔一夕如此表现,咸际却没有觉得悲伤或者难过,反而眼中闪过了一丝赞赏。

  “你别担心太多。封欧回家是必然的。否则你以为他能够一直躲得过尼尔森等人的追杀吗?其实我之所以会来到这里,就是让封欧回家的。”

  “可是,他从未跟我说。”乔一夕捂着脸,难受的说道。

  “他虽然没有说,但是以你的聪明才智和对他的爱意,你应该是了解他的对不对?”咸际淡淡的反问着,耐心的等着乔一夕的情绪变得稳定。

  许久,乔一夕这才开口问道。“他还留下什么话了?”

  “三年,他让你等他三年的时间。三年后,等一切都稳定下来后,他一定会回来接你的。”

  就这样,乔一夕被动的和封欧有了一个三年之约。

  在咸际的一再保证下,说封欧已经没有大碍之后,乔一夕这才彻底松了口气。可是即便如此,她还是一个人躲在了和封欧一起住的房间里面,一躲就是三天。

  房门外,咸际和菲利普脸色都带着一丝的焦急。

  “这都已经三天了,乔小姐这样不吃不喝的,身体一定会出问题的。而且她的身体本来就不好。如果让少爷知道……”

  “你应该知道封欧现在在做些什么,这样的事情不能让他知道。”咸际淡淡的说着,看向菲利普又说道。“封欧离开的时候,特意让你留下来照顾乔一夕,这代表了什么你应该明白。”

  “是的,埃利奥特少爷。在我的心中,乔小姐已经是我的另一个主子了。”菲利普恭敬的说道。

  可是真是因为关心乔一夕,所以菲利普的心情才会变得十分的忐忑担心啊!

  其实不仅是菲利普,就连整个和乔一夕认识没有多久,但是却从内心深处赞同乔一夕和封欧之间的感情的咸际心里面也是担心不已。

  “再等一会儿吧!如果五分钟后,她还是没有出来,那我们就冲进去。千万不能让她有事。”咸际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道。

  乔一夕突然间遭受到那么多的沉重打击,一时间想不明白他也能够理解。他只希望乔一夕可以爱护自己的身体,不要让远在欧洲的封欧担心。

  就在门外两人着急等待的时候,乔一夕缓慢的将门给打开。

  让咸际和菲利普感到讶异的是,此时的乔一夕并没有他们想象当中的羸弱苍白,反而眼中还带着一丝坚定。

  “我已经想明白了。这几天让你们担心了。我很抱歉。”乔一夕感激的对着咸际和菲利普鞠了一躬。

  三天的时间里,她就窝在自己和封欧的房间里面,哪里都没有去,什么话都没有说,就这样躺在床上,好像封欧还在一般。

  可是她明白,封欧回家是必然的。咸际说的对,封欧不可能一直待在L市,不可能一直这样和自己在一起。

  酷!匠网唯{‘一正o版,其他^d都%是盗#版

  可是要让她就这样乖乖的待在别墅等他三年。她做不到!

  三年太久,只争朝夕。

  她要努力的成长起来,不能什么事情都让封欧担负。她要告诉世界上所有的人,她乔一夕是有资格站在封欧的身边的。

  而L市,就是她的起点!

  封欧,等我,我会强大起来,我会亲自去找你。这一次,再也不要成为你的负担。

  看着犹如变了一个人似的,精神焕发的乔一夕,咸际和菲利普忍不住面面相觑。

  这是什么情况?乔一夕现在不是应该悲痛欲绝的吗?

  最终,还是咸际忍不住开口说道。“一夕,你没事吧?”

  “当然没事。”乔一夕嘴角一抽。对咸际问的这个问题表示十分的无语。在他们的眼中,每天奇奇怪怪的咸际才应该是被关心询问的人吧?这句话从咸际的嘴巴冒出来,怎么都让人觉得怪异。

  虽然如此,咸际和菲利普还是十分的不放心。两个人几乎是寸步不离的跟在乔一夕的身边,确保她真的没事了之后这才算松了一口气。

  “既然你已经没事了,那我也就放心可以离开了。”咸际淡淡的说着,也开口表示自己即将离开。

  其实当时他应该是和封欧一道离开的,只是封欧怎么都放心不下乔一夕,所以咸际也只能留下来,表示一定会让乔一夕安然无恙这才看着封欧彻底昏迷离开。

  现在看着乔一夕这幅模样,咸际也觉得总算是可以跟封欧交代了。

  而听到这话的乔一夕却没有表示出一点意外。

  咸际已经说过了,他之所以会来L市就是为了让封欧回家。现在封欧已经回去了,咸际自然也没有必要再留在这里了。

  看着咸际,乔一夕忍不住说道。“封欧就拜托你了。你是封欧的好朋友,我相信你一定会帮助他的。虽然我不知道封欧回去之后到底要面临什么。但是我看的出来,他其实并不想回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