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话,乔一夕眼睛一亮。正准备答应,可是安坐在位置上的年轻男子却轻笑一声说道。“真是有趣,当孙女的想要祭拜自己的爷爷竟然还需要别人的同意。看来你这个作为大伯的也并非如传言一般,对你这个从小失去父母的侄女爱戴有加啊!”

  “不如这样吧!我虽然想要收购乔氏,但是却没有找到合适的可以帮我管理乔氏的人。我倒是觉得乔小姐十分不错。只要你支持我,我可以承诺你成为乔氏的新一任总裁。当了总裁就是乔氏的当家人,到时候别说你想要以孙女的名义去祭拜你爷爷,就算是你不高兴了不想别人祭祀了,也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情。乔先生,我说的对吧?”

  年轻男子每一句话听起来都十分的优雅,可是落在乔宏兴的耳中却充满了讽刺。

  他刚才实在是太着急了,没有注意到这里面大多是乔氏的长辈,竟然直接开口用祭祀老爷子的事情来要挟乔一夕。

  没有想到,这个男人对自己家里面的事情竟然如此的了解。

  乔宏兴脸色阴沉不定,狠狠的瞪着乔一夕,生怕她被那年轻男子给迷惑了。

  “乔一夕,你好歹也姓乔。你难道想要帮着一个外人来占有乔氏吗?你这样做对的起你爷爷吗?你爷爷对你有多好,你再清楚不过了,你忍心看着你爷爷拼搏了一辈子的事业落在别人的手上吗?”乔宏兴色厉内荏,在这紧要关头,干脆撕开了自己一直以来伪装的面具,暗暗的逼迫着乔一夕。

  乔一夕当然不愿意爷爷拼搏了一辈子的事业落入旁人的手中。可是这个时候,年轻男子又幽幽的说道。“落到了旁人的手中也比被不懂得经营的败家子糟踏强吧?”

  “乔老爷子一生活得十分精彩,我虽然没有见过他,但是却也对他心生佩服。我也是不希望乔老爷子的心血变成如今这个模样。想当年,老爷子还在世的时候,乔氏蒸蒸日上,整个L市的人谁不会说声好的?可是不过十多年的时间,却完全变了个模样。”

  年轻男子看向乔宏兴,嗤笑了一声,又说道。

  “乔小姐,作为老爷子的孙女,你难道愿意看到乔氏变成现在这幅模样,甚至于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越来越糟糕?”

  这话简直是说道了乔一夕的心里面去了。她虽然没有办法进入乔氏,但是心里面却每时每刻都在关心着乔氏的发展。

  这些年来,乔氏在乔宏兴的手里面是什么模样,乔一夕是再明白不过了。

  没有想到这个素来对自己言听计从的乔一夕,在那么关键的时刻竟然还犹豫起来。

  乔宏兴简直就快要急死了。

  如果乔氏真的被乔一夕给掌控了的话,他乔宏兴岂不是变成了一个大大的笑话了吗?可是偏偏这年轻男子说的句句在理,乔宏兴只能生气,却不知道应该如何让乔一夕听自己的话。

  再大声的吼叫吗?恐怕轮不到乔一夕选择,那些支持自己的股东就直接反水了。可是如果晓之以情动之以理,那么多年来对乔一夕呼来喝去的他实在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劝说。

  乔宏兴是丢不下这个脸,跟这个自己一直瞧不上的侄女低声下气。

  可是华彩怡眼见自己老公的地位不保,以后自己的日子即将过得越发的艰难了。华彩怡当即便上前说道。“一夕啊,虽然我们对你的关心和爱护可能是少了些。可是那么多年来,我们也是含辛茹苦的把你养大的。”

  华彩怡话还没有说完,便有人直接不给面子的笑了出来。

  以乔家的家产,养一个人需要到含辛茹苦的境地本来就已经很不可思议了。可是华彩怡竟然还能说得那么理所当然。

  别说是其他人了,就连乔一夕也忍不住替她脸红。那些年来,不管自己生病感冒,或者跌倒受伤,他们何曾搭理过自己?

  华彩怡面色讪讪,很想要质问一句,他们到底在笑什么。这难道很好笑吗?

