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眼前众多的记者,再听到耳边传来的各种叽叽喳喳的问题,乔一夕只觉得头疼万分,更别说还有照相机里的闪光灯,让她十分的不舒服。

  虽然知道这一次的作品很不错,而且作为波里沙漠的这个主题,也在L市有着深广的影像。但是乔一夕怎么都没有想到今天这场摄影展竟然会来那么多的记者。

  在一旁安保人员的护送下,乔一夕急忙的走进了摄影展。看着被阻拦在外边的记者们,乔一夕忍不住送了口气。

  “真是奇怪,为什么回来那么多的记者,往年好像也没有那么夸张吧?”

  “自然是因为乔总编的实力强大,所以那些记者们才会那么激动的闻风而来。”听到乔一夕疑惑的声音,其中一名级别不高的摄影师急忙的拍上一个响屁。

  乔一夕好笑的摇了摇头。她自己有几斤几两,难道自己还不清楚吗?不过记者来的多也是件好事,至少对公司的宣传有好处。

  想到这里,乔一夕也懒得理会许多。只是看向那些记者们的眼神不免多了一些探究。

  难道这些人的目的就是为了今天的摄影展吗?还是有其他的原因?

  乔一夕沉吟了一下,没有深究,而是若无其事的跟着工作人员一起到了自己公司所分配的房间。

  乔一夕并非是第一次参加这类摄影展的活动。但是却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的待遇竟然那么好。难道说是因为这一次的摄影展自己得到了魁首吗?

  乔一夕刚到房间,便有不少同事都冲了过来,将她给拥到了中间。

  “乔总编,你可真是厉害。我们公司自从黄易上台之后就一直不景气,没有想到你一来竟然就扬眉吐气了一番,真是太爽了!”

  “是啊!乔总编,你都不知道刚才那些工作人员听到我们竟然是国家地理杂志公司的时候,那眼神也以往完全不同!”

  “……”

  乔一夕好笑的看着身边激动不已的同事们,竟然还挺能理解他们此时的感觉。

  可是总有人喜欢泼冷水,破坏气氛。看着被拥护在中间的乔一夕。

  一直就对乔一夕有意见的人忍不住阴阳怪气的说道。“这有什么啊!不就是因为封先生的缘故吗?如果没有封先生的话,我们举办的摄影展谁知道有没有人关注?”

  听到这话,乔一夕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虽然说黄易将公司搞的声名狼藉,都没有什么记者愿意来采访公司。但是黄易倒台之后,乔一夕自认为还是尽心尽力的将公司的事情做的尽善尽美。

  此时对方的这句话,无疑是将乔一夕的所有努力和付出都给说的一文不值。

  乔一夕心里面十分的不舒服,如果这话是其他公司的人说的,她也不会在意,毕竟外人也不了解情况。

  可是就连公司内部的人都这样说,那自己这些对公司还抱有希望的人做的那么辛苦为的又是什么?

  “周玉英,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乔一夕开口说道。

  听到这话,周围有些义愤填膺的人都纷纷的将目光看向了眼前安然坐着的周玉英。

  她不过是公司的一个蛀虫而已,平日里不见她做什么事情,落井下石倒是很积极。

  当然,即便如此,许多人也不敢说她的不是。因为她身后的人是国家地理杂志公司的周董事。

  在周玉英的眼里,整个公司就没有她不敢说的人。她可是在帮她的爸爸在管理监察公司呢!

  现在听到乔一夕类似质问的话,周玉英冷哼一声说道。“能有什么意思?不过就是封先生玩弄的一个女人而已,你以为封先生会真的在乎你吗?你别白日做梦了!真是没有看出来,你这个女人心计还挺深的。上一次仗着有封先生护着,竟然直接将人给开除了。难道整个公司连实活实说的人都没有了吗?”

  周玉英说的义正言辞,那副站在道德制高点上的道貌岸然的模样,让众人齐齐的皱起了眉头。

  那天发生的事情到底是因为什么是再明显不过了。

  封欧先生也很彻底的表明了他与乔总编的关系。是那个女人不识好歹,硬是要在封欧先生的面前说乔总编的坏话。这样的女人待在公司也只会让公司的风气不好罢了。

  可是在听到周玉英说起那个女人来的时候,却又不少人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以往看到周玉英总是能看见她的身边有几个溜须拍马,刻意逢迎的人。那天被封欧大骂,被迫辞职的女人不正是经常在周玉英身边的小跟班吗?她这是要给她的跟班出气,好彰显自己的地位啊!

