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到底是谁在恶作剧,竟然放了一条活生生的蛇在包裹里面!

  乔一夕最害怕的就是蛇了,毫无心理准备,突然间就看到滑溜溜的东西。更加让乔一夕觉得恶心僵硬的是,她因为好奇,在没有看清楚里面是什么东西的时候,竟然伸出了手去触摸。

  一想到自己刚才竟然动到了自己最害怕的东西,乔一夕只觉得浑身都冒起了鸡皮疙瘩,竟然是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所幸,外边的人听到了乔一夕的惊呼求救声,急忙的将门给打开。其中一名男同事更是将那条蛇给抓住处理掉。

  即便如此,乔一夕也还是吓的够呛。

  看着乔一夕躲在角落里面索索发抖的模样,众人面面相觑。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有人送蛇给乔总编?虽然大家心里面都充满了疑惑,但是更多的人却在暗暗高兴,觉得这一切都是乔一夕咎由自取。

  当然,人群中也不乏有善良的女人,心里面也觉得很过意不去。虽然知道乔一夕做人实在不怎么样。但是冷不丁的被收到一条活生生的蛇,不管是谁都会感到害怕的吧?

  其中一个和乔一夕相处较多,不相信同事们乱说的那些流言的阿娇忍不住走到了乔一夕的面前,轻轻的说道。

  “乔总编,你没事吧?我给你倒了水,你先压压惊。”

  没有想到这种时候,竟然还有人在乔一夕的面前献殷勤,当下就有好几个女人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直接将阿娇也给骂了进去。

  众人就这样默默的围观着,也不上前帮忙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直到警察接到报警来到乔一夕的办公室的时候,办公室里面还是一动不动。连那被拆开的包裹盒子也安然的放在桌子上。

  “有人报警这里有人收到了恶意恐吓。人没事吧?”其中一个警察暗暗的抹了抹汗。见受害者竟然是乔一夕的时候,脸色竟然忍不住泛白。

  在众人没有注意的地方,更有一名警察瞧瞧的给别人打了一个电话。

  有警察出现,场面总算是平定了下来。好些也吓的够呛的女人纷纷忍不住叽叽喳喳的议论起来。

  “看到了没有,这就是现世报!也不知道是那个女人看不惯乔总编的所作所为,所以才寄了这个包裹。”

  “可不是吗?她又当小三,抢姐姐老公,现在还把封欧也给收了。我们L市广大的女同胞们能同意吗?”

  “没错,乔一夕这样的女人根本就配不上封欧先生!就应该让她吃点苦头,让她……”

  “……”

  听着这些人越来越肆无忌惮的话,阿娇忍不住在一旁轻声的说道。“你们别再说这些了。乔总编她不是这样的人。你不能只听别人的一面之词啊!”

  “呵~帮手总算是来了,你隐藏的够深的啊!该不会是想要讨好乔一夕,最好可以接触封欧先生,满足你的虚荣心吧?”

  “真是没有看出来,你平常默不作声的,心机还挺深。”

  “可不是吗?你凭什么说我们是胡说的?这可是有理有据的,你没看人家大着肚子都找来闹事了吗?这还能有假?”

  “……”

  在一旁说的欢快的女人们见竟然有人不长眼的想要反驳,纷纷扯开了嘴巴开始叫了起来。

  阿娇平日里就有些沉默,不爱和那些碎嘴皮子的人搭话,这冷不丁的被她们给针对,当即就呆愣在哪里,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了。

  “你们够了,这里是公司,不是你们八卦的地方。我不管你们是怎么想我的,该做的动作也不能落下。”好不容易冷静下来,乔一夕却没有想到自己在公司竟然已经变成了一个人人喊打的女人。

  乔一夕皱着眉头,淡淡的开口道。

  见乔一夕竟然出现了,众人面面相觑,只能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谁让乔一夕是总编呢?她们这些没有权势的人也只能背后说说坏话了。只希望乔一夕不要因为这件事情而把她们给革职了才好。

  当然,如果乔一夕真的那么做了,那只会让人认为她是欲盖弥彰。

  众人心里面在想些什么,乔一夕没有兴趣知道,她只在意这条蛇是谁送过来的。

  对方显然知道乔一夕很惧怕蛇,否则就不会特意的去抓一条蛇了。更加重要的是,警察已经认出来那条蛇竟然是一条毒蛇。

  要知道市面上的蛇都是没有毒的,想要找到一条毒蛇本身就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对方是想自己死吗?

