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谢,不用谢。乔总裁送的礼物很合我的心意。小美人,今天晚上就好好的伺候我吧!”朱总激动的戳着双手,快步的走到乔一夕的面前,准备将她给抱入怀中。

  乔一夕脸色大变,狠狠的将桌子上的碗筷扔向那朱总。

  可是没有想到那朱总不仅不生气,反而舔舔嘴唇,露出一口难看的大黄牙,淫笑着说道。“好好好,我就喜欢这样有烈性的美女!”

  “你不要过来!”乔一夕大惊,只觉得脑袋一阵一阵的晕眩。

  来不及多想,乔一夕一把抓过面前的碎片,狠狠的插入了自己的肩膀,下一刻,保留着一丝清醒的乔一夕慌乱的跑出了乔家别墅。

  “这个该死的贱人,吃了药竟然还有力气跑!”乔子衫猝不及防,差点被乔一夕推到。看到乔一夕跌跌撞撞离开的背影,乔子衫气急败坏的叫着。

  同时让家里的女佣将乔一夕给抓回来。

  可是那朱总却甩了甩手说道。“不用了,这个女人跑不了多远的。你们不用跟上来了!”

  当即,那朱总就挪动着他那庞大的身躯往乔一夕离开的方向跑去。

  他一边在乔一夕的身后追着,一边还开口叫道。“小美女,你跑啊!你跑啊!你跑的再快也逃不了我的手掌心!”

  白痴,这种情况,我不跑才怪呢!乔一夕暗暗吐槽,却因为头重脚轻,没有办法快速的离开。眼看那肥胖的走着都要抖三抖的男人就要追上自己了,乔一夕忍不住大叫道。“你想我死也该说个明白,你们为什么要这样设计我!”

  一想到刚才华彩怡等人的奸笑,乔一夕心里面就变得十分冰冷。一直以来,她都觉得乔宏兴他们一家人对自己不好,也是有底线的。可是她怎么都没有想到乔宏兴他们不过就为了乔氏的一个合作,竟然就要将自己给卖了。

  这就是自己的亲人?自己坚持了那么多年此刻看起来竟然是那么的可笑。

  “设计你?这怎么能说是设计你呢?其实是乔家想要和我联姻。他们知道我虽然离过婚,但是却在L市很有脸面,只要我娶了你,那乔氏在L市的实力只会愈来愈好。不过乔宏兴这个白痴也太天真了。就凭你这样一个没爹没娘,不受宠的女人,我也就玩玩而已,娶你?做梦去吧!只要你乖乖的当我的情妇,说不定我还会给乔氏一些好处。哈哈哈~”

  听到这话,乔一夕脸色大变。

  乔一夕其实心里面已经猜出来乔宏兴他们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了。可是当听到朱总的话后,还是觉得十分的伤心难过。

  在乔宏兴他们的眼中,自己难道真的只是多余的吗?难道自己真的就不配当乔家的子孙吗?

  乔一夕紧紧的握住拳头,眼中闪过浓浓的愤怒。

  够了!真的够了!这些年来,自己已经受够了这些对待了。乔宏兴,华彩怡,你们这样对我,爷爷就是在天有灵,他也不会乐意的!

  乔一夕咬牙,心中暗下决心,她一定不会再这样一味的退步了。

  可是不管她此时在想些什么,那朱总的脚步都越来越近了。因为喝了药的缘故,她甚至迷迷糊糊的好像看到了许多的重影。就好像是巨大的毛毛虫一般,让她几欲作呕。

  乔一夕干脆叫道。“你别过来,你要是过来我就自杀!”

  “嘿嘿~还是一个烈性的女人呢!我喜欢!”看到乔一夕将碗的碎片放在了自己的脖子上,朱总不仅没有被吓一跳,反而还奸笑着露出他那一口大黄牙。从他那细小眼睛里不是喷出的一些刺激和欣喜,乔一夕便知道,自己死不死对这个朱总没有任何的影响。

  到时候,警察来了,他也会撇干自己的关系,反而白白的浪费了自己一条命。

  这个朱总简直比黄易还更加的变态!乔一夕没好气的想着,心中却升起了一丝无力。

  乔家的别墅落坐在半山腰上,和周围的别墅都有着一定的距离。自己虽然一个劲的跑着,可是却耐不住药力的作用,跑了大半天了,也不见周围有什么人影。

  难道说自己今天就注定糟踏在这个恶心男人的手里了吗?

  乔一夕一个失神,却没有想到那朱总竟然直挺挺的抓住了她手中的碎片,这下她就算想要自杀也没有了工具。

  “滚开!”乔一夕大叫,下一刻却看到那朱总竟然直接在她面前倒下了。

  这是怎么回事?

