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能够一起去祭拜爷爷,我是高兴。我是高兴的。”乔一夕急忙的摇头说道,而后又忍不住询问道。“大伯,你的意思是说,我可以和你们一起去祭拜爷爷吗?”

  “……恩。”手机那头顿了一下,乔宏兴淡淡的点了点头。

  “谢谢你,大伯!”乔一夕开心的说道。

  那么多年一来,她从来没有像这一刻一样感谢乔宏兴。

  她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去祭拜爷爷了。当天,乔一夕便激动的回到了乔家的主宅。

  以往在祭拜长辈的时候,他们都要回主宅住上两天,以表示对长辈的尊敬。虽然现在离爷爷的忌日还有半个月的时间,但是激动不已的乔一夕已然顾不了许多了。

  可是乔一夕怎么也没有想到当她开了三个小时的车回到主宅的时候,整栋楼却是一点光亮都没有。

  “七婆婆?七婆婆?你在吗?”环顾四周,乔一夕放低了声音叫道。

  可是却没有听到有人应答,乔一夕疑惑的走到门前,却发现门被紧紧的锁住。乔一夕心中满是疑惑,只能给乔宏兴打了一个电话。

  “这都多少点了?你怎么还没有到家,你这是什么意思?不乐意给老爷子过忌日是吧?你要是不乐意,你以后就不许用乔这个姓氏,别丢了老爷子的脸!”乔宏兴在电话那头显然是等的急了,当即便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

  乔一夕一愣,下意识的回道。“我已经回来了啊?不过为什么主宅一个人都没有,连灯都没有点。还有半个月才是爷爷的寿辰,我现在回来是不是太早了?”

  乔一夕试探性的说道。按照习俗,她现在出现在主宅里面的确是太早了。应该是到时候和众多乔氏的族人一起回到主宅才是。

  可是听到这话的乔宏兴却怒上心头。

  “你回主宅了?谁让你回主宅的!你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回来!!!”

  乔一夕一愣,这才后知后觉的明白,原来乔宏兴口中的家并非是有爷爷生活的主宅,而是爷爷死去之后,被乔宏兴和华彩怡所带走的那个新房子。那个没有一丝温暖和阳光的地方。那个地方可以称为家吗?

  乔一夕嘴角勾起一丝苦笑,却没有抱怨什么,而是听话的开车往市区去。

  只要能以乔家人的身份祭拜爷爷,独自开几个小时的车程又算得了什么?

  可是自从当上了总编之后,乔一夕便一直忙的不可开交。更别说她之前的伤也没有好利索。

  虽然感觉到十分的疲惫,但是乔一夕却忍不住加快了速度。乔宏兴可放话了,今天必须要见到她。

  虽然不明白乔宏兴为什么如此着急,在爷爷忌日的前半个月就要让自己回去商量事情,但是乔一夕还是不想要放弃这次的机会。

  谁知道一个不查,乔一夕突然间看到拐弯处传来的灯光。天色太黑,灯光突然出现,乔一夕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一场车祸即将产生。

  碰撞传来,乔一夕不由自主的往前头仰去,却在即将撞上玻璃的时候被一只手给拉住。

  乔一夕来不及感应到什么,一切电闪雷鸣间就发生了。

  “喂!美女,你没事吧?”一道清冽的声音传来,乔一夕下意识的睁开了眼睛。

  车是报废了,可是乔一夕却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完好无损。

  “你……刚才是你拉着我吧!谢谢你啊!”乔一夕一愣,十分感激的说道。

  对方倒是毫不在意,而是说道。“这大晚上的,这里又没有太多的灯光,你这疲劳驾驶可要不得。现在我们两个人的车都报废了。看来今天晚上只能留宿街头了。”

  “什么?可是我有重要的事情,我赶着回L市呢!”乔一夕着急的叫道。

  “L市?这么巧,我也准备去L市呢!”

  听到好话,乔一夕嘴角微抽。这条路就是通往L市的好吗?他除了去那个方向还能去哪里?

  。%酷匠F网;X正S版aI首0发{t

  不过乔一夕倒是没有直接吐槽,而是曾经在不能回去的悲伤当中。

  对方叹了一口气,耸耸肩说道。“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

  “真的吗?那应该怎么办?”乔一夕眼睛一亮,求救性的问道。

  听此,对方一笑,挑了挑眉,直接走到已经被撞坏的车,直接将两辆车的前盖给掀了起来。

  看着对方的动作,乔一夕眼睛一亮,问道。“你是要用这辆车的零件来修理另外一辆车,然后我们就有车可以回去了是不是?”

