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没有想到,有封欧做了靠山,这个平日里唯唯诺诺,根本就不敢和自己对抗的贱人竟然敢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

  她还就不信了,封欧还能护着这个贱人一辈子不成?

  看着乔子衫很不甘心的离开,乔一夕似笑非笑的看着封欧,忍不住说道。“你就那么狠心的伤害一个大美人的心?”

  “大美人?大美人在哪里?”封欧假装左右张望,下一刻,在乔子衫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竟然一把将她给抱在了怀中。

  “原来这里竟然有一个大美人啊!来来来,让本少爷好好的看看,到底美在哪里?”

  “封欧,你这个混蛋,真是够了!”乔一夕顿时黑脸。没有想到自己随意的一句话竟然给了封欧调戏自己的理由。乔一夕头疼的瞪着封欧。

  可是下一刻,乔一夕却还是闷闷的说道。“是个傻子都看的出来,乔子衫对你有意思。而且大伯和伯母他们两个也一直在暗中帮忙。今天上午的事情已经有些过分了。现在还把我们两个安排到乔子衫的隔壁,也不知道大伯是怎么想的。他肯定巴不得我不在。”

  乔一夕忍不住皱了皱琼鼻,颇有些哀怨的看着封欧。似乎在说,这一切可都是你惹出来的,你可要给我处理好才行!

  看到的乔一夕如此模样,封欧心中竟然有些小雀跃。下一刻,封欧直接牵起了乔一夕的手走出了外边。

  却说乔盈和七婆婆被安排到了另外一栋房间,封欧和乔一夕两个人刚刚走出来,便看到乔盈很是欣喜的跑到了他们的面前,兴高采烈的说道。“一夕姑姑,封欧姑父,你们在这里住吗?真是太好了,我们距离很近呢!看,我在那里住!”

  乔盈拉着乔一夕的手,激动的指着旁边的一栋相对平凡的房间。

  听此,乔一夕自然笑着说道。“是很近呢!”

  虽然如此,但是从乔一夕和封欧所在的房间里是看不到乔盈所说的那栋楼的。看乔盈这孩子说的兴奋,乔一夕可不想泼她冷水。

  听到乔一夕的话,乔盈开心的说道。“对啊!一夕姑姑,封欧姑父,我带你们去看看我住的房间好不好?”

  “当然。”乔一夕看向封欧,见他眼中也是笑意,当即便点头任由乔盈拉着自己的手。

  ……

  当天晚上,当乔一夕正窝在一道温热宽广的怀中睡的十分惬意的时候,门外却传来了阵阵的敲门声。

  乔一夕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暗道,难道敲门的人是乔子衫吗?

  大半夜的,敲门还敲的那么急,难道是出了什么事情?乔一夕轻轻的推开搂着自己细腰的手,套上衣服走到门边。

  在她看来,大半夜还敲门的人除了乔子衫不做他想了。

  可是没有想到靠近门后,才听到外边隐约传来的应该是男人的声音。当即,乔一夕便把门打开,询问道。“怎么了?大晚上的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乔一夕?真是没有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女人,你这样做对得起你爷爷,对得起封欧先生吗!”

  听着这话,乔一夕满脸茫然的看着眼前的人。不,应该说是看着眼前的一群人。

  为首的人是乔一夕的大伯乔宏兴,看他眼中猛然闪烁出来的激动和欣喜,乔一夕便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乔宏兴这话是什么意思?大半夜的跟自己说这些话,自己到底是做了什么事情了?

  看着乔宏兴身后的人也是一脸义愤填膺的气愤模样,乔一夕越发的摸不着头脑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我做了什么对不起爷爷的事情?又做了什么对不起封欧的事情?”乔一夕奇怪的问道。

  就在这个时候,乔盈和七婆婆因为听到了动静,也急忙的跑到了乔一夕的身边。

  相比于其他义愤填膺,显得十分愤怒的乔家人来说,七婆婆和乔盈却显得有些着急和担心。

  “一夕姑姑,你没事吧?”

  “我没事。”乔一夕柔和的摸了摸乔盈的头发,轻声的说道。

  更%新最H快上j酷o匠1M网y

  “你们大半夜的突然跑到我的房间里面来指责我,怎么也应该给我一个理由吧?”

  听到这话,乔宏兴冷笑一声叫道。“真是好笑,这里是你的房间吗?”

