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欧,你耍赖!”呆愣的听着封欧的话,良久,乔一夕忍不住嘟起嘴巴叫道。

  “你凭什么说我耍赖?”封欧眉头一挑,很是得意的说道。

  “你说的都不算数,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你,要你当我的丈夫了?你都没有跟我求过婚!”乔一夕愤愤的叫着,待反应过来自己说的是什么话之后,脸色立马通红。

  “不是不是,我说的不是这个。我……”看着眼前激动的都要语无伦次的乔一夕,封欧嘴角的笑意更深。

  “原来你是想要本少爷给你求婚啊!女人,你是爱本少爷的吧?”

  “谁,谁说我爱你了?”乔一夕大着舌头问道,羞愤的舌头都快要打结了。

  封欧这个混蛋实在是太坏了,趁着我来祭祀爷爷竟然说这些话!

  虽然……虽然她心里面也准备将封欧的事情跟爷爷说说,但是绝对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好吗!

  没有想到自己随意说了几句话就将这个女人的情绪给平复下来,封欧心中十分的得意。这不正是说明了,这个女人心里面是有自己的吗?

  偏偏这个女人太过害羞,愣是不愿意承认自己是爱本少爷的。封欧心中暗暗不爽,却也越发的坚定了一定要乔一夕这个女人亲口对自己说出那三个字。

  知道封欧这个混蛋颇有作为牛皮糖的潜质,乔一夕干脆咬牙将封欧给推到了一边恶狠狠的叫道。“你不许过来,我要和爷爷说话!”

  “本少爷也要跟爷爷说话!”

  “那是我的爷爷!”

  “那也是本少爷的爷爷!”

  “……”

  看着这两个明明已经成年许久的年轻男女竟然完全无视他们这些人公然的打情骂俏。

  好吧!他们这样应该真的是在打情骂俏吧?为什么看起来反而像是两个小孩子在争抢玩具一样?

  众人嘴角微抽,默默的忽视了眼前这对耍宝男女。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大家这次来祭祀的心情都好了不少。更有不少老人家暗道乔一夕的爷爷有福气,死了那么多年,还有人如此惦记自己。

  经过封欧这样一闹,不知不觉间,许多族人对乔一夕的看法竟然渐渐好转了。更有不少甚者,暗暗的交代自家的小孩要和乔一夕搞好关系。

  只可惜,一路上乔一夕手里面牵着的只有乔盈。

  因为七婆婆年纪太大了,而且有患上了晚期肺癌,所以这一次只是待在主宅里,没有上山祭祀。

  看着自己的姑姑和姑父竟然吵架了,乔盈急忙的凑上前去说道。“姑父,你怎么可以和姑姑吵架,你这样做是不对的!太奶奶说了,男人应该绅士点,要让着点女人!我爸爸就是这样对我妈妈的!”

  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被一个毛都没有长齐的未成年人给教训了,封欧看着乔盈,只觉得哭笑不得,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才好。

  而一旁被封欧说的羞恼不已的乔一夕在听到乔盈的话时,早已经忍不住在一边捂嘴偷笑。显然对封欧这吃瘪的模样很是暗爽。

  “你这小丫头,哪里看到本少爷欺负这个女人了?”封欧挑眉不爽的问道。乔一夕这个女人不仗着本少爷的宠爱欺负自己就已经谢天谢地了好吗?这个老是不听自己话的女人现在竟然还敢偷笑!

  封欧暗自咬牙,想着晚上应该要怎样惩罚乔一夕,才能得到最好的效果。

  见到封欧的目光,乔一夕浑身一僵,显然是想到了某些让她欲罢不能却又羞于说出口的事情。

  现在要求饶吗?看封欧的模样,乔一夕心里面拔凉拔凉的。早知道她就不应该笑的那么猖狂那么任性。明明知道封欧这个混蛋是个睚眦必报的小人,自己竟然还一点察觉都没有。

  要不,晚上找个借口,就不回别墅了?乔一夕简直要欲哭无泪了。为什么,每次遇到封欧,她总是吃不住教训,就想要看法封欧气急败坏,郁闷吃瘪的模样?呜呜~自己这算不算是自作孽不可活?

  偏偏在这个时候,看到封欧盯着乔一夕的眼神,不明白其中含义的乔盈愤愤的推搡着封欧叫道。“不许你瞪着一夕姑姑,你实在是太坏了,说不过一夕姑姑,竟然还敢威胁一夕姑姑,我要告诉太奶奶,你欺负一夕姑姑!”

  封欧看着怎么都推不动自己的乔盈,嘴角微抽。这个小丫头倒是一口一个一夕姑姑的叫的欢快。她到底是哪里看出来本少爷欺负她了?

