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开始的轻声细哄,到后面的气急败坏,再变成无力妥协。封欧叹了口气,终究是舍不得对乔一夕太狠心。

  “如果你真的不愿意见到我的话,那我离开就是。”

  “封欧,是你吗?”沙哑的声音从被子里面传来,带着一丝沉闷的感觉。

  可是这话听在封欧的耳中却犹如天籁。

  “是!是我,是我,小夕。你看看,在你面前的人就是我!”封欧激动的看着床上说道。

  下一刻,乔一夕终究是打开了被子,小心翼翼的探出了头来。

  “封欧,真的是你?你是不是一直都在我的身边?”乔一夕一愣,忍不住开口询问。

  “是,对不起,小夕。如果知道你会发生这些事情,我就应该时时刻刻都在你的身边。”

  见封欧竟然如此自责,乔一夕想要脱口而出的质问竟然不知道应该如何出口。

  “那,昨天晚上我看到的你也是你对不对?那不是我的错觉。”乔一夕抿着嘴,轻声的问道。眼中还带着一丝期待和渴望。

  'y更iN新4最快`;上L酷SW匠Yn网{

  是的,她现在无比的希望昨天封欧已经出现,并且带自己离开了那可怕的地方,可怕的人。

  见封欧肯定的点了点头,还有些愤怒的说道。“恩,多亏我赶到了。否则你都不知道被折磨成什么样子了。你也真是的,好好的竟然自己划伤了手臂,你不知道我有多心疼。而且那该死的乔家人竟然还敢给你下药。我……”

  “下……下药……”乔一夕一愣,呐呐的看着封欧,突然间感觉到下身的痛楚竟然是如此的明显。

  “你……我……昨天晚上……”乔一夕眨巴着眼睛,一时之间竟然口不择言起来。

  封欧看的好笑,干脆凑到了乔一夕的身边,轻声的在她的耳边吹了一口气说道。“是呢!昨天你很主动,我差点招架不住了。”

  封欧勾起嘴角,他才不会告诉乔一夕,在她身体的药效过去之后,他又忍不住要了好几次。

  果然,下一刻,乔一夕听到封欧如此暧昧的话,脸色不受控制的红了起来。

  “你,你不要靠我那么近!”乔一夕愤愤的叫着,可是听起来却带着浓浓的娇嗔。

  这下,封欧心中越发的愉快起来。

  不管乔一夕的推搡,封欧一把掀开被子,直接和乔一夕挤在了一块,紧紧的将她给抱在怀中。

  “你这个死女人,这段时间竟然敢背着我对其他男人那么亲密,我要好好的让你知道,你有本少爷一个人就足够了!”

  封欧冷哼一声,直接问上了乔一夕的红唇。

  待缠绵许久之后,脑袋懵逼的乔一夕发呆了许久,这才呐呐的问道。“你说,你这段时间都知道我的事情,那那天司晨在公司门前跟我表白,你怎么都不……天啊!那群警察该不会是你给找来的吧?”

  乔一夕一愣,恍然大悟的看向封欧,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应该是哭还是笑。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封欧这个混蛋竟然会想出如此幼稚的办法。在别人表白的时候去找警察,这个男人也真是太搞笑了吧?

  乔一夕嘴角微抽,看着眼前的封欧,心中却溢出了甜蜜。

  “哼!说吧,你答应司晨的表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封欧轻哼一声,眉头微挑。竟然开始质问起来。

  见此,乔一夕的眼中全是浓浓的笑意。她真心没有想到封欧吃起醋来的样子竟然是如此的可爱。

  “噗嗤~”

  一个忍不住,乔一夕直接笑了出来。却引来了封欧更加严厉的惩罚。

  感觉到双唇变得麻木,乔一夕哀怨的瞪了一眼封欧。谁知道却看到封欧眼中毫不掩饰的欲望。

  乔一夕一惊,怎么不明白封欧这混蛋心里面在想些什么?

  色狼!乔一夕暗暗的骂了一句,再也不敢和封欧对视,生怕他直接变身扑来,那她就只能是伤上加伤了。

  对此,封欧叹了一口气,眼中竟然划过了一丝遗憾。这个女人,真是越来越不可爱了。

  不过,两个人总算是冰释前嫌,再次和好了。关于在波里沙漠的事情,乔一夕和封欧虽然心情不好,但是两个人现在提起来却只觉得一阵恍惚。

  “封欧,其实,之前菲利普来找过我。他说你这段时间过得很不好。经常生气,暴躁。而且嘴巴里面说的都是我的名字。”

  前面虽然有些担心,但是说起后面这话的时候,乔一夕的眼中却忍不住透出了丝丝得意,让封欧忍不住揉了揉她的头发。

  “你呢!这段时间有没有想过本少爷?”

