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吟了一会儿,乔宏兴淡淡的说道。“你遇到的那些事情,我也已经听说了。司晨来救你,你应该好好的感谢感他。明天让他来家里吃顿饭。”

  听到这话,乔一夕忍不住讶异的看了一眼乔宏兴。司晨那天说话说得那么绝,乔宏兴竟然还能妥协?

  乔一夕只觉得眼前的男人都快成为她不认识的大伯了。她的大伯不是应该咄咄逼人的吗?

  虽然如此,但是乔宏兴既然让自己邀请司晨来这里吃饭,那也不是什么大事。乔一夕没怎么思考就点头答应了。

  可是当她得知如今乔氏和司氏的关系之后,乔一夕只觉得头疼欲虐!

  原来司晨那天在医院里面并非只是随口说说,他是真的生气了。

  自从月牙岛的事情发生之后,司盛被气的够呛,所以如今司氏大部分都是由司晨代理。平日里看起来温文尔雅的男人没有想到下定决心做一件事情会是这样的雷厉风行。

  不过才三天的时间,与乔氏合作的那些公司竟然开始有解约的想法。乔宏兴本来心情还十分的火大,满是火气的待在家中等待着司晨来向他道歉。

  结果道歉没有,事情反而是越发的严重了。这些年来,乔宏兴掌管了乔氏之后,生意就一直是老样子,许多的合作商也是看在老人家的面子上才会和乔氏继续合作下去。

  可以说,乔宏兴这种踩低就高的做法让L市的那些数得上名的人物都很看不惯。所以拿他当知心朋友的人也是少之又少。

  所以,当乔宏兴着急的准备找平常玩耍的那些老朋友们解困的时候,却发现那些老朋友们不是这个哭穷,就是那个没空。

  华宏兴脸色都要变了,想了整整一天,这才突然间想到自家还有一个叫做乔一夕的小贱人呢!

  司晨之所以要和乔氏闹开,全都是因为她!所以要解决办法,自然要乔一夕去了。这也是她应该做的事情。

  乔宏兴倒是将这件事情全都推给了乔一夕。可是知道事情缘由之后的乔一夕却不知道应该如何和司晨开口。

  自己虽然和司晨相熟,但是这件事情是司晨和乔子衫之间的事情。司晨因为月牙岛的事情,名声直接被乔子衫给拉臭了不少。

  更新f最快上酷}匠:v网√}

  往年别人说起司晨都是各种表扬赞赏,可是如今,说的最多的却还是乔子衫大婚当日就要和别的男人走的事情。

  作为一个男人,这无疑是一个耻辱。而乔家人不仅没有反思,还步步紧逼。现在闹成这个模样,她怎么开的了这个口?

  就在乔一夕烦躁的待在公司的办公室的时候,助理却传来了一句话。

  “乔总编,公司楼下有人要找你,说是叫做司晨。”

  “我知道了,先让他等等。”乔一夕一愣,急忙应了一声,可是心里面却充满了疑惑。

  司晨在这个时候来找自己,难道说他知道乔宏兴想要打什么主意,所以先来找自己了吗?

  虽然有些不理解,但是乔一夕还是离开了办公室,往会客室走去。

  刚进门,乔一夕就被这满屋子的花束给吓了一跳。这些花朵赫然是自己最喜欢的清香百合。看着一旁司晨温柔的笑脸,乔一夕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谢谢你。没有想到你还记得我喜欢的花。”

  “当然,你喜欢的东西,我不会忘记。”司晨轻笑着说道,可是下一刻,他的眼中却露出一丝愧疚。

  “一夕,这三年来,我失去了记忆,对你很不好。你怪过我吗?”

  “没有。及时你对我再不好,也无法抹去童年时候,你对我的维护。你就好像是一个大哥哥一般,你能恢复记忆,我很开心。”乔一夕摇了摇头,神色中带着一丝回忆。

  听到这话,司晨送了口气,可是心里面却忍不住有些失落。

  “你只把我当成大哥哥吗?”司晨忍不住开口问道。

  他和乔一夕已经错过三年了,他不愿意再这样错过下去。他多想要告诉乔一夕,他喜欢的人是她,他已经爱上她了,也许在小时候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已经喜欢上了这个可爱的小妹妹了。

  可是他又担心自己太过的鲁莽,反而吓坏了这心间的小人儿。

  但是心思透亮的乔一夕怎么可能不明白司晨这话的意思?

  以前还小的时候,她就嚷嚷着长大了要做司晨哥哥的新娘子。可是现在……

  乔一夕抿起嘴巴,勾起嘴角轻轻的点了点头。“恩,在我的心里面,司晨是个很温柔的大哥哥呢!”

