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谁也没有想到眼见着封欧就要将手里面的这碗鸡汤给送入口中了,在关键时刻,他竟然停了下来将那鸡汤又放回了桌子上。

  乔子衫一个激动,忍不住叫道。“封欧先生,你怎么不喝鸡汤?你倒是快点喝啊!”

  “怎么?这鸡汤难道有什么奇特的地方不成?”封欧眼神一愣,看着乔子衫的眼神充满了冷漠。

  当即,乔子衫忍不住一阵颤抖,竟然连看都不敢再看一眼封欧。

  天啊!封欧先生该不会是知道了这碗鸡汤有问题吧?乔子衫忍不住心跳加快,嘴巴张了张,竟然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不明就里的华彩怡见了说道。“封先生说笑了,封先生是什么人物,天底下的所有美味佳肴对封先生来说也不过是再平常不过的菜色罢了。只不过这碗鸡汤是我们家子衫精心烹饪而成的,所以心里面难免有所期待。还请封先生不要怪罪子衫的不得体之处。”

  “对对对,妈妈说的对,封先生,我刚才也是太过着急了,没有命令你的意思。”听了华彩怡的话,乔子衫总算是镇定了下来,即便如此,她说话还不免带着一丝心虚和焦急。

  封欧没有搭理这对母女,而是看向了乔一夕,嘴角勾起淡淡的笑意。

  这个女人装作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可是在自己端起鸡汤要送入口中的时候,却还是忍不住了。

  想到刚才明显看到乔子衫心不在焉,甚至连菜都没有夹住就往嘴里送的模样,封欧心中竟然觉得乔一夕这个举动十分的可爱。

  这个死女人,看在你心里面还是很在意本少爷的份上,本少爷就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你这一次了!

  想到这里,封欧得意洋洋的看着乔一夕,一幅我已经什么都知道的模样说道。“给本少爷盛饭!”

  “……”乔一夕嘴角微抽,正要动手,一旁却早有人已经将饭给封欧盛好,恭敬的端到他的面前了。

  可是封欧却连看也不看一眼,只是盯着乔一夕,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乔一夕叹了一口气,本来自己也没有心思吃饭。再说了,封欧不愿意动乔子衫的饭菜已经很明显了,自己又何必在意这些事情呢?

  虽然如此,乔一夕还是忍不住开口说道。“这里可有着美味等着封先生了,我这小人物做出来的饭菜普通的大街上到处都是,封先生的口味还真是独特。”

  “本少爷什么口味,你不是再清楚不过了吗?”封欧似笑非笑的接过乔一夕递过来的饭,毫不客气的将乔一夕做的菜也狠狠的夹了一筷子。

  等了那么就,他的确是有些饿了。

  可是为什么这再正常不过的话听到乔一夕的耳朵里面却总是带着一丝怪异?乔一夕耳朵微红,没好气的说道。“我怎么知道你是什么口味!”

  虽然如此,乔一夕还是给封欧夹了一筷子她认为今天自己做的还行的菜。

  看着眼前两人光明正大的秀恩爱。特别是他们一来一往竟然给人一种新婚夫妻的亲热甜蜜,乔子衫咬着牙,眼中的愤恨再也掩饰不住。

  这个该死的乔一夕,她到底给封先生下了什么迷药了?就算是不吃这些菜,单单是用闻的,也应该知道自己做的饭菜比乔一夕这个贱人的好上百倍千倍吧?

  偏偏封欧竟然还一副吃的津津有味的模样,这让乔子衫心里面越发的难受了。

  在她看来,封欧一定是十分宠爱乔一夕,所以连那么难吃的菜他也能吃的下去。

  不过乔子衫倒是猜错了这个,封欧虽然很宠着乔一夕,轻易不对她说什么重话,平日里乔一夕要做什么事情也尽量的满足她。但是封欧却并非因为宠爱她吃得下这样的菜的。

  对于封欧的独特口味,很少有人知道。眼看封欧已经将碗里的饭菜给消灭了大半了。可是却动都没有动自己做的菜。

  乔子衫心中十分的着急,忍不住看向了乔宏兴。殊不知乔宏兴也是急在心里。

  封欧这样的人,他胁迫又胁迫不了,奉承对方又不屑,谄媚更是会被鄙夷。乔宏兴想了许多的办法,竟然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让封欧毫无防备的喝下这碗汤。

  他也没有想到封欧竟然对乔一夕的菜那么执着啊!

  一旁的华彩怡看到自己的丈夫和女儿好像有些尴尬的模样,当即便笑着说道。“哎呦,子衫这做的鸡汤就是不错,我单单闻着味就有些馋了呢!”

