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对封欧的话,乔一夕却没有反应,而是无辜的说道。“可是当时出现在我面前的人是咸际,而不是你啊!所以我要感谢的人就是咸际。”

  乔一夕就差说一句,哪里凉快哪里带着去了。

  封欧一噎,看着乔一夕这幅模样,心中狠狠的叫道。你这个女人,到时候你就知道本少爷没有说错话了!

  愤愤的将乔一夕拉离咸际三米远,封欧这才松了口气,得意洋洋的和乔一夕说道。“女人,菲利普已经安排好了,晚上和我一起出席晚会。”

  “晚会?什么晚会?”乔一夕一愣,被动的跟着封欧离开。

  第一次享受这种贵族的待遇,乔一夕感觉就连手都会有人帮你抬好,你只要放松就可以了。

  看着一大群人蜂拥而至,全都只是为了自己一个人。乔一夕心里面颇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封欧这家伙又在打什么主意?乔一夕歪着脑袋看向一旁目不转睛的封欧,羞愤的叫道。“你别一直看着我啦!”

  “你不看我,又怎么知道我在看你?”封欧挑眉,不但没有听乔一夕的话,反而还有变本加厉的趋势。

  看着自己此时身无寸缕,安然的接受着高级按摩师的按摩,乔一夕就怎么都没有办法淡定下来。

  封欧这个混蛋,这种事情他怎么可以看得那么理所当然!

  一直到按摩师离开,乔一夕的脸都还是通红的。

  急忙的将一旁的毯子盖在自己的身上,乔一夕总算是受不了直接将封欧给狠狠的推了出去,并且还忍不住威胁道。“封欧,你这个混蛋,你要是再敢这样突然走进来,我一定不理你了!”

  “本少爷不走进来就是了。你这浑身上下也就这样,有什么了不起的。还以为本少爷乐意看似的。本少爷只是无聊而已!”封欧满脸鄙视的说道,可是眼里面却全是意犹未尽。

  听到封欧这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话,乔一夕差点要提脚踹人了。

  好不容易将自己给收拾整洁,封欧又出了幺蛾子,对设计师推荐的一系列衣服是各种的不满意。

  一连换了好几套衣服,乔一夕都快要坚持不住了。却见封欧直接挑选出一条淡绿色的长裙,让乔一夕去换。

  乔一夕呆愣的看着封欧为自己挑选衣服的模样,疲惫的心竟然瞬间平复,而且竟然还有种幸福的感觉。

  轻笑一声,乔一夕看向了封欧手中的淡绿色长裙。

  还别说,在第一眼看到这条长裙的时候,乔一夕的眼中不由自主的闪出一道惊艳。

  她平素就是喜欢这种淡雅的风格,也觉得那些大红大紫的衣服不适合自己。而封欧挑选的这套长裙却正和乔一夕的心意。

  乔一夕顿时感觉甜滋滋的,立即将这条长裙给换了出来。

  在化妆间里面,看着镜子前的自己,乔一夕眨巴着大眼睛,竟然恍惚的好像第一次认识自己一样。

  眼前镜子里的人真的是自己吗?不是乔一夕自恋。以往她也不是没有化过妆,可是在专业人士的手中,乔一夕这才发现自己以前画的妆根本什么都不是。

  只见镜子中的自己,琼鼻大眼,脸色微微透出红润,整个人看起来竟然好像是飘然而到的仙子一般。

  从未见过自己这幅模样的乔一夕怎么可能不被自己惊艳?

  轻轻的抿住嘴,乔一夕不由得期待待会封欧见到自己这幅模样会是这样的一幅表情。

  可是刚走出去,看到的人却是咸际,乔一夕一愣,不由得往后面看去。

  “在找奥斯顿?”咸际眉头一挑,嘴角的笑意意味声长。不过是一下子没有见到封欧,乔一夕竟然就那么思念了。看来,也并非是自己的好朋友一个人泥足深陷啊!

  乔一夕没有注意到咸际嘴角的笑意,反而点了点头,满是疑惑。

  “封欧刚才还在这里的,怎么突然间就不见了?我不过就是去换个衣服而已。”说到这里,乔一夕忍不住嘟了嘟嘴巴,刚才因为见到镜子前的自己而欣喜万分,想着要悦己者容的心情瞬间低落了不少。

  奇怪,不就是一套衣服吗?我何必失落成这个样子。不就是因为这套衣服是封欧亲自给自己挑选的吗?有什么大不了的!乔一夕在心中暗暗叫道。

  “他去换衣服了。今天晚上要是有好玩的事情可要告诉我哦!”

  “恩。”乔一夕点了点头,忍不住问道。“你难道不去晚会吗?”