  听到这话,司晨眼中一闪而过的失落。可是下一刻,他又笑道。“你这丫头,伤还没有好就离开医院。要是我不去医院找你的话,你是不是就不准备告诉我你已经出院了?”

  乔一夕神色一松,看着司晨眼中的宠溺,笑道。“我这不是不想打扰你吗?再说了,我都已经没事了。在医院里面可会憋出病来的。”

  “果然还是一个孩子呢!”司晨笑着揉了揉乔一夕的脑袋,说道。“走吧!一起去吃个饭,算是庆祝你伤好出院,还有你成为公司的总编了。”

  “明明是两件好事,你难道还想要一起庆祝了吗?好小气。”乔一夕皱了皱琼鼻,只觉得和司晨找回了以前的感觉。

  那时候,司晨就老是宠溺的摸着自己的头发,带着自己去玩耍,还有就是吃好吃的了!

  托司晨家的福,乔一夕可没少吃美食呢!想到司晨又要带自己去吃好吃的,乔一夕竟然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惹得司晨满是无奈。

  可是当通过手下人得知乔一夕竟然又和司晨走在一起之后,别墅里面的封欧却又再次拉下了脸。

  这个死女人!难道心里面真的已经没有本少爷了吗?才回L市几天的功夫,竟然就和司晨那么亲密了。

  “该死!”封欧黑着一张脸,气愤的拍打着面前的茶几。看的一旁候着的菲利普忍不住轻轻的摇了摇头。

  他就搞不明白了,少爷心里面明明是有乔小姐的,可是为什么却只是让人打听她的消息,却不出现在她的面前呢?

  一向无所畏惧的少爷到底在担心什么?

  “菲利普!”

  “少爷。”菲利普恭敬的弯了弯腰,表示自己听的到。

  可是封欧沉吟了一声,却又挥了挥手,烦躁的在客厅里面走来走去。

  而此时和司晨一起来到酒店的乔一夕却开心的品尝着司晨为自己点的美食。

  一晚上,乔一夕好几次想要开口说起关于乔宏兴交代的事情。可是看到司晨那满是温柔的眼神,乔一夕却每每都将话给咽了回去。

  倒是司晨,看着乔一夕欲言又止的模样,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有什么话就说出来吧?难道对我还要藏着掖着的吗?你不是还口口声声的说把我当成了哥哥?”

  虽然司晨对这句话不是很满意,但是乔一夕说把自己当成哥哥看待,至少说明她没有厌恶自己。

  司晨相信,他失去记忆的三年是可以弥补回来的。他会让乔一夕知道,其实在他的内心深处,他一直喜欢的人是乔一夕,而不是乔子衫。

  被司晨那么一激,乔一夕反而是不好意思了。当即她便将乔宏兴的话告诉了司晨。司晨冷笑一声,显然知道乔宏兴心里面的小九九。

  乔宏兴这个人最爱面子,那天被自己言语顶撞就已经很生气了。更别说后来还被一群人给扔了出去。

  想到的这里,司晨忍不住皱起了眉头问道。“一夕,你是不是认识什么有权势的人,那天在医院出现的那群人,你知道是谁派来的吗?”

  冷不丁的听到这个话题,乔一夕眉头一皱,问道。“这难道不是医院的安保人员吗?”

  看着司晨无语的脸色,乔一夕的眉头却皱的更深了。“那些人根本就不是医院的安保人员是不是?医院的安保人员做事也不会那么的雷厉风行。”

  乔一夕紧紧的抿着嘴,不知道为什么,心情瞬间变得十分不好。

  “司晨,为想问问你,当时我被黄易派人抓走了,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现在仔细想想,乔一夕竟然觉得自己的身边好像时时处处都透出封欧的影子一般。

  “我在看到网上的言论之后,就有些担心你。所以挂了电话之后,我就直接来找你了。可是却发现你没有在房间里,而且打你电话也没有接听,我很担心,就让人帮忙寻找。后来好像是有人告诉我们看到你被人给掳走,而且是往你被绑架的地方去的。所以我就沿着那条路一路找过来了。”

  如果此时让封欧听到司晨这些话的话,封欧一定会黑下脸来,二话不说先把司晨揍的他爸都不认识来。

  他明明都已经派人将乔一夕绑架的地点告诉司晨了。这个混蛋竟然绕着弯找了大半天,平白的浪费了多少时间。

  否则乔一夕怎么可能会被伤成那个样子?

  当时封欧偷偷的跑去医院看望乔一夕的时候,脸都青了。当时就差点没有拽着司晨的脖子狠狠的把他给揍晕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