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欧叹了一口气,并没有再追究这件事情,而是说道。“看着小夕曾经是乔家人的份上,这一次本少爷不再追究。”

  听到这话,众人都忍不住松了一口气。可是大家却没有看到封欧眼中闪过的浓浓杀意。

  连夜跟着乔一夕回到了L市,一路上乔一夕沉默不语,让封欧十分的担心。自己是不是太过着急了,不应该在这种时候还逼迫乔一夕面对现实。只是……如果乔一夕不快点成长起来的话,他又该如何?封欧忍不住轻叹一声。

  却在这个时候,乔一夕淡淡的说道。“你早就知道了吧?”

  “你早就知道乔宏兴和乔子衫做的那些事情了吧?你为什么不去阻止,你为什么任由事情发展下去,你为什么就可以这样冷漠的看着我被伤的体无完肤!!”

  “封欧!!你好狠!看到我这样你心里面是不是很高兴?你是不是就想要让我伤心,让我难过,好彰显你在我心目中的地位?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明知道我会难受,你……”

  看着乔一夕痛哭失声的模样,封欧心里一慌,急忙的搂住乔一夕,谁知道乔一夕却狠狠的将他给推开!

  “你给我走开!!我不想见到你!!”乔一夕愤怒的吼着,她实在是太难受了。

  这些年来,她虽然知道乔宏兴一家人对自己没有什么亲情,可是她心里面却仍旧会记挂着乔氏,会因为对方是爷爷的亲人而多加忍让。

  可是今天,将自己不愿意面对的现实赤裸裸的展现在自己面前的男人竟然是封欧!她最在乎的人,竟然参与了这次的事情。

  她实在是接受不了。

  这就是她深爱的男人吗?他宁愿伤害自己,也要让自己面对这些不想面对的现实吗?为什么要这样做?不搭理他们难道不好吗?为什么要让自己彻底的和乔家决裂?为什么非得逼迫自己选择!

  “小夕,对不起。我……”

  “我不要听!我不要听!!!”乔一夕激动的捂着自己的耳朵,痛苦的叫道。

  “你现在满意了?这不就是你想要看到的吗?停车!我要下车,我不要回去。我要自己一个人冷静一下!!!”乔一夕说的十分的愤怒,脸上流着的泪水带着一丝倔强。

  一直以来,她都以为封欧懂她,知道她要的是什么。可是现在她却发现,事情并非如自己想象的那么美好。封欧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在乎乔家。有多么的在乎那个从小给自己温柔和爱护的爷爷。

  她虽然不受乔家人的待见,可是一直以来她却以姓乔而自豪。现在,她心中那微弱的飘摇恍惚的期待却彻底的破碎了。

  她的确应该好好的冷静下来,让自己好好的思考,好好的平复心情。可是越是这样想,她的眼泪就越是预制不住的流了下来。

  “小夕,这件事情我承认我是有些着急了。可是难道你就这样一直的欺骗自己吗?现实虽然残酷,但是却也真实。你到底要骗自己到什么时候?那个坚强不屈,自信昂扬的女人到底去了哪里?为什么一碰到乔家的事情,你就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让?”

  “这些年来,你做的已经足够多了。你难道没有想过你这样一味的退让才是造成他们现在如此肆无忌惮的原因吗?你到底要什么时候才可以想明白,这一切根本就不是你的责任,不是你的义务!”

  封欧紧紧的抓住乔一夕的肩膀,加大了语气说道。

  他必须让乔一夕正视这个问题!

  “可是,那是我的家啊!”乔一夕伤心的说道。

  “那不是你的家!你的家人只会呵护你,爱护你,是绝对不会向乔宏兴他们那样的对待你的!那不是家,是囚笼!!!”封欧毫不留情的说道,那模样简直是不把乔一夕给打击的遍体鳞伤,决不罢休。

  可是正是因为封欧这句话,乔一夕才哭的越发的伤心难过。是啊!自从爷爷去世了以后,她就已经没有家了。那个只是冷冰冰的房子,里面住着全然陌生的人。那不应该是自己的家。

  “那我的家呢?我没有家了。”乔一夕轻声低喃,语气中带着绝望。

  她的家应该是温暖的,充满了欢声笑语的。可是她去哪里找这样一个温暖的家?她找不到,怎么办?她找不到……

  “不,你有家!我就是你的家!”封欧将乔一夕给搂在怀中,慎重的保证道。

  他会代替她的家人,去爱护她,保护她,温暖她。让她幸福。

  可是躺在封欧怀中的乔一夕却哽咽着再也说不出话来。

  封欧,真的可以给自己家吗?

