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女人……不,应该是说乔宏兴这一家人,这些年做的事情是越来越过分了。乔一夕可以当做什么都不在意,但是他封欧不行。

  他绝对不允许这一家欺负乔一夕的人还那么得意猖狂!封欧渐渐的收敛眼中的深意,淡淡的说道。“我已经吃饱了。至于这个鸡汤,本少爷不喜欢,谁爱喝谁喝!”

  “哈哈哈~听到了吧?就连封先生都这样说了,我们喝点鸡汤又怎么了?”乔方勇忍不住笑着说道,直接一大口将碗里的鸡汤给咕噜咕噜的喝下了肚子里。

  乔子衫满脑子想的都是乔方勇这个混蛋对自己做的事情,如今看到他竟然将那碗下了药的鸡汤给喝到了肚子里去,当即便一脸快意的笑了出来。

  好啊!乔方勇,这可是你自作自受,怨不得别人。让你刚才那样对我,今天我就让你身败名裂!乔子衫眼睛微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嘴角竟然勾起阴险的笑容。

  看着眼前的一场闹剧,乔一夕心中十分的无语。特别是一旁毫不在意的封欧,她更是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了。

  乔子衫对封欧的意思那么明显,虽然她也知道封欧是不可能会和乔子衫在一起的,但是却总是有些不舒服。

  那种不舒服比起当年乔子衫夺走了司晨,并且还让司晨对自己各种厌恶还更加的不舒服。

  祭祀祖先的第一顿饭就这样草草的结束了。按照以往的按例,作为乔家人还应该在主宅住上三天。

  当然,主宅并不够大,所以乔氏还在周围修建了许多的房子,就是专门用来招待乔家前来祭祖的人的。

  乔一夕有心要让封欧先回去,可是封欧却硬是赖着不走,一口一个乔一夕的未婚夫说着,让她羞涩的简直要找块地缝给钻进去了。

  更加让她无奈的是,乔盈这次竟然帮着封欧,说道。“一夕姑姑,姑丈第一次来祭拜,太奶奶说,他也应该留下来的。”

  “听到了吧?这可不是本少爷死皮烂脸!”封欧得意的挑着眉头说道。

  听此,乔一夕嘴角微抽,暗道,你这个混蛋已经死皮烂脸到了一定的境界了好吗?

  就在乔一夕准备和封欧商量着要不要到其他地方休息的时候,一旁伸出耳朵时刻注意封欧这边动静的乔宏兴却兴奋的走了过来说道。“封先生贵人事忙,但是如果要在这里休息一晚上的话,按照惯例,我们乔家人是有安排房子的。我们的房子尽管够住,我这就给封先生安排一间房?”

  乔宏兴一边说着,心里面却已经在暗暗思考着到时候应该如何如何做了。

  封欧眼中闪过也是意味深长的笑意,并没有拒绝乔宏兴的提议,而是说道。“那是当然。今天本少爷是以小夕的未婚夫的身份来祭祀爷爷的。就按照你们乔家的规矩来吧!”

  封欧一顿,又说道。“对了,本少爷和小夕要一起住。”

  “……”乔一夕嘴角微抽,默默的红了脸。封欧这个混蛋,他都已经各种说他是自己的未婚夫了,到了关键的时候,竟然还直接说出要和自己一起住的话。

  乔一夕暗暗的捏了封欧腰间的软肉,心中暗暗羞恼。虽然明知道在祭祀这几天自己是不会和封欧做哪些事情,可是这些话从封欧的嘴巴里面说出来,怎么都觉得很别扭啊!

  乔宏兴听到封欧的话猛地一僵。刚才远远听到封欧要在这里住的事情,他心里面就计划开了。当然,其中重要的一节就是单独给封欧安排一个房间,最好是可以住在乔子衫的隔壁,到时候要是发生了什么也好有个照应不是?

  可是他却没有想到封欧竟然如此直接。

  乔宏兴僵硬的抽了抽嘴角,勾起一丝别扭的笑容,这才说道。“那是当然,那是当然。”

  虽然封欧有言在先,但是乔宏兴还是不死心的将封欧和乔一夕的房间给安排到了乔子衫的隔壁。

  当然,为了显示对封欧的尊重,他所住的房间也是最好的房间之一。

  没有想到自己这一次竟然是托了封欧的服了,乔一夕似笑非笑的看着封欧,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看到乔一夕这幅眼神,封欧却轻笑一声,直接将她给拥在了怀中。不仅如此,他还直接凑到了乔一夕的耳边,说道。“女人,你直勾勾的盯着本少爷,是又想要勾引本少爷了?”

