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子衫虽然抱着要给乔一夕一个好看的想法,但是在这个条件不是很好的厨房里也是忙得够呛。

  指挥着让乔一夕忙这忙那的,乔子衫就是不给乔一夕做菜的时间。心中暗道,乔一夕这个女人做菜不就是想要给封欧一个惊喜吗?只怕到时候是惊吓吧?

  乔子衫想着,自己第一时间将做好的菜放到封欧的面前,在尝过了自己的菜之后,他才会知道乔一夕这个女人到底有多么的差劲!

  看着乔子衫那时不时闪过的得意,在听到她嘴里时不时冒出的几句封先生,乔一夕心知肚明,却没有开口多说什么。反正在乔子衫的面前,自己做什么都是错的,与其如此,何必浪费口舌?

  “呵呵~真是没有想到子衫做的菜竟然那么的香,恐怕外边的人闻到了这个香味,都会忍不住流口水吧?子衫这厨艺都可以比得上那些厨艺大师了!”

  听到三姨的话,乔子衫很是得意的昂起了头来。

  见她竟然想要动自己做好的菜,乔子衫顿时一怒,叫道。“你想干什么?我好不容易做好的菜,你竟然想要不劳而获,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好的事情!”

  乔子衫愤怒的推开三姨,那眼神恶狠狠的,直接将她给吓了一跳。

  三姨当即说道。“我这不是看你做的累了,想帮你把这些汤汤水水的菜都端出去吗?你要是烫着了岂不是不好?”

  三姨脸色有些僵硬,即使她解释了,乔子衫却仍旧没有缓和起语气,反而一脸鄙夷的看着眼前的中年女子,讽刺道。“少在我的面前献殷勤,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你这样的人放在大街上我都懒得看一眼。你别以为这样就能够赢取我的好感,让我在爸爸面前跟你说些好话。做梦去吧!”

  乔子衫显然是把三姨的好意当成了居心不良了。狠狠的剐了一眼三姨和乔一夕,她这才端起了眼前的菜肴,扬起温柔甜蜜的笑容往外边走去。

  这可是做给封欧先生吃的爱心午餐,这样的事情自然要自己亲手送上才有诚意不是吗?

  乔子衫勾起嘴角已经料想到待会会发生的事情了。还不带她扭着自己的臀部好好的展示一下自己的身材时,猛然一个人将她给拉到了一边。

  “哎呀!是那个不长眼的混蛋,找死吗?你……爸爸,你干嘛呀!”乔子衫愤愤的叫着,当看到拉着自己的人竟然是乔宏兴之后,这才满是哀怨的叫了起来。

  “当然是给你送好东西来了。把这个放进汤里面。”乔宏兴小心翼翼的看着周围,见没有人关注这边,这才奸笑着拿出了一个玻璃瓶。

  玻璃瓶里面装着的是透明色的液体,乔子衫还来不及说些什么,乔宏兴便将玻璃瓶里面的东西一股脑儿的倒进了汤里去。

  乔子衫看着自己爸爸的动作忍不住皱起了眉头,问道。“爸爸,你这是在做什么?这个玻璃瓶里面的是什么东西?”

  “自然是好东西。虽然这里是主宅,但是我好歹也是乔氏的当家总裁,可以说这里面就是我的地盘。到时候,封欧喝了这碗汤,我就不相信他……嘿嘿~”

  乔宏兴奸笑着凑到了乔子衫的耳边嘀嘀咕咕的不知道说些什么。

  没一会儿,便看看见乔子衫眼中闪过的惊喜和得意。

  最fE新章N节$上酷‘匠.(网7-

  “爸爸!你实在是太聪明了。这样一来,乔一夕这个贱女人就再也不能仗着有封欧在身后,在我们面前得意忘形。我们乔氏也不会有落到她手上的危险了。”

  “你放心吧,拿下了封欧以后,我就跟他说说,让他照顾照顾我们乔氏。”乔子衫说的喜气洋洋。

  至于这对父女在商量着什么,待在厨房里面细心准备食物的乔一夕却一点儿也不知道。

  虽然明明知道乔子衫是特意给封欧准备食物,但是乔一夕做菜仍旧十分的尽心。

  大概半个小时左右,乔一夕总算是将菜肴给做好了。

  相比于乔子衫做的菜来说,乔一夕的简直是太朴素不过了。

  不过这并没有打击乔一夕的自信心,和三姨一道将那些菜给端上了桌,乔一夕一眼就看到了封欧面前盛放的美味佳肴。

  只是这些美味看起来怎么有些怪异?乔一夕眉头一挑,心中却暗暗喜悦。因为她看出来了,那些菜肴封欧竟然连动都没有动过。

  见到乔一夕等人端着饭菜出现,乔子衫眼睛一亮,急忙的凑到封欧的面前,露出一副自以为很善解人意的笑容,温柔的说道。“封先生,这些菜都已经端上来了,现在可以吃饭了吧?”

