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缠着他。我只是和他一起出来吃个饭而已,就算是普通朋友,一起出来吃饭也无可厚非。你没有必要这样。”乔一夕忍不住蹙起眉头,淡淡的解释着。

  可是乔子衫根本就不听这些,她早就认定乔一夕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就是为了勾引司晨的!都已经那么多年过去了,乔一夕这个贱女人总是想着各种各样的办法来缠着司晨。简直就是不要脸,当年爷爷就不应该收养她爸爸。这样也就不会有这样一个贱人来跟自己抢司晨了!

  乔子衫扭曲着一张脸,本来的精致装扮此时看起来竟然透着一丝狰狞。“没有必要这样?乔一夕,你这个贱人,你当我是眼睛瞎吗?在公司的时候,我就看到你上了司晨的车,你们举止还那么亲密。刚才在餐桌上,我也亲眼看到司晨在搂着你!你到底把我当成白痴了,还是你真的以为你自己做的天衣无缝了?”

  “你跟踪我!”一旁司晨皱起了眉头,冷冷的问道。

  他实在是搞不明白,在一个月前的婚礼,是她这个作为新娘的女人因为封欧的几句话便要以身相随。甚至是不顾周围的亲朋好友,这一家子竟然为了封欧随意的一句话便摇尾乞怜。当时的她心里面可有自己?当时的她可有想过她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

  可是婚礼过后,封欧只是把这一切当成一场闹剧。知道没有办法傍上强大家世的完美男人,她这才想到自己。

  司晨紧紧的抿着双唇,即使已经过去了一个月,此时想来却还是充满了气愤和侮辱。是她这个做准新娘的女人亲自造成的。是她亲手把自己给推开的!

  司晨相信就算自己没有恢复记忆,也会因为深刻的认识了乔子衫这个女人而不再举行婚礼的。

  好好的一个婚礼就这样报废了。可是却没有人怪罪封欧。在司晨看来,他还应该感谢封欧,是他让他看清楚了乔子衫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真是因为如此,他心里面就越是痛恨自己。痛恨自己竟然因为乔子衫这样善于装模作样的女人而对这个全心全意都为了自己的乔一夕冷眼相对。甚至不惜恶语相向。

  这一个月来,只要一想到这些,司晨心里面就一万分的后悔。他开始联系乔一夕,可是去了波里沙漠的乔一夕因为信号等原因根本就没有接通过电话。

  就这样煎熬了一个月,他好不容易才得到了乔一夕回到L市的消息。他迫不及待的想要把自己恢复记忆的事情分享给他的丫头听。可是没有想到,乔子衫这个疯子得不到封欧却要转过头来控制自己!

  司晨脸色十分不好,更加不想让乔一夕陷入被人误解的境地。当即,他便转过头看向乔一夕,轻声问道。“一夕,别理这个疯女人。我送你去医院看一看,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司晨!你说什么?你说我是疯女人?你不仅打我,你还骂我!司晨,你不得好死!我恨死你了,你既然不愿意和我结婚,那为什么还要对我甜言蜜语!”乔子衫愤怒的瞪着司晨和一旁的乔子衫,那副模样简直要把他们两个给戳一个窟窿了。

  “为什么你难道不清楚吗?”司晨冷冷的说着,对乔子衫这又吵又闹的态度十分的厌烦。

  他都不知道说过多少次了,婚礼取消。他要不起这样的女人。可是乔子衫偏偏仗着她肚子里的孩子,到处耀武扬威,一幅是他对不起她的样子。

  听到这话,乔子衫脸色一僵,可是却还是强硬的说道。“我都已经解释过了,我是为了大局,我们如果能够和封欧搭上线的话,我们的事业就可以有突飞猛进的进展。这和我要不要当封欧的女人是两回事!”

