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年来,因为乔宏兴的关系,她不能来参加祭祀,自然也不被允许回到主宅。那天收到乔宏兴的消息,说愿意让她参加祭祀,她急匆匆的赶回了主宅,却没有见到七婆婆。

  印象中,七婆婆虽然已经年迈,但是却仍旧十分的健硕。可是现在,她却苍老的坐在了轮椅上,就连说话都带着一丝沙哑。特别是脸上密密麻麻的皱纹,让乔一夕顿时生出一种子欲养而亲不待的苦楚。

  “七婆婆!七婆婆,你怎么了?你怎么会变成这样?”乔一夕当即就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情感,忍不住半跪在老人的面前,眼中含泪的看着对方。

  七婆婆看着眼前的乔一夕,眼中闪过一丝恍然。过了许久,她才悠悠的说道。“夕丫头,你长大了。而七婆婆却已经年迈的连步子都走不动了。”

  “不,不是这样的,七婆婆的身体明明很好,七婆婆会长命百岁,不会有事的。七婆婆,你……”

  乔一夕急忙的摇了摇头,忍不住伸出手颤抖着抚摸着七婆婆脸上的皱纹。

  眼前的七婆婆看起来骨瘦如柴,除了声音和模样隐约有着以前的样子,乔一夕竟然差点忍不住这位老人了。

  都怪自己,十多年了,也没有来看看七婆婆。七婆婆竟然已经苍老成这幅模样了。

  乔一夕心中十分的难受,却在这个时候,在背后推着轮椅出来的一名乔家女孩忍不住开口说道。“太奶奶前段时间被查出来得了肺癌,还是晚期。我们发现的太迟了,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太奶奶都瘦了三四十斤了。”

  小女孩撇撇嘴,十分伤心的说道。她是七婆婆的曾孙女,和七婆婆的感情很是不错。一想到自己的太奶奶命不久矣,小女孩的眼泪也忍不住哗啦啦的掉下来。

  “盈盈,你这孩子不必太过伤心,我命到了这个时候,的确也该走了。”七婆婆叹了口气,慈爱的看着自己的曾孙女。

  可是她却委屈的撇撇嘴,大声的叫道。“我不要,我不要太奶奶走,我不想太奶奶走。呜呜~一夕姑姑,他们都说一夕姑姑现在很厉害了,你能不能帮帮太奶奶?”

  小女孩看向乔一夕,忍不住哭诉道。

  “你是乔盈。”乔一夕看着眼前的小女孩,眼中带着一丝恍惚。

  她还记得乔盈刚刚出生的时候,自己可抱过她呢!当时自己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却十分的欢喜,因为那是自己第一次当上了姑姑。

  可是之后爷爷死掉,她就再也没有见过乔盈了。没有想到一眨眼的时间,乔盈已经长成邻家小妹了。

  看着乔盈这幅模样,乔一夕心中又是欢喜又是难过。

  却在这个时候,一道不和谐的声音传了过来,冷哼着说道。“你的一夕姑姑可没有那么厉害,能帮你救你那快死了的太奶奶。你又何必白费力气,去求一个贱人呢?不过就是一个靠着身体上位的女人罢了。当初若不是你平白无故的冒了出来,今天成为封欧先生的女人的人就应该是我!”

  这道声音充满了嫉妒和愤懑,不用看人,乔一夕就知道,说话的人是乔子衫。

  “乔子衫,今天是爷爷的忌日,还请你说话放尊重点。”乔一夕眉头一皱,狠狠的瞪着乔子衫,那眼中的冷漠与戾气竟然让乔子衫忍不住后退几步。

  她竟然被这个贱女人的眼神给吓到了?乔子衫一惊,却仍旧硬着口气说道。“怎么?难道我有说错吗?被查出了晚期肺癌,也就一两个月的活头了。不是快死了又是什么?活了那么久了,早该死了。”

  “不许你这样诅咒太奶奶!”乔盈气愤的指着乔子衫叫道。

  就连周围听到这话的众人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七婆婆虽然嫌少搭理外事,但是对他们这些长辈来说,他们小的时候却受到了七婆婆的各种关爱。可以说,这里的大部分人都对七婆婆抱有敬意。

  可是现在,他们尊敬的七婆婆竟然被一个小辈给鄙视了。乔宏兴是怎么教导女儿的?

  没有想到在外面吹嘘的有多么多么善良体贴的乔子衫,竟然连对一个老人基本的尊重都没有。

  “我说的都是实话,什么诅咒不诅咒的,小孩子家家的说话放尊重点。”乔子衫可不怕这些人,当即就虎着一张脸,恶狠狠的等着乔盈叫道。

  ^看正=o版章…节$上酷i?匠B网5

  乔盈一僵,眼角的眼泪更是忍不住哗啦啦的流了下来。

  见此,乔一夕急忙的将乔盈给护在怀中,叫道。“乔子衫,你不要太过分了。这里是乔家主宅,不是你可以随意放肆的地方。七婆婆好歹也是老人家,你这样欺负他们有意思吗你!”

