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爸爸,你的这个办法实在是太好了!”乔子衫眼睛一亮,十分激动的叫道。

  她刚才一直沉浸在封欧对自己的厌恶和对乔一夕的宠爱之中,竟然忘记了有一个那么好的机会摆在自己的面前。

  乔宏兴说的实在是太棒了,她都忍不住想要为她爸爸的这个想法点个赞。

  乔一夕这个贱人的厨艺她是知道的。自己随便做点什么菜都比她做出来的菜肴好吃百倍,到时候封欧平常菜肴的时候,他就会明白自己和乔一夕相比简直优秀太多了!

  乔子衫激动的准备去厨房好好准备,可是走没几步却猛地一顿,说道。“爸爸,如果乔一夕她也一起做菜的话,那对比不是更加的明显吗?”

  听到这话,乔宏兴这才安慰的点了点头。看来自己的宝贝女儿并没有因为封欧而昏了头脑。在这种时候还能想出来算计一下乔一夕这个贱人。

  自从乔一夕在股东大会上让他丢尽了脸面之后,他对乔一夕就只剩下厌恶和嫌弃。

  当即,他便笑着说道。“不用担心这些,刚才我已经看到乔一夕那个贱人去厨房了。看样子好像封欧先生想尝尝她做的饭菜。哈哈哈~封欧先生要是尝到她做的菜,一定会很嫌弃她的。到时候,宝贝女儿,就是你表现的时候啦!”

  “爸爸,你就放心吧!我乔子衫一定会让封欧先生在知道,我比乔一夕这个贱人好上千倍万倍!”

  听到乔宏兴的话,乔子衫心中微微一定,嘴角勾起得意洋洋的笑容往厨房走去。她似乎已经预见了到时候封欧是如何嫌弃厌恶乔一夕的了!

  到时候,她要不要在封欧先生的面前,好好的为这个‘好妹妹’美言几句呢?乔子衫咯咯的捂着嘴,心情瞬间变得十分的愉快。

  而此时在厨房里面的乔一夕却丝毫不知道乔子衫等人在打什么主意,满脑子想的都是应该给封欧做些什么食物才好。

  当然,如果乔一夕知道乔子衫和乔宏兴他们想打的主意的话,说不定还会暗暗偷呢!

  “三姨,今天有些什么菜啊,我来帮忙来了。”乔一夕正挑着菜的时候,冷不丁的听到乔子衫甜的腻人的声音,忍不住望了过去。

  这个乔子衫又在搞什么鬼?穿成这样来厨房做什么?乔一夕心中微微疑惑。

  的确,乔子衫此时身上穿的衣服还是华彩怡专门为她准备的名牌长裙。这样的衣服根本就不适合在厨房这种油烟味比较重的地方吧?

  不过鉴于管理厨房的三姨对乔子衫的印象还算不错,所以她虽然感到有些不合适,但还是笑着说道。“行啊!我们子衫真是越来越懂事了。还知道为族人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那你就帮我把这青菜给洗一下吧!”三姨以为乔子衫不过就是来厨房玩玩而已。

  像她这样的千金小姐,又穿成这样,怎么看都不像是要来厨房做菜的样子啊!

  三姨本来还觉得自己是好心好意,可是乔子衫想的全是要给封欧做什么好吃的呢!这个女人竟然随意一句让自己去洗菜就打发自己了?

  满心欢喜的期待着封欧吃到自己做的食物的感觉,乔子衫懒得装模作样,当即便开口说道。“去给我剁只鸡来,还有葱姜蒜什么的也都来一些。对了,还有土豆!咦?这是什么?野菜吗?他肯定没怎么吃过野菜,也做一个野菜汤好了。恩,这个也给我洗干净,我待会要用。”

  乔子衫开口吩咐着,直接将三姨当成了给自己打下手的帮佣了。

  听到这话,三姨一愣,微微的皱起了眉头。乔子衫这话听起来倒不像是为大家做饭菜,反而是单独为某一个人做的。可是眼看午饭的时间已经不到一个小时了。她在厨房还有许多事情要忙活呢!怎么还可能放下那么多族人不管,陪着乔子衫这个千金大小姐胡闹?

  就在三姨犹豫的当口,乔子衫已经不耐烦的叫了起来。“你倒是快点啊!耽误了我的大事,你赔得起吗你!”

  M酷y…匠网+U正…版首qZ发

  “子衫,我虽然没有什么权势,但是好歹也是你的三姨,你说话能不能放尊重点?”三姨皱着眉头忍不住说了起来。

  听到这话,乔子衫一愣,这才恍然自己刚才只顾着想封欧要吃什么,却忽略了眼前的老妈子竟然还是自己的长辈。

  不过那又如何?等自己得到了封欧的肯定,和封欧一起回到他住的别墅以后。那她就水涨船高,就算是乔家的老一辈人那也不是得好好的奉承着自己?

