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朱总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其实这个条件也很简单。那就是把那天的那个女人给我送到床上,还有那个打了我的混蛋。一定要把他给抓住,我要是不给他一个好看,我出不了这个恶气!”

  朱总狠狠的咬着牙,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泄愤的方法,竟然十分阴狠的笑了起来。

  乔宏兴当即说道。“这个自然是没有问题,只是不知道当时带走乔一夕的那个男人是谁?”

  只要这胖子能够把投资给自己,什么都好说。大不了事情败露了,他也就是全部招供,拿着投资逍遥自在了。

  乔宏兴想的倒是挺美。

  只听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声音。

  “我知道那个男人是谁。”

  “那可真是太好了,我……封,封,封先生!”乔宏兴激动的转过头,看到来人竟然是封欧,舌头都忍不住打结了。

  更加让乔宏兴感觉到心惊的是,他竟然看到了封欧旁边的女人。

  整个女人看起来怎么那么眼熟?好像是乔一夕?不不不!这怎么可能是乔一夕呢?

  乔宏兴急忙的摇了摇头,整个人变得十分的混乱。

  任谁在背地里商量着谋害别人的时候,冷不丁的发现自己口中的对象就在身后,心神都会慌乱的吧?

  “大伯,正是没有想到,你竟然巴不得我去死了。”乔一夕冷漠的看着乔宏兴,心中十分的悲凉。

  刚才从封欧的口中,乔一夕才得知这个被自己的亲人设计陷害要嫁的男人竟然是个折磨女人的变态,而且他手上还有好几条被他折磨至死的人命。

  乔一夕心中又惊又恐,一想到自己可能会面临那种可怕的命运,连心都是凉的。特别是眼前这个肥胖的变态。

  因为在L市有地位,即使手上有几条人命,可是却也没人敢对他怎么样。

  想到这里,乔一夕忍不住对那些已经死去的女人们万分同情。这个应该受到惩罚,下十八层地狱的男人竟然还能吃喝玩乐,潇洒自在,这算是什么世道?

  感觉到乔一夕的悲愤,封欧轻轻的挽住了她的手,并没有出言安慰。

  倒是那胖子看到封欧和乔一夕竟然就这样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本来因为喝了许多红酒和有些醉醺醺的他竟然咧开了嘴笑道。“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哈哈哈~这里可是老子的地盘!你们就等死吧!”

  朱总咧开嘴哈哈大笑,只把周围的人吓的够呛。这个白痴到底是谁?竟然敢对着封欧先生说出这样张狂的话来。

  封欧怒极反笑,看着朱总的眼中带着浓浓的厌恶与死寂。在他看来,眼前的胖子已经是一个死人了。当然,如果就那么简单的死去了,未免对他太过仁慈了。

  可是下一刻朱总说的话却让封欧眼中直接爆发杀意。

  0酷r%匠_U网J@永l久\免S"费X看)…小=说ld

  “哈哈哈~乔小姐长得可真是水嫩动人。比起那一天可不知道漂亮了多少倍!一定是乔小姐想通了,所以才会特意打扮的如此美丽动人。你放心,就冲着你的诚意,我也会好好的疼爱疼爱你的!”

  朱总一幅猪哥的模样,就差对着乔一夕流濑哈子了,更加让封欧气愤的是,这个死胖子竟然还敢伸手去摸乔一夕!

  封欧脸色一黑,想也不想便一巴掌扫过去。

  当然,仅仅这样是远远不够的。下一刻,封欧狠狠的踢向了那朱总的肚子,只觉得自己的脚竟然好像踩到了棉花似的。可是事实上却让封欧恶心的想吐。

  即便有身上的一层层肥肉做挡板,但是封欧的力气却不是他可以抵挡的。下一刻,朱总直接捂住脑袋大叫道。“你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混蛋,竟然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朱有才!我可是……嗷~~”

  “朱有才?我倒是要看看你这只猪到底有没有才!”封欧冷冷的说了一句,毫不犹豫的再踩上一脚。

  似乎还觉得不够似的,封欧直接提起一旁的凳子直接往地板上瘫着的朱有才敲去。

  不仅如此,封欧还直接递了一把趁手的铁棍给乔一夕说道。“出气的时候来了。女人,你给我瞧好了。以后要是谁再敢欺负你,你就给我连本带利的还回来!这才是我封欧的女人!”

