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听妈的话,快点去换衣服。再说了,你怀着孕呢,好好的待在主宅就是了,去祭祀那些死人,多晦气!”

  华彩怡急忙的拉住乔子衫,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情绪太过激动了,竟然忽略了周围的乔氏族人们。

  族人们当即就拉下了脸色,对华彩怡十分的不满,有人忍不住想要开口教训教训华彩怡这个当妈的。

  一旁的乔宏兴却察觉到周围族人的脸色有些不对,急忙开口说道。“你这人也真是的,祭祀祖先是件大事,你怎么能因为子衫怀着孩子乱了分寸呢?你虽然是当妈的,担心孩子的健康十分的正常,但是你也不能口不择言,要知道,你还是乔家的媳妇。”

  华彩怡一愣,和乔宏兴当了那么多年的夫妻,早就一唱一和惯了。他这话,华彩怡怎么可能听不出里面的意思?

  酷《匠E网☆正@;版H`首*3发6A

  当即华彩怡便满含歉意的说道。“瞧我这嘴巴,我不是担心子衫吗?听说怀孕的人是不能参加祭祀的。那不仅对自己不好,也对先人不好。我就想着不能发生这样的事情,所以才会着急说错话的。各位都是老人了,自然是知道我的,我怎么可能对先人不尊敬呢?”

  华彩怡一番解释,说的合情合理,即使刚才有什么不高兴的情绪也都消失不见了。毕竟这些年来,华彩怡在他们的眼中形象还算不错。

  即使这一次说的话太过分了,大家也就勉强忍一忍了。

  只是既然觉得乔子衫怀孕不能冲撞了先人,那为什么还要让她来主宅呢?那样不是更加不方便照顾吗?

  有人心中暗暗肺腑,也有人好奇华彩怡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当乔子衫总算是将衣服换好之后,迟迟才出现在大家的面前,众人也知道这一切到底是因为什么了。

  只见乔家主宅突然间多了二十多辆低调奢华的雷克萨斯。他们虽然见识过很多大场面,但是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还是不少人面面相觑。

  而这个时候,乔宏兴却好像早就有所准备似的。只见乔宏兴整了整身上崭新亮丽的西装,还移了移脖子上的领子,察觉自己的形象前所未有的高大,他这才笑着走向了被众多雷克萨斯围在中间的劳斯莱斯,弓着身子十分礼貌的说道。

  “封先生,你能来这里参加我们乔家的祭祀典礼,简直就让我们乔家蓬荜生辉。这附近的小城市都被我们乔家给买下来了。虽然这里地处偏僻,但是风景却十分的优美,不如让我的女儿子衫为你介绍一番?”

  乔宏兴可没有忘记当初在月牙岛上的时候,封欧说的那些话。封欧明显是对自己的宝贝女儿有兴趣。也是,向子衫如此优秀的女人,那个男人不喜欢呢?乔宏兴已然预见到时候成为了封欧的岳父,那会是怎样风光无限的场面了。

  可是封欧却完全没有理会乔宏兴。

  在伸腿跨出劳斯莱斯的那一刻,封欧的眼神就没有从乔一夕的身上挪开过。

  “要来参加爷爷的祭祀,怎么没有叫我?我现在到,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

  大步的走到乔一夕的面前,封欧直接搂住了她的腰轻声的问道。

  这霸道又充满了温柔的气息扑面而来,乔一夕整个人都陷入了呆愣的状态。封欧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说是要把我带回去吗?

  在众人满是羡慕的眼神中,在封欧怀里的乔一夕却可怜兮兮的看着封欧说道。“我不是故意瞒着你的。你能不能别那么快带我回去,我答应你,我祭祀完爷爷之后,我就跟你回去还不行吗?”

  “你的爷爷不就是我的爷爷吗?你来祭祀爷爷竟然不叫我,也不怕爷爷不高兴。有我这样好的孙女婿竟然还藏着掖着的。”封欧眉头一挑,十分自恋的说道。

  听到这话,乔一夕脸色一红,娇嗔道。“谁是你爷爷?好好的来我们这里胡乱认什么亲?”

  乔一夕低着头,心里面却觉得十分的欢喜。封欧不仅没有怪罪自己的想法,反而还……他这是在告诉自己,自己的家人就是他的家人吗?

  看着乔一夕和封欧在一起亲密无间的模样,刚刚换好衣服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乔子衫却扭曲了一张脸。

  又是乔一夕这个贱人,为什么每次这个贱人都来坏自己的好事?

