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子衫恼火的拽进了自己的拳头,十分怨恨的瞪着乔一夕。在她看来,封欧之所以会这样做,都是因为乔一夕先她一步和封欧好上了,所以封欧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

  她一定会让封欧知道,自己比乔一夕这个贱人好上千倍万倍!封欧当时选择的人就应该是自己,而不是这个莫名其妙冒出来抢了自己位置的贱人!

  “封先生,东西都已经准备妥当了,我们是不是应该出发了?”乔子衫强自掩饰心中的嫉恨,笑眯眯的挽住了封欧的手臂细声的询问道。

  只不过这一次封欧可没有那么好脾气的任由她挽着自己的手臂。天知道刚才封欧是强忍着怎么样的恶心才没有把乔子衫这个贱人直接踢飞出去。

  现在知道乔一夕生气吃醋了,封欧才不会那么笨再对乔子衫和颜悦色。在她的手触摸到封欧衣服的手,封欧便皱起了眉头,冷冷的看了乔子衫一眼。

  只是一眼,乔子衫便觉得自己好像被那冰冷的眼神给定住了一般,竟然再也没有勇气挽上她肖想了许久的手臂。

  “放开,本少爷嫌脏。”封欧冷冷的说着,牵着乔一夕的手直接走出了门口。

  祭祀要用的东西本来就准备的差不多了。因为封欧的突然出现,大家都带有疑惑。

  如今见到封欧出来,大家都忍不住将目光投向了俊朗不凡的年轻男子封欧。

  “各位是小夕的长辈,就是我封欧的长辈。今天,我是以小夕未婚夫的身份来参加祭祀的。我希望大家可以忘记我的身份,就把我当成是小夕的未婚夫就可以了。”

  听到封欧的话,众人都在心里面急忙摇头。即使是乔家的那些老古董也听闻过封欧的大名。他只要一句话就可以把乔家置于死地,这样一个可怕的男子,他们怎么可能把他当成是普通人来看待呢?

  但是也有人不是和他们抱着同样的想法。

  坐在轮椅上的七婆婆看着眼前的男人,忍不住笑着点了点头说道。“看起来倒是一表人才。刚才听宏兴说,你也是一个事业有成的年轻人。既然夕丫头认定了你,就希望你可以好好的对待夕丫头,否则我可不会放过你!”

  七婆婆说的可丝毫没有威胁力,偏偏周围的人听到她竟然跟封欧说不会放过他的时候都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

  这个老婆子刚才难道没有听到他们议论的话吗?封欧一个唾沫就可以把你给宰了,你竟然还敢大放厥词说不会放过封欧?你老人家到底哪里来的自信?你想教训封欧,也估计一下他们的小心脏好吗?

  可是让他们惊讶的是,本来他们以为只是说说而已的封欧在听到七婆婆的话之后,嘴角竟然勾起了少见的温和的笑意。

  “老人家,你就放心吧,我会对小夕好的。”

  “七婆婆~”听到这话,乔一夕十分感动的叫了一句。

  在这些亲人中也只有七婆婆这样真心关心自己的老人家才会不顾封欧的身份,以长辈的姿态来说话吧?

  似乎觉得封欧并不如周围人说的那么可怕,一旁站着的乔盈忍不住娇俏的问道。“你是一夕姑姑的未婚夫,那我是不是应该叫你姑父?”

  乔一夕一愣,脸色通红。这个丫头胡说什么呢?什么姑父不姑父的?这些是不是太早了?

  谁知道封欧竟然哈哈大笑起来,说道。“没错,以后就叫我姑父了!你叫什么名字?竟然还挺聪明的,知道叫人!”

  我去,这样也可以?周围看到这一幕的人纷纷呆愣起来。没一会儿的功夫,便有人拉着身边的小孩窃窃私语什么。

  下一刻,只听得周围的人一口一个姑父,一口一个姨丈的叫着封欧。

  看到封欧那笑的嘴巴都快要裂到耳后根的模样,乔一夕嘴角微抽。她怎么觉得现在的封欧那么欠扁呢!这个混蛋这样张狂真的好吗?

  酷L匠网}唯{一●-正mh版},…其他都是盗-?版9?

  乔一夕脸色微红,每每听到有人叫封欧姑父或者姨丈的时候,都忍不住低下了头,当做没有看到封欧。

  知道身边的小女人这是害羞了,封欧心里面却越发的得意。

  看到了吧?本少爷可是魅力无穷,男女老少通吃!你乔一夕爱上本少爷真是你修了八辈子的福。

  如果让乔一夕知道封欧心里面想的竟是这些的话,一定会拽着封欧的脖子气恼的大骂,你这个自恋狂!

