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此,司盛脸色一狠,说道。“当年你爸妈在实验室里研究,好好的突然间发生爆炸,你难道就没有想过是什么原因吗?”

  “司盛伯伯,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乔一夕一愣,激动的看向司盛。

  难道自己的爸妈不是因为意外死去的吗?司盛伯伯为什么突然间提起这件事情?

  看着乔一夕激动的模样,司盛总算是松了口气,可是即便如此,他还是唏嘘的说道。“这件事情当年我也只是有所猜测。虽然我一直没有证实我心里面的想法。但是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你爸妈的死绝对不是意外。”

  乔一夕只觉得自己的脑袋猛然的被炸开一般。这怎么可能?

  也就是说,自己爸妈当年死于的那场意外是有人谋划的?乔一夕无措的拽着自己的衣角,慌乱的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才好。

  她努力的想要勾起嘴角,跟司盛说,这样的玩笑一点都不好笑。可是看到司盛那严肃的脸庞,乔一夕却怎么都笑不出来。

  “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我爸妈与世无争,几乎都在实验室里研究生物实验体,怎么可能有人要伤害他们?是谁要伤害他们?我……”

  封欧急忙的搂着慌乱无措的乔一夕。突然间得知这样的消息,是个人都接受不了。

  封欧轻柔的拍着乔一夕的后背,让她冷静下来。这才说道。“凡事都要有证据。你若是想要用这样的事情来绑架我们来帮你解决乔宏兴等人,你未免也太不把我封欧放在眼里了。”

  “封欧先生,说笑了。我怎么敢。”司盛苦笑的说道。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他怎么可能出此下策?

  “司盛伯伯,我希望你可以把你知道的事情全部都告诉我。”乔一夕躲在封欧的怀中,低声的说道。

  猛然听到这个消息,她浑身都忍不住在颤抖着。这实在是太可怕了。听司盛这语气,自己爸妈的死竟然还和乔宏兴脱不了干系?

  “小夕,我们……”

  “不,我要听。”乔一夕执拗的说道。

  “当年宏远和祁芸双双出事了之后,你不过才五六岁而已。你虽然小,但是却也记事。你应该记得实验室的那场大火吧?”

  听到这话,乔一夕脸色一白。

  虽然乔宏远和祁芸都是科学家,每天也几乎将时间都花费在实验室里面。但是自从他们的孩子乔一夕出生了之后,他们都是尽可能的将她给带在身边。

  她清楚的记得,那天她很顽皮的跑到实验室外边玩耍。和她在一起的还有她的小宠物,一条带着斑纹的蛇。

  那是乔宏远和祁芸送给她的礼物。经过驯化后,乔一夕十分喜欢这条随时可以缠绕在自己腰上,或者头发上,可以随意变换形状的蛇。

  和那条蛇一起玩耍,追逐。乔一夕离实验室越来越远。当她听到一声巨响传来的时候,她的小短腿就算跑的再快也于事无补了。

  她就这样呆愣的看着眼前遍地的大火,那灼热的感觉扑面而来,吓得她无法动弹。可是她的爸爸妈妈还在里面啊!

  幼小的乔一夕吓怕了,急忙的喊着自己的爸爸妈妈,可是满是大火的实验室里却只有轰隆的声音传来,将她心中所有的希望都给破灭了。

  乔一夕呆愣了许久,哭着想要跑进火海。可是想来怕热的蛇却根本就不愿意进去,甚至于激动拉扯之下,那条蛇狠狠的咬了乔一夕的肩膀,让幼小的她再一次受到创伤。

  也真是因为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所以乔一夕对小时候很是喜爱的蛇有了一种害怕恐惧的心理。

  其实更加重要的是,因为那天发生的事情,只剩下了漫天的大火和那条突然变得暴躁的蛇。

  那是乔一夕心里面挥之不去的影子。

  等她醒过来时,已经是一个星期之后的事情了。在乔老爷子的帮助下,她渐渐的从失去了父母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即便如此,她还是对那天的事情只是不提,甚至连类似的情况都恐惧再看到。

  “我记得。”因为想到了当年的事情,乔一夕的声音也不由得变得沙哑,额头上忍不住冒起了层层细汗。

  看着如此的乔一夕,封欧都快要心疼死了。

  封欧告诫的看向司盛,显然是不想让他再继续说下去。可是司盛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帮自己的宝贝儿子报仇。他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在大火发生了之后,你昏迷不醒。为此,乔老爷子十分的着急。司家因为和乔家有旧,自然是要慰问一番的。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听到了乔老爷子和乔宏兴的对话。对话隐约之中,乔老爷子在指责乔宏兴丧心病狂之类的事情。我当时并没有将这件事情和你爸妈的事情联系到一起。”

