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多年,好不容易等来了这样一个机会,她绝对不能妥协!

  乔一夕紧紧的拽住乔宏兴的手开口叫道。可是乔宏兴却根本就不理会乔一夕的激动。

  原本以为乔一夕带着司晨过来,就说明事情已经成功了一半。可是哪里知道这个贱女人打的竟然是这个主意。

  乔宏兴想也不想便黑着一张脸,直接将乔一夕给甩飞了出去。

  司晨一惊,急忙的搂住了即将摔倒的乔一夕,看着乔宏兴等人,冷声说道。“你们实在是太过分了!这本来就是乔爷爷自己的安排,你凭什么这样对一夕?”

  “从小一夕就对你们唯命是从,可是你们却变本加厉!你们不要太过分了。”

  司晨心中全是怒火,可是乔一夕却摇了摇头,悲伤的说道。“司晨,你别说了。谢谢你今天为我仗义直言。但是这件事情终究是乔家内部的事情。”

  没有想到自己一心帮忙,换来的却是这样一个结果。司晨看着一脸漠然的乔一夕,心却越发的疼了。

  对不起,一夕,我不知道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司晨心疼的想要继续抱住乔一夕。可是一旁的乔子衫却早就先他一步将乔一夕给推开了。

  连续的谩骂,乔一夕强自受着,就是不愿意妥协。

  见此,司晨急忙开口说道。“既然你们不愿意将遗产还给一夕,那你们也不应该不让她祭拜乔爷爷。”

  a更新Q#最T快B~上w酷pu匠k9网#

  此时的司晨在乔家人眼中说什么错什么。他们俨然将司晨和乔一夕给当成一伙人了。

  就这样,乔宏兴凭着让乔氏灭亡的危险也坚决不答应司晨的要求。

  见司晨和乔一夕两人落寞离开,乔宏兴还一脸不解气的大声谩骂。

  倒是一旁的华彩怡有些着急,难不成还真的眼睁睁看着乔氏倒了不成?

  华彩怡急忙的拉住了乔宏兴,问道。“你好好的,发那么大的火做什么?刚才司晨走的时候,脸色很不好。他要是真的不顾往日的情分,要把乔氏打垮可怎么办?这些年来我们乔氏可是越来越不如司氏了。”

  乔宏兴脸色微僵,却还是说道。“放心吧!乔一夕这个贱丫头对我爸倒是挺在意的。我既然开口让她回来祭拜,那她就不可能眼睁睁的放着这么好的机会不管。”

  听到这话,华彩怡和乔子衫一脸的怀疑。只不过见他说的那么肯定,也没有开口反驳。

  事实上,乔宏兴对乔一夕的孝心还是十分了解的。

  当听到乔宏兴因为司晨的原因而不允许自己去祭拜爷爷的时候,乔一夕整个人便十分的激动。即使此时回到了自己的地方,她也显得有些神游。

  时刻关注着乔一夕情绪的司晨心中十分的难受,可是却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

  他以前一直就知道乔一夕在乔家的日子不好过。可是直到今天他才明白,乔一夕过得是什么日子。

  看着楼上亮起的灯,司晨暗下决心。

  可是得知乔一夕竟然在乔家受到委屈的封欧却黑着一张脸,直接吼道。“本少爷不是已经让你们去搞垮乔家了吗?这都多少天了?你们到底是干什么吃的!全都是废物!三天,三天的时间,本少爷要乔氏异主!”

  站在封欧面前的众人急忙的低下了头,心中万分悲苦。如果有封欧出面的话,哪里还需要他这个大少爷出手?只要他的一个意图,或者随便一句话,乔氏一定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可是偏偏少爷又三令五申的不允许乔一夕发现任何端倪。而且还需要了无痕迹的将乔氏的灾难远离乔一夕。

  可是正如乔一夕心系乔氏一样,乔氏只是稍微有些破败的苗头,她便已经着急的不得了了。这对他们来说真的有很大的难度啊!

  只是看到封欧如此生气,众人不敢反驳,只能唯唯诺诺的答应下来。

  三天,这三天的时间里,乔一夕将乔氏发生的危机全部理顺一遍。心中却又升起了种种疑惑。有些和司晨没有什么关系的企业也纷纷的落井下石。甚至于那些不在同一个等级的大人物也关注起了乔氏来。

  如果说乔氏是一块西瓜的话,那些人物是对乔氏没有兴趣的。可是他们为什么要来理睬小小的乔氏呢?