  自从封欧坦诚自己是乔一夕的未婚夫之后,乔氏族人便有好些都将他们两个人给围在了中间。

  相反,作为主导这次祭祀的乔宏兴等人却早就不知道被挤到了什么地方去。

  不远处,一声华丽长裙的乔子衫扭曲着一张脸,愤怒的吼道。“乔一夕这个贱人,封欧的眼睛瞎了吗?竟然这样宠着她!”

  “子衫,这样的话万万不可说,要是传到了封欧的耳朵里去,你就再也没有机会了!”一旁听到这话的乔宏兴心中一惊,急忙的告诫自己的宝贝女儿。

  可是一旁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被冷落的华彩怡却忍不下这口气,撇嘴嫌弃的说道。“我们子衫说的哪里错了?乔一夕这死丫头也不知道是给封欧下了什么药,竟然让封欧当着乔家族人的面直接承认是她的未婚夫。封欧可不是脑子出了问题吗?”

  乔宏兴额头冒汗,急忙的捂住自己这多嘴的老婆。这周围几乎都是封欧带来的手下,要是被封欧知道了那就真的完了。

  当然,他心里面其实也十分认同华彩怡和乔子衫的话。封欧是什么人?他能娶乔一夕这样没有背景没有身份的女人?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嘛!

  一定是封欧最近太过迷恋乔一夕了,所以才会一时脑热说出这样的话来。看来自己的宝贝女儿是没有机会了。

  乔宏兴叹了一口气,劝解道。“子衫啊,是你没有这个福分。现在封欧什么事情都听乔一夕这个贱人的,你还是不要想封欧了。否则,乔一夕这个贱人要是在封欧的面前吹个耳边风的话,那别说是你了,就连我们整个乔家也在劫不复啊!”

  乔宏兴说的十分的伤心难过。

  以前他们一家人这样对待乔一夕。她倒是攀上了封欧,飞上枝头变凤凰了。谁知道她会不会因为嫉恨自己一家人,暗中给自己使绊子,到时候他们这一家子就真的无力回天,连吃西北风的机会也不知道有没有了。

  乔宏兴说的话,乔子衫自然是十分明白。可是她就是不甘心。凭什么乔一夕这个贱人可以得到封欧的宠爱。而她乔子衫却要捡她不要的司晨?

  她实在是太不甘心了。明明她才是乔家的继承人。可是乔一夕的出现却夺走了她许多的美好。

  她本来就应该是一个受到所有人宠爱的公主,可是乔一夕的出现却将这一切都给破坏了。都是因为乔一夕这个贱人,她怎么不去死?

  乔子衫在心中暗暗吼道。

  而一路行走,众人却已经到了乔一夕爷爷所在的墓地上。

  看着眼前熟悉的坟墓,乔一夕再也忍不住哭了起来。

  “爷爷~对不起,对不起,孙女竟然到现在才正式的来看你。爷爷~呜呜~我好想你,我有好多好多话想要跟你说。爷爷……”

  十多年了,她总算是光明正大的站在了爷爷的墓地前。她实在是难以掩饰内心的激动。她甚至害怕这一切只不过是自己做的一场梦而已。

  见到乔一夕如此激动,周围的人心里面都十分的不好受。

  其中几个老人家更是不胜唏嘘。

  乔一夕对她爷爷的感情不正是他们这些老一辈人想要的吗?可是细想之下,能够为自己坚持十多年而不变,一直想要亲自祭奠自己的人,却是没有。

  是啊!他们都没有对自己的子孙抱有这样的期望,又何必去为难一个对她爷爷感情至深的孩子呢?即使她身上流着的不是乔家的血,但是她心里面有乔家就已经足够了。

  其中几名辈分较大的老人们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的眼中读出了和自己相同的看法。

  也许他们都应该正视眼前这个从小在乔家长大的孩子。

  看着乔一夕哭的那么伤心,封欧心中也十分的难受。他早就已经知道乔一夕身上发生的那些事情。他想,失去了一个可以作为依靠的亲人,那种心情一定十分的绝望吧!

  更何况失去了爷爷之后,她的地位一落千丈,这样的落差又岂是当时还只是一个小孩子的她可以承受的?

  封欧心疼不已,紧紧的将乔一夕给搂在怀中。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让乔一夕心情好受一点,封欧直接开口说道。“老爷子,其实我应该叫你爷爷的。不过我想,小夕是你的宝贝孙女,她一定希望自己未来的丈夫可以得到自己亲人的认可。所以我在这里想要询问你,如果你不乐意我当小夕的丈夫的话,你就说个话。”

  “当然,如果你不说话的话,那就是默认了。以后小夕的未来就是我的。我会让她开心快乐幸福,不会辜负你的期望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