  “呵~还挺聪明的嘛!不错,现在大晚上的,这条路本来就没有什么人走。想要在这里等车显然是不太现实的。再加上你急着赶回L市,只能这样做了。”

  听着对方漫不经心的话,乔一夕却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竟然还会修理汽车,实在是太好了。他不但没有怪罪自己疲劳驾驶,竟然还帮助自己,看来是个好人。

  乔一夕松了口气,暗暗的将手里面紧紧握住的碎玻璃给松开。

  刚才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男人半抱着自己,乔一夕真的是吓了一跳。

  认真修理的男人并没有回头,可是耳朵却轻轻的动了动,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好了!”

  乔一夕无聊的站在一旁安静的等待着,不过二十分钟左右的时间,那男人淡淡的说着,直接来到了主驾驶的位置上。

  听此,乔一夕急忙的站了起来,窜进了副驾驶上。

  车里面开着灯,乔一夕这才看清楚眼前男人的全貌。

  对方有着健康的麦芽色肌肤,穿着着运动服装,即使是坐着不动也给人一种阳光大男孩的模样。乔一夕眉头一挑,手微微一动,这才发现自己没有带照相机。

  “今天真是谢谢你了。”乔一夕微笑着说道,眼中带着一丝感激。本来以为这个男人该提赔偿的要求了,谁知道对方不仅没有提,而且还体贴的说道。“你是疲劳驾驶,现在还是安静的睡上一个小时,差不多我们就可以到L市了,到时候我再叫你。”

  “谢谢。”乔一夕一愣,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闭上眼睛,你这样看着我,我会误会你爱上我的!”淡淡的声音响起,乔一夕一惊,急忙的闭上了双眼。

  可是脑海中闪现的却是封欧的面孔。他正开着车大大咧咧的叫着:女人,你这是想要勾引本少爷吗!

  嘴角勾起轻笑,乔一夕沉沉睡去。

  当下车了许久之后,乔一夕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还没有询问对方的名字呢!也不知道他到底是谁,自己把他的车给撞坏了,他还送自己回来。不管如何,自己都应该好好的谢谢他才是。

  看着手表上的时间,已经快十一点了,乔一夕脸色微变,急忙的走进了那个她不愿意进去的房子。

  本来以为乔宏兴等人早就已经等不了自己而休息了。可是没有想到大厅里面还亮着灯呢!

  保姆将门给打开,看到来人是乔一夕,松了一口气之后却也没有打招呼,而是自家让开了位置,让乔一夕自己进去。

  已经习惯了保姆的态度,乔一夕没有理会,而是走进了大厅。看着此时坐在沙发上的乔宏兴和华彩怡,淡淡的打了声招呼。

  “大伯,伯母。我回来了。”

  “哼!翅膀硬了,也不看看这天色多晚了,竟然还让长辈等你。好大的架子啊!当了总编的人就是不一样。”华彩怡在一旁阴阳怪气的说道。

  她好好的美容觉就被乔一夕这个贱人给搅乱了。她的心情可好不起来。而且,一看到乔一夕,她就不可避免的想起那天在医院发生的事情。

  她华彩怡长那么大,还从来没有这样丢脸的时候!

  对于伯母那阴阳怪气的声音,乔一夕已经习惯了。她并没有理会华彩怡,而是将目光看向了乔宏兴。

  一路上,她已经从最初可以光明正大的去祭拜爷爷这件事情中回过神来了。

  如果乔宏兴真的只是想让自己去祭拜爷爷的话,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说。他说这件事情只是想要让自己回来。明明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可是她却愿者上钩。

  “大伯,你叫我回来应该是有紧急的事情来找我的吧?如果不是的话,那我就不打扰两位的休息了。”

  乔一夕只是开了个口,乔宏兴就立马皱起了眉头。可是本来脱口而出的谩骂却咽了回去。

  下一刻,乔宏兴淡淡的说道。“你对子衫和司晨的婚事怎么看?”

  “我一个后辈,这样的事情轮不到我来说道吧!”

  “既然知道你是个后辈,那就让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别那么多废话!”一旁,华彩怡没好气的叫道。

  “这是乔子衫和司晨的事情,我一个外人没有看法。”

  “你还知道你是个外人?”华彩怡双目一瞪,阴阳怪气的叫道。

  如果不是乔一夕这个贱丫头的话,子衫和司晨早就已经再一起了。何至于子衫的肚子都已经四个月了,可是司晨却迟迟不答应结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