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是要护着这个贱人了?”乔子衫提起声音,那尖细的嗓音简直要把司晨的耳膜都给震破了。

  偏偏一旁的华彩怡还一点都不觉得自家女儿这样如同泼妇的叫嚷有什么不对,竟然还在一旁帮腔说道。“司晨,你好歹也是我看着长大的。乔一夕是个什么样的人你难道还不知道吗?你可不要被她那无害的样子给蒙骗了。这一切都是假的!”

  “你和子衫在一起的时候,我还觉得你是个温柔懂得体贴子衫的男人。可是你看看你这段时间都做了些什么?你这是要被这个贱女人给带坏了!你听妈的话,好好的和子衫过日子,这样不好吗?难道这三年来的感情你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吗?难道你就是这样一个不念旧情,说翻脸就翻脸的负心男人吗?难道……”

  华彩怡一开始还是谆谆善诱的慈爱模样,可是越说道后面,那盛气凌人的模样就越是让人感到反感。

  司晨皱着眉头看着和乔子衫如出一辙的华彩怡,心中突然升起一丝恍然。乔子衫之所以会变成这种趾高气昂,踩低就高的性子和华彩怡的教导绝对脱不了干系!

  本来还不想要识破脸皮的司晨此时脸色更加的兜不住了。在华彩怡的步步紧逼之下,司晨干脆咬牙说道。“华阿姨,你说的对,我不是一个好男人。我配不上乔子衫,你还是给你的好女儿另外找一个女婿吧!你这样的妈,我也叫不起。”

  听此,不仅是华彩怡等人,就连在病床上安静的配合医生治疗的乔一夕也忍不住挑了挑眉头。

  印象中的谦谦公子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虽然相比于一些人来说,这已经算的上委婉了。但是乔一夕心中还是充满了惊讶。

  想想在司晨失忆的那三年里,乔一夕也没少受到司晨的冷嘲热讽。可是每次到最后关头,司晨都会念及自己和乔家的关系而没有大肆谩骂。

  虽然他说的那些话也让乔一夕十分的伤心。但是那也是因为在乎。现在却不同,司晨眼里心里,嘴里都是对乔子衫的鄙夷。

  那话中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您老的宝贝女儿想嫁给谁嫁给谁,只要不来祸害我就好。

  这下,乔宏兴这一家子的脸色都十分的不好,这比乔一夕当着他们的面说坏话还让他们难受。

  特别是华彩怡,那脸色就好像是吞下了一只苍蝇似的。

  虽然她口口声声的说着自家女儿有多好多好,有多善良体贴,有多温婉典雅。可是自己家的事情自己知道。

  自从月牙岛上发生了那件事情之后,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乔子衫的坏名声是彻底的传出去了。

  更别说现在乔子衫还怀着司晨的孩子,现在整个L市除了司晨还有谁会愿意娶她?华彩怡也就是随口说了一句自家的女儿行情有多好,哪里知道司晨这一次竟然不按理出牌。

  脸色僵硬的华彩怡想要勾起嘴角,却怎么都假装不起来,只能愤怒的将这一切都归咎于躺在病床上的乔一夕。

  一定是这个贱丫头。那么多年了,对司晨从来没有死心。现在更是将司晨给抓到手中,让他说出这样的话来。这个贱丫头,当年就应该跟着她爸妈一起死了!

  华彩怡心中愤怒的叫着,却没有再和司晨说话。

  可是一旁的乔子衫却悲愤万分,等着司晨吼道。“你说什么?你这个混蛋,我肚子里怀的可是你的孩子,你不说娶我也就算了,竟然要让我嫁给别人,你还是男人吗?你连自己的女人都不去保护,反而是护着这个残废贱人!你这个……啊!!”

  乔子衫说的话实在是太难听了,司晨再也忍不住直接给了她一个巴掌。

  见此,乔宏兴和华彩怡的脸色瞬间黑了下来。

  “司晨!你这是什么意思!”

  “司晨,你太过分了!你怎么能打人呢!”

  “她该打!”司晨冷冷的说道,再也忍受不了这一家子的胡搅蛮缠。

  “我已经跟你们说过了,我不会和乔子衫结婚的!就算你说我是负心汉,说我狼心狗肺,这都算了。知道我的人自然不会被你们的这些话给左右。”

  “我司晨虽然没有什么太大的能力,但是也不是随便一个人就可以肆意欺负玩弄的!你敢说你的宝贝女儿做的一切都是对的吗?!你们当年趁着我失忆趁机误导我也就算了,现在我恢复了记忆,你们以为你们还能和以前一样随意的拿捏我吗?还是你乔家真的当我司家好欺负!”

