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摔到在地上的司晨愣了许久,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封欧竟然在乔一夕的身边。

  不过那又如何?封欧就算再有权势,难道就可以霸道到不许别人关心爱护乔一夕吗?

  司晨紧紧的抿着嘴,深深的看向了乔一夕。

  看她这幅模样,显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乔子衫那个贱人没有对乔一夕出手,那简直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司晨微微的松了一口气后,说道。“你们走吧!我现在不想见到你们。”

  听到这话,封欧青筋直露。司晨这个混蛋,对乔一夕又抱又搂了之后,竟然是说不想见到他们。

  如果不是司盛一直打电话来的话,跪下来请本少爷,本少爷都不来!

  封欧愤怒的牵住乔一夕的手就准备离开。

  可是乔一夕看到如今变得如此颓废的司晨心中却十分的难受。

  这才过了多少天?为什么司晨变成了这幅模样?此时的司晨满脸胡渣,眼窝深陷。哪里还有L市四杰的自信风采?

  以前的司晨风度翩翩,温润儒雅。可是现在……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好好的一个人变成这幅模样?

  乔一夕看向封欧,微微的摇了摇头。见封欧虽然不爽,却还是松开了手。

  乔一夕走上前去,看着直接坐在地板上的司晨,刚要说话,便被打断了。

  “我现在什么人都不想见,什么事都不想说。你尊重我的话,就离开吧!我知道是我爸爸让你来开解我的。但是这些事情,我想自己一个人静一静。”司晨嘶哑着嗓音说道。

  看到司晨这幅模样,乔一夕也不好再说些什么。

  只是司盛伯伯在电话里面也没有说的很明确,虽然隐约知道这件事情和乔子衫分不开关系,但是事情具体是什么情况,却并不明白。

  跟着封欧一道走出了病房。乔一夕便看到了迎面走来的司盛。

  和司晨差不了多少,司盛的脸色也十分的差,甚至还泛着不正常的青紫,显然这几天没有休息好。

  “一夕,封欧先生,感谢你们来看我儿子。他的状态很不好,多谢你们费心了。”

  看到封欧,司盛的态度还是显得十分的恭敬。而对于乔一夕,却仍旧是以长辈的身份。

  可是此时乔一夕更加关心的却是司晨的情况。

  跟着司盛来到医院附近的茶餐厅。封欧直接挥手将整层楼都给包了下来,这才开始说起了司晨的事情。

  原来司晨对乔子衫越来越不满。特别是乔子衫还一直宣称自己是司家的儿媳妇。这让司晨很有压力。

  当然,这些只是再平常不过的一方面罢了。

  乔家祭祀,乔子衫不仅没有把封欧给勾引到,而且还发生了家族丑事。即使乔家掩饰的再好,也免不了走漏了风声。

  特别是当天,乔子衫还因为那些事情出现了先兆性流产,虽然后来医生险险的给保住了。

  可是因为没有了封欧这个优质股,乔子衫还是不得不退而求次的选择司晨。所以她便大喊大叫着说自己快要流产了,硬是要让司晨去陪伴她。

  司晨怎么可能愿意?可是却架不过乔子衫肚子里怀着的孩子,在司盛的一再劝说下,司晨还是去病房看望乔子衫。

  这不去看还好,一看却看出了问题。知道乔子衫做出的那些下贱龌龊的事情,司晨当场就变了脸色。更别说一旁还有乔方勇在阴阳怪气的刺激着。

  司晨气愤的都快要发抖了。这个仗着肚子里面有司家骨肉的女人如此的无法无天,根本就不把别人当人。司晨早就已经受不了了。

  “乔子衫,你这个贱女人,我就算是死,也绝对不会娶你这样恶毒的女人进我司家的门!”司晨当时可谓是愤怒至极的指着乔子衫大骂。

  可是司晨那里会想到乔子衫竟然会趁他不注意给他吃了绝子绝孙的药!

  不错,乔子衫就是要让司晨以后再也没有机会得到孩子。这样一来,她乔子衫就只能是司家的媳妇。即使不是,她肚子里的孩子,也会是司家唯一的种。

  做出了这件事情之后,疯狂的乔子衫根本就没有否认,反而还张狂不已。直接把司晨给气的晕了过去。

  就连接到了消息赶到医院的司盛也气的够呛。他真是不明白了,他司家到底是造了什么孽,竟然会被这样一个恶毒的女人给缠上。

  当医生告诉他们父子俩,司晨以后再也不能生育之后,两个人的神色都处于崩溃的边缘。本来应该蒸蒸日上的司家好像一瞬间被乔子衫这个女人给毁掉了一样。

  更加让他们父子二人接受不了的是,乔子衫做出了这样的事情,竟然还能够洋洋得意的让司晨娶她回司家。

  她简直就是在做梦!

