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黑着一张脸,冷冷的听着夏初瑶对自己的各种贬低,眼中充满了浓浓的怒火。那充满了血丝的双眼就好像从地狱来的恶魔一般,让人看的可怕。

  2e酷*&匠网◇…唯一5正E版,L)其^N他&q都M是(盗G*版*X

  “你在说什么?”阴沉的嗓音带着一股浓浓的怒火,夏初瑶猛地一僵,这才反应过来,黄易一直都在自己的身后。

  夏初瑶脸色微白,她已经明白了,那个她刚刚傍上不久的奇哥已经彻底的舍弃自己了。可是现在,自己刚才的那番话有彻底的将黄易给得罪了。这下,夏初瑶即使再有心机,也忍不住颤抖起来。

  “黄总编,你也知道的。我们现在处于风口浪尖上,所以我才会说那些话的。我可没有贬低你的意思。”

  “是吗?我记得你刚刚傍上你那个奇哥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你当时毫不犹豫的就把我给甩了。如果不是因为他受到调派去了国外,恐怕你现在就不会和我在这里说话了吧?我是变态?我是猥琐?我是只猪?”

  黄易阴测测的声音响起,夏初瑶忍不住往后倒退。

  可是这里是黄易的家中,她就算再怎么退,哪里还有办法逃脱的了黄易?她现在心里面全都是后悔,她真不应该为了对付乔一夕而和黄易联手。黄易分明就是一个变态,是个疯子!!!

  看着他不知道从哪里拿出的带着倒刺的皮鞭,夏初瑶脸色苍白的倒在了地上。

  “不,不要……”

  ……

  房间里,乔一夕思来想去,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作为受害者都应该配合去公安局将自己知道的情况告诉警察。

  可是乔一夕怎么都没有想到她刚刚出门没有多久,一辆面包车便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给掳上了车。

  乔一夕尖叫一声,大喊。“你们是谁?你们想要干什么?快点放开我!!唔~”

  乔一夕瞪大了双眼,没一会儿便因为堵在口鼻上的毛巾彻底晕了过去。

  “告诉上家,人已经抓到了。”一道低沉的嗓音传来,将乔一夕给紧紧捁住的男人直接将放了迷药的毛巾给丢在一边。

  今天如同以往一般,封欧待在别墅里,默默的坐着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从波里沙漠带回来文件之后,封欧便将文件给了家族的研究员进行研究。当然,连带着的还有波里沙漠里的往生花。

  这往生花十分奇怪,只有在特定的地方下才能生长。封欧尝试着将这花朵给移植到别的地方去,可是却怎么都没有办法种活。

  封欧正烦恼着这件事情,突然间便接到了一个来电显示。

  封欧微微皱起眉头,胸中升起一股恼意。在工作的时候,封欧需要绝对的安静,以往其他时候,是绝对不允许有任何人来打扰的。

  可是自从乔一夕那么决绝的和他分开。并且声称再也不愿意见到他之后,封欧便开始将手机给带在身边,为的就是那一天乔一夕回心转意了,会打这个电话,而他就会在第一时间接下。

  不过今天响起的这个电话显然不是乔一夕的。封欧冷哼一声,正要关掉。可是心里面却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接吧,没有关系。如果你不接的话,后悔的人只会是你!

  封欧皱起眉头在对方再次打来电话的时候,还是接听了电话。

  “少爷,出事了。出事了!”

  “你是谁?”封欧冷冷的说着,微微皱起的眉头似乎在思考什么。

  下一刻,封欧脸色一变,叫道。“是不是小夕发生了意外?你这个混蛋到底是怎么保护她的!她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你就滚回基地训练!”

  对方脸色一白,心中万分悲痛。他明明只接到少爷监视她的命令啊!而且少爷还再三的叮嘱过不能打扰乔一夕的生活,所以他根本就不敢出现。更何谈其他了。

  心中纵使有万分的委屈,此时他也忍不住严肃了脸色,郑重的说道。“少爷,今天早上关于国家地理杂志的新闻传了出来。黄易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他怀疑这一切是乔小姐搞得鬼,所以……”

  乔一夕被绑架了!

  当乔一夕迷糊的睁开眼睛之后,她立马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看着奸笑的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黄易,已经一遍满是伤痕却连带恶毒笑意的夏初瑶。乔一夕冷笑一声。

  “哼!竟然敢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乔一夕啊乔一夕,我应该说你胆子大呢?还是应该说你太过的无知呢?”