  刚才在房间里面换衣服的时候,华彩怡就告诉了她,封欧可能要来。天知道,乔子衫知道这个消息有多么的高兴。

  封欧这样高贵的人怎么可能会特地来参加什么祭祀?不用说,肯定是来找乔一夕的。可是今天因为祭祀的原因,大家穿的衣服不是白的就是黑的。全部人看起来都带着一种死气沉沉的感觉。

  华彩怡就是为了让封欧眼前一亮,所以才特意让乔子衫换了一套漂亮,可以将她的身材完美的衬托出来的衣服。谁知道,封欧从车上下来之后,竟然连一眼都没有看自己。

  乔子衫不服气,直接走到了封欧的面前,一把将乔一夕给推开,娇羞温柔的说道。“封先生,我是子衫,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

  封欧眉头一皱,看向乔一夕问道。“怎么样?你有没有被推伤?”

  听到这话,乔一夕嘴角一抽。封欧这个混蛋没有看到乔子衫那眼神都快要把我给杀死了吗?这个混蛋倒是会给自己拉仇恨!

  自己不过是后退了几步而已,哪里会有什么伤?乔一夕看着封欧似笑非笑的说道。“多谢封先生关心了,我没事。”

  “对啊!封先生可真是会说笑。子衫不过是看妹妹离你太近了,怕你不习惯所以才把妹妹拉开的,怎么可能会伤了她?”乔子衫提着一张笑脸,娇滴滴的说着,就差直接扑到封欧的身上去了。

  乔一夕心中好笑,没有想到乔子衫变脸能变得那么迅速。刚才一口一个贱人的骂着自己的人到底是谁?现在竟然还能那么亲密的叫自己妹妹?她难道都不觉得恶心吗?

  反正她乔一夕是真心感觉到恶心想吐了。

  见乔一夕在一旁一幅看好戏的模样,封欧心中微恼。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自己的男人被女人给缠上了,不说快点将那女人给赶走,竟然还能如此淡定的坐壁上观,真的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封欧心中生气,正想要一把把这个讨人厌的乔子衫给推开,可是看到乔一夕的脸色,心里面又很是不甘心。

  当即,封欧便开口说道。“我的确想要看一看周围的景色,你若是愿意当我的向导,也是好的。”

  “我自然是愿意的。封欧先生,我们这就出发吧!现在还是早上,太阳不是很大,这个时候往山上走去,才是凉爽呢!而且还能看到一些轻雾四散,风景十分的美丽。”乔子衫眼睛一亮,想也不想便搂住了封欧的胳膊。

  在她看来,封欧竟然同意让自己当他的向导,也就是说明封欧愿意把自己当成是他的女人了。

  既然是女人,那自然就应该表现的和其他人有所不同啦!

  想到这里,乔子衫得意洋洋的看向乔一夕,似乎在说,看吧,封欧先生喜欢的人是我,不是你这个冒牌货!

  乔一夕无语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见封欧竟然没有推开乔子衫,不知道怎么的,即使知道封欧是故意气自己的,可是她心里面还是十分的不舒服。

  当即她便什么话也不说,直接去了走进了主宅,来个眼不见为净。

  这个混蛋封欧,自己招惹的那些莺莺燕燕,竟然还要我来处理,凭什么?乔一夕心中愤懑不已,竟然忍不住抓起了一旁的花朵,闷闷的将那些花朵给揉碎。

  “本少爷倒是不知道,你竟然还有这样的爱好。”一道低沉的嗓音从身后传来,乔一夕心中一喜,下一刻却哀怨的说道。“你来这里做什么?你现在不是应该和乔子衫一起观赏一下周围的美丽景色吗?”

  “吃醋了?”封欧笑眯眯的摸了摸乔一夕的头发,顿时觉得十分的满意。

  乔一夕无语的拍开封欧的手,愤愤的叫道。“不许你动我的头发!”

  “那就是除了头发,哪里都可以动了?”封欧好笑的将乔一夕给拥在怀中,好像在宠着一只闹脾气的小猫咪一样,还用十分宠溺的语气说道。“好了好了,以后不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你就不要吃醋了。”

  “……我没有吃醋!还有,我跟你说过了不要摸我的头发!”

  “明明吃醋了。样子还挺可爱。”

  “都说了我没有吃醋!”

  “……”

  满心欢喜的跟着封欧进了主宅,却没有想到看到的竟然是这样一幅场面。

  这下,乔子衫就算是再笨也明白了,封欧刚才分明就是把自己当成了棋子。骗骗自己还一无所知跟个白痴一样,以为自己在封欧的心中有着不一样的地位。

  刚才自己故意用眼神挑衅乔一夕的时候,这个贱人的心里面一定在偷笑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