  可不是吗?此时乔一夕所在的房间竟然是在乔盈的隔壁,否则正在熟睡当中个乔盈和七婆婆也不会因为被外边敲门的声音所打扰,而醒过来了。

  “这虽然不是我的房间,但是我住在这里难道有什么问题吗?”乔一夕微微一愣,冷淡的说道。

  她似乎已经猜出来乔宏兴带着一帮人出现在这里的目的了。

  她的这个好大伯,还真是不放过任何一个要对付自己的机会呢!乔一夕心中冷笑不已,对乔宏兴再也没有了亲情。如果硬是要说的话,那就是乔宏兴是爷爷的儿子,与她没有任何关系。

  “当然有问题!这问题可大了去了!这房间是乔方勇的!你大半夜的穿着睡衣就出现在乔方勇的房间里面,你说没有问题?”乔宏兴看乔一夕竟然还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心中暗笑不已。

  可是表面上,乔宏兴却是一脸怒其不争的模样叫道。“乔一夕,你虽然不是我们乔家的人,可是你也不能不把我们乔家当一回事!祭祖是你一直要求的,如今让你来主宅祭祖,可是你却做出这样丢人的事情,你给我滚出乔家,乔家可没脸要你这样的子孙!”

  乔宏兴这话一说出口,周围的乔家人也纷纷响应,叫着要把乔一夕给赶出乔家。乔家脸色微黑,对乔宏兴只剩下厌恶和不耐烦。

  还不等乔一夕开口说话,一旁的乔盈却叫了起来。“一夕姑姑为什么不可以住在这里?是我想让一夕姑姑陪我说说话,所以才让一夕姑姑住在我隔壁的。你们这些大坏蛋,不许你们骂一夕姑姑!”

  “你一个小孩子家家的,在这里插什么嘴?你知道乔一夕这个贱女人做了什么事情吗?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出来凑什么热闹,还不快点给我回去!”乔宏兴当即虎着一张脸说道。

  也许是乔宏兴的表情太过的狰狞,乔盈竟然直接吓得瑟瑟发抖,直接躲在了乔一夕的身后。

  见此,乔一夕忍不住开口说道。“你好歹也是一个长辈,这样对一个小孩子是不是太过分了点?而且就因为这个房间是安排给乔方勇的,你就这样大肆周章,未免也太过分了吧?你这样着急,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是故意在大半夜带着那么多人来这里的?”

  可不是吗?大半夜的,大家几乎都已经睡着了。谁会带着一大群人来敲门打扰人家的睡眠?要说这不是有心人的计划,乔一夕才不会相信呢!

  听到这话,乔宏兴脸色一变,愤怒的吼道。“我们明明是在商量乔氏的发展所以才一直没有睡的!我怎么可能会故意带人来这里?要不是因为知道这里发生了事情,我们才不会来呢!”

  “那你倒是告诉我,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乔一夕眉头一挑,眼神似笑非笑的盯着乔宏兴。

  乔宏兴不由得微微一愣,暗道都发生这样的事情了,乔一夕为何还能如此的淡定?

  他大半夜的之所以会来乔方勇的房间,自然是他的宝贝女儿暗中吩咐的。因为今天乔方勇这个混蛋竟然直接喝了那么多的汤。要是不发生事情才怪呢!

  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乔子衫要如此强烈要求,但是好歹也是自己的宝贝女儿,乔宏兴怎么可能会说出拒绝的话来?

  所以按照乔子衫的话,带着一大群人敲响了乔方勇的门,却没有想到开门的人竟然会是乔一夕。

  这对乔宏兴来说简直就是惊喜当中的惊喜啊!

  乔一夕在乔方勇的房间里面住着,他们两个人怎么可能不发生点事情?就算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但是乔方勇好歹也是乔一夕名义上的堂哥,这样的事情不管是对哪个家庭来说,都是丑事一桩。

  在看到乔一夕的时候,乔宏兴眼中的激动和兴奋根本就掩饰不住。他甚至怀疑这一切都是他的宝贝女儿乔子衫安排好的。

  可是他却怎么都没有想到在他开口大骂乔一夕,要将乔一夕彻底赶出乔家,让她身败名裂,甚至于要让封欧都对她彻底失望的时候。房间里面竟然走出了一道人影。

  “大半夜的扰人清梦,这就是乔家的待客之道吗?”

  “封……封先生,你怎么会在这里?”乔宏兴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说道。

  不仅如此,就连周围得到所谓消息的人也都忍不住讶异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不是说,乔方勇在……

  众人面面相觑,都将目光看向了乔宏兴。不用多说,大家都是有头脑的人,事情具体如何简直就是再清楚不过了。

  真是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他们竟然被乔宏兴给当幌子用了。众人的脸色都十分的不好,看向乔宏兴的眼神带着一丝不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