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夏白下意识的看向眼前举手投足之间都充满了无法言喻的贵气男人,剑眉星目都不足以刻画他的俊美。修长的身材即使是随意的一套休闲衣服也无法掩饰。这个男人的身材竟然比我还好!姚夏白顿时很不是滋味。

  “封欧先生,久仰大名。不过这件事情我觉得你应该听一听一夕的解释。她……”

  “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封欧冷冷的说道,在听到姚夏白竟然那么亲昵的叫乔一夕心里面很不是滋味。

  他其实在乔一夕和咸际谈话的时候,便通过口型知道了他们在密谋的事情了。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千防万防,却没有料到乔一夕竟然会给自己下迷药!

  还有这个埃利奥特!封欧简直恨不得把这个混蛋给大卸八块,满脑子尽是些歪点子!要是乔一夕真的因为他出了什么事情,封欧绝对不会原谅这个混蛋!

  察觉到封欧浑身散发的冷意,咸际脸色越发的苦逼郁闷。

  不仅是咸际,就连乔一夕见到封欧那满是怒火的目光心里面也是一突一突的。

  “封欧,是我做错了,你别生气。”感觉到越来越压郁的气氛,乔一夕忍不住凑上前去,轻轻的拽了拽封欧的衣袖。

  可是想来对乔一夕这招毫无办法的封欧这一次却冷着一张脸,看着乔一夕的脸色充满了冷漠。“我生气?我有什么资格生气!”

  听到这话,乔一夕心中却更加的难受。封欧这一次是真的生了很大的气了。乔一夕有心想要解释什么,可是却发现什么解释都是多余的,当即只能低声的说道。“现在不是都没事吗?”

  封欧眉头一挑,双眼充满了怒火。敢情乔一夕这女人还希望出点事情不成吗?

  世界上最了解尼尔森的人莫过于封欧了,咸际就算领教过尼尔森的阴险狡诈那又如何?比起他来,根本就不值一提!

  一想到这两个什么情况都没有搞明白的蠢货,竟然如此冒失的做这样的事情,封欧心里面怎么可能不气!

  没有想到封欧竟然对乔一夕发火,虽然不知道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显而易见,乔一夕之所以会这样做应该是因为封欧,可是这位在L市乃至全球都鼎鼎有名的男人却对一个女人发货。

  姚夏白当即便有些忍不住了。作为一个绅士,怎么可以对女人发火?当即,不明就里的姚夏白想也没想便将乔一夕给护在身后,说道。“封欧先生,虽然你很有权势地位,但是一夕好歹也是……”

  “滚!”封欧圆目怒睁,瞪着姚夏白直把他给吓得五内俱焚。下意识的退后半步,他还来不及反应,便有两名保镖人物之间拽着将他给拖出了房间。

  “女人,好,很好。我不过就是几个小时没有看到你,你竟然又给我找了些狂蜂浪蝶。你是白痴吗?不知道什么事情应该做什么事情不应该做吗?你看看你做的这都是什么事情!咸际是个白痴,你也跟着胡闹!你好歹也跟着我身边那么久了,你难道就一点脑子都没有吗!”

  “喂~我怎么是个白痴了!”咸际不爽的说道,看着封欧的眼神,又急忙的低下头去。算了,封欧现在那么生气,还是……还是不说话的好。

  虽然如此,但是盛怒当中的封欧却一点都没有想要歇火的欲望。他破口大骂的声音,即使是被带出房间的姚夏白也能感觉到里面的怒火。

  听着这些话,乔一夕委屈的低下了头,眼泪再也忍不住哗啦啦的流了下来。她知道这件事情的确是她和咸际想当然了,以为这样就可以把尼尔森的人揪出来。哪里知道这一次不仅没有把事情做好,反而还弄巧成拙。这下,想要引出尼尔森的人,简直就是难上加难。

  :最b新x章:节上酷¤匠v/网:

  乔一夕越想越难受,再加上封欧盛怒之下,根本就没有带着理智的谩骂,她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呜呜~对不起。我知道是我错了,我不应该自作聪明。呜呜~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要这样的。呜呜~”

  “对啊!封欧,你这骂的也太狠了。一夕做这些事情不都是为了你……”一旁的咸际看的心中不忍,忍不住开口为乔一夕说起话来。谁知道话还没有说完,在看到封欧瞪过来的眼色,当即一僵,默默的弱下了声音。

  咳咳~既然封欧现在忙着骂乔一夕,那自己还是不要多嘴了,否则待会封欧还不知道会相处什么办法来折磨我呢!

