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凭你?”黄易冷哼一声,手随意一挥,下一刻,时刻待命的壮年男子便直接朝着乔一夕的方向挥舞着棍棒。

  乔一夕尖叫哀嚎却没有开口求饶。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就在黄易准备用更加刺激的办法来对付乔一夕的时候,门猛地被人踢开。

  万万没有想到,赶来的第一个人竟然会是司晨。

  看着眼前的男人,乔一夕眼中充满了讶异的同时,还带着一丝的温暖。那个一直以来她都万分依赖的男人来救她了。

  可是封欧呢?

  乔一夕眼中微微闪过失落。也是,封欧也许根本就不知道自己遇到危险了,就算是知道自己遇到了危险,也未必回来救自己吧!

  吃痛的被司晨抱在怀中,乔一夕彻底的昏迷了过去。

  在昏迷的那一刻,她却错过了一双充满了爱意与悲伤的眼睛。

  三天后,当乔一夕睁开眼睛茫然的看着天花板的时候,一个身影突兀的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将她的手给紧紧抓住。

  “一夕,你总算是醒了!我这就叫医生来看看,好好的检查检查一下。”

  一边说着,那身影已然消失在了她的面前。

  司晨?

  乔一夕讶异的看着离开的男人,心中微微泛酸。心里面好像有一个声音在遗憾的说着,可惜,不是封欧。

  乖乖的在病房里面等待着司晨将医生带来,没有想到破门而入的却是前几天刚刚见到的乔子衫。

  不仅如此,乔子衫的身边还站着两个人。乔一夕全都认识。

  看着眼前的三人,乔一夕沙哑着声音叫道。“大伯,伯母……”

  “呸!你眼里还有我这个伯母吗?一开始子衫说的时候,我还不相信。没有想到司晨这几天一直都是和你待在一起。乔一夕,你做人可不能那么没有良心!如果没有我们乔家,会有你吗?你不想着感恩图报,竟然连你堂姐的男人都抢!你也不看看,你堂姐的肚子都四个月了,你的心怎么那么恶毒?”

  华采怡愤怒的叫着,那双眼神简直要把躺在病床上的乔一夕给活活杀死一般。

  乔一夕微微皱起眉头,看着一进来就兴师问罪的一家人,解释道。“伯母,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当时遇到了危险,是司晨来救我的。我……啊!”

  乔一夕话还没有说完,好不容易因为夏初瑶的扇打而好的差不多的脸上有亮出了一道鲜红的巴掌印。

  “乔一夕,你这个不要脸的贱女人!连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也使上来了。一个月不见,你是越来越贱了!你这种狐狸精根本就不配姓乔!你当年就应该跟你爸妈一起去死!”

  乔子衫大步的走上前,狠狠的给了乔一夕一巴掌。好像还不够似的,乔子衫拳打脚踢的对着病床上的乔一夕。

  而乔一夕却没有办法反抗。从小到大,他们对自己肆意谩骂,拳打脚踢,自己又不是没有经历过。只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越加的变本加厉了而已。

  “乔子衫!我已经跟你解释过了,我和司晨不是你想的那样,你打也打了,骂也骂了,你就不能冷静点吗?”乔一夕淡淡的说着,对眼前这个毫无半点名媛风范的堂姐,眼中闪过浓浓的厌恶。

  听此,乔子衫更加的气愤,吼道。“你是什么东西,也敢来说我?我今天就打死你这个贱人,就当我们乔家白养了你那么多年!”

  乔一夕紧紧的咬着牙,心中犹豫自己是不是应该反抗的时候,一旁的华彩怡竟然拦住了乔子衫。

  乔一夕心中满是讶异,对这个伯母也有了不一样的看法。可是当听到她的话之后,乔一夕的眼中只剩下一片冷漠。

  “子衫,你还怀着孩子呢!不能太过激动。乔一夕不过是个贱种罢了,不值得你生那么大的气。你要是实在难受,我们可以向许多的办法来对付这个贱胚子。好歹也是姓乔的不是吗?”

  听到华彩怡毫不掩饰的话,乔一夕嘴角微抽。很想要告诉自己这位伯母,自己还在这里,能听得很清楚。

  不过这又怎么样呢?在他们的眼中,自己连个乔家的女佣都不如。

  乔一夕嘴角泛起一丝苦意,对这一家人充满了愤怒,悲伤与无力。他们说的对,如果没有他们的话,自己早就已经饿死了吧!根本就活不到现在。

  乔一夕默默的擦了擦流血的嘴角,难过的说道。“我现在很累了,不想有人打扰我。请你们离开。”

  “你说什么?你竟然让我们离开?你以为你是谁?这里我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乔子衫尖叫出声,本来被华彩怡安抚的差不多的她又毫不犹豫的给了乔一夕一巴掌。

  只不过这一次,乔一夕不再任由他们拳打脚踢,而是一把抓住了乔子衫的手说道。“够了,我在乔家待了那么多年,都是因为爷爷。不是因为你们。你们一直以来这样对我,我何尝说过什么?你们摸着自己的良心问问,你们这些年对我到底是怎么样的!”