  乔一夕抿了抿嘴角,心中十分不安。只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情即将发生一样。

  果然,下午的时候,乔一夕接到乔宏兴的电话,慌张的让她去乔氏总部。

  那是一个乔宏兴不愿意让乔一夕驻足的地方,以前就算是乔一夕想要来也会被乔宏兴十分厌恶的赶出来。

  可是这一次,他却主动地让自己去乔氏总部。乔一夕心中慌乱不已,只觉得一定发生了大事。

  当她来到会议室的时候,发现周围都围满了许多的人,大家都在小声的窃窃私语什么。最让乔一夕感觉到震惊的是,她竟然听到有人说乔氏必死无疑,他们是不是要想办法再找其他的地方工作。

  难道说乔氏在他们的抵制之下,竟然连三天的时间都没有办法坚持下去吗?

  乔一夕苍白着脸色,慌忙的推开了会议室的门,着急的往里面走去。

  让她讶异的是,作为乔氏的总裁,乔宏兴竟然颤颤巍巍的站在一边,而此时坐在主位上的人却一袭帅气笔挺的西装。从周围的人的表情可以看出来,他们对这个男人十分的恭敬。

  这个男人是谁?被乔宏兴挡住了视线,乔一夕心里面充满了疑惑。

  不过听着声音倒是十分的年轻。乔一夕心中一惊,忍不住探出了头去。

  却在这个时候,乔宏兴发现了乔一夕的身影,急忙的开口说道。“你这死丫头,怎么那么晚才来,你是想要急死我吗?”

  “大伯,发生什么事情了?”乔一夕疑惑的问道,看着周围出现的熟悉的人们,心中越发的困惑。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此时会议室里面她所认识的人,都是乔氏的股东。可是这好端端的,为什么所有的股东都到齐了?

  就算是开股东大会,可是也不需要自己赶过来吧?

  乔宏兴可没有这个耐心和乔一夕慢慢解释。

  只见他着急的拿起手中的文件说道。“这里是百分十的股份,你看看,有没有错!”

  呆愣的接过乔宏兴递过来的文件,在看到里面的内容后,乔一夕却忍不住惊讶的说道。“这……这是爷爷去世前给我留下的遗产股份。这……大伯,这是怎么回事?”

  乔一夕看向乔宏兴,眼中全都是不可置信。

  虽然知道爷爷去世的时候留给了自己许多遗产,但是乔一夕却怎么都想不到自己竟然还有一天可以亲自看到这份文件。

  虽然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但是乔一夕此时无疑是十分感激乔宏兴的。

  可是乔宏兴却是厌恶的看了一眼乔一夕说道。“现在,我们双方的股份持平,你手中的这份股份有着决心性的作用。你只需要在这众多律师和股东的见证下告诉他们,持有乔氏百分之十股份的你决定支持我继续担任乔氏的总裁就可以了。”

  “呵呵~乔总裁这盛气凌人的样子我还是第一次遇到。你到底有什么自信认为你可以随意的支配乔小姐?”就在乔宏兴指手画脚的吩咐乔一夕的时候,一声轻笑传来,还带着丝丝的愉悦。

  在这个严肃紧张的气氛之下,显得尤为突兀。

  “你是?”乔一夕一愣,总算是看到了对方的样子。

  对方看起来还不到三十岁,举手投足犹如浑然天成一般,让人说不出一点错来,只觉得赏心悦目。

  看样子,对方一定是从小就接受着高等的教育。乔一夕心中虽然有些惊讶对方的长相和气度,但是却并没有沉迷下去。

  眼前的这个男人和封欧比起来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而这个时候,一旁的律师也开口解释起现在的情况来。

  原来,这个突然出现在乔氏会议室里的年轻男子手里持着乔氏的股份来到这里宣布要收购乔氏。

  作为乔氏的总裁,乔宏兴自然是一万个不愿意。不仅如此,在短短半天的时间,他就立马将乔氏的股东都给叫了来,即使是赶不及回来的人,也必须派上一名代表。

  乔氏这些天本来就陷入司晨所制造的那些麻烦当中,所以大部分股东都可以亲自前来。可是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有人想要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在短短的几天,就收集到了许多的股份,竟然直接将他们给隐隐的压上一头。

  本来乔宏兴的手里面还有属于乔一夕的股份,可是对方却好像很知道乔家内部的这些关系一样,竟然开口声称必须是本人前来,否则在法律的效用下,是没有用的。

  是以,乔宏兴才会火急火燎的让乔一夕前来,为的就是将这个突然间冒出来的人给轰回去。

  见到乔一夕竟然还有这个心情询问对方是谁,乔宏兴板着一张脸说道。“乔一夕,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现在可是乔氏生死存亡的时候,你快点解决了这件事情。我让你祭拜你爷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