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他竟然还说,沿着那条路一路找过去了?呸!

  可是不解内情的乔一夕心中却十分的感动。不管如何,司晨救了她这是事实。否则,她还真的不知道黄易那个变态会相处怎样恶毒的招数来对付自己。

  不过那个告诉司晨自己在哪里的人又是谁呢?乔一夕轻哼一声,无意识的嘟了嘟嘴巴。

  “大伯他让我明天晚上必须把你带过去吃个饭,你是怎么看的。”乔一夕心中想起了许多事情,可是最终却又将话给绕回了原点。

  听到这话的司晨轻笑的勾起嘴角说道。“那你希望我去还是不去呢?”

  乔一夕一愣,开着玩笑道。“这可是你的事情,难道我让你去你就去不成?”

  乔一夕话刚说完,却见司晨十分认真的点了点头。乔一夕一僵,撇开眼笑了笑,急忙埋头吃起东西来。

  司晨眼中划过失落,可是却还是决定和乔一夕一起去乔家看看乔宏兴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因为医院的事情,肚子里的孩子受到了震荡,乔子衫出现了流产的现象。当时就吓的她三魂丢了七魄。

  如今总算是将肚子里的孩子小心翼翼的包养好了。可是却听到自家父母竟然让乔一夕和司晨一起回来吃饭。

  乔子衫的脸色当即就拉了下来,大喊大叫道。“我不要,我不要!你们要是敢让司晨和乔一夕这个贱人在一起的话,我就不活了!我干脆死了算了,反正也没有人关心我了!”

  听到这话,华彩怡简直是心疼到心眼里去了。直接将乔子衫搂在怀中各种安慰。

  最后总算是华彩怡和乔宏兴的再三保证之下,知道乔一夕和司晨是绝对不可能在一起之后,她的脸色这才好了一些。

  即便如此,乔子衫也忍不住抱怨道。“爸妈,你们好好的,这件事情也不事先让我知道。要是我肚子里面的孩子保不住了,我就连司家的那对老东西都没有办法收复了。这样一来,我就更加不可能和司晨在一起了。”

  “既然知道,那你就给我乖乖的待在家里面,不要每天出去胡闹!你要是好好的待在家里面,哪里会发生那么多事情!”乔宏兴脸色一板,气呼呼的说道。

  还不带乔子衫委屈的撇撇嘴,一旁的华彩怡便心疼的护着自己的宝贝女儿,对着乔宏兴说道。“你要是用本事的话,我们的宝贝女儿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吗?现在子衫就指着这肚子里的孩子来当司家的少奶奶呢!你就别惹她了。”

  “可不是吗?爸!待会司晨要是来了的话,你可得好好的和他说话,别又把他给惹火了。这段时间,因为月牙岛的事情,那些平日里和我交好的名媛淑女们都不爱理我了。就连那些富太太们最近也不来找妈说话了。你……”

  “你还有脸说这些!如果不是你做出那么丢人的事情来的话,我们乔家会变成这个样子吗?我们还会被司晨这个臭小子制约成这个样子?你简直就是丢了我们乔家的脸!”

  乔子衫不提还好,一提起这件事情,乔宏兴就气不打一处来。这一个月来,何止是乔子衫和华彩怡?就连他也是如此。那些平日里交好的大人物们,看到了他都恨不得绕道走!

  乔宏兴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可是乔子衫却不是乔一夕,见自己的爸爸指责自己,当即便大声的叫道。“这件事情能怪我吗?当时你也是有这个意思的。你就是开口说了出来而已,你就因为这件事情来指责我。我都已经知道错了嘛!你干嘛还一直咬着不放?难道我回到家里面还要听到那些话吗?”

  乔子衫的声音尖细的刺透耳膜,简直比乔宏兴的声音还要大上数倍。再看看这幅盛气凌人的模样,哪里有知道错误的样子?

  这边父女两个指责来指责去,而司晨却开着车带着乔一夕来到了他们的家中。

  一进门,刚才还吵的面红耳赤的父女两瞬间变了脸色。

  乔子衫挺着小肚子飞快的走到了司晨的面前,一把将乔一夕给挤的远远的,而后嗲嗲的说道。“司晨,你可来了。我这几天好想你啊!不仅如此,就连我肚子里的宝宝也在想他爹地呢!”

  司晨混身一僵,暗暗的挣脱着乔子衫的手臂。

  而乔一夕却忍不住看向了乔子衫的肚子。那里面有一个怀着四个月大的小胎儿。如果她的肚子里的孩子没事的话,也就比它小上一个月吧?