  “对啊对啊!封先生就是体贴我们这些人,这都大中午了,可是却说要和我们一道吃饭,我们实在是过意不去。现在这些饭菜都上来了,封欧先生还是趁热尝尝这些菜吧?”

  “不是我说,我们家子衫的厨艺也是不错的。虽然比不过那些有名的大厨,但是我们乔家的女子想来奉行的是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当然……”

  一旁的乔宏兴也急忙的附和乔子衫的话,说起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的时候,他的眼中还闪过一丝兴味,看着乔一夕的模样,心里面竟然忍不住冷哼一声,暗自讽刺乔一夕是个没有女人味的女人。

  乔一夕默默的垂下了眼帘,只当乔宏兴和乔子衫两个人说的话是空气。

  虽然如此,乔一夕还是将自己做的饭菜端到了自己的面前,默默的给自己盛饭。

  封欧眉头一挑,伸出手正要接过乔一夕盛好的饭,谁知道乔一夕却连看都不看,将饭给扒到了自己的口中。

  封欧顿时不乐意的皱起了眉头。这个女人,没有看出来本少爷为了等她做的饭已经等很久了吗?她不禁不体贴一下自己,竟然还默不作声,一幅不认识自己的样子。

  封欧紧紧的抿着唇,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乔一夕看。这个女人该不会是在吃醋吧?

  想到这里,封欧微微勾起嘴角,刚才心中的郁闷瞬间消失无踪。即便如此,封欧还是自持身份,端坐在了主位上,暗自等着乔一夕给自己盛饭。

  可是看到封欧一动不动,乔一夕没有任何感觉,倒是一旁的乔宏兴和乔子衫有些憋不住气。

  刚才乔子衫将饭菜端上来的时候,封欧开口说不想特殊对待,他们也就认了。可是现在周围的人都渐渐开动起来了,封欧却连筷子都没有动一下。

  乔宏兴额头忍不住冒出了汗水,暗暗思量着自己做的事情是不是被封欧给发现了。可是看他的样子分明是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啊?再说了,这件事情自己做的隐蔽,除了自己就只有乔子衫知道,就连他的老婆华彩怡都没有告诉呢!

  想到这里,乔宏兴忍不住暗暗推了推旁边的乔子衫,让她再加把劲。

  乔子衫心中一动,她的提示已经再明显不过了,现在一而再再而三的要求封欧吃自己做的饭菜,岂不是有点不矜持?再说了,自己这样,难保聪明的封欧不会联想到什么事情。

  乔子衫心中各种纠结,生怕自己给封欧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可是旁边的华彩怡却将这一切看入眼中,以为乔子衫是不好意思太过主动所以才会如此。

  当即,华彩怡便笑着盛了一碗汤到封欧的面前,笑着说道。“封先生,这可是我们家子衫炖了好久的鸡汤呢!这鸡汤虽然不是什么名贵的东西,但是胜在这些鸡都是农家纯天然的。这样的汤最是滋补,封先生一路走来肯定也有些累了,尝尝这汤刚好也能去去疲惫。”

  华彩怡说的是再得体不过了。看着放在封欧面前的鸡汤,乔子衫眼睛一亮,暗暗盯着封欧,心中想着封欧总不会再开口推迟了吧?

  谁知道封欧却丝毫不给他们面子,或者说,乔宏兴等人的面子对封欧来说根本就不值一文。

  此时的他郁闷的盯着眼前的乔一夕,看她吃的津津有味的模样,竟然忍不住悄悄的咽了咽口水。这个死女人!都什么时候了,竟然还跟自己怄气,难道说她还真的想让自己吃乔子衫做的饭菜吗?

  封欧眼中满含深意,下一刻他端起了放在面前的鸡汤,就要往自己的嘴巴送去……

  太好了,只要封欧喝了这碗汤,那事情就成功了一大半了!乔子衫暗暗握住拳头,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封欧,那模样,简直快要代替封欧将他手中的鸡汤给喝下去了!!

  不仅如此,就连一旁的乔宏兴也是如此。那碗汤里面放着的是什么东西,有什么作用他是再清楚不过了。只要封欧喝下了这碗汤,那他就是自己的乘龙快婿,到时候整个L市,自己还不横着走?

  不得不说,乔宏兴父女两个人的目光太过的热切了。就连一旁坐着的华彩怡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转念一想,如果乔子衫能够得到封欧的肯定的话,那就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情了,他们如此表情也不难理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