  咸际那美得不像话的丹凤眼忍不住转了转,当即闭上了嘴巴。

  可是这不代表,封欧就可以原谅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了。

  看着乔一夕哭的如此伤心,封欧心中一痛,也知道自己说话说得太重了。可是天知道,当他醒过来的时候,发现乔一夕和咸际竟然已经开始行动起来,他心里面有多么着急慌乱。

  他实在是太害怕失去这个女人了,所以才会如此没有理智,甚至因为担心而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再一次伤害了这个女人。

  他也更加知道,如果不让乔一夕清楚的认识到她的错误,她就会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他不愿意再看到这个傻女人为了自己去冒险。

  可是看着乔一夕痛哭失声,眼中全是后悔的模样,封欧叹了口气,终究是不忍心再责骂于她。

  轻柔的将她给搂在怀中,封欧问道。“知道错了吗?”

  “恩,对不起,封欧。”乔一夕窝在封欧的怀中,紧紧的环住他的腰,沙哑着声音说道。

  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才知道尼尔森远远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可怕阴狠。能够有如此心机深沉的手下,他本人又该是如何的可怕?

  乔一夕不知道,以往只是在波里沙漠里面通过周围发生的事情,对封欧等人口中的尼尔森有了一知半解的了解。可是现在她才知道,她一点都不了解这个可怕的人。

  甚至于,迪恩这样的人她都没有全然了解。那次在波里沙漠更多的还是他们的运气罢了。

  一想到封欧面对的敌人竟然如此的可怕,乔一夕心里面就越发的害怕失去封欧。她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她似乎总是给封欧拖后腿,总是让封欧焦头烂额,不得不分心来照顾自己。

  乔一夕撇撇嘴,心里面越发的难受了。

  此时的她俨然是一副钻牛角尖的模样,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灾星,自己就是一个麻烦。

  感觉到腰间传来的力道,封欧越发的心疼了。

  他明白乔一夕之所以会冒险都是为了自己。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话,她又怎么会陷入危险当中呢?

  正是因为如此,封欧才十分的难受。他作为乔一夕的男人,竟然连她都保护不好。就算他的名头再怎么响亮,那又有什么用处?

  一个连自己女人都保护不了的男人还算是男人吗?从认识到现在,乔一夕有多少次是在他的面前历经危险,有多少次是他眼睁睁看着却又无能为力?

  他不愿意这个本来应该躲在他身后的女人还要为自己做这些事情。这叫他如何舍得?

  封欧同样紧紧的将乔一夕给拥在怀中。整个房间竟然无形当中弥漫着一丝悲伤。

  看着眼前这一幕,咸际竟然忍不住扬起了头,满脸悲怆的做出四十五度伤感的表情说道。“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天南地北……”

  “埃利奥特!你竟然还有这个闲情雅致在这里吟诗作对,看来我对你真是太好了!”封欧咬牙切齿的瞪着咸际,那副模样简直快要将他给生吞活剥了。

  咸际猛地一愣,这才恍然自己还是戴罪之身。求救性的看向封欧怀中的乔一夕,却见她默不作声,丝毫没有为自己说话的想法。

  咸际顿时哀怨的看了乔一夕一眼,准备复制一下刚才的事情。

  下一刻,咸际可怜兮兮的看着封欧,眨巴着那双美丽的丹凤眼,努力的要从里面挤出一两滴泪水,歇斯底里的叫道。“呜呜~对不起。我知道是我错了,我不应该自作聪明。呜呜~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要这样的。呜呜~封欧,你就原谅人家嘛~”

  看着咸际那万分娇嗔的模样,封欧忍不住一抖,只觉得浑身上下的鸡皮疙瘩都被咸际那似娇还嗔的眼神给刺激得索索落下。

  封欧僵硬着一张脸,看着咸际,许久才从嘴巴里面挤出一句话。“滚!”

  “呜呜~封欧~你坏!伦家也……”

  “够了,快点给本少爷把这个疯子给我轰出去!!!”封欧眼角一抽,气急败坏的命令着一旁的手下叫道。

  下一刻,门外传来咸际万分哀怨的声音。“不~封欧,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是爱你的啊~啊~啊~”

  “……这个疯子!”封欧低吼一声,简直快要被咸际这诡异的个性给弄疯了。要知道,他已经不止一次怀疑这个从小一起玩到大的朋友是不是患有人格分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