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咸际这一番插科打诨,封欧无奈的发现,这件事情竟然就这样被这个混蛋给混过去了。

  封欧嘴角微抽,只能让手下人将这一切都处理干净。如果不是封欧早有准备,今天这件事情还真的有可能被尼尔森的人将计就计。

  紧紧的拥着乔一夕离开,封欧却明白,经历今天的事情之后,乔一夕总不会再这样莽撞了。

  看着乔一夕脸上还残留着的泪痕,封欧伸出修长的手,用指腹轻柔的抹去乔一夕脸上的泪痕。

  “小夕,把你就这样拖进了我的世界,你怪过我吗?”

  看着封欧眼中的深情和难受,乔一夕心中何尝好受?她从来不知道封欧看起来高高在上,让所有人都为之着迷。可是他心里面的酸楚却嫌少有人知道。

  乔一夕轻轻的躺在封欧的胸口处,听着那强健的心跳声,心情渐渐的平静下来。

  “以前是怪过的。可是现在,我却觉得很庆幸。庆幸我能够遇到你,你让我找到了最真实的我自己。”

  这厢两人在默默的秀着恩爱,而站在楼上看着这一切的咸际脸色却十分的复杂。

  这两人的感情他看的再清楚不过了,可是奥斯顿家族会承认乔一夕吗?不!那根本就不可能!别说是封欧的家族了,就算是乔一夕……

  许久,咸际终究是叹了一口气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可是当晚上的时候,看着乔一夕入睡的封欧却径直来到了咸际的房间。

  “说吧!为什么要这样做。”封欧淡淡的说着,他实在没有办法理解自己的好朋友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他难道不知道乔一夕对自己的重要性吗?

  不!他知道!封欧看着眼前早就预料到自己回来的咸际,心中越发的不是滋味。

  “我为什么会这样做,你应该猜的出来。你以为你在L市就没有人知道你做些什么了吗?乔一夕的事情已经传回去了。”

  咸际直接往后靠在沙发上,语气中带着一丝沉重。

  看着封欧那瞬间变得阴沉不已的脸色,咸际又开口说道。“不过传言有些误差,他们以为乔一夕是你的众多女人之一,并没有重视起来。可是这一次,尼尔森的人既然知道了乔一夕的重要性,他不可能不加以利用。他要彻底离间你和奥斯顿家族。”

  “封欧,你该回去了。”

  听到这话,封欧狠狠的拽紧了拳头,竟然罕见的没有反驳。

  自己现在的情况,咸际很清楚。封欧同样知道,咸际的出发点都是为了自己好。可是难道自己就要认命和乔一夕分开吗?他做不到!

  他知道如果乔一夕知道的话,她也绝对不会同意的。那种宁愿死去也不想和对方分开的心情,他和乔一夕都一样。

  看到封欧眼中的犹豫,咸际又说道。“乔一夕对你的感情我也看得出来。如果你想要保护她的话,就应该听我的劝。这一次是我主动要求要来L市的,可是我也没有办法拖很久。一个星期,最多只有一个星期的时间,你尽早做决定。”

  咸际深深的看向封欧,这已经是他能够为封欧争取到的最多的时间了。如果封欧还是没有决定的话,以他现在的能力根本就没有办法保护乔一夕。

  毕竟面对那些庞然大物,不到而立之年的封欧即使再天才也没有办法强势起来。相反,必要的妥协是为了日后更好的在一起。

  “埃利奥特,谢谢你。”

  “我们是好朋友,说什么谢谢。”咸际好笑的拍了拍封欧的肩膀说道。

  他太清楚封欧身上背负的是什么了。那是一种不死不休的仇恨,那是对亲人的冷漠痛恨,那是……

  K最'新章节…n上酷匠网

  “乔一夕是个聪明的女人,这段时间,好好的珍惜你们两个人的时光吧!”丢下这句话,咸际便直接将封欧给轰走了。

  可是没有想到封欧在思考着这最后一个星期该如何和乔一夕度过的时候,第二天一大早,乔一夕便接到了一个电话。

  看着手机里面的来电显示,乔一夕心中竟然充满了讶异。

  “司盛?司晨他爸找你做什么?”躺在床上,封欧皱着眉头,直接抢过乔一夕手里的手机,二话不说便直接扔到了地上。

  看着将自己霸道的搂在怀中的封欧,乔一夕嘴角微抽,轻声说道。“也许是司盛伯伯找我有什么事情吧!”

  “不许拿……”封欧直接将乔一夕伸出去准备捡手机的手给紧紧的拉住,并且示意她环住自己的腰。他还准备好好的享受一下这美丽的清晨呢!怎么可以让不长眼的人打扰?