  “没有。”乔一夕想也不想便开口回答。见封欧瞬间阴沉下来的脸色,当即笑眯眯的说道。“哈哈~骗你的啦!”

  “你这女人!”

  ……

  虽然知道了司晨和乔一夕的关系是假的,而是她想要借此把自己给引出来的一个办法。可是不管如何,封欧对司晨都是各种的看不爽。

  好不容易和乔一夕耳鬓厮磨了两天,结果乔一夕这个女人竟然还要去上班。

  不管封欧他脸色有多黑,乔一夕都没有做出让步。更加让封欧郁闷的是,乔一夕竟然说和他一起什么事情都不干是浪费生命。

  虽然乔一夕当时的话语根本就没有这个意思,但是封欧已经很不爽了。

  特别是,一大早上的看到乔一夕竟然在整理着装,将自己印上的吻痕给紧紧遮住。封欧脸上的笑脸就没有露出来过。

  “咦?你怎么起来了?”乔一夕刚打开房门,封欧便一个快步将门给紧紧压住。乔一夕不免有些疑惑。

  谁知道封欧却挑眉说道。“这大夏天了,你穿那么多衣服不热吗?”

  “额~”乔一夕一愣,默默的捂住自己身上的衣服。“不热,我一点都不热。”

  “胡说,你明明很热!”封欧冷哼一声,直接伸手将乔一夕的衣服给撕了下来。

  乔一夕一惊,气急败坏的骂道。“封欧,你这个混蛋,这是我在这里的最后一件衣服了,你好好的干嘛把它给撕了!!!”

  “最后一件衣服?”封欧眉头一挑,嘴角闪过一丝得意。

  “哦,那真是不好意思了。”无辜的耸耸肩,封欧悠然的回到了床上,准备继续睡个回笼觉。

  乔一夕嘴角微抽,愤愤的瞪着此时一脸安然的封欧,心中顿时升起了一股恶作剧。

  “喂,我没有衣服穿了。今天我的去公司上班,公司肯定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做呢!你起来好不好!”

  “本少爷睡着了!”

  “真的?”乔一夕眉头一挑,凑上去直接将封欧的脸给揉捏的一团乱。

  “真的睡着了?”这混蛋,还挺能忍!乔一夕撇撇嘴,直接将自己的上衣脱下来,遗憾的说道。“本来还想让你帮我带件上衣的,现在看来,我只能求救司晨了。他肯定会帮我带。”

  “你敢!”封欧火速的从床上起来,愤愤的瞪着乔一夕。

  最后却无可奈何的吩咐手下去给乔一夕带些衣服过来。

  看着乔一夕那洋洋得意的模样,封欧满是郁闷。

  他现在真心的后悔了,当初为何突然间给了乔一夕总编的职位。如果不是因为当上了总编,这个女人也不会这样繁忙了吧?

  难道我堂堂奥斯顿家族的继承人竟然连一个小小的总编职位都比不上吗?

  事实告诉他,的确是。

  看着乔一夕眼花缭乱的瞪着眼前一排排的衣服,封欧默默的看了一眼送衣服的手下。吓得,那手下急忙的低下了头。

  他可是按照少爷的吩咐将最新款的最贴合乔小姐身材的衣服都带过来了的。为了在这个少爷都在意的女人面前表示表示自己的衷心。他可以发誓,他绝对是以光一般的速度赶过来的!

  要是他现在知道封欧心里面不爽的就是因为他的速度太快的话,不知道这可怜的手下又该作何感想。

  总之时间快要来不及的乔一夕随意的挑选了一件衣服便头也不会的离开去了公司。留下万分哀怨的封欧已经一旁胆战心惊的手下。

  所幸在关键时刻,自己还是赶到了公司。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回到公司后的乔一夕却总觉得周围同事的眼神怪怪的。

  急忙的打开镜子细细的检查了一下自己身上是不是露出了吻痕。可是不管怎么看都没有任何的痕迹。

  既然如此,那那些人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因为我一天没来上班了,所以感觉奇怪?

  不管如何,下一刻,乔一夕已然投入到了工作当中。

  倒是公司里的人见到乔一夕进了办公室,忍不住开始低声私语起来。

  “这乔总编怎么看都不像是那种丧心病狂,夺人钱财,抢人丈夫的那种蛇蝎女人啊!”

  “看不出来才正常,世界上有哪个女人会在自己的身上标记说自己是个坏女人?我还以为我们换了一个总编,总算是可以把我们地理国家杂志的名声给挽回一些。哪里想到反而是节节下落。你都不知道,我现在都不好意思说我是地理国家杂志的员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