  “她被开除是因为她犯了错误,这和其他人没有关系。你如果想要用这件事情来说的话,请你把她不应该辞职的原因告诉我。”乔一夕淡淡的说着,丝毫没有因为对方的爸爸是周董事而有所退缩。

  可是这个态度放在周玉英的眼中却充满了挑衅。封欧就算再怎么离开,可是也不能连别人公司的事情也要插手吧?再说了,乔一夕在她的眼中不过就是封欧的玩物而已,玩玩也就丢弃到了一遍了。

  所以周玉英丝毫没有因为乔一夕背后的封欧而有所忌惮,说的话反而是越来越刺耳。

  “哼,我说的不过是实话而已。公司根本就不应该交给你来管理。你有什么资格坐上总编的位置。就算是照片照的好,也没有这个资格。要我说,黄易这个人虽然不怎么样,但是至少他作为总编也要比你好上那么一点。”

  听到这话,乔一夕气极反笑。“黄易这个人仅仅是不怎么样吗?你既然那么爱说大实话,那为什么黄易的那些罪行你却不说出来?这就是你口中的实话实说嘛?你可别说,这些事情你都不知道,你就算是公司随便找一名保洁员,她也知道这些!”

  “可不是吗?周玉英,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没有被黄易那个老变态纠缠过,自然不知道他的恶心。你竟然还向着他说话,你脑子智障了吗?”其中一个男同事实在听不惯周玉英的话,直接开口讽刺起来。

  如果不是因为黄易这个混蛋的话,他就不会活得那么痛苦。他明明知道黄易这个变态在玩弄自己的女朋友,可是碍于他在公司的地位,他却只能苦逼的忍着。作为一个男人,他每天都生活的十分压郁。

  如果不是乔一夕的话,黄易说不定还在公司趾高气昂的呢!不管什么原因,他都十分的感激乔一夕。

  也不知道是不是以为他开口当了第一个人,周围许多的同事也都忍不住纷纷的指责周玉英。

  “你凭什么说乔总编是封先生的玩物?封先生对乔总编分明就是真爱,否则会为了乔总编坐直升机赶过来。会因为网络上对乔总编不利的流言而发火吗?”

  “你这分明就是在嫉妒人家。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么货色,不就是仗着有一个好爹,每天游手好闲的,真以为全时间的人都得哄着你不成?”

  “……”

  看着场面瞬间变成一边倒,而自己竟然被他们指责的哑口无言。

  酷Xx匠…网首E发;B

  周玉英愤怒的看着眼前的众人,恶毒的叫道。“是啊!我至少有一个疼我爱我护着我的爸爸!你们这些人无权无势的,有什么资格在我的面前叫嚣?对了,乔一夕,我听说乔家的人也很不待见你呢!有这样一个女人当我的上司,我每天都想吐!”

  “我今天就把话给撩在这里了,这公司,有我没你,有你没我!”周玉英干脆指着乔一夕愤怒的吼道。

  在她看来,乔一夕是绝对不敢让自己辞职的。否则自己的爸爸一定会让她吃不了兜着走。可以说,周玉英这是在逼着乔一夕离开这家公司。

  谁知道听到这话的乔一夕却十分平淡的说道。“既然你都说成这样了。那明天早上,我等你的辞职信。”

  “什么?乔一夕,你这个贱女人说什么?你敢辞退我?!”周玉英一愣,激动的瞪着乔一夕叫道。

  她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向来很有用的这一招在乔一夕的面前竟然没有了用武之地。

  就凭她一个分公司的总编,有什么资格辞退自己?她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不知道我爸是谁吗?

  “你一口一个贱女人的,难道周董事家的家教就是这个样子的吗?周玉英,且不说我作为总编到底能不能将你给辞职。你就凭着自己的良心问问,这些年来,你在公司到底做了些什么?你难道都不觉得害臊吗?”乔一夕冷冷的看着周玉英,颇为强势的说道。

  她算是明白了,自己要是不强势起来,那就注定会被这些可恶的人欺负。这些人只会因为自己的退步而变本加厉。就如同乔子衫一家人一样!

  听到乔一夕的话,周玉英脸色有些不好看,可是下一刻她却忍不住说道。“乔一夕,你别以为有封先生护着你,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想要杀鸡给猴看也应该先掂量掂量你自己是个什么玩意!你以为你当上了总编,分公司就是你的天下了吗?做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