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今天带着乔一夕来参加晚会,就是来踩人,为她报仇的。这如何处置朱有才,自然也是乔一夕说的算。

  不过乔一夕倒是没有想过这些,看向此时趴在地板上不住呻吟的庞然大物,想了半响,这才说道。“虽然我没有收到什么严重的伤害,但是却不可磨灭朱有才做过的那些事情。我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置这个混蛋,不过俗话说的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倒是觉得这个办法挺好的。”

  本来听到乔一夕说不知道如何处置朱有才,大家还以为这个女人会心软,甚至于说些放过他的话,可是没有想到乔一夕竟然直接来了一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众人猛然见只觉得菊花一紧。

  见此,乔一夕眼中的笑意更深了。她可不是那种动不动就大发善心的女人。她知道对朱有才这样的男人,你的善心只会成为他变本加厉伤害别人的本钱!

  从波里沙漠回来之后,乔一夕真的觉得自己不管是心态还是心理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如果是以前,她还真的可能会说出要原谅朱有才的话来了呢!

  听到乔一夕的话,唯一觉得欣慰的恐怕只有封欧了吧!毕竟这一切都是他引导的。而乔一夕也确实没有让他失望。

  当即,封欧便轻笑着说道。“听到了吧?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这件事情就有劳市长了。”

  朱有才身后靠着一家还算大的集团,所以如果突然间传出这样的事情,那一定会对整个L市都造成影响的。真是因为如此,所以封欧才会直接处理朱有才,不走正常的法律程序。

  虽然如此,但是作为L市的市长,还是十分感激封欧的决定。至少封欧没有因此而对L市产生不满。否则他一个生气离开了L市,那可真是整个L市的损失了。

  当即,市长便各种保证,一定要让朱有才自食其果。

  而躺在地板上撞死的朱有才也从众人的口中明白,原来他刚才口口声声要教训的人竟然是大名鼎鼎的封欧。

  那样的人,别说是他一个已经中年的过气富二代了。就算是现在L市风头正盛的四大家的继承人也不敢和他硬碰硬啊!

  特别是听到他们对自己的审判,朱有才整张脸都变得苍白不已,哭哭啼啼的求饶道。“封先生,封大爷,求求你饶过我吧!我再也不敢做这样的事情了!呜呜~”

  “乔小姐,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求你放我一马吧!这一切也不能全怪我啊!是你大伯主动把你给推出来的。呜呜~乔小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求求你们就绕过我吧!”

  这朱有才虽然平日里十分纨绔,可是基本的智商还是有的。现在能够改变这一切的就只有封欧和乔一夕了。

  看封欧这冷冰冰的一张脸,显然是没有反悔的想法。这乔一夕好歹也是个女人,心怎么也会软一些吧?

  可是朱有才却万万没有想到,看到他哭哭啼啼的模样,乔一夕不仅没有心软,反而更加的厌恶。

  一想到朱有才这样的恶棍竟然伤害了许许多多可怜的女子,乔一夕都恨不得亲自给他一个好看,又怎么可能饶过他呢?

  只见乔一夕冷哼一声,说道。“想要饶过你自然可以,只要你可以赢得那些你曾经伤害过的女人们的原谅,我自然就无话可说。”

  “是吗?真的是太好了,谢谢你,谢谢乔小姐,我这就去请她们原谅……”朱有才激动开心的脸色顿时一僵,呐呐的说道。“她们……她们都死了,我怎么请她们原谅?”

  “你死了自然就可以得到找她们好好的商量了!”乔一夕笑眯眯的说道,众人只觉得一股凉风从心底深处窜起。

  “不!不不不,我不要死,我还不想死。我还有大把的光阴呢!我怎么可以死呢?”朱有才激动的摇头叫道。那模样竟然充满了恐惧和害怕。

  可是周围却没有一个人在同情可怜他,反而都觉得这一切都是他应该得到的报应。

  在回别墅的路上,乔一夕忍不住看向了封欧,轻声问道。“我那样做,你会不会觉得我太残忍了?”

  乔一夕不由得有些小心翼翼。她还是很在乎封欧的想法的。当然,封欧让自己处理这件事情,她也没有想过要装模作样一番。

  她之所以会那样惩罚朱有才,全都是因为她觉得朱有才就应该得到这样的惩罚。遮遮掩掩不是她的性格,她也做不来这些。

  可是她有担心封欧会因此觉得自己是个坏女人。想到自己,乔一夕不由得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竟然在乎起封欧对自己的看法了?