  “是你爷爷,经过那件事情之后,你爷爷对乔宏兴一家人再也没有了好脸色,独独宠爱你一个人。我心里面便开始有了这样的想法。”

  听着司盛的话,乔一夕的脸色越发的惨白。可是当说起乔老爷子的时候,乔一夕还是忍不住反驳道。“你胡说,爷爷是因为我年幼失去了父母所以才会更加的关注我的。他担心我的心理会产生不好的变化。”

  “你难道就没有想过,你爷爷是知道了事情的真相,觉得对不起你一家人,所以才这样加倍的补偿你的吗?否则,你怎么跟我解释,你爷爷为什么放着自己的亲生孙女不宠爱,却独独宠爱你一个人呢?要知道,当时的乔子衫也不过六七岁,还是一个小女孩而已。”司盛反问一句,直接将乔一夕给驳的哑口无言。

  难道说这些年来,爷爷对自己的关心爱护只是出于愧疚吗?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以!!!

  乔一夕根本就没有办法接受司盛给她带来的这些消息。她完全无法想象这些事情如果是真的会是怎样。

  “你胡说!你这一切都是胡说的!爷爷才不会这样!你不要胡乱造谣,我告诉你,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我对乔氏根本就没有想法,你死了这条心吧!”乔一夕激动的吼着,头也不会的跑出了茶餐厅。

  “如果让我知道这一切都是你胡编乱造的话,我一定要你好看!”封欧冷冷的丢下这句话,头也不回的向乔一夕追去。

  这些年来,乔一夕之所以会忍气吞声,对乔家一让再让,为的就是爷爷这些年对自己的爱护和关心。

  可是现在有人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假的。都是有目的的。乔一夕怎么接受得了?那是她从小最依赖的爷爷啊!他怎么可能会这样对待自己?

  乔一夕毫无目的的奔跑着,脑海中却闪过爷爷去世时,说的那些话。

  一夕啊!和你大伯他们好好相处。别怪他。

  爷爷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别怪他?那么多年都无法理解的话,在听了司盛的话之后,乔一夕竟然有种恍悟。可是这怎么可能?那是她的爷爷啊!他怎么可以这样包庇一个杀了自己弟弟和弟媳妇的罪犯!

  不会的,不会的。事情不会是这样的。这根本就不可能!乔一夕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好像快要爆掉一般。一方面觉得这件事情根本就不可能发生,可是一方面,刚才司盛的话和爷爷临死前的话却交杂在她的脑海中,让她忍不住捂住脑袋,尖声叫喊。

  “啊!!!不要,不要!!!不要想这些!!!”

  好不容易找到了乔一夕的身影,封欧的瞳孔却猛然一缩。只见乔一夕此时漫无目的的跑到公路边,迎面而来的一辆大卡车即将撞上了她羸弱的身躯。

  “不!小夕!!”封欧瞪大了双眼叫道。直接飞扑上去,将乔一夕给紧紧的护在了怀中。

  q|酷匠ky网首发jd

  可是因为时间和距离的原因,封欧的腿却直接被大卡车给碾压住。入眼一片血肉模糊。

  “啊!!”封欧痛呼一声,咬着牙让自己尽量看起来平静一些,即便如此,他的额头也忍不住冒起了细汗。

  轻柔的抚摸着被自己扑在地上的乔一夕,封欧轻柔的说道。“乖,别怕。你还有我。”

  “呜呜~封欧,我好难受,我好难受啊!司盛说的不是真的对不对?他是骗我的。爷爷怎么可能一直隐瞒这件事情。乔宏兴根本就没有理由要害我爸妈。呜呜~封欧,告诉我,这一切都是假的!”乔一夕再也忍不住痛哭失声的扑在封欧的怀中。

  太过激动的她根本就没有发现封欧的异常,竟然还激动的拍打着他的胸膛,好像要将这些突如其来得知的消息都发泄出去。

  “恩,一切都是假的。都是假的。小夕,别哭。你哭了,我心疼。”封欧困难的扯着嘴角,汗水低落在乔一夕的脸上。

  “可是我难受,我心里好难受。我一定要将当年的事情调查清楚,我要证明爷爷的清白。爷爷是不会隐瞒这些事情的。爷爷是真心实意的对我好的。爷爷是爱我的。”乔一夕可怜的撇着嘴,含着泪哽咽的说道。

  可是还不待她将事情全都说明白,一直将她给护在身下的封欧却再也支撑不住倒了下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