  封欧眉头一挑,还不待他说些什么,为了补救今天的错误,乔一夕急忙的将乔盈给搂在怀中,强忍着笑意说道。“盈盈,没事的。你姑父刚才在跟姑姑开玩笑呢!他没有生气,也没有欺负姑姑哦!”

  “真的吗?”乔盈眨巴着大眼睛,一脸怀疑的在乔一夕和封欧两个人间游移。

  “恩恩!”

  乔一夕急忙的点了点头,生怕乔盈冒出什么不合时宜的话。

  要说乔盈好歹也有十一二三岁了,可是她却对感情纯洁的很,也许是她父母对她过于爱护,连带着她竟然是看不得自己的亲人受到一丝委屈。

  在乔一夕的再三保证下,乔盈这才将信将疑的点了点头。算是放过封欧了。

  看着封欧眼中满含的笑意,想着晚上会面临的‘惩罚’,乔一夕急忙腆着脸,可爱的凑到封欧的面前说道。“我可是帮你打发了盈盈的质问了。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今天的事情就原谅我吧!我以后有什么事情一定和你报备!好不好?”

  “恩。”封欧淡定的点了点头,在乔一夕欣喜的眼神下说道。“你刚才做的不错,所以本少爷觉得好好的奖励奖励你。”

  “什么奖励?”乔一夕呆愣的问道,显然没有想到封欧竟然还有这样一招。

  “自然是好好履行本少爷作为姑父的义务,否则岂不是白费了你在乔盈这个丫头面前的话了?”

  乔一夕傻傻的眨巴着眼睛,对封欧的话满是问好。什么叫做作为姑父的义务?我刚才到底在盈盈的面前说了什么话了?

  想了许久,乔一夕这才猛然一愣。她……她刚才和乔盈的对话中,好像……大概……可能……也许……承认了封欧作为自己未婚夫的身份?

  想到那一句姑父,乔一夕欲哭无泪。

  她好想问问封欧,能不能换一种奖励。他这奖励和对自己的惩罚到底有什么不同?看着封欧的背影,乔一夕默默流泪。

  可是封欧的心情显然是好的出奇。看着姗姗来迟的乔宏兴一家人,竟然也没有露出厌恶的眼神。

  “封先生,祭祀完成之后,我们通常要举行家族聚餐。不知道封先生有没有时间留下来一起吃个饭,我好让人去准备准备。”乔宏兴腆着一张脸凑到封欧的面前。那副狗腿子的模样简直让人看着就忍不住反感。

  这还是作为乔家的当家人,乔氏总裁的样子吗?周围的乔氏族人眼中都不由得露出鄙夷,殊不知,他们当中的许多人不过也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知道乔一夕对周围的族人们都没有什么好感,封欧本来想要拒绝。可是看到乔一夕周围围着的那些孩子们时,她脸上露出的开心笑容,封欧想了想,点头说道。“用不着特意准备,按你们自己的准备来做就可以了。”

  “是是是!”乔宏兴激动的说道。至于他会不会真的听从这个安排,那就只有他才知道了。

  听到封欧竟然要留下来和大家一起吃饭的时候,乔一夕眼中满是诧异。

  “你的胃口本来就不好。从波里沙漠回来之后,症状就更加的严重了,你留在这里吃饭可以吗?”

  看着乔一夕眼中闪过的担忧,封欧心中微暖。这个女人倒是还记得自己对食物的要求,明明心里面就很关心自己嘛!

  封欧笑道。“放心吧。你不是在这边吗?”

  乔一夕一愣,默默的吐出一句。“真心不知道你这味蕾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竟然放着美味佳肴不吃。”

  可不是吗?乔一夕以前因为司晨的原因虽然学过一段时间的烹饪。但是她的厨艺却实在好不到哪里去。即使学习了很长时间,做出来的味道却实在一般。

  y最新{$章O节}☆上酷v匠7网%

  她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厨艺根本就比不上那些名厨。不仅如此,就连普通饭店里面的厨师也比不上。

  偏偏封欧这味蕾出现了问题,美味的东西吃起来反而是平淡无奇,甚至觉得恶心想吐。而再平凡不过的饭菜,对他来说却犹如美味佳肴一般。

  如果不是因为知道封欧味蕾出现了问题,乔一夕都要误以为自己一夜功成,成为了名震天下的名厨了。

  乔一夕叹了口气,想了想,还是决定为封欧另外准备一套饭菜。

  殊不知这个时候,乔宏兴却直接拉住了自己的宝贝女儿乔子衫躲到了一处没有什么人的地方,开始窃窃私语着。

  “封先生已经决定要留在这里吃个便饭了。子衫,你好歹也学了几年的厨艺。而且司盛那家伙也曾经点评过说你有厨艺的天分。到时候你在封先生的面前好好的现一把。乔一夕这个贱人的厨艺那么差,两相比较这下,孰胜孰劣,简直就是一目了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