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即,乔一夕便冷下了脸色说道。“你当然不是空气,我怎么会把你当成空气呢!你没那么重要。”

  本来听着乔一夕这话的乔子衫还有些得意,可是听到后面那句话直接愤怒的指着乔一夕,扭曲着脸,看起来那上面的粉都要掉下来似的,让乔一夕一阵担心。

  “乔一夕,你这个贱人,居心不良。不但夺走了我们乔家百分之十的股份,如今连我孩子的父亲都下得去手。你怎么那么恶毒,你还是人吗你!!”

  乔子衫说话十分的大声,就算办公室的门关着也能传的出来,更别说办公室的门根本就没关了。

  本来今天发生了那么多事情,如今有气势汹汹的冲进来了一个怀孕女人,大家都忍不住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是他们却怎么都没有想到平日里看起来和气善良的乔总编竟然会是一个争夺别人家产,抢占别人老公的恶毒女人!

  众人面面相觑,总有几个仗着自己知道‘内情’的人开始和周围的同事窃窃私语。没一会儿的功夫,乔一夕被小三的事情已然做实了。周围的人看着乔一夕的眼神也带着一丝厌恶和鄙夷。

  P_更9新w最D√快(上酷匠n网!;

  毕竟一个女人,竟然趁着姐姐怀孕的时候勾引自己的姐夫,是个人都会觉得厌恶。

  乔子衫在公司里面大吵大闹,乔一夕虽然很是厌烦,但是却没有浪费口舌和她多做解释,因为这样一来,乔子衫只会抓着不放,闹的更凶。可是这一幕放在别人的眼中无疑是在默认。

  乔子衫虽然来公司大吵一架,但是却没有得到什么好处。一想到司晨自从恢复了记忆之后,就对自己不冷不热。乔一夕回来之后,更是连自己的面都不愿意见了。

  如果不是因为肚子里有一个还没有出声的胎儿的话,她恐怕连司晨的父母也没有办法见到。

  有人陷入这场新闻的纷争当中,头疼烦躁。可是司晨看到新闻之后,却满含欣喜。虽然最后的结果有些不如人意。但是却告知了其他人,自己对乔一夕的心意。

  司晨已经坚定自己心中的想法。如果乔一夕口中的那个男人迟迟不出现的话,他就要努力的成为乔一夕正牌的男朋友。

  可是他还没有高兴多久,就因为公司出现的许多琐事而忙得不可开交。

  而司盛在得知这件事情之后,却只是长叹一声,暗道司家和乔家是不是就这样一直纠缠在一起,永远没有明白的一天了。

  因为在看到新闻的那一刻,司晨就接到了华彩怡和乔宏兴的电话,话里面的意思十分明确,司晨不能和乔一夕在一起。

  乔家是绝对不会同意的!更加让司盛头疼的还是乔子衫肚子里的孩子。以前看乔子衫这个丫头,倒是觉得十分的温婉可人。比起乔一夕这种经常在外边跑来跑去,向往自由的性子,司盛是更加看好乔子衫的。可是他却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活了那么多年,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乔子衫的为人,他算是失望了。他也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再和姓乔的有任何的瓜葛。

  不等司盛再找些事情让司晨忙上加忙。

  乔一夕却接到了华彩怡的电话。

  电话那头,华彩怡说的赫然是有关于三天后,祭祀祖先的事情。

  以往这件事情是绝对没有乔一夕参与的可能的。可是股东大会之后,乔宏兴和华彩怡却免不了要做出一幅假惺惺的样子来。

  更加让他们内伤的是,他们握在手里十多年的股份竟然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被乔一夕给拿回去了。他们心里面简直憋屈死了。

  即便如此,乔一夕也没有因此变得洋洋自得,而是听到华彩怡要自己回去商量祭祀的事情,很激动的点头答应,并且提早了半个小时来到了他们的别墅。

  自从自己拿到了股份之后,乔一夕就没有见过乔宏兴和华彩怡。如今一看,这两人竟然好像瘦了许多一样,就连华彩怡素来包养的好的脸庞也多了一丝皱纹。就更别提乔宏兴那越发苍白的头发了。

  “大伯,伯母。”乔一夕淡淡的叫了一句,心里面却并没有因为他们两个人显得苍老的模样而心生愧疚。

  这些年来,乔一夕自认没有做出什么对不起他们的事情,一直以来都是他们在步步紧逼。她能做的也只有保护自己。

  可是几天乔宏兴和华彩怡的态度显然有些别扭。因为他们实在是热情的有点过分。

  看着华彩怡拉着自己的手,乔一夕心中满是茫然。她这是要做什么?