  看着封欧此时的模样,乔一夕不仅不觉得粗鲁讨厌,反而心里面还升起了浓浓的感动。

  封欧今天特意带自己来参加晚会,其实就是为了让自己可以亲自报仇的吧?在朱有才最引以为傲的晚会上,将他表面上所有的虚弱都给拆掉。这才是对一个人最大的打击。

  乔一夕看着封欧,也顾不得周围还有许多大人物,当即也不顾自己的形象,狠狠的捶打着那朱有才。

  她要让封欧知道,自己也不是吃素的。自己不是那些弱不禁风,矫揉造作的女人。她会坚强起来,面对所有艰难险阻,不负封欧的期望。

  “朱有才是吧?今天,老娘打的就是你!”乔一夕愤愤的掀开自己的衣袖,一幅母老虎的模样对着地板上嗷嗷叫唤的朱有才毫不留情。

  “嗷~住手!住手,你们知道我是谁吗!嗷~”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众人目瞪口呆。

  这这这……

  封欧在打人也就算了?可是封欧带来的女人怎么也跟着打人,而且还如此的粗鲁暴力。难道说封欧先生就喜欢这样的女人?

  不管如何,众人看着眼前奋力打人,甚至于因为打的太用力而气喘吁吁的封欧和乔一夕,都保持了沉默。更没有人会不长眼跑出去和封欧谈什么大道理。

  更有甚者,在封欧和乔一夕气喘吁吁的在旁边休息的时候,还有人恭敬的走上前说道。“封先生,我们晚会上出了这样的人,真是我们的失误。多亏了封先生,我们才能清楚的认识到这个人是有多么的可恶恶劣!我一定会让人调查清楚,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人成为我们社会上的蛀虫!这样的人必须被清理掉,简直就是丧心病狂!”

  “呜呜~大表叔,是我啊,我是有才啊!呜呜~”朱有才好不容易顶着一张被揍的看不清人样的脸站了起来。可是却没有想到自己的大表叔竟然在自己的仇人面前声称要讨伐自己,要处置自己。

  “呸!谁是你大表叔?我可没有这样变态恶心的侄子!”那个被朱有才称为大表叔的人混身一僵,急忙的撇开自己和朱有才的关系,虎着一张脸吼道。

  没有想到竟然有人大义灭亲,为的就是和封欧套好关系。反应过来的众人纷纷上前,直接把那朱有才说的想要直接撞地自杀。

  这是怎么回事啊?平日里对自己不错的人怎么都板着一张脸教训自己了?这些人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些不长眼的人说自己也就算了,可是就连自己的大表叔竟然也开口骂自己。朱有才整个人都受不了,愤怒的叫道。“你们都给我滚,给我滚!知道老子是谁吗?你们敢打老子,还敢骂老子,老子一定会让你们知道,你们到底做了些什么!你们就等着到时候哭着跪在地上求我吧!”

  “呸,你这个蠢货。做错了事情不知道悔改,还在我们的面前一口一个老子。我这个市长现在就告诉你,谁也救不了你了!”一开始和封欧说话的市长板着一张脸走到了朱有才的面前,差点没有直接扇巴掌了。

  这个白痴到底是谁带进来的?竟然敢惹封欧先生,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不想着怎么求饶让封欧先生放他一马,竟然还直接破口大骂。

  在众人声讨朱有才的时候,乔宏兴早就抹汗偷偷的溜到了另外一边。

  他好歹也从他们的对话中明白了一些事情。真是没有想到那天带走乔一夕的人竟然会是封欧。看来他指望朱有才是没有希望了。

  乔宏兴左右张望,好像一个小偷一般,趁着没人注意急忙的离开了别墅。却不知道在他离开的那一刻,封欧的嘴角勾起一丝冷冽的笑意。

  “封先生,这朱有才不仅虐待女人,而且还……行事恶劣,根本就不能称之为人了。幸好封先生明察秋毫,帮助我们找到了社会上的蛀虫,不知道封欧先生对处置朱有才有什么想法?”痛陈了朱有才各种犯法的行为,L市的市长恭敬的走到封欧的身边,试探性的询问道。

  他算是明白了,封欧今天来这里根本就不是因为晚会的主题有多么的重要,也不是因为对L市的发展前景有多么的看好。

  封欧今天来这晚会,八成是为了给他身边的那个女人讨回公道的。只是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是谁,看起来也十分的面生,不想是L市的名媛啊!不过,他倒是想起刚才朱有才说的话,这个女人姓乔,说不定可以从这个方面调查一下,这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封欧懒得理会市长心里面的各种小九九,而是看向了被自己搂在怀中的乔一夕,傲气的说道。“女人,你想要怎么处置这胖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