  司晨说话震地有声,显然是被乔子衫一家人给气的狠了。干脆直接识破了你脸皮,代表司家要和乔家决裂了!

  当初在月牙岛上的时候,司晨的父亲司盛可气的不轻。虽然商人注重和气生财,随意不愿意和别人招惹什么是非。

  可是经过这件事情之后,司盛也受不了,直接吼着要和乔家老死不相往来。偏偏司晨是个优柔寡断的性子。在恢复了记忆之后,又明白乔家的公司对乔一夕有着怎样重要的意义,于是便一直没有强势起来。

  后面乔子衫又仗着肚子里的孩子,让司晨的父母渐渐的软下心来。这下,乔家的气焰更加的嚣张,逼的一直温润示人的司晨也忍不住黑下了脸。

  可以说乔一夕用了三年才把司晨给弄得烦躁不安。可是乔子衫等人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就直接让司晨即将爆发。想来,司晨只差最后一棵稻草,一直压抑在他人性上的道德品质约束也会被瞬间崩塌。

  往往这个时候,只要给司晨说一句软话就没事了。事实上,了解司晨的乔子衫也开始委屈的酝酿自己眼中的泪水。偏偏向来觉得自己高人一等的乔宏兴竟然被一个小辈给指责训斥,他怎么能受得了呢?

  当即,乔宏兴就黑着一张脸骂道。“你爸爸司盛都不敢当着我的面说这样的话,你那么多年来的教养到哪里去了?我真是应该请教请教你的父母,是怎么把你教成这样一幅德行的!”

  “我的教养如何还轮不到乔总裁一个外人来评论吧!”司晨彻底的黑下了脸,心里面算是绝了和乔家人和平共处的想法了。

  两个大男人在总统病房里面互相对视着,谁也不让谁。就好像是即将战斗的对手一样,让周围的女人们忍不住心惊胆战。

  乔一夕只觉得头疼万分。她身上的伤还没有好,又加了不少轻伤也就算了。难道就不能让她一个受伤的人好好的安安静静的在病房里面养伤吗?

  特别是一旁还站着一名医生呢!看着对方满是尴尬的模样,乔一夕歉意的笑了笑。

  就在她准备按下床头的按钮将医院的保安招来的时候,病房的门却猛然被人打开,一连串的进来了十多个黑衣人,将本来很大的房间变得有些拥挤。

  乔一夕微微皱起眉头,正想询问对方是什么人。却见那些黑衣人两人抓着一个,将乔宏兴等人一股脑儿的往外边扔去。

  从未见过这个场面的医生直接给吓傻了。而躺在病床上的乔一夕也是一脸茫然。

  远远的只听到乔宏兴气急败坏的吼道。“放开!放开我!你们是谁?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乔氏的总裁!你们不要命了,敢这样对我,你们到底是谁的人?让他滚过来见我!!!”

  不仅仅是乔宏兴,就连华彩怡和乔子衫也尖着嗓子气急败坏的将自己的身份宣告出去。

  只怕这样一来,乔氏就彻底出名了。

  乔一夕头疼的捂住自己的脸,暗道乔氏本来的好名声真是被大伯一家给败坏了。

  可是下一刻,乔一夕却忍不住在思考刚才的那一群人到底是谁派来的,为什么动作那么迅速,一声不吭的就将乔宏兴等人直接丢了出去。

  且不说其他,乔宏兴好歹也是L市数得上名次的人物,对方却丝毫不顾他的脸面,这样大肆张扬,不大声招呼就直接出手。

  要知道医院可是人流量最多的地方啊!

  0q看3l正版章=x节/@上酷匠网;

  乔一夕微微抿住双唇,心中已然有了一个想法。只是这个想法在她的脑海中回荡一下便直接消失不见。

  指不定是这家医院的保安人员呢?乔一夕别扭的安慰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还能说服自己,安静的睡了过去。

  就在她睡着不久,病房的门被打开,一道人影出现在病房里面。看着乔一夕脸上鲜红的巴掌印,已经身上新增添的不少伤痕,来人心疼的伸出了手,正想要轻轻抚摸,却又好像担心什么似的,将手给收了回去,只留下一句话。

  女人,本少爷一定会给你报仇的!

  又在乔一夕的身边静静的坐了许久,见乔一夕脸上一直走着的眉头已经散开,他这才轻声的离开了病房。如同来的时候一般,悄无声息。

  殊不知,在他走后,乔一夕额头上的眉毛有忍不住深深的皱了起来,嘴边失落的低喃着,“封欧,不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