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司晨就是因为被医生诊断出来,活不过二十五,所以司盛希望自己的儿子可以每天都活得开开心心的,这才会将司晨带到乔氏主宅抚养,就是因为乔氏和司氏的关系很好,再加上乔氏的主宅离的近,所以才会这样的。

  可是住到乔氏主宅的司晨却并非无忧无虑。单单是乔一夕,她就没少听到这位大伯和伯母谈话的时候,一口一个病秧子的叫着。

  现在时过境迁,三年前做了脑瘤手术后,得以存活的司晨不仅身体健康起来,其他方面也是远超同龄人,成为L市当之无愧的年轻一代领军人物。

  想来,当时的乔宏兴可没有这样的远见吧!

  虽然如此,但是乔宏兴和司晨两个还是聊的十分的愉快。两个人更是从司晨的小时候一直聊到了三年前做脑瘤手术的时候。

  眼看时间已经不早了,乔宏兴再也忍耐不住,直接开口道。“司晨,其实今天叔叔叫你过来呢,意思是什么,以你的聪明智慧一定可以猜的到的。我就是想要问问你,你是真的不顾乔家和司家那么多年的情分了吗?”

  重点来了!

  昏昏欲睡的乔一夕精神一振,忍不住看向司晨,想要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谁知道就在同一时间,司晨竟然也看向了乔一夕。

  “咳咳~”乔子衫脸色一变,重重的咳了咳。示意眼前这对狗男女注意一下形象。她这肚子里可还怀着司晨的骨肉呢!

  即便如此,司晨也是遗憾的转移了眼光,看着乔宏兴说道。“乔家和司家的情分是老爷子在世的时候就积累下来的。我也十分的感激老爷子对我的照顾。”

  “那……”乔宏兴精神一振,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没想到司晨却话锋一变,说道。“但是这不代表我司家就的受到欺负而不反抗!我司家一向主张和气生财,如果不是被惹祸了,自然不会跟别人找不痛快。乔叔叔,你说呢?”

  乔宏兴顿时哑然。

  这里面的确是乔家有错在先,可是要他跟一个小辈说道歉的话,他又实在没有办法说出口。

  如果不是他找了司盛,却被告知他在修身养病,公司的所有事物都交给司晨全权处理的话,他又怎么会让乔一夕把司晨叫道这里来?

  一场会谈即将不欢而散。

  可是司晨却注意到了乔一夕眼中的失落,朗声说道。“想要我松手其实也不是不可能。且不说是老爷子在世时候的情分。就单单这些年来,一夕对我的照顾,我也不可能把乔氏往死路里逼不是吗?只是不知道,一夕的意思是怎么样的。”

  !=酷"f匠1z网首U发b

  乔一夕茫然的看向司晨,不明白这好好的怎么就扯到自己身上来了。

  虽然自己已经听乔宏兴的话,将司晨给带来了。但是乔一夕心里面却觉得过意不去,司晨明明知道这不是普通的饭局,可是他却还是来了。

  没有想到现在那么大的事情,司晨竟然还会问自己的意见。

  虽然在来的路上,乔一夕已经跟司晨说过,不管他做什么样的决定,她都没有意义。

  可是刚才在听到司晨说不会放过乔氏的时候,乔一夕心中还是十分的伤心。

  不管乔宏兴这一家子这些年来对她怎么样。但是这乔氏怎么说也是爷爷生前一步一个脚印打拼出来的产业。她怎么可能会愿意看着乔氏落败?

  没有想到司晨竟然如此关注自己的心情,乔一夕一时间也不知道是怎样的一个表情,只能僵在那里,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可是听到司晨的话后,乔宏兴却直接松了口气,笑道。“司晨,你这可是在跟你叔叔我开玩笑呢!乔一夕虽然不是我乔家的孩子,但是怎么也是我们乔家养大的。且不说老爷子这个方面,就算是其他的,乔一夕这丫头难不成还能说不吗?你这小子可是越来越幽默了。”

  乔宏兴等人是松了口气,可是司晨却狠狠的皱起了眉头。

  虽然知道乔一夕不受到他们的待见,但是乔宏兴这话却说得太过分了。乔一夕还没有开口,他就一幅理所当然的模样,好像乔一夕说一句不就会变得大逆不道一样。

  司晨当即便淡了声音,说道。“乔叔叔说得可不算,要一夕开口才行。”

  “恩,一夕,你告诉司晨,你要乔氏好好的,最好还能发扬光大,生意越做越好,做到全国,做到全世界!”乔宏兴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命令似的跟乔一夕说道。