  没有想到一直以来对他们唯唯诺诺,由命是从的乔一夕竟然也有开口反驳他们的一天,不仅仅是华彩怡和乔子衫,就连现在乔家的当家人乔宏兴也变了脸色。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你有本事当着老爷子的在天之灵,你告诉他,这些年来我们对你怎么样!你想要他老人家死不瞑目吗啊!!”

  乔一夕心中一惊,下意识的低下了头。每一次自己想要反驳或者对抗的时候,乔宏兴就会拿爷爷说事。

  每一次,因为爷爷,乔一夕都各种忍耐。为的就是听从爷爷最后的遗言。爷爷希望一家人可以和和乐乐的,不要有什么矛盾。

  可是这些年来,她什么事情都不反抗,什么事情都任由乔宏兴和华彩怡夫妇决定。就连爷爷去世时候留给自己的公司股份也被他们夫妻两以她还小的名义夺取。

  如果他们真的爱护自己,真的听从了爷爷的遗言,真的愿意对自己好的话,那为什么那么多年来一直在背地里坏自己的名声?

  乔一夕心中充满了愤怒与委屈。

  以前还小的时候,那些看到自己的亲戚们都会笑着表扬几句,甚至于还直接搂在怀中,各种开怀大笑。

  可是自从爷爷死了之后,自己就变成了一个不受欢迎的人。一开始,她还以为那些亲戚们趋炎附势。随着年龄的增长,乔一夕却渐渐明白,这一切都是她的好大伯,好伯母设计的一出好戏。就是为了防止自己成年之后,那些占有股份的亲戚们会做主把那本来应该属于自己的那份遗产拿走。

  这些年来,乔一夕一忍再忍。现在,她却发现一味的忍让是不行的,那只会助长对方的焰气,让他们更加的盛气凌人。

  想到这些,乔一夕坚定的说道。“大伯,想让爷爷死不瞑目的人不是我,而是你!”

  “啪!”

  “孽障!你这个孽障!你忘记了当初你爷爷对你有多好了吗?你既然敢这样大逆不道的跟我说话,我好歹还是你大伯,你爸爸的哥哥!你爷爷的亲生儿子!!”

  乔宏兴整个人都十分的愤怒,而听到这些话的乔一夕却彻底不出声了。

  她的爷爷,是整个乔家对她最好的人。甚至好过每天外出工作的父母。乔一夕紧紧的抿了抿嘴唇,最终还是决定妥协。

  “对不起,大伯。刚才是我情绪激动了。我不该说那样的话的。”乔一夕紧紧的握住拳头,心中全是苦涩。

  $)最新aP章z节ih上酷匠+《网^

  就在乔宏兴冷笑一声,决定好好的提醒提醒这个任由他们揉扁搓圆的侄女时,司晨的声音从门外响起。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司晨皱起眉头,快步的走到乔一夕的身边。在看到她脸上的红色巴掌印之后,身体一僵,眼中全是愤怒。

  司晨压抑着心中的怒火,看着作为长辈的乔宏兴以及华彩怡,僵硬的说道。“乔叔叔,华婶婶,一夕现在是个病人。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她!实在是太过分了!她就算不是你们的亲生侄女,你们也不应该这样随意的践踏一个人的尊严!”

  “司晨!你别理你这个贱人,她能有什么尊严?你好歹也是我肚子里孩子的宝宝,你怎么能丢下我去照顾一个快要残废的贱人呢!”乔子衫急忙的搂住司晨的肩膀,委屈的撇着嘴撒娇。

  可是司晨的眼中却只有厌恶和嫌弃。如果不是看在她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自己的父母言辞命令不能让她有任何闪失的话,他才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对这个女人忍气吞声!

  听到乔子衫的话,司晨的脸色更加不好,不过当着乔宏兴和华彩怡的面,他没有直接将乔子衫推开,而是挣脱了几下。

  可想而知,司晨这个举动根本就没有一点用处,反而还让乔子衫对乔一夕更加的嫉恨。

  偏偏司晨还没有所觉,一本正经的对着这家人说道。“一夕不是贱人,而且她只是受伤了,并没有残废。你说话放尊重点。她好歹也是你的堂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