  “一夕啊!你能将副总裁的位置让出来,说明在你的心里面还是有我们乔家的。而且也多亏了你,我们老乔才可以继续在总裁的这个位置上做下去。今天说是祭祀的事情,其实我也想要谢谢你。”

  “伯母,你有什么事情想要我做的,尽管开口就是了。我如果能够办到,我尽量办。”乔一夕皱着眉头,忍不住开口商量。

  听此,华彩怡僵硬的笑了笑,直接推了推一旁的乔宏兴。

  “恩。一夕啊!其他话先不多说了。你也很久没有回来吃饭了,先吃饭再说吧!”乔宏兴粗着嗓子,想了一会儿,才冒出这样的话来。

  这下,乔一夕心中更加的疑惑了。她明明前两天才和司晨一起来,大伯这找个借口也不能找好一点的?

  虽然如此,乔一夕还是听话的坐到了餐桌上,看着她们言笑晏晏,却怎么都不将自己最终目的说出来的样子,乔一夕反而有些耐不住了。

  干脆,她直接问道。“伯母,大伯,爷爷的忌日就在三天后,关于参加祭祀的事情,有什么事需要我注意的吗?”

  乔一夕问的有些紧张。以前小的时候,她也跟着爷爷参加过乔家的祭祀。只不过当时年岁还小,早就已经忘得差不多了。

  之后,爷爷死了,乔一夕便再也没有了祭祀的资格,当然就更加不了解里面所需要的礼仪了。

  不管如何,乔一夕这一次可以以乔家人的身份祭祀爷爷,她不愿意出现一丝纰漏。

  “不过就和以往一样,没有什么不同的。”乔宏兴随意的说着,乔一夕的眼中却闪过浓浓的失落。

  她当然知道没有什么不同,只是自己十多年没有参加过了而已。所以,也不知道这和以往一样是个怎么样的一样法。

  华彩怡显然意识到了这个,笑着说道。“先吃饭,先吃饭。吃完饭,这些事情再慢慢聊。一夕,这碗汤可是我亲自熬了很久了的,你尝尝看,我做的怎么样?”

  “谢谢伯母。”乔一夕点了点头,虽然心里面觉得十分的奇怪,但是想来也不过是要打自己手中那百分之十的股份的主意。

  所以乔一夕并没有太大的戒心,在华彩怡和乔宏兴的注视下,将那满满的一碗汤给喝下了肚子里。

  “哼!你这个贱女人,迟早会有报应的。不过你的报应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来,所以我只能先动手了。你好歹也跟着我乔家的姓,也应该为我乔家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就在乔一夕准备再次询问的时候,一道不和谐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乔一夕一愣,却见乔子衫阴笑着出现在自己的身后。连带着出现的还有一个年过半百,却肥胖如猪的带疤男人。

  “乔子衫?你这是什么意思?”刚才乔一夕就疑惑为什么不见乔子衫,没有想到她竟然一直都在别墅里面。更加让乔一夕无语的是,乔子衫一见到自家就没有好话,不是阴阳怪气,就是肆意谩骂。

  “什么意思?当然是字面上的意思!”乔子衫冷笑着,眼中全是快意。

  而这个时候,华彩怡却急忙的走到了乔子衫的面前,将她给扶住,心疼的说道。“不是让你不要参合这件事情吗?你最近气性那么大,今天下午又动了胎气,怎么就不好好的在房间里面休息?”

  “妈,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乔一夕这个贱人的下场了!”乔子衫激动的舔了舔嘴唇,那模样看起来竟然让乔一夕平白的觉得毛骨悚然。

  “你这孩子,有你爸妈在,你还不放心吗?乔一夕一定没有办法再跟你抢司晨的。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

  听到这些话,乔一夕更加的茫然了。这说的都是什么跟什么?

  乔一夕皱着眉头,猛然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不仅如此,她竟然还觉得一阵干渴,浑身不自觉的产生奇怪的热量。

  下一刻,乔一夕脸色大变,问道。“你们究竟对我做了什么!”

  乔一夕苍白着脸色扶住桌子,看向华彩怡等人的脸色充满了陌生和恐惧。

  不待华彩怡等人解释,那个跟着乔子衫一起出现在乔一夕眼前的猥琐男子便忍不住开口说道。

  “当然是给你吃了一些助兴的东西。乔总裁说的果然没错,这女人长得还算不错。这次和乔氏的合作,我准了!”

  “那真是太谢谢朱总了!”乔宏兴眼睛一亮,笑着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