  面对封欧这孩子气的模样,乔一夕好笑不已。可是手机却一直嘀哩嘀哩的响个不停。

  不得不说,封欧给她配置的手机就是好。昨天的那台手机被人一愣便四分五散。可是现在这台手机被封欧扔在地板上之后,却仍旧孜孜不倦的响着铃声。

  “乖,放手啦!司盛伯伯很少主动找我,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了。”乔一夕无奈的摸了摸封欧的脑袋,那模样就好像是在摸提姆一般。

  封欧脸色一黑,搂的越发的紧了。“你这女人,不要用哄孩子的语气来跟我说话!”

  “噗嗤!可是你这样子好像是封欧宝宝。”乔一夕言笑晏晏的看着面前的封欧,心情反而十分的愉快。

  “既然你那么喜欢宝宝,那我们生一个就是!”封欧勾起嘴角,直接将乔一夕给扑在床上,狠狠的翻滚几下,待准备狠狠的印上那双诱人的红唇时,却看见乔一夕眼中一闪而逝的伤感。

  封欧一顿,暗道自己说话没有经过大脑,明明知道乔一夕对流产的事情耿耿于怀,可是他还是……

  乔一夕下意识的扭过头,僵硬的说道。“我还是去接个电话吧!”

  “恩。”封欧闷闷的点了点头,心中却暗暗发誓一定要给乔一夕一个可爱的孩子。

  其实乔一夕心里面不曾怪过封欧,只是留下的这个创伤,又岂是一两天就可以好的?

  接听了司盛打过来的电话,乔一夕本来并不在意,可是当听到司盛竟然说司晨出事现在在医院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变了脸色。

  虽然她跟司晨说过,不要在给她找麻烦了。可是在乔一夕心里面,她一直将司晨当做她的好朋友,好哥哥。那是在她悲惨的少年时光中为数不多的对她关心爱护的人了。

  “封欧,司晨出事了,现在在医院。我……”

  “走吧!”

  乔一夕一愣,她还以为封欧会不同意自己离开别墅呢!毕竟尼尔森的人随时可能会出现。可是没有想到自己的话还没有说完,封欧便已经知道了自己想要说什么了。

  看着封欧理解的眼神,乔一夕心中十分的感动。快步的扑进封欧的怀中,乔一夕说道。“封欧,谢谢你。我……回来后,生个孩子吧!”

  乔一夕羞答答的说出这话,当即便掉头往门外跑去。那着急的模样,就好像身后有怪兽在追她似的。

  封欧顿时失笑,心里面却十分的愉快。他知道,坚强的乔一夕会从那些不愉快的回忆中成长起来的。

  当下,封欧也急忙的追了上去,他可不放心乔一夕一个人在外边。

  根据司盛的话找到了司晨所在的医院里面,大老远的乔一夕和封欧便听到了司晨那歇斯底里的吼声。

  “乔子衫那个贱人,我要她不得好死!!我要杀了她!我要杀了她!!!”

  听此,乔一夕和封欧面面相觑,怎么也搞不明白,这件事情怎么还和乔子衫给扯上了关系。

  乔一夕大步的走上前,直接将病房的房门打开。谁知道她的身影刚刚出现,迎面而来的却是一个硕大的花瓶。

  乔一夕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种情况。想来温和近人的司晨怎么可能会做出那么激动的事情来?

  幸好一旁的封欧眼疾手快,急忙将乔一夕给拉入了怀中,才避免被花瓶给砸伤。

  即便如此,封欧也满是愤怒的叫道。“司晨,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和小夕好心来看你,你就是这样来招待我们两个的吗!”

  封欧冷着一张脸,冷冽的眼神中带着丝丝的怒火。若不是自己放心不下,乔一夕就不是被尼尔森的人伤害,而是被这个自诩对乔一夕爱护有加的司晨伤害了!

  “一夕?”司晨一愣,看向了封欧怀中的乔一夕。

  下一刻,不等封欧有什么反应,他便一个箭步冲到了乔一夕的面前将她给紧紧的搂在怀中,不仅如此,他还上下左右的打量乔一夕,激动的叫道。“你有没有事?你有没有事?乔子衫那个疯婆子没有对你怎么样吧?”

  “……司晨!”封欧黑着一张脸,瞪着司晨。

  这个混蛋竟然敢当着自己的面,对乔一夕又搂又抱的!别以为司盛说他出事了,自己就会原谅他!

  封欧冷哼一声,一把将司晨和乔一夕分开,不仅如此,他还拽住司晨便直接将他给推了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