  乔一夕呆愣的看着出现在朱总身后的人影,一个忍不住眼泪哗啦啦的流了下来。

  “封欧,你这个混蛋,你怎么才来啊!我……”

  “小夕,小夕!”封欧一惊,急忙的扶住了倒下的乔一夕,这才发现她的手臂上竟然流了许多的鲜血。

  “该死的混蛋!”封欧脸色一黑,根本就来不及好好的教训那骂骂咧咧趾高气昂的朱总,抱起乔一夕便急忙的跑去找医生了。

  而此时那朱总却还以为是封欧听到了他的名头,心里面害怕了才会急忙跑走,不免有些得意的骂道。“你这个小子,有本事别让老子看到你!下次见到你,一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你们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是让你们好好的看着她吗?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一间专属病房里面,封欧怒气冲冲的瞪着面前的两个手下,那模样简直就好像要吃人的恶魔一般,让那两名手下忍不住抖了抖身子。

  他们也没有想到乔小姐的家人竟然能丧心病狂到这种地步啊?把别人当成联姻的筹码,他们也不是没有见到过。可是谁会用那么激烈的方法?这哪里是联姻?分明就是在发泄私欲啊!

  不过想到这里,他们的头低的更下了。他们明明知道乔宏兴等人对乔小姐向来没有什么好感,对她也是趾高气昂,动不动就指使她做这做那的,他们这些人能做出那些事情好像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谁让他们那么残忍呢?

  当即,那两名手下便低下了头,惭愧的说道。“少爷,对不起。这件事情是我们的失误。我们保证,绝对不会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什么?你们还想有下一次不成!”封欧横眉倒竖,差点就要动拳头了。

  ;、酷匠m/网正1W版h首,#发

  “没有没有!”

  “没有!绝对没有。”

  两名手下默默抹汗,急忙解释。

  而这个时候,躺在床上的乔一夕却狠狠的皱起了眉头,嘤咛一声睁开了双眼。

  “这是怎么了?”乔一夕开口问道,却被自己那沙哑的声音给震住了。这是怎么回事?这还是我的声音吗?

  而且……

  “嗤!”乔一夕狠狠的皱起了眉头,只觉得下身某处十分的酸痛。果然,自己还是没能逃过吗?

  眼泪立即充盈上乔一夕的眼光,她此时心里面简直就是一千个,一万个的后悔。在自己知道被乔宏兴他们下药的时候,自己就应该当机立断的做出决定才是。

  乔一夕狠狠的躲在被子里面,痛哭失声。而在外边生着闷气,准备给乔家和那个所谓的朱总一个好看的封欧却猛地一愣,急忙的跑到了房间里面,听着那细微的哭声,封欧心中一疼。

  “小夕,对不起。是我来晚了。”封欧心痛的坐在床边,轻轻的拉了拉盖在乔一夕头上的被子。

  为什么,为什么每一次乔一夕遇到危险的时候,自己都不能及时的出现?封欧心中十分的自责。

  当然,在他从手下的口中得知乔一夕竟然被华彩怡单独邀请回去的时候,封欧就预感不好,快速的赶过去了。只是即使他紧赶慢赶,还是让她受伤了。

  封欧现在心里面全是后悔。他当时为什么就堵气,不去找乔一夕呢?想他好歹也是大名鼎鼎的封欧,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什么时候竟然因为乔一夕的几句话就畏首畏尾起来了?

  封欧很自责,也很后悔。同时他在心里面暗暗的告诉自己,以后自己都会和乔一夕在一起,保护着她,宠爱着她,不让她受到任何的伤害。

  而躲在被子里面的乔一夕却忍不住疑惑起来。为什么这个声音听起来那么熟悉,和自己昨晚记忆中那嘶哑的犹如破风鼓的声音完全不一样。

  这声音听起来倒像是封欧的。

  虽然如此,乔一夕却并没有立刻掀开被子。

  如果封欧真的一直在自己的周围的话,那天自己和司晨一起演戏成为情侣的时候,他为什么没有出现?如果他当时不在身边的话,那网络上的新闻他总不可能一点都不知道吧?

  也许他根本就没有出现过,也许他就算知道了,也没有想过要挽留我。是我太高估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了。

  乔一夕无声的流着眼泪,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却惹得封欧心中着急万分。

  “你这女人,好好的把被子捂得那么紧做什么?难道不知道会难受吗?”

  “乖,听话。把被子掀开,不然我可以要动手了。”

  “乔一夕,你这个死女人,你难道真的永远都不愿意见到我了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