  乔一夕心中十分的伤感,忍不住伸出手,想要触摸乔子衫肚子里的孩子。

  可是还不等她的手动到乔子衫,却见乔子衫脸色大变,一把将她给狠狠推开,大叫道。“乔一夕,你这个贱女人,竟然想要害我肚子里的孩子。你的心也太狠了吧?你还是人吗你?连个胎儿都不放过,你简直就是丧心病狂。”

  “我没有。”乔一夕瞪大了双眼,急忙的开口解释。

  可是乔子衫却根本不听。她才不会相信乔一夕这个贱人会有那么好心,只是想要摸一摸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呢!

  她一定是觉得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对她和司晨来说是个阻碍。所以看到了自己的肚子,她想要毁了自己的孩子!

  真是开玩笑,她就指着这个肚子当司家的少奶奶呢!怎么可能会让乔一夕得逞?

  看着乔子衫这幅洋洋得意的脸孔,司晨却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最《新%N章,节(,上^酷9匠B‘网is

  “够了,一夕已经解释清楚了。你好歹也是她的堂姐,你就不能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吗?一夕没有你想的那么不堪!”

  反而是你,越来越肆无忌惮,让人生厌!司晨在心中暗暗补充着,眼中闪过浓浓的厌恶。

  挣脱开乔子衫的手,司晨开口道。“我是接受一夕的邀请所以才会来这里的。如果你们这么不欢迎一夕的话,那么我们离开就是了。”

  “这说的是哪里的话,子衫她是怀孕了,所以最近情绪有些不稳定。再加上在医院的时候,她有流产的征兆,所以心里面才会比较敏感。毕竟也是要当妈妈的人了,当然一心想要保护自己的孩子。一夕也不打声招呼,难怪子衫会那么激动了。”

  华宏兴虽然脾气有些暴躁,心情也很容易起伏不定。但是到底比乔子衫多吃了二十多年的饭,想要说些场面话简直是再容易不过的了。

  听到这话,乔子衫虽然很不服气,但是看到司晨不悦的脸色,她还是淡淡的点了点头,说道。“都说孕妇情绪会不稳定。我也不是故意的。”

  就在这个时候,华彩怡也急忙的开口说道。“饭菜已经准备好了,大家都上桌吃饭吧!”

  话音刚落,乔子衫看准了司晨坐下的位置,一把将他旁边的位置给占了下来。得意洋洋的看着乔一夕,眼中似乎在得意着什么。

  乔一夕心中无语,默默的坐在了边缘的位置,和这些麻烦远离。

  见此,司晨眼中闪过一丝失落,对旁边的乔子衫更加的没有了好脾气。

  餐桌上,乔宏兴东拉西扯的说了好久的话,就在饭局快要结束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开口道。“司晨啊!我们乔家和你司家也算是世家了。我还记得你还小的时候,身体不是很好,为了让你有一个良好的休养环境,当时你爸爸还把你送到了我们的主宅,跟着一夕和子衫一起居住玩耍呢!”

  “这一眨眼,当年不过是小娃娃的你们已经长那么大了。你叔叔我也越来越老了。我今天就问你一句,你对我们乔氏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想法。”

  司晨心中一凛,嘴上却说道。“乔氏是一个大企业,在乔爷爷的手上开始诞生,虽然比不上一些古老的有着悠久历史的家族,但是也传承了下来。乔氏自然是我们这些小辈学习的榜样。”

  乔宏兴一愣,心中闪过一丝怒意。司晨这个小子竟然还跟个泥鳅似的,和自己顾左右而言他。

  他想要说的哪里是乔氏的企业传承和学习榜样?他想要说的明明就是这次由司晨带头引发的乔氏危机!

  乔宏兴胸中火气直冲脑顶。在他看来,他现在已经是低声下气的和司晨这个小辈说话了。可是这个小辈却一点眼力见都没有。这怎么能不让他生气?

  就在他准备开口大骂的时候,一旁的华彩怡却暗暗的拽住了他的衣摆。

  “哈哈哈~我们乔氏哪里能够当的起什么榜样。司晨,你可是我们L市的好榜样。你看看,现在的那些公司老总,他们的孩子几乎都是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富二代。可是你呢?你虽然出生不错,但是却一直不骄不躁。你还小的时候,我就看得出来,你长大以后一定是人中龙凤。现在看来,我的眼光开始不错的。”

  司晨笑着将乔宏兴的话全部接下。

  可是一旁看着这一切的乔一夕却听的牙酸。

  当年的情况完全不是如此,乔宏兴这张口说瞎话的本事还真是越来越厉害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