  乔一夕忍不住伸手抱住自己。如果当时自己被那条毒蛇给咬了的话,那自己是不是就死掉了?对方跟自己到底有多大的仇恨,要这样对待自己?

  乔一夕紧紧的抿住双唇,思来想去,就只有一个人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乔子衫,她还是不愿意收手吗?乔一夕暗暗想到。

  “乔总编,你没事吧?”这是,阿娇弱弱的声音传了出来。

  刚才喝退了那些八卦的女人,乔总编就什么话都不说,皱着一张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她心里面一定很难过吧!平常一起工作的同事在私底下竟然是这样诋毁自己的。阿娇忍不住在心里面暗暗想到。

  “啊?”乔一夕一愣,立即回过神来,好笑的摇了摇头。“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不会去介意那些事情的。她们对我只是有些误会而已。”

  “恩,反正我是相信乔总编不是那种抢姐姐男人的小三,也不是那种人尽可夫的女人。封欧先生喜欢你,一定是因为你很好。不是因为你蒙骗了封欧先生。”

  乔一夕看着阿娇,这才恍然这个女人也是封欧的忠实粉丝之一呢!

  不过作为封欧的粉丝,她并没有对自己抱有怨恨和嫉妒的想法,反而是真心的祝福自己和封欧,这让乔一夕心里面十分的感动。

  当即,乔一夕便忍不住笑着说道。“谢谢你,阿娇。不过我什么时候人尽可夫,什么时候变成小三了?”

  乔一夕嘴角一抽,突然想起上次乔子衫来公司闹事的场景。难道说在那个时候,自己就已经被小三了吗?

  乔一夕顿时觉得十分的头疼。乔子衫他们到底想要怎么样?难道司晨不愿意和她结婚的事情也要归咎在自己的身上吗?难道乔氏没有拿到投资的事情也要归咎在自己的身上吗?

  一直以来,乔家人只要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情,都会把错过归咎在乔一夕的身上。说她是倒霉鬼,扫把星什么的,这些她都忍了。可是他们真的是越来越过分了!

  乔一夕紧紧的抿住双唇,决定要给自己洗白。

  就在乔一夕准备开口解释事情的缘由的时候,一道人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还不带她反应过来,她便落入了一个怀抱。

  “封欧,你怎么来了?”窝在封欧的怀中,乔一夕闷闷的问道。

  “你这个死女人,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竟然不在第一时间告诉我!”

  “额~”乔一夕眨巴着眼睛,反应了一会儿才明白封欧说的是什么事情。

  “你都知道啦?”乔一夕悄悄的吐了吐舌头说道。其实自己只是受到了一点惊吓而已,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封欧为什么看起来那么生气?

  见乔一夕竟然还有心情做鬼脸,封欧提着一口气,真不知道应该庆幸还是应该生气。

  这个女人不知道那条蛇有多危险吗?她这脑子里面想的到底是什么?明明怕蛇怕的要死,现在竟然还敢这样嬉皮笑脸的。

  封欧下意识的伸出手准备狠狠的惩罚一下乔一夕,可是看着她那无辜的眼神,却发现自己竟然下不了手。

  “你这个女人,最好不要让我知道你有下一次!”封欧闷闷的说道,忍不住紧了紧怀中的小女人。

  看到这一幕,众人齐齐呆愣。虽然知道封欧和乔一夕在一起了,但是当着她们一众粉丝的面亲密成这个样子真的好吗?

  空气中传来一阵玻璃心碎的声音。

  就在这个时候,不知道是谁冒了一句喊道。“天啊!下面怎么还有一台直升机?好酷!”

  直……直升机?乔一夕眉头一挑看向封欧,不用猜也知道这是谁的手笔。

  对此,封欧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开口说道。“开车要太久了,所以我就让直升机飞过来……”

  (酷!;匠%网正x,版*-首》发=…

  “乔总编,这……这里的玻璃全部碎了!”一直做照片处理的小王正准备去趟厕所,却惊恐的发现一旁的窗户竟然空空如也。

  众人这才发现一股风一直吹进来。天啊!这里可是二十层啊!竟然……难道说是建造这栋房子的建筑公司偷工减料了吗?如果有人没有注意的话,那岂不是直接掉了下去!

  面对大家惊恐不已的眼神,封欧淡定的说道。“哦。直升机过来之后,还要找停的地方,所以我就让人直接把这几块玻璃爆破,走进来了。”

  封欧说的毫无压力,众人却齐齐一惊。而这个时候,门口冒出了一道微微冒汗的人影,无形当中肯定了封欧的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