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初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乔家和司家可丢不起这个人,所以将月牙岛的消息给封锁了起来。即使到现在,也没有多少人知道月牙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是听到这个问话,乔一夕却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这是关于司晨的隐私。如果自己就这样堂而皇之的说出来,别人会怎么看待司晨?

  “这你就应该去问乔子衫,而不是来这里质问我了。”乔一夕微微的皱起眉头,她本来就没有这个义务和责任去向这些不相干的人解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对方这样咄咄逼人的态度让乔一夕心里面十分的不舒服。

  封欧却紧紧的抿住了双唇,冷冷的说道。“乔一夕是本少爷认定的女人,我不希望有人在背后说她的坏话,这一次看在小夕的面子上,我不追究你们的责任,但是这样的事情绝对不允许有下一次。”

  “是是是!封先生,我一定好好的做好监督工作,一旦发现有人随意的诬告诽谤乔小姐,我们一定从速处理。”一旁本来因为没有调查出送恐吓包裹的人到底是谁的警察急忙的开口说道,只是为了挽回一下自己在封欧心中的形象。殊不知,封欧现在连这个警察叫做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带着乔一夕离开之后,封欧的脸色还是没有缓和下来。竟然有人给乔一夕送恐吓包裹,对方的胆子实在是大,这一次自己没有防备,谁知道下一次对方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一想到如果不是乔一夕运气比较好的话,她很有可能就因为被蛇咬而导致中毒。那样,即使自己就在L市也没有办法立刻出现在乔一夕的面前。

  这实在是太危险了!

  封欧早就猜测到自己公布乔一夕是自己女人的身份很有可能会被一些有心人利用起来。可是他却怎么都没有想到那些人能恨成这个模样。

  封欧紧紧的抿住双唇,说道。“去医院。”

  “是,少爷。”开车的司机恭敬的说道。

  从封欧上车一来就一直阴沉不定的脸色来看,乔一夕就知道他心情很不好。可是他去医院做什么?

  乔一夕眨巴着好奇的眼睛,忍不住戳了戳封欧的手臂,小声的问道。“我们去医院干什么?封欧,你身体不舒服吗?”

  “你说呢?”封欧阴测测的瞪着乔一夕,吓得她急忙的松开了自己的手,只想躲在一边。封欧这个混蛋干嘛用那么可怕的眼神瞪着自己?自己又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而且发生的那么突然,她哪里想得到要通知他嘛!

  乔一夕忍不住撇撇嘴,越想越委屈。自己都受到那么大的惊吓了,可是封欧这个混蛋竟然还不安危自己,还这样吓唬自己,实在是太可恶了!

  天知道,封欧心里面有多么的后怕。

  看着眼前乔一夕可怜兮兮的模样,封欧一叹,终究是软下了语气。“最近这段时间你不要去公司了。”

  “不行,我作为公司的总编,怎么可能不去上班呢?”乔一夕想也不想便摇了摇头。

  可是封欧却直接提出了自己的条件。“要么给我乖乖的待在别墅里面,哪里都不许去。要么就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听此,乔一夕嘴角一抽。她怎么不知道封欧竟然还有这种癖好?有心和封欧开个玩笑,可是见他如此严肃的表情,乔一夕还是选择道。“那我这几天就带着别墅吧!只不过公司的事情,我需要处理,我不能一直躲起来吧?”

  封欧差点脱口而出让乔一夕辞去这份工作,反正这份工作也是他让人安排的,不过想起乔一夕为了完成自己的工作宁愿三天不睡觉。封欧还是撇撇嘴,无奈的说道。“我会让人把你的工作文件带到别墅,你在别墅处理也是一样。”

  “恩。”乔一夕点了点头,心中暗道,自己怎么可能乖乖的听话呢?更别说明天还是爷爷的祭祀呢?

  想到这里,乔一夕正想要开口,可是见封欧那坚定的模样,顿时感觉现在如果自己说自己明天要离开别墅,封欧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乔一夕忍不住转了转眼珠子,暗暗思考对策。

  对于这一切,封欧自然是当做没有看到。他要的只是乔一夕的安全。

  可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第二天一大早,张开眼睛竟然没有看到乔一夕。

  封欧当即就黑下了一张脸,暗道乔一夕这个女人又跑去哪里了。竟然从来都没有听过话!

  “菲利普,怎么没有见到小夕?”封欧皱着眉头开口询问。

  昨天都已经答应乔一夕各种要求了,这个女人竟然还不安分。难道真的要给那些隐藏在暗处的人机会吗?