  “呵~我们乔家的事情还轮不着你这样一个外人来插话吧!别以为我爸同意你来祭祀爷爷,你就真的把自己当成乔家人了?”乔子衫冷哼一声,十分鄙夷的说道。

  在这里,她才是乔家的嫡长嫡孙,乔一夕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废话?

  “够了,我是不是乔家人,爷爷说的才算!我已经不计较你给我送恐吓包裹的事情,你就不能嘴巴留点口德吗!”

  乔一夕气愤的看着乔子衫,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

  七婆婆是爷爷的妹妹,从小他们两个人的感情就是十分的好。现在爷爷死了,她就在乔家就只有七婆婆一个人还关心爱护自己了。她说什么也不能让乔子衫这样肆无忌惮的对一个老人谩骂鄙夷!

  “呵~什么恐吓包裹,说的真是可笑。怎么?还想要平白无故的给我安装罪名,好让别人知道你是一个可怜虫,只会受到别人欺负吗?我告诉你,想要用这种办法来博取同情,你死了这条心吧!”乔子衫冷哼一声,看着乔一夕的眼神充满了妒忌和怨恨。

  一想到司晨为了乔一夕竟然想要杀了自己。乔子衫心里面就对乔一夕全是杀意,更别说乔一夕竟然还和封欧在一起了。

  要知道,当初在月牙岛上的时候,封欧可是点名指姓要自己作陪的。如果不是乔一夕这个贱人出来横插一道,她现在说不定早就已经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又何必仗着一个肚子,死死的困着司晨不放呢?

  乔子衫满脸的愤恨,只要看到乔一夕,她就没有办法让自己冷静下来。

  而乔一夕却怎么都没有想到对于恐吓包裹的事情,乔子衫竟然会直接否定。不仅如此,她还倒打一耙,说这件事情是自己故意污蔑她,只是为了在其他人面前营造出自己是弱者的形象。

  乔一夕十分无语,当即便冷声说道。“自己做出了这样的事情现在否认有什么用?昨天在公司的时候,我收到的包裹里面放着一条活生生的毒蛇,要不是我运气好,我早就中毒死掉了。知道我怕蛇的人也就那么几个,除了你还会有谁?”

  本来以为自己将事情说出来,乔子衫即使不愿意承认至少也应该感觉到心虚吧?哪里知道,乔子衫竟然恶毒的叫道。“那可真是可惜了,那条毒蛇怎么就没有把你给咬死,也省的你活着祸害我们乔家。要是我知道谁那么好心,我一定会好好的请她吃上一顿饭!”

  乔子衫竟然丝毫都不感觉到愧疚,乔一夕气闷的同时也忍不住暗暗想到,这件事情也许真的不是乔子衫做的。

  她了解乔子衫这个人,她在别人的面前虽然很虚伪做作,但是在自己的面前却总觉得高人一等,是不会隐藏自己做过的事情的。

  可是既然不是乔子衫,那又是谁想要对付自己?乔一夕狠狠的皱起眉头,脑海中一头雾水。

  不管怎么样,看着乔子衫和乔一夕两个人当着众位长辈的面大吵大闹的,在乔家素来有声望的三爷爷虎着一张满是皱着的脸说道。“今天是我们乔家的祭典,都不要吵了。好好的准备,待会要用的东西。”

  乔一夕急忙的应了一声。

  为了显示乔家后人对失去先人的尊敬,他们都会亲力亲为,即使他们在外边有着很大的名声以及势力,但是在乔家主宅都必须放下自己在外界的身份。在这里,他们只是乔家的人,必须用行动来表明自己对祖先的尊重。

  而作为乔家的当家人,乔宏兴却是姗姗来迟。看着一脸珠光宝气的华彩怡,众人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今天是祭祀,穿的如此艳丽是几个意思?

  三爷爷皱着眉头正想要开口训斥,却见华彩怡快步的走到乔子衫的面前叫道。“子衫啊!快快快,快去换一身衣服,我都给你准备好了。”

  “妈,好好的换什么衣服,今天是祭祀,我穿的朴素点不是很正常的吗?”乔子衫皱着眉头问道。

  听着这话,本来对乔子衫有一些意见的长辈们忍不住暗暗的点了点头。没错,好好的祭祀,难不成向你这个当妈的一样穿的花枝招展的不成?众位长辈心中暗暗骂道。

  可是对此,华彩怡却全无察觉,她现在有更加重要的事情准备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