  可是想到乔一夕没来之前,那突然出现的年轻男子竟然说起了乔一夕这些年来在乔家生活的日子。一直开口反驳的乔宏兴夫妇俩在看到对方准备的各种证据之后,便彻底歇菜了。

  现在支持自己这方的人,也不过是抱着不能让乔家的产业留给外人的想法。即便乔一夕从小在乔家长大,乔老爷子也把她当成了亲生孙女看待,但是对那些注重血缘的老古董来说,这根本就没有什么说服力。

  决定权就在乔一夕的手中,大家都将目光看向了她。

  其中还有几个老古董很是冷哼几声,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

  “这份股份一直都在大伯的手中,我很好奇,我们素未相识你为什么会认为我会反水。难道说你自信你给的条件很好,我一定就会听你的吗?”

  没有想到乔一夕竟然冒出了这样一个疑问,众人一愣,也开始面面相觑起来。

  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给惊到,很多人都没有往这方面想。

  实话说,年轻男子提出的条件已经足够让任何一个人心动了。可是乔一夕说的也对,他们都不认识,年轻男子为何单单要把总裁的位置让给乔一夕来做?

  虽然此时乔一夕是决定乔氏花落谁家的关键人物,但是这显然不是什么好理由。

  对方出手迅速,乔氏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如果对方真的想要拿下乔氏的话,又怎么可能不做好充分的准备呢?

  听到乔一夕的话,那年轻男子眉头一挑,嘴角勾起一丝邪魅的笑意。“你猜?”

  众人齐齐无语。

  可是乔一夕却不由一愣,脑海中闪现出一道暴躁的人影。难道是封欧吗?

  乔一夕紧紧的抿着双唇,看向对方的眼神带着一丝探究。

  最终,乔一夕还是没有选择答应对方的提议,而是在乔宏兴的一再让步之下,接受了乔氏副总裁的位置,成为了乔氏的二把手。

  即使乔一夕知道她这二把手不过是有名无实的。可是能够重新得会爷爷留给自己的遗产,乔一夕已经觉得很满足了。更别说有一众得知了多年真相的长辈们亲口保证,以后绝对不会不允许乔一夕去参加祭祀。

  最新pN章节上!m酷.*匠~网

  乔宏兴虽然保住了自己在乔氏的总裁之位,但是他的本性却全都暴露在了大家的眼中。此时的他根本就没有办法笑出来。

  一路送着如今成为乔氏新股东的年轻男子离开,乔宏兴只觉得一口气闷在心里面,好像呼吸不过来似的。

  乔一夕跟随者人群走出了公司,却没有想到的那年轻男子突然间停住了脚步。就在大家以为这个男人又想到出什么幺蛾子的时候,只见那年轻男子走到乔一夕的面前轻声开口说道。“我叫咸际,期待下次见面。”

  “咸际?”乔一夕皱了皱眉头,下意识的低声叫道。可是不管怎么样,她还是想不明白这个男人为什么要对自己示以友好。

  他看起来身份尊贵,举手投足间就说要收购一家公司玩玩,随便三两句话,又可以将一个他们看起来偌大的公司转送他人。这样的男人可真是奇怪的让人捉摸不定。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坐在车上的咸际打开手机轻笑着说道。“我看到那个叫做乔一夕的女人了,的确不错。并没有被我提出的条件而迷失了心智。”

  “什么叫做迷失了心智?我不是让你把乔氏送到小夕的手上吗?埃利奥特!你又做了什么事情!”电话那头,封欧微微的皱起了眉头有些恼怒的说道,同时他心中升起一丝后悔。

  如果不是担心手下没有把事情处理干净的话,他也不会把这件事情交给刚到L市游玩的埃利奥特来解决了。

  可是他太过着急,竟然忘记了这个家伙向来不按理出牌。这个家伙该不会做了什么让自己很不爽的事情了吧?

  封欧眼睛一眯,冷冷的笑了笑。

  “你交代给我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不认真点呢?我只是很好奇堂堂奥利斯家族的继承人,你竟然对一个女人上心了。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魅力,我真的很好奇。也很想要帮自己的好朋友试一试这女人到底有什么值得被你喜欢的地方。”

  咸际随意的耸了耸肩,想起乔一夕的表现,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当然,他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告诉封欧,那就是这种让女人感恩戴德的事情,他的好朋友封欧怎么还藏着掖着呢?

  这样别人怎么知道你的真心?咸际勾起嘴角,暗道,这个乔一夕看起来还挺聪明的,自己都已经暗示了,不可能还猜不到这里面到底是谁在推波助澜吧?

  的确,回到家中的乔一夕越想越不对。

  回到L市之后,身边就好像有一双无形的手在自己的身边。好像自己遇到的很多困难都被这双无形的手给挡住了。

  这双手到底是谁的?乔一夕嘴角勾起一丝笑意,眼神却十分的哀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