  “什么封欧?”乔一夕皱起了眉头,询问出声。只是封欧两个字,便足以将她的注意力全部集中起来。

  看着乔子衫和司晨的脸色,乔一夕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当日在月牙岛上发生的事情。

  封欧果然是个混蛋,说的话和做的事情都一样的混蛋!乔一夕紧紧的抿住双唇,脑袋又无意识的在想着那个不知道在何方的男人。

  “你的大局就是丢下你准备大婚的丈夫和另外一个男人曲意逢迎,娇柔耍媚吗?”司晨冷冷的说着,再也不愿意看到乔子衫这样的女人。当即他便牵着乔一夕的手准备离开。不想和乔子衫这样一个装模作样的人说话。

  谁知道在他的手触到乔一夕的那一刻,乔一夕却好像条件反射一般的给甩开了。

  “对不起,你们两个人的事情,我不想要参合。我还有事情,先走了。”乔一夕淡淡的说着,也没有理会周围的人群。甚至于见到司晨眼中的失落,乔一夕也没有多说什么。

  她真的应该好好的静一静。可是一旦处于一个安静的地方,她有不可避免的想起封欧。所以她才会想要找事情来麻木自己,谁知道竟然会遇上这样的事情。

  如果是在遇见封欧之前,也许她真的会因为司晨的回心转意而开心激动。可是现在,她只觉得很累。

  此时的乔一夕根本就没有想到在人群中有一个人仔细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在看到她离开之后,也随着离开了。

  ……

  在一个华丽的白色客厅里,封欧愤怒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气势汹汹的吼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客厅中央站着的男人猛地一抖,小声的咽了咽口水,这才小心翼翼的重复道。“乔小姐今天去了公司,出来的时候脸色似乎不是很好。然后有一个叫做司晨的男人去接她吃饭。举止之间,有些亲密。听说当时在餐厅还有一个孕妇在打闹。打了乔小姐一巴掌。”

  那男人断断续续的将这一天乔一夕身上所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封欧。额头已经冒起了汗水。

  在接到这个任务的时候,他还以为有多么的简单。毕竟刚开始的两天,乔一夕都躲在房间里面,哪里都不去。所以回来向封欧报告的时候也没有太大的问题。

  可是没有想到乔一夕就是出门一趟,遇到的事情也再正常不过了。偏偏惹得封欧气愤恼怒,他作为封欧的手下之一,感觉很有压力。

  “那个贱人竟然敢打我的女人?还有那个叫做什么司晨的,当了人家的姐夫竟然还敢打她的主意!一对狗男女!”封欧愤怒的吼道。直接将面前的名师设计的茶杯给直接摔碎。

  “少爷,司晨和乔子衫并没有结婚。当时在月牙岛的婚礼,因为发生了一些事情,所以并没有举行下去。”男人悄悄的摸了摸汗,十分尽职的说道。

  谁知道下一刻,封欧的脸色却越发的阴沉。当时在月牙岛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比所有人都清楚。可是封欧却绝对不会认为这件事情是因为自己的过失。

  只见封欧来回的走着,脑袋里面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整个人看起来都异常的烦躁。

  将这一切收入眼中的菲利普无奈的轻叹了口气。

  虽然他不知道在波里沙漠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回来之后,他却明显的感觉到了自家少爷的不安和难过。

  这件事情和乔一夕绝对脱不了干系。只是他从来没有想过,向来随心所欲的少爷竟然也会有犹豫纠结的时候。看来,乔小姐果然能够影响少爷。

  菲利普眼中满含深意。

  当听到门外的敲门声时,乔一夕无力的打开房门。看到门外的老人,神情一愣,反应了许久才反应过来,急忙的叫了一声道。“菲利普老先生,你怎么来了?是不是封欧他出事了?他怎么样了?”

  看正E{版k‘章t节V上^酷匠d)网

  菲利普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深了。看来他的决定没错,他的确应该亲自走一趟,否则这对情侣还真的不知道要僵硬到什么时候呢!

  看到菲利普眼中的笑意,乔一夕呆愣了一会儿,立即反应过来,脸色满是尴尬。她真是脑袋秀逗了。封欧是谁?他要是出事了,有那么多的专家医生呢!又何须自己的关心?

  乔一夕嘴角勾起一丝苦涩的笑意,随即淡下了脸色,轻声问道。“菲利普老先生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如果你想要问我是不是少爷让我来的,那我可以告诉你。少爷并没有吩咐我来看望你。”菲利普和蔼的说着,脸上是一如既往的温和笑意。

  可是听到这话的乔一夕眼中却不由得闪过一丝失落。见此,菲利普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深了。

  “波里沙漠的时候,多谢乔小姐照顾少爷。少爷他有的时候脾气不是很好,也多谢乔小姐可以多多担待。少爷平常的时候虽然看起来没心没肺,但是他其实是一个很细心的人。他也是一个很怕受伤的孩子,他……”

  乔一夕紧紧的抿着唇,耳边响起了菲利普的声音,可是她的脑海中闪现的却全都是波里沙漠里发生的那些事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