  看着如今在病房里面几欲发狂的宝贝儿子,司盛就好像瞬间老了好几十岁一般。如果不是实在没有办法了,他也不会去打扰乔一夕。

  看到如今的乔一夕,司盛心中是一万分的后悔。当时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私心的话,或许,如今和司晨在一起的人就是乔一夕这丫头了吧!

  乔一夕虽然没有什么良好的身世,但是品性却十分不错。比起乔子衫这样恶毒的女人,他宁愿让乔一夕给他当儿媳妇。

  只可惜,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后悔药可以买,也没有早知道这一回事。

  “一夕,司晨向来把你当成妹妹看待,如果可能……我希望你能帮我开解开解他。我就这一个儿子,一夕,算我求你了好吗?”

  “司盛叔叔,你别这样说。”乔一夕急忙开口说道。“您和司晨对我的好,我心知肚明。现在司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心里面其实也是很不好受的。乔子衫这个女人实在是太疯狂了,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酷;匠网a唯zR一…V正版A,J其Bs他C‘都是√盗●k版:

  她既然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自然就可以逃避法律的制裁。在听到司盛的讲述之后,乔一夕对乔子衫的愤怒和厌恶再上升了一个台阶。

  司晨失忆的时候对乔子衫有多好,她是看在眼里的。就算是他没有失去记忆的时候,他也一直都十分的温柔,轻易不会和别人结怨,更别提什么对别人恶语相向了。

  就是对这样温柔的男人,乔子衫竟然也能狠下心来。她难道不知道有一个孩子对每一个人意味着什么吗?

  乔一夕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腹。上面的那条疤痕好像在隐隐作疼一般,让乔一夕心中越发的愤怒难受。

  不仅如此,就连一旁对司晨向来没有好感的封欧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乔子衫那个贱人可真够狠的!

  封欧轻轻的握住乔一夕的手,心中很不是滋味。他明白乔一夕此时心里面在想什么,也知道她是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司晨就这样颓废下去的。

  暗骂一句司晨这个白痴活该,作为一个男人连自己都保护不了。连累关心他的人跟着伤心难受。

  即便如此,封欧却舍不得直接将乔一夕给拉开,不让她插手这件事情。他知道如果他这样做的话,乔一夕这个女人是不会安心的。

  “司晨现在变成这幅模样,乔氏就什么话都没有说吗?”乔一夕沉吟一声,忍不住开口问道。

  不管如何,乔家都应该给司家一个交代。可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司家怎么可能去大肆宣扬?

  司盛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乔宏兴这些人我算是看透了。有怎么样的老子才会生出怎么样的崽子。当年,如果不是你爸……”司盛一顿,看了乔一夕一眼,终究没有再说下去。

  的确,乔一夕的爸爸乔宏远虽然不是乔老爷子的亲生儿子,但是品性方面却比乔宏兴好上太多。只可惜,乔宏远对做生意没有什么兴趣,一心就扑在了他的研究上,否则当年他们夫妻两也不会双双毙命,留下乔一夕这个年幼的孩子。

  “一夕,平心而论,你对做生意这方面很有头脑,如果当年乔氏是交到了你的手里,我想乔氏现在也不会搞得乌烟瘴气。如今的乔氏,哪里还有在你爷爷手上时候的百分之一?”

  听到这些话,乔一夕沉默不语。

  这些年来,乔氏的所作所为,她又何曾忘记过?只是她因为血脉原因,被乔氏族人给剔除在外多年。乔氏内部的事情,她就算有心,也没有办法插得上手。

  “司盛伯伯,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我现在和乔氏已经没有关系了。”乔一夕淡淡的说道。

  “你难道真的忍心看着你爷爷拼搏一辈子的家业就毁在了乔宏兴他们的手上吗?”司盛忍不住低声吼道。

  他承认他有私心。乔子衫一家人把他的宝贝儿子祸害成这个模样,他怎么可能让乔家还在L市这样耀武扬威的生存下去?绝对不可能!他就算是拼了这条老命,也要和乔宏兴他们奋战到底!

  看着愤怒中的司盛,乔一夕心里面十分的难受。

  可是即便如此,乔一夕也没有开口多说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