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回到L市了,可是乔一夕满脑子闪现的都是她那天在波里沙漠里面看到的那一幕。封欧竟然和林芸……真的是她想多了,封欧对自己好不过是因为愧疚罢了。他觉得孩子是因为他没有保护好自己所以才会流掉的。

  他心里面原来自始至终只是把自己当成是他生活的调剂品而已。她和围绕在他身边的那些莺莺燕燕有什么区别?

  乔一夕坚强的擦干眼泪,拿起在波里沙漠拍摄的照片,来到了公司。她早就应该明白的,和封欧的一切不过是过眼云烟而已。

  现在想来,简直恍如隔世。

  可是乔一夕却没有想到她刚刚走进公司,迎面看到的人竟然就是林芸。

  乔一夕脚步一顿,默默的与林芸擦肩而过。可是在即将走过的时候,林芸却拦住了她。

  “一夕,我们谈谈好吗?”

  “我想,我们没有什么好谈的。”乔一夕淡淡的说着,目不斜视的往黄总编的办公室走去。

  真的没什么好谈的吗?想着那天发生的事情,林芸的嘴角勾起一丝笑意。乔一夕你也太天真了,你以为封欧真的对你一心一意吗?不可能!

  如果不是因为那件事情之后,她彻底联系不上封欧的话,她也不会主动和乔一夕说话。乔一夕,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

  林芸垂下眼帘,心中满是不快。她就不信了,好不容易在波里沙漠的时候和封欧有了夫妻之实,她绝对不甘心回来之后彻底被埋没。

  “黄总编,这……对不起。”

  乔一夕一愣,急忙叫道。心情恍惚的乔一夕没有敲门便直接将门打开,可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打开了黄总编的门之后,看到的竟然会是这样一幅景象。

  只见同为摄影师的同事夏初瑶此时竟然衣衫半退的坐在黄易的身上,两人剧烈的抖动着,显然正在进行了某件事情。

  乔一夕急忙的关上门,脸色明灭不定。

  一直知道黄易是个色狼,即使在公司也没有加以遮掩。可是她没有想到,在上次撞破了黄易和林芸的事情之后,他竟然一点都没有收敛,反而还变本加厉了。

  天知道,黄总编根本就没有想到乔一夕竟然会在这种时候出现在他的办公室。

  自从将乔一夕给打发到波里沙漠之后,黄总编虽然暗中让赖辉监视乔一夕的一举一动,但是赖辉已经很久没有把消息传递回来了。只说乔一夕去波里沙漠做的事情好像和公司没有什么关系。

  上次,乔一夕能够让有背景的人来接送,黄总编还一直心惊胆战,以为乔一夕是公司暗中派来对付自己的。

  后来从赖辉的口中知道,这和他根本就没有关系之后。松了口气的黄易自然要好好的犒赏犒赏自己。

  哪里知道,她突然就回来了?黄易早就将乔一夕回来报告的时间给扔到脑后了。这冷不丁的看见乔一夕直接推开了办公室的门,他只觉得浑身一抖,自己的小弟弟竟然不听话的软了下来。

  夏初瑶同样脸色十分阴沉,在看到黄易的时候,眼中闪过浓浓的鄙夷。就这样的胆量,竟然还有资格当公司的总编?

  “上次虽然有人来接乔一夕,但是我已经打听过了,不过是因为她得罪了人,所以才会这样的。你用的找那么忌惮她吗?”夏初瑶语气十分不好。

  在公司里,也就只有她和乔一夕两个人算的上是支撑公司的摄影师。可是偏偏乔一夕这个贱人每一次都能压住自己一头。

  夏初瑶早就想要对付乔一夕了,可是偏偏黄易觉得乔一夕是个人才,也没有太过的追究人家。最重要的是,夏初瑶找到更大的靠山之后,直接把黄易给甩了,这样一来,黄易就更加不可能帮她去难为乔一夕了。这才是让夏初瑶最为生气的地方。

  殊不知听到夏初瑶那满脸不在意的话的黄易,心里面却暗暗蜚腹。她是没有看到当时来的那位大少爷是怎么对待乔一夕的。

  酷,匠网永久J免费y.看√小说;

  如果她亲眼看到的话,一定不会相信人家是来兴师问罪的!

  黄易摸了摸自己那快要秃掉的脑袋,颓废的挥了挥手说道。“你先下去吧!让乔一夕进来。”

  夏初瑶一愣,看着眼前的肥胖男子,心中更是一肚子的恶心。若不是自己傍上的人去了国外,她现在没有办法联系上,否则的话,她才不会给这个臭男人好脸色呢!