  黄易坐在乔一夕面前的椅子上,一手搂着夏初瑶,一手抽着大大的雪茄。如果脖子上再配上一块硕大的金饰的话,活脱脱就是一个黑社会老大的模样。

  只不过黄易这样的男人,就算一本正经的穿着西装,也装不出那作为主编的文艺范。

  乔一夕暗暗的观察着周围的环境,平静的让大家都忍不住心生诧异。

  按道理来说,一个第一次遭遇到绑架的人,怎么也会表现出担心害怕的模样吧?更何况乔一夕还是一个女人而已。

  可是她竟然如此平静,甚至于连求饶都没有。

  黄易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一旁被拥着的夏初瑶却早就忍不住一巴掌扇了过去。

  “乔一夕,你这个贱女人。怎么?突然间被绑架到这里来,整个人都吓傻了吧?我告诉你,在你决定曝光那些事情的时候,你就应该有这个心理准备预料到会发生的事情。你这个贱女人,胆子倒是挺大的!”

  “夏初瑶,你都快要被黄易这个变态折磨的不成人样了。你竟然还有力气在这里趾高气昂的跟我叫嚣。我还真的不知道,你竟然恨我恨到了这个地步。”

  乔一夕忍不住皱起眉头,只觉得嘴角溢出一抹猩红。夏初瑶这个女人看起来娇娇弱弱的,这一巴掌打的还真是响亮。

  如果不是双手被绑在身后,乔一夕真想要揉一揉脸上剧痛的地方。

  听到乔一夕的话,夏初瑶脸色一僵,急忙的将身上那些青青紫紫的伤痕给掩盖起来。虽然她早就知道黄易有些变态的嗜好。但是她以前却只是听过,从来没有见到过。即使有些尺度大的,她也可以勉强接受。

  可是当她彻底惹怒了黄易之后,她才明白,那些传言并非是空穴来风。而是黄易隐藏的很深。现在,夏初瑶心里面就算有一万分的后悔,也比不上带来这一切的始作俑者!

  是的,在夏初瑶看来,如果不是乔一夕这个贱人那么多事,那么固执的话,她根本就不会面临这些事情。

  她也不会知道黄易在看到新闻之后,竟然会选择派人来绑架乔一夕这样危险的办法。

  上了贼船的她已经没有办法退却了。她此时唯一想的就是好好的折磨这个让她一直嫉妒的乔一夕。

  想到这里,面色扭曲的夏初瑶想也不想又给了乔一夕一个耳光。看着她脸上因为自己的手笔而高高肿起的脸颊,夏初瑶嘴角勾起一丝诡异的快感。

  “乔一夕,识相的就赶紧去网络上将那些事情都给澄清了。就说这一切都是你胡编乱造的!”

  夏初瑶冷冷的命令着,一旁悠哉的坐在椅子上的黄易却冷不丁的冒出一句道。“不不不,这怎么是胡编乱造的呢?这分明就是有人蓄谋已久的!”

  听到这话,夏初瑶和乔一夕齐齐一愣,有些搞不懂黄易这个变态又在出什么幺蛾子。

  下一刻,黄易咧开他那一排又黄又黑的丑牙,恶狠狠的叫道。“说,你是不是被美丽风光杂志的人给买通了。故意抹黑我们国家地理杂志!”

  听到这话,乔一夕嘴角一抽。这个黄易还真是敢说。分明就是想要趁着这个新闻给美丽风光杂志抹黑啊!

  乔一夕虽然一直在国家地理杂志公司工作,但是却对这刚成立没几年的新杂志有所了解。这个公司说到底和自己的公司有着异曲同工之处。都是在描述世界各地的美丽风光。

  只不过,那美丽风光杂志更多的是面向旅游人群,会指点大家处于这些地方需要注意些什么,有什么值得留意的地方。

  说的平白一点,那美丽风光杂志简直就是旅游指南。相比之下,平淡无奇的国家地理杂志就显得太过的死板。

  所以即使国家地理杂志底蕴强大,也架不住众多读者的选择。

  黄易为了对付那美丽风光杂志,可以说得上是无所不用其极。

  他不想着堂堂正正的打败对方,竟是想些阴损的主意。这些年来,国家地理杂志的名声越来越不好,和黄易绝对脱不了干系!

  现在,他竟然还想要利用自己来抹黑美丽风光杂志。乔一夕绝对不会同意的!

  暗暗的挣脱着背后的绳索,乔一夕的脑海闪现的却是在波里沙漠的时候,封欧因为担心她受到伤害,而教她如何在危险的处境下保护自己。

  她之所以面临绑架还能那么冷静,可以说封欧说过的那些话以及她在波里沙漠的经历都起了很大的作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