  乔一夕张了张口,却发现自己根本就说不出来。

  她没有办法用这些事情来绑架司晨,让司晨为自己做那么多的事情。

  “对不起,我……”乔一夕低下头,伤心的说道。

  听此,司晨心中一疼,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逼的太紧了。乔一夕不愿意用这些事情来衡量他们之间的感情。

  可是乔宏兴呢?他却理所当然的趁机要求,不仅想让司晨放过乔氏,甚至于还想把司晨拉到他的阵营里,帮助乔氏发扬光大。

  司晨冷哼一声,暗道乔爷爷真的是养了一个天真白痴的儿子。

  当下他也不遮遮掩掩,直接开口说道。“我知道,乔爷爷去世的时候,给一夕留下了遗产。想要我收手,并且让那些乔氏的合作商继续合作,那就把属于一夕的那一份遗产全部交出来。”

  “什么?你做梦!”

  “这不可能!”

  “司晨,你疯了吗?”

  司晨的话一说出口,乔宏兴一家人立马尖叫起来。就连乔一夕也忍不住看向了司晨,眼中闪过不可置信。

  “好啊!原来你们两个人竟然是打的这个主意。乔一夕,这些事情也是你和司晨商量好了的吧?我乔家真是养了一条白眼狼!”乔宏兴气急败坏的拍打着桌子,站起来愤怒的瞪着乔一夕,那模样简直要把她给大卸八块。

  就连华彩怡也是扭曲着一张脸瞪着乔一夕说道。“我说你那么多年都默不作声,原来在这里等着我们呢!乔一夕,你这个贱女人,白枉我乔家养了你那么多年。你不仅要抢你堂姐的老公,现在竟然还要谋夺我乔家的家产!!我乔家可养不起这样的贱人!”

  “乔一夕,你这个贱人,你有什么资格继承爷爷的遗产?”乔子衫也是扭曲着一张脸,尖细着声音对乔一夕吼道。

  当年宣布遗产的时候,乔一夕的遗产份额竟然比她还多。这是她一直以来对乔一夕耿耿于怀的原因之一。

  乔子衫怎么也想不通,她才是爷爷的亲生孙女,为什么在爷爷的眼中竟然比不上乔一夕这样一个外来的贱人。

  从小时候开始,乔子衫就知道乔一夕不是乔家的骨肉,对她想来也是趾高气昂,如同小姐对待丫鬟一般。

  可是就在那个时候,她眼中的丫鬟竟然狠狠的压了她一头。她怎么可能忍受?

  现在,乔一夕竟然还要联合司晨来夺回那份遗产。和她爸妈说的一样,乔子衫也绝对不会同意。

  看到他们的态度,乔一夕却早已麻木了。

  “爷爷的那份遗产我从来都没有想要过。爷爷将我养育长大,我却没来的急报答爷爷,我……”

  “够了,乔一夕,你这个贱人,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你如果不想要那份遗产的话,那现在又是怎么回事?”乔子衫气急败坏的打断了乔一夕的话,愤怒的指着司晨。

  司晨也没有想到的他的这个条件竟然会引起那么大的反应。看着抿住嘴唇,眼中全是伤感的乔一夕,司晨越发的心疼。

  他错了,他以为他这样做,乔一夕就可以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可是没有想到她得到却是自责和谩骂。

  司晨黑着一张脸,叫道。“够了,你们实在是太过分了。”

  “过分?过分的人到底是谁?我还以为司家真心将我乔家当成世交好友,没有想到司家的人竟然联合乔家的叛徒来联合吞并乔家。司晨,我告诉你,你就死了这条心吧!乔家就算是覆灭了,也绝对不可能变成外姓!”

  乔宏兴愤怒的吼着。而后又看向乔一夕厌恶的说道。

  “乔一夕,你这个叛徒根本就没有这个资格继续当我们乔家的人。我会宣布,你被乔家除名了。至于老爷子的忌日,哼!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每年都趁着我们不在的时候去看望老爷子。我告诉你,以后不允许你在老爷子的墓前出现!省的老爷子死不瞑目,知道乔家出了一只白眼狼!”

  “什么?不行,大伯,你不能这样。你明明答应我,今年我可以以爷爷孙女的身份去祭拜爷爷的,你怎么可以出尔反尔?”

  乔一夕一愣,看着乔宏兴激动的问道。

  她可以忍受刚才乔宏兴他们一家子说的那些无中生有的谩骂与讽刺。但是她却没有办法忍受不能再去看望爷爷。

  她这些年来没有办法光明正大的祭拜爷爷就已经让她十分的难过了。如果真的连乔家的墓地都不让她进去的话,那她就真的是大大的不孝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