  一边说着,好像是为了缓解封欧所带来的尴尬,华彩怡毫不犹豫的给自己盛来一碗鸡汤,一边说还一边喝的津津有味。

  对华彩怡这突如其来的举动,乔宏兴和乔子衫都忍不住呆愣起来。

  可是他们想要开口让华彩怡别喝已经来不及了。就这样,这对父女呆愣的看着华彩怡将蒸碗鸡汤给喝下了肚子,心中十分的无奈。

  好在,他们知道药效如何,所以虽然有些无语,却并没有感到着急。

  但是他们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华彩怡的动作直接让周围的人都忍不住围了上来。

  “刚才我就闻着这味道了。这鸡汤看起来倒是很不错,我也盛一点!”

  “哈哈哈,还有这个菜,我也要一点。子衫,你这厨艺不错啊!”

  “好吃……”

  看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乔子衫心中一惊,急忙的将那盆鸡汤给紧紧的护在怀中,叫道。“不许动,你们全部都不许动这盆鸡汤!!!”

  乔子衫尖细着声音,高分贝直接将周围的人给镇住了。本来还其乐融融的场面,因为乔子衫的这句话竟然瞬间安静了起来。

  空气中洋溢着诡异的氛围。

  “乔子衫,这盆鸡汤为什么不能喝?你好歹也是乔家的小姐,至于为了一碗鸡汤那么小气吗?”

  没一会儿的功夫,便有一个人忍不住开口说了起来。

  对方的话简直是说道大家的心声了。周围的都是乔家的人,不少也是乔子衫的长辈,可是她只给封欧一个人做饭他们也都认了。毕竟封欧的身份摆在那里,乔子衫亲自下厨也很正常。

  可是封欧只吃乔一夕做的饭菜,他们都看的真切。难道还白白的浪费了一盆鸡汤不成?

  他们一开始也没有硬是要喝这碗鸡汤。毕竟他们中不少人也吃过不少的美味佳肴,对着一碗鸡汤并不在意。

  可是乔子衫这话一说出口,本来就是随口一说的众人顿时脸色都不好看了。

  刚才开口回话的就是一个不到三十岁的男人。他家里面虽然比不上乔子衫,但是却也是一个标准的富二代。他平日里趾高气昂惯了,向来不喜欢别人用命令的口气跟他说话。

  冷不丁的一个比他还小的女人竟然敢这样说话,他顿时就不乐意了。当然,这其中也有些是因为他想要吸引乔子衫的注意力。

  其实从小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乔子衫的美貌了。更别说这几年乔子衫渐渐发育,身材变得越来越不错了。虽然如今的乔子衫怀孕已经有四个月了,肚子也有了幅度,但是却丝毫不影响她的魅力,甚至于他还能感觉到她浑身散发出来的少妇气息。

  他仗着家里面有点钱,可没有少在女人身上花时间。特别是这几年来,他越来越迷恋少妇了。今天冷不丁的再次见到乔子衫,他竟然生出了一种蠢蠢欲动的感觉。

  这下乔子衫猛地那么一叫。他顿时就忍不住走了上去,狠狠的将乔子衫护住的鸡汤给打了一大碗,这才又说道。“鸡汤做出来就是给人喝的,不喝的话又怎么知道滋味呢?”

  “啊!乔方勇,你干什么!”乔子衫一惊,急忙的退后几步,等着他眼中全是愤怒和恼火。

  看到乔子衫惊慌失措的模样,乔方勇却没有丝毫不好意思,反而嘴角还勾起一丝淫邪的笑意,端着手里的鸡汤说道。“当然是吃鸡!”

  刚才趁着打汤的时候,因为乔子衫紧紧的护住,所以乔方勇距离她很近。闻到她身上的女人方向,乔方勇一个忍不住便悄悄的在她的胸前狠狠的揉捏了一把,所以乔子衫才会大惊失色的退后几步。

  可是这一幕放在其他的乔家人看来,却是乔子衫连作为一个名媛的基本素质都没有。不过就是一碗鸡汤而已,何必如此激动?

  就连华彩怡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微微的扯了扯乔子衫的衣袖,这才说道。“这鸡汤本来就是子衫做给封欧先生吃的,为的就是表示一下我们乔家的心意。所以子衫才会那么激动的。”

  没有想到华彩怡竟然直接将所有事情的缘由都推到了封欧的身上,乔一夕忍不住皱起了眉头,看向了一旁毫不在意的封欧。

  “这可是人家专门为你做的鸡汤,你难道就不表示表示?也不怕伤了漂亮女人的心。”

  最~新m章U/节上?#酷Jq匠T)网

  “吃醋了?”封欧眉头一挑,笑的十分得意。

  可是当他将目光看向乔子衫的时候却充满了冷漠。别以为刚才乔子衫眼中的嫉恨他没有注意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