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当打开手机浏览起L市最近发生的新闻之后,乔一夕心中的怪异想法越发的厚重了。

  黄易和夏初瑶竟然被抓了,不仅如此,他们两个人做的所有坏事竟然都上报给了警察局。法律更是着重处理,对黄易和夏初瑶的处罚远远的超过了他们本身所做的事情。

  当然,这对大家来说是个大快人心的事情。可是乔一夕却忍不住疑惑。

  以黄易的权势,他就算没有保住自己,至少也能够尽量的减少自己的刑罚吧?可是为什么,他却被判刑,而且还是无期徒刑?

  乔一夕心里面虽然和受到黄易伤害的人一样觉得大快人心。可是心中却总是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这一切之所以会变成这样,都是因为自己的缘故。

  乔一夕没好气的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暗道自己怎么可以那么自恋?也许是本来就有人看不惯黄易,所以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这一切和自己根本就没有关系。

  可是接下来,乔一夕接到来自国家地理杂志公司的新任命之后,却直接肯定了一直萦绕在她心中的想法。

  封欧!这一切都是封欧做的!乔一夕愤愤的说着,眼中闪过的却是浓浓的欣喜。

  第二天,乔一夕便迫不及待的带伤回到公司。可是和她进行交接的人却并非是她心中所想的封欧。

  看着眼前的中年男子,乔一夕呆愣的抓住他递过来的文件,在他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乔一夕急忙的开口问道。

  “你好,你从总部带任命书的时候,有没有其他人和你说过什么?”

  “什么说过什么?乔小姐难道认为这份认命不是总公司的意思吗?”

  乔一夕心中可不就是这个想法吗?可是看着这一本正经的说话的中年男子,乔一夕还是弱弱的摇了摇头。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这一切太过的突然了。封欧好好的让我当国家地理杂志分公司的总编,我怕我做不好。”乔一夕眼睛滴溜溜的转了转,满是担忧的说道。

  可是那中年男子却皱起了眉头,疑惑的问道。“封欧?封欧是谁?你的认命是董事会的决定。和别人没有什么关系。如果乔小姐觉得自己不能够胜任的话,可以主动辞职,我想我们董事会会再认真的进行评估的。”

  被中年男子这话一堵,乔一夕张了张口,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难道说这一切不是封欧的意思?

  乔一夕心中满是疑惑,却没有问问对方为什么连封欧的名字都不知道,竟然还询问封欧的名字。

  如今别说是整个L市了,只要是有工作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封欧的名字?那样一个光耀夺目的男人,走到哪里都会带着亮光的男人,怎么可能会有人询问他是谁?

  就这样,一个馅饼砸到了乔一夕的脑袋上,乔一夕晕晕乎乎的开始了她作为总编的生活。

  刚刚到公司的时候,得知他们新上任的总编竟然是乔一夕,公司的员工直接欢呼,叫道他们总算是逃离了黄易的掌控,可以开始新的人生了。

  见此,本来心里面还抱有疑惑的乔一夕立即被这氛围给感染了。连日来不好的心情也开始变得开朗起来。

  将这一切收入眼中的林芸却充满了愤恨。

  如果说乔一夕对这幕后的推手只是有一个推测而已,林芸却早已肯定了。

  想到昨天夜里发生的事情,林芸紧紧的拽住自己的拳头,眼中是怎么也忍不住的愤怒和怨恨。

  昨天晚上接到一个陌生电话,来人竟然是封欧让来的。林芸当时心情不知道有多么的激动。她还以为封欧打算正视那件事情,好歹给自己一个说法了。可是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封欧派人的人只是来告诉她,乔一夕即将接任公司的总编。为了让她心无旁骛的实现自己的理想,时刻在她身边工作的林芸必须离开。

  这一切只不过是不想让林芸无时无刻的提醒着乔一夕在波里沙漠最后一夜发生的事情。

  可是正是因为明白,所以林芸才更加的愤恨。

  她都已经做到这样的地步了,为什么封欧还是不愿意接纳她?为什么,那个口口声声说不要再见的乔一夕却被他一直念着。

  即使不出现在她的面前,也要为她铺好一切道路?

  梦想?难道她林芸就没有梦想了吗?难道因为乔一夕的梦想,她就只能让步吗?凭什么!!!

  林芸咬着牙,心里面几乎是绝望的。可是看着此时被同事们围绕在中间言笑晏晏的乔一夕,林芸心中就算再怎么愤怒又能如何?