  封欧紧紧的抿住唇,心中升起一丝后悔。他就不应该听咸际的话,那么快公开自己和乔一夕的关系。

  虽然这段时间派来刺杀的对象都已经解决了,但是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咸际这样做,分明就是把乔一夕给推到了危险的境地,偏偏自己竟然还听了咸际的话!

  封欧心中微微懊恼,他甚至察觉到送恐吓包裹的人并非只是因为那些单纯的原因想要对付乔一夕。也许,对方的目标并不是乔一夕,而是自己。

  看着坐立不安的封欧,菲利普恭敬的说道。“少爷,今天一大早,乔小姐就已经离开别墅了。”

  “什么?这个该死的女人,我不是让她不要去上班吗?她竟然敢当着我前面一套,背后一套,本少爷真是太宠着她了!看本少爷不好好的惩罚惩罚她!”封欧气愤的叫道。

  听此,菲利普心中好笑。乔一夕小姐之所以会这样,可不就是少爷你宠出来的吗?每次嘴里面说着要惩罚,可是真的到了要惩罚的时候,下不去手的人不就是少爷本人吗?

  暗自生着闷气,封欧又忍不住问道。“乔一夕这个女人现在在哪里?可有派人保护她?”

  “回少爷的话,乔小姐她现在应该在乔家的主宅里。乔小姐临走的时候,说不要让少爷知道,所以不让人跟随。不过我已经让人暗中跟着乔小姐,保护乔小姐的安危了。”菲利普慈祥的说着,好像早就知道封欧会问这话一般,眼中没有一丝意外。

  主宅?封欧眉头一皱,淡淡的说道。“小夕去参加她爷爷的祭祀了?”

  虽然是疑问的语气,但是封欧显得十分肯定。

  见菲利普点了点头,封欧又忍不住冒起了一股气。

  乔一夕这个死女人,这样的事情竟然也不告诉自己,难道自己像是那种不讲情面,不让她去参加爷爷祭祀的人吗?

  酷6匠(p网V首发

  可不是吗?如果乔一夕在这里的话,肯定想也不想就点头称是。

  封欧心中郁闷,连带着看刚刚起来的咸际也带着浓浓的厌烦。

  “咸际,都是你搞出来的好事!”封欧冷哼一声叫道。

  “嘿嘿~如果我是你的话,现在肯定不是来自责我是不是做错了事情,而是赶紧去找乔一夕,不管是为了保护她不被那些乔家人生吞活剥了。还是为了去见以孙女婿的身份去祭拜一下乔一夕的爷爷。”

  咸际无辜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邪笑的说道。

  听此,封欧眼睛一亮,头也不回的往外头走去。

  一旁,菲利普微不可见的叹了一口气。对于感情,自家少爷还是出于懵懂的心态。只希望咸际少爷可以多多帮忙,而不是只想着自己的恶作剧。否则,就算是乔小姐和少爷再怎么相爱,也避免不了更多的误会啊!

  “菲利普,封欧是我的好朋友,我不会害他。”似乎察觉到菲利普心中所想,咸际淡淡的开口说道。

  “咸际少爷说的是。”菲利普淡淡的点了点头,显得很是恭敬。

  却说此时在一路赶去乔家主宅的封欧接到了一个电话。当得知昨天寄恐吓包裹的人并非是一直怨恨乔一夕的乔子衫,封欧的脸色越发的沉重了。

  难道事情真的和自己想象的一样吗?封欧紧紧的抿着双唇,眼中闪过一丝怒火。

  而一大早就开车,总算是来到了乔家主宅的乔一夕并没有因为那天股东大会洗白而受到大家的欢迎。

  相反,多年来,被乔宏兴一家一直误导的众人此时见到乔一夕心里面虽然有些歉疚,可是却也正是因为如此,反而不知道应该如何和乔一夕开口打招呼。

  乔一夕也没有觉得失望和悲伤。那么多年来,她早就已经习惯了这些亲戚的冷嘲热讽,如今他们不主动找茬,指桑骂槐,她就已经很高兴了。

  就在乔一夕安静的等着吉时到来的时候,却看到了一个苍老的人影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夕丫头。”

  “七婆婆!”乔一夕眼睛一亮,看着眼前坐在轮椅上的老人,只觉得莫名心酸不已。

  七婆婆是除了爷爷之外,对自己最好的人了。只可惜自从爷爷死了之后,七婆婆就一直住在主宅哪里都不愿意去,说是不想费事麻烦。其实乔一夕知道,七婆婆是舍不得这个自己呆了一辈子的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