  见此,封欧好笑的伸出手将乔一夕自虐的手给握住,轻笑着说道。“你做的很好,本少爷的女人就应该有这样杀伐果断的决策。这才配当我封欧的女人!”

  “哼!真自恋。”乔一夕皱了皱琼鼻,心里面却十分的欢喜。封欧这是在肯定自己吗?不过他难道就不能认认真真,仔仔细细的表扬自己一次吗?每次都加上自己,真是不害臊!

  乔一夕心中默默的吐槽着封欧的自恋,可是嘴角的笑意却越来越深。

  就在这个时候,封欧淡淡的问道。“朱有才和黄易都已经解决了。乔家的事情,你准备怎么办?”

  乔家?乔一夕浑身一僵,自然明白封欧说的是什么。

  可是她真的能狠下心来对付乔家吗?乔宏兴好歹也是爷爷的血脉。她实在是不愿意和他们闹僵。

  只是想到乔宏兴等人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乔一夕心里面还是十分的难受绝望。在她的内心深处终究是希望一家人可以平平安安,和和乐乐的。

  看到乔一夕眼中划过的失落,封欧忍不住轻叹一声,“这件事情总要有解决的办法。这些年来,你一味的忍让导致了什么样的结果,你也一清二楚不是吗?”

  “我知道。”乔一夕闷闷的说道,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

  见此,封欧哪里还不知道,即使乔宏兴等人对她做出了那样的事情,她心里面终究还是念及死去的爷爷。

  “我尊重你的决定。”封欧握住乔一夕的手,柔和的说道。

  ……

  却说得知乔一夕喜欢的男人竟然是封欧之后,司晨便一直处于懵逼的状态。如果这一切只是乔一夕的单相思的话,他或许还能好好的劝一劝。

  可是从封欧光明正大的去公司接送乔一夕来看,封欧对他也是有感情的。这样一来,司晨心里面就越发的难受了。

  一直以来,他都对自己充满了自信,认为乔一夕迟早会爱上自己的。可是封欧说的没错,他和乔一夕终究已经是过去了。

  偏偏他怎么都没有办法过去。

  就在司晨继续在老地方醉酒的时候,他却怎么都没有想到乔子衫竟然会挺着一个大肚子来找他。

  司晨眼中全是厌烦,想也不想便将她给推开,醉醺醺的叫道。“乔子衫,都是你这个装模作样的蛇蝎女人!你骗了我三年,你让我做出了我人生中最后悔的事情!如果不是你的话,一夕也许就是我的了,她就是我司晨的老婆!”

  “乔子衫,你死心吧!我是不会和你结婚的。你知不知道,我只要一想起我竟然动过你,我就觉得肮脏!”

  “啪!”看着眼前醉醺醺的司晨,乔子衫扭曲着一张脸,再也忍不住一巴掌拍了过去。

  “乔一夕,乔一夕!你的嘴里,心里全都是乔一夕。那个贱人有什么好的,值得你这样为她?你恐怕还不知道吧?乔一夕前几天被下药了,即使没有被那死胖子得逞,估计也不知道便宜了那个丑八怪,那种人尽可夫的贱人,你有什么好宝贝的?”

  乔子衫气愤的对着司晨吼道。

  酷◎y匠!*网永久e免'"费#W看P6小ou说a

  下一刻,司晨激动的拽着乔一夕的衣服叫道。“你说什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一夕怎么了?你把她给怎么了!!”

  看着司晨如此着急气愤的模样,乔子衫眼中散发的嫉恨越发的浓重。乔一夕这个贱人,真是阴魂不散。都已经变成这样了,竟然还能让司晨惦记!

  乔子衫气愤的瞪着司晨,很是快意的说道。“哈哈哈~你不知道吧?我给她下了迷药,还有催情的药!那分量,她足足喝了一碗!也不知道要多少个男人才能满足的了她呢!这几天她都没有出现,恐怕早就已经被男人给玩死了吧!哈哈哈~”

  “呃~放……放手。”

  乔子衫的笑声没有持续多久,只觉得自己的脖子被人静静的掐住,呼吸变得十分的困难。

  “乔子衫,你这个贱人,一夕到底做了什么,你要这样对她!从小你就嫉恨她,觉得她抢走了你的东西。乔子衫,你这个丧心病狂的女人,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一夕!”

  司晨激动的掐着乔子衫的脖子,一向温润优雅的他此时也忍不住爆发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