  乔一夕嘴角一抽,正要开骂,封欧却一脸遗憾的摇了摇头。“今天刚刚祭祀完爷爷,可不能做这些事情,这是对老人家的不尊重。”

  “……”

  “当然,如果你实在想要的话,本少爷也不是不可以……”

  “封欧,你这个混蛋!”乔一夕满头黑线,再也忍不住直接推开了封欧。

  这个混蛋,实在是太过分了!!乔一夕顿时有种封欧是一个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类型。

  这个混蛋每天脑子里面都在想些什么事情?难道他就不能好好的想想其他的事情吗?乔一夕顿时感到十分的无奈,平日里也没怎么看到封欧处理公务,难道他来L市就只是为了休闲度假的吗?

  两人正在房间里面闹得欢快,门口却传来了一阵的敲门声。

  “谁啊?”乔一夕一愣,下意识的问道。同时急忙的将封欧伸到自己衣服上的手给拍掉。

  “封先生,你在里面吗?我听爸爸说,他给你安排了房间。我来给你送饭后水果来了。”房间外,乔子衫一脸愤恨的说道。

  她当然听得出来,房间里面说话的人是乔一夕。一想到乔一夕这个贱人竟然能够得到封欧的关注,而且封欧竟然还对她那么好。乔子衫就对乔一夕这个走来狗屎运的女人越发的愤恨起来。

  刚才她竟然还隐隐约约的听到房间里面传来封欧和乔一夕的调笑声,这就让她更加的嫉妒了。

  她真是想不明白,乔一夕到底有什么好的。

  不管怎么说,封欧当初第一次遇见的人都是自己,她一定要把封欧给抢过来。

  在外边等了许久,乔一夕这才姗姗来迟的打开了门。乔子衫在外头早就已经等得不耐烦了。见到开门的乔一夕,顿时就没好气的说道。“开个门也那么慢,你是干什么吃的?”

  “滚!”

  还不带乔一夕开口说话,房间里面便传来了封欧冷冽的声音。

  乔子衫竟然当着自己的面这样对乔一夕,可想而知自己不在的时候,乔子衫是有多么的变本加厉。

  听到封欧的话,乔子衫猛地一惊,这才意识到封欧还在房间里面。

  以封欧对乔一夕的宠爱,如果自己开口骂她,封欧还真的有可能对自己的好感下降。殊不知,封欧对她根本就没有什么好感。

  “封先生,我这是和一夕看玩笑呢!我们两个好歹也是一起长大的好姐妹,我怎么可能会说她什么呢?我就是看你和一夕第一次在这里住,所以特意过来问问你们有没有什么需要的东西。”乔子衫当即笑着说道。

  一旁站着的乔一夕只觉得浑身上下冒起了鸡皮疙瘩。乔子衫说这话还真不摸着自己的良心。她们两个虽然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但是什么时候变成了好姐妹?她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乔一夕暗暗的翻了一个白眼,也不搭理乔子衫,当即便往房间里面走去。

  见此,乔子衫心中一喜,急忙的跟了上去,心中却想着。乔一夕,你这个贱女人,就让你再得意一下!早晚有一天,我会把你狠狠的踩着脚下,让你知道你就只是一个卑微的尘土而已。

  可是在房间里面看到乔子衫进来的封欧却猛地皱起了眉头,眼中闪过一丝厌恶。

  酷+g匠F(网永CL久免f0费8u看}》小o'说◎

  “封先生,这房间虽然不大,但是视野还是不错的。不知道封先生有什么需要的东西,我这就让人去准备。”

  “的确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做。”封欧冷淡的说道。

  “真的吗?”乔子衫眼睛一亮,心中十分的高兴。这么久了,封欧总算是对自己有正面的回应了。她心里面简直都快激动死了。

  当即,乔子衫便开口问道。“封先生,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就算很困难,我也一定会完成的!”

  封欧看着信誓旦旦的保证的乔子衫,说道。“不困难,只要你马上滚出我的视线,越远越好。”

  “噗嗤……”听到封欧的话,本来心里面还有些疑惑的乔一夕一个忍不住直接笑了出来。

  真是没有想到封欧这个混蛋竟然还会恶作剧了。看着乔子衫那又青又紫的脸色,乔一夕心中竟然闪过一丝畅快。

  乔子衫这个女人自视甚高,根本就不把身边的人当朋友亲人。和对三姨的态度差不多,只要是家境不好的,她都没有什么好脸色,是个十分势利的人。

  如今看到封欧竟然毫不留情的下了她的面子,乔一夕心中颇有种出了一口恶气的想法。

  下一刻,乔一夕便感觉到一股愤怒的目光朝自己射过来。只不过这一次,乔一夕并没有避开,而是毫不犹豫的直视乔子衫,那副自信冷漠的模样竟然让乔子衫忍不住一阵恍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