  她清楚的知道,如果她做出任何让封欧不满意,或者让乔一夕伤心难过的事情,她的下场和黄易、夏初瑶就是一样的,她就再也没有机会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了!

  想到这些,林芸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脸欣喜的凑到乔一夕的面前说道。“一夕,恭喜你了。这一切都是你应得的。你本身就是摄影师,当上了总编之后,就能够学到更多的知识了!而且在我们公司里,你也是最适合当总编的一个。你都不知道我们在知道你当上总编的时候,我们的心里面有多么的高兴。”

  “是啊!一夕,林芸说的对!今天可是个大好日子,我们一定要好好的庆祝庆祝!”

  “可不是吗?我们……”

  一旁,和乔一夕相处不错的同事们都急忙的点头应和着。看着这一切,乔一夕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

  “大家抬爱了。我一定会努力的做好总编。把公司做好的。”

  她虽然是公司的员工,但是因为摄影师的职业关系,和待在公司上班的同事们其实并没有太多的交集。突然间大家都那么的热情,她实在是有些受不了。

  可是这一切看在林芸的眼中却变了味道。乔一夕就好像是耀武扬威的在她面前炫耀她此时有多么的得意一样。

  而这一切却是用她的梦想来换的。林芸心就好像滴血一般。可是脸上却要装出一副喜闻乐见的模样。

  “一夕,其实今天我也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有一家公司想要聘请我当他们公司的撰稿人。我接受了。”

  乔一夕一愣,下意识的问道。“可是你不是更喜欢现在的这份工作吗?好好的为什么要换工作?”

  可不是吗?如果一切还好好的,她何必要换工作!林芸心中歇斯底里的呐喊着。

  “换一个地方,换一种心情嘛!本来发生了黄易和夏初瑶的那些事情之后,我就想要换工作的。你说我势力也好,说我没有志气也罢。我都已经决定要走了。”

  林芸说的很是伤感,乔一夕立马就想到了死去的赖辉,心中也是一酸。“不,林芸。你很好,你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好。我相信你即使是在另外一个地方,你也能散发自己的光彩的。我相信你,你一定可以的。加油。如果你想要回来的话,只要我在这里,公司一定无条件的欢迎你回来。”

  乔一夕尊重林芸的决定,可是她的话对林芸来说却充满了讽刺。

  掉头离开,林芸再也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她绝对不会就这样过去的!属于她的一切,她都要拿回来!林芸眼中闪过一丝狠戾。而此时,乔一夕却跟着同事们一起欢呼庆祝。

  成为了总编的乔一夕一下子忙了起来,而此时和司家彻底闹开了的乔家却因为找不到那天将他们拖走扔掉的幕后主使,而将目光又看向了乔一夕。

  当看到手机里面的来电显示时,乔一夕还想着是不是脑袋出毛病了,或者是手机出了问题。鲜少和自己打电话的乔宏兴竟然打来了电话?

  “你好,这里是国家地理杂志社。”乔一夕眼睛一转,一本正经的说道。

  下一刻,手机那头传来了气急败坏的吼声。“乔一夕,我知道是你!你现在立马给我滚回来!都多大的人了,不知道下个月是你爷爷的忌日吗?”

  乔一夕一愣,半响没有反应过来。乔宏兴竟然在自己的面前提起了爷爷的忌日?

  自从自己十八岁成年之后,乔宏兴别说是提醒自己爷爷的忌日了,就连爷爷的忌日到了也绝对不允许自己和他们一起祭拜。

  用乔宏兴的话来说,乔一夕不是乔家的血脉,是没有资格祭拜他父亲的。所以自从成年了以后,乔一夕就只能偷偷摸摸的趁着下午或者傍晚的时候去看看爷爷。

  酷/:匠T网h永I久~免费7看{小,说i

  逢年过节,或者乔一夕受到委屈的时候,也会去墓地看看爷爷。除了能够和她说得上话的司晨之外,她就只剩下已经变成一捧骨灰的爷爷可以倾诉了。

  乔一夕激动的拽着手机,忍不住说道。“大伯,你刚才说什么?”

  “怎么?你爷爷不说把你养大成人,至少也把你父亲养大成人,结婚生子了吧?让你去祭拜一下你爷爷怎么了?我过分了吗?”乔宏兴翁翁的说着,显然对乔一夕是各种的不满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