  想到这里,乔子衫直接翻了一个白眼,叫道。“我倒是想尊重你啊!不过你值得我尊重吗?又不是我这一房直系的,这端起长辈的架子倒是一套一套的。本小姐可没有这种穷光蛋的亲戚。”

  乔子衫一把推开三姨,径直的去拿食材去了。

  看到这一幕,本来还想离乔子衫远远的乔一夕顿时皱起了眉头。这三姨她虽然不是很熟悉,但是对方好歹也是自己的长辈,就算没有权势那又怎么样?难道就可以这样肆意谩骂,恶语相向了吗?

  乔一夕走到三姨的面前轻声问道。“三姨,我要准备的饭菜也不是太多。不如我帮你打打下手吧!虽然我的厨艺很差,但是打下手还是可以的。”

  三姨一愣,看着眼前的乔一夕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才好。深深的看了乔一夕一眼,三姨勾起了嘴角,笑着说道。“好啊!我正愁忙不过来呢!你愿意帮忙倒是最好不过了。”

  三姨的家境不是很好。这一次参加祭祀祖先,还特意的承包了为大家做饭的差事,为的就是多多少少也能赚点小钱。

  可是往年都会主动帮忙的亲戚们,一听到今天的厨房竟然直接承包给她一个人了,顿时有些心里不平衡,竟然纷纷的找了各种借口。

  她哪里想到会出这样的事情?也没有考虑到人手的事情。她刚才都在厨房里面急的团团转,这下有人愿意帮助自己,那真是太好不过了。

  只是看着乔一夕认真洗菜切菜的模样,她心里面反而觉得有些内疚。和大多数的乔家人一样,她对乔一夕一直没有什么好感。

  当然,这其中的原因大部分是因为华彩怡和乔宏兴夫妻俩故意放出的风声。但是也不否认他们都有人云亦云的态度。

  看着乔一夕快速又干净的将食材给处理好,三姨的嘴角勾起了暖暖的笑意。她正想要让乔一夕休息一会,别太累了。

  谁知道正奋力的和一条淡水鱼做斗争的乔子衫却怎么也没有办法将那些鱼处理好。

  本来三姨就准备了二十条野生的河鱼,谁知道乔子衫嫌少处理食材,再加上她身上穿的衣服束手束脚。不是将鱼肚子直接给刺的乱七八糟,就是一刀捅进了鱼胆,将整条鱼的味道都染上了苦味。

  好不容易处理好一条鱼吧,却又因为不够美观直接给扔到了一边。

  眼看着这水池里的鱼就只剩下七八条了,三姨心中一惊,急忙的上前说道。“子衫啊!别忙活这些了。这些鱼还是我来处理吧!”

  乔子衫一顿,狠狠的瞪着三姨叫道。“怎么?觉得我连这些鱼都处理不好吗?”

  三姨一愣,看着乔子衫那副要杀人的眼神顿时没有了声音。只不过她心里面还是忍不住说道,就你处理的这些鱼,难道就处理好了不成?

  三姨叹了一口气,却也明白了乔子衫的性子可不像是华彩怡说的那样善良温和。真是搞不明白,这些年来,她为什么一点也看不出来。

  不过这也怪不得她,毕竟乔子衫嫌少和她们在一起,见面的时候也就是祭祀祖先的时候。不过是几天的时间,乔子衫自然是拿捏的好好的,否则在司晨失忆的三年里也不会一直没有被他察觉了。

  三姨无奈的继续处理自己的事情,而实在受不了的乔子衫却见到乔一夕竟然游刃有余的将那些难洗的蔬菜和贝壳都清洗干净了。

  看着乔一夕的身边放着的不正是新鲜采摘的野菜吗?乔子衫眼睛一亮,想也不想便开口叫道。“乔一夕,你给我把这些鱼给处理好了,我待会要做鱼!”

  一边说着,乔子衫直接将乔一夕刚刚洗好的野菜给直接拿走。连带着还直接拉走了一些待会要用的配料。似乎这里的一切都是她说的算的。

  乔一夕懒得和乔子衫争辩这些东西,当即便走到水池旁边,看着水池里快要奄奄一息的鱼,忍不住叹了口气。

  这些鱼不是被乔子衫杀死的,而是被她给活活折磨的生不如死啊!

  看着一旁还流淌着鱼胆的鱼,乔一夕默默的开始处理起这些鱼来。

  因为鱼胆的原因,乔一夕的手上被染上了墨绿色看起来十分的可怕吓人。

  见此,乔子衫轻笑一声,竟然十分的愉快。

  看着眼前这一幕的三姨忍不住暗暗的摇了摇头,心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看来这些年来,他们这些族人都被蒙蔽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