  她只知道封欧要带她去参加晚会,但是具体是参加什么晚会她倒是不清楚。不过咸际既然是封欧的好朋友,那为何不去参加晚会?

  咸际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跟乔一夕说为什么不去晚会。

  有些事情封欧不想乔一夕直到,咸际虽然有些不赞同,但是事情总要循序渐进才是啊!咸际轻笑一声,眼里面闪过许多莫名的情绪。

  “听说封欧找到了往生花,而且还将花当做药喂你吃了?”闲来无事,咸际淡淡的开口询问道。

  听到这话,乔一夕心中微暖。封欧为自己做了那么多的事情,可是却因为他的一个失误,自己就一直闷气不愿意原谅他。现在想想,自己真是不应该。

  乔一夕点了点头说道。“恩,当时在波里沙漠情况十分的紧急。我还以为我那次必死无疑了。没有想到,封欧竟然……呕~”

  乔一夕猛地一阵干呕,惹得咸际眉头一挑。“你……怀孕了?”

  “咳咳~不是,就是想起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乔一夕嘴角一抽,默默的摇了摇头。

  可不是吗?一说起自己中毒的时候,乔一夕的脑海里面就会冒出那一碗飘着白色虫子的液体。她只要想到这些,肚子就忍不住反胃起来。

  咸际眉头一挑,没有继续询问到底是什么事情。而是淡淡的开口说道,“一直以来,我们都以为往生花不过是传说而已。没有想到这东西竟然真的存在。你可能知道往生花的药效,但是你一定不知道往生花的故事吧!”

  “故事?一朵花还有故事?”乔一夕讶异的看向咸际,眼中全是疑惑。显然,乔一夕很好奇咸际口中的往生花的故事。

  “恩。相传,在遥远的古代,一对年轻男女相爱了,可是他们的家族却因为利益关系一直处于敌对的状态。他们不承认这对年轻男女的关系,甚至还残忍的将他们分开,不让他们再相见,但是他们却不甘心接受家族的安排,所以,他们私奔了。在那一天……”

  听到这里,乔一夕嘴角一抽,咸际这话怎么和她知道的罗密欧和朱丽叶那么想象?额~好吧,如果加上往生花的话,倒是像华夏国里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了。只不过最终梁山伯和祝英台是化成了蝴蝶飞走了。

  而咸际口中的那对年轻男女却双双毙命。最后被朋友们带走悄悄的埋在了一起,一年过后,就在他们的坟墓上,开出了美丽的往生花。

  “呵呵~真是没有想到这往生花竟然还有这样凄美的故事哦!”乔一夕僵硬的笑了笑,暗道咸际抄袭别人的故事也真是一点都不上心。好歹也认真点,不要照搬照抄吧?

  反正她是不会相信这个故事的。

  如果咸际说的是真的的话,那往生花就不应该是生长在岩石上的。乔一夕看着一脸深情,一幅自己都被自己感动的咸际,默默的吐出一句。

  “其实你可能不知道,往生花生长在十分阴暗潮湿的地方。它不吸收阳光,只在夜晚吸收月亮的光芒。而且,它是长在岩石上的。”

  “……”

  “不过你的故事说的还是挺不错的。”乔一夕看着咸际嘴角微抽的模样,急忙的开口安慰。

  “……”

  这下,咸际干脆站了起来,头也不回的往门外走去。乔一夕这个女人实在是太不可爱了,奥斯顿怎么会喜欢上这样的女人?

  殊不知就在咸际离开房间之后,房间内突然间传出了一阵开怀大笑的声音。

  乔一夕急忙回头,却见封欧一袭黑着的西装,上面缝着暗金色的纹路看起来不仅高贵而且还带着一丝神秘。

  封欧果然不管穿什么都十分的好看。当然,如果他不笑的那么夸张的话。

  “女人,做的不错!”封欧毫不吝啬自己的夸奖。相反,见到埃利奥特吃瘪离开的背影,他恨不得直接给将乔一夕给抱起来。

  事实上,他不仅抱了,还激动的亲上了乔一夕诱人的粉色红唇。

  I酷d$匠8网$首发。

  其实他换上晚会用的西装之后,便出现在了乔一夕和咸际的身后。在咸际一脸沉痛的说起那凄美的爱情故事时,封欧还担心乔一夕这个女人会被他的故事感动的痛哭流涕,悲伤绝望。

  毕竟封欧可是亲自试验过的。可是没有想到乔一夕不仅没有跟他想象中的一样,反而还将咸际给堵的哑口无言。

  封欧顿时有种快意的畅快。多少年了,埃利奥特这个家伙总算有人可以治了。而这个人还是自己的女人,封欧顿时与有荣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