  没好气的将自己的衣服给整理好,夏初瑶愤愤的打开了门,瞪了眼不知道应该继续敲门还是应该掉头离开的乔一夕一眼,这才扬长而去。

  那走路的气势,好像她是这个公司的老大一般,立即迎来了众位同事鄙夷的眼神。那个夏采薇,还以为自己的丑事能够瞒的多好似的。对他们不是趾高气昂就是鄙夷谩骂。

  “咳咳~进来吧!”办公室里,黄易的声音传了出来。

  再一次打破了他好事的乔一夕只能硬着头皮走了进去。心中暗暗祈祷这位黄主编不会给自己脸色使。

  “黄总编,这里是波里沙漠拍摄的照片。请你过目。”

  “恩。我记得去波里沙漠就是你带队的。随行的还有林芸和赖辉。为什么现在你们两个女的回来了,赖辉却没有回来报道呢?”

  黄易淡淡的点了点头,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接过乔一夕递过来的U盘,而是看着乔一夕问道。

  赖辉可是他特意派去的,没有道理这大半个月了,他竟然都没有联系自己啊!难不成这个该死的蠢货拿了我的钱不办事,直接跑了?

  想到这里,黄易本来就丑陋的脸直接拉了下来,看的让人忍不住觉得恶心。

  “对不起,黄总编,这一次是我的失职。赖辉在波里沙漠的时候遇上沙漠内部震动,没能回来。”乔一夕咬着牙,心里面十分的难受。

  如果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的话,她说什么也不会同意让赖辉进入地下的。可是世界上根本就没有早知道。

  听到乔一夕的话,黄易皱起了眉头。“好好的怎么会遇上震动?而且我看新闻上也没有进行报道。这次的事情完全是你的责任。你是领队人,你怎么可以让他出事呢!”

  “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有个屁用!你说声对不起,赖辉就能够回来了吗?虽然他只是一个修理机器的小员工,也没有什么背景,但是这好歹也是一条人命啊!你一句对不起难道就能够解决了吗?”黄易气愤的拍打着桌子叫道。

  乔一夕紧紧的握住自己的拳头,心中很是悲伤。赖辉死去,她的确要负责任。

  当即,乔一夕便开口说道。“这件事情我来负责。”

  “你负责?”黄易双眼一眯,为不可见的闪过一道欢喜,而后他忍不住问道。“你确定?这可是你亲自开口说的,可不是我逼你说的!”

  “是的,我会负责和赖辉的家人进行沟通。”乔一夕淡淡的点了点头,心中全是木然。

  本来她就没有指望黄总编会站出来揽下这件事情。而且这件事情的责任人也确实是她,乔一夕就算再怎么伤心难过,也知道自己的责任自己来背负。

  懒得理会黄易那松了口气的模样,乔一夕厌恶的掉头离开。

  而解决了责任问题的黄易也心情良好,没有再难为乔一夕。

  他还奇怪为什么赖辉后来一直都没有传消息回来,原来竟然是死掉了!废物就是废物,去个波里沙漠还能死了。

  不过他死了也好,这样就不会有人知道自己的那些事情了。黄易轻哼一声,忍不住唱起了歌来。

  如果让他知道,赖辉是在搬金银财宝的时候死掉的,他一定会询问那宝藏所在的地方吧!

  不过乔一夕竟然拦下了这样的责任,这可是一条人命啊!看来,就算乔一夕背后有什么人,那个人也一定保不住她。她被公司踢出去已经是必然的了。

  想到这里,黄易心里面更加的舒服。

  他一直担心乔一夕是和自己的顶头上司有关联,想要把自己从这个位子上拖下来。虽然他背后也有后台,但是却架不住乔一夕处于暗处啊!

  现在他担心的事情已经解决了,黄易竟然又忍不住淫邪的笑了起来。

  却说在打电话给赖辉的家人,告诉他们赖辉死去的消息时,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哭声,乔一夕心里面越发的难受。

  即使在波里沙漠的时候遇到了很多事情,也伤害过别人,但是乔一夕还是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离自己那么近。

  那种感觉就好像她还小的时候,爷爷去世的那一天。得知爷爷去世的时候,她也是那样的伤心,那样的难过。

  “一夕,那件事情并不能怪我们。这不是我们清醒时候的决定。但是我们两个都喝了太多的酒。你知道的,大家的心情都不好。”

  躲在厕所里面哭泣的乔一夕猛然听到一个声音传来。

  可是乔一夕却不想要理会。不用说,来人正是林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