  伤心过后,便是一阵沉默。可是这沉默并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在乔一夕累的昏昏欲睡的时候,开车的司机却猛地停下了车,脸色严肃的说道。“少爷,左边有三个人埋伏,右边有四个人埋伏。七个人手里面都有武器。”

  “解决了。”封欧淡淡的说道,尽量将声音压低。可是即便如此,乔一夕还是猛地一惊,张开了眼睛,问道。“出……啊!”

  乔一夕惊恐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一道碰撞声传来,前方的玻璃直接碎掉。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着将自己护在怀中的封欧,乔一夕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要停下来了。

  “你,你的胳膊出血了!!”乔一夕慌乱的捂着封欧的胳膊,急的都快要哭出来了。

  这好好的,怎么突然间受到了袭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有没有人来告诉自己?

  可是在狙击枪擦身而过的时候,战斗已然打响。

  对方特意用可以破开防弹玻璃的子弹,显然是早就有所准备。看着封欧和他的一众手下们平静得丝毫不见慌乱的模样,乔一夕心中猛地闪过一个震惊的想法。

  “你早就知道会有人要对付你?”乔一夕颤抖的问道,眼泪再次哗啦啦的流了下来。

  她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这段时间封欧都让自己待在别墅里面哪里都不许去,而且他自己也没有离开过别墅。

  不仅如此,现在想来,别墅的防备好像也森严了不少。亏她还天真的以为封欧是怕自己又东跑西撞。原来封欧竟然遇到了危险,可笑自己竟然还浑然不觉,还和封欧生气。

  乔一夕简直快要后悔死了。封欧明明知道只要自己出了别墅,危险就会大大的增加,可是为了自己还是去参加了爷爷的祭祀。他难道都不把自己的命当一回事吗?

  乔一夕紧紧的搂住封欧,躲在车上,竟然是将所有可能遭遇到子弹的地方都给挡了起来。

  虽然外边那些手下们都已经将封欧所在的车给重重保护住了,可是乔一夕心里面还是充满了担心。特别是看到封欧胳膊上一直流着的血,更是如此。

  “呜呜~封欧,你这个混蛋。呜呜~你千万不要有事啊!呜呜~我应该怎么办?我现在要怎么做才好!”

  看着乔一夕六神无主的模样,躺在乔一夕手臂上的封欧竟然还有心情笑了笑。

  “你这女人,好歹波里沙漠那么危险的场面都已经见识过了,怎么还是一点进步都没有?”

  ‘N更.`新最iS快V上酷匠!0网…

  听着封欧的调笑,乔一夕却根本就没有反驳的欲望。她都快要急死了,看着封欧流血的手臂,脑袋一片空白,哪里还能想到其他?

  不过封欧这一提醒,乔一夕倒是想了起来。当即她便狠狠的拉扯着身上的衣服,准备给封欧包扎。

  谁知道封欧却抓住了乔一夕的手臂,说道。“医疗箱在那边。”

  “哦。”乔一夕慌乱的点头,急忙的将车上的医疗箱翻出来。

  看来封欧这次出行虽然匆忙,但是准备的倒还算充分。偏偏乔一夕因为受伤的人是封欧,一直紧张的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就连本来轻松缠绕的绷带也用剪刀剪了好几下,这才剪碎。

  “封欧,你忍着点,会有点疼,我……我给你上药……”

  “不是这瓶,是蓝色的那瓶。”看着乔一夕手忙脚乱的模样,封欧干脆躺在车后座上,悠然的说道。

  此时的他哪里还有心情去理会外边的战况?他现在眼里心里看的只有为了他而手忙脚乱的乔一夕。

  其实封欧刚才也是因为感觉到了危险,所以第一时间将乔一夕给护在了怀中个,并且往旁边倒去。谁知道竟然还是擦破了自己的胳膊。

  看着乔一夕紧张不已的模样,封欧才不会告诉她,自己其实没有什么大碍。只是伤到了真皮层以内一点,连骨头都没有动到一点。

  现在虽然血流不止,看起来十分的可怕,但是要休养却也是几天的事情。

  可是乔一夕不知道啊!冷不丁的遭受到袭击,她整个脑袋都懵掉了,更别说封欧竟然还受伤了。

  忙活了许久,乔一夕的额头忍不住泛起层层汗水,这才勉强的将封欧胳膊上的伤给包扎好。即使如此,乔一夕还是很不放心的说道。“怎么样?会不会很痛?流了那么多的血一定很虚弱。你要不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