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赖辉采下花朵的那一刻,震动猛地发生,林芸瞪大了眼睛,只来得及将赖辉给紧紧拽住。

  酷匠X+网V$唯P一正版w*,e:其VX他都是b{盗…版

  可是她整个人却不由自主的往突然裂开的地下深处掉去。就在这个时候奥利奥眼疾手快直接抓住了林芸的双腿。

  即便如此,在倾斜的山体上,奥利奥肥胖的身躯也不由自主的往下滑去。

  在最后面的阿景即使用尽了力气也没有办法将全部人都给救回。

  也就是在大家着急的寻找办法的时候,赖辉知道再这样下去,全部人都得死,于是他将手里的鲜花递给了林芸后,直接松手掉下了万丈深渊。

  如果不是林芸想要山墙上的那只花朵的话,赖辉就不会在那么危险的地方。也许就不会失去了生命。

  林芸当时整个人都愣住了。还是奥利奥和阿景两个人一边走一边拖的将她给带回了地面。

  即使如此,林芸整个人也仍旧处在呆愣中,双手紧紧的握住那朵花,不说话。

  没有想到赖辉最后竟然是这样死去的。乔一夕心中越发的难受。看着眼前麻木的林芸,乔一夕张了张口,却不知道应该如何安慰她。

  众人顿时一阵沉默。

  不论如何,死去了九个人,没有人心里会好受的。大家最多也就是对生还者没事的祈祷和喜悦吧!

  就在这个时候,也不知道是不是血腥味太过的浓重,乔一夕只觉得一个恶心,忍不住干呕起来。

  “少夫人,你该不会是怀孕了吧?你上次在迪恩的基地里的时候不是已经流产了吗?怎么……”正陷在劫后余生的布鲁克彻底忘记了封欧的再三叮嘱,见乔一夕竟然呕吐忍不住叫了起来。

  下一刻,一道冷冽的气息扑面而来,布鲁克瞪大了双眼,急忙的闭上了嘴巴。

  可是乔一夕却足以将这些话给听得清清楚楚。

  “布鲁克,你说什么?我怀孕了,而且还流产了?这……怎么可能?”乔一夕瞪大了双眼,低下头喃喃说道。

  可是她的脑海中却迅速的回忆起在迪恩基地里面发生的事情。那几天,所有人都对自己小心翼翼的。封欧不让自己做任何的事情,还有在基地里面得救的汉森医生……

  “小夕,你别听他……”

  “是真的,对不对。”乔一夕抬起头,漠然的看向封欧。

  这就是他一直对自己小心翼翼的原因吗?自己的孩子死了,而且还是死在了自己的手上,他怎么可以什么都不说?她竟然亲手杀了自己的孩子!

  乔一夕忍不住想起了那天插入肚子的那一刀,她颤抖的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肚子上的伤疤。那是一条刺穿了肚子连带着子宫的疤痕。是她毫不犹豫的那一刀,杀死了一个正在茁壮成长的小生命。

  可是封欧怎么可以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的样子?他怎么还可以对自己那么好?他怎么还可以那样肆无忌惮的宠着自己?是她杀了封欧的孩子!杀了他们的孩子!

  乔一夕脸色苍白,不等封欧的回应便急忙的跑开了。

  见此,布鲁克急忙的躲了起来,生怕暴怒的封欧直接把自己给办了,他好不容易才捡回一条命的说。

  封欧急忙的跑上前去,想要开口解释。却发现自己无论解释什么都显得十分的苍白。

  都怪他没有保护好她和她肚子里面的孩子,他能够说什么呢?

  “该死!”封欧愤怒的捶打着地上的沙子。看着躲在帐篷里面哭的撕心裂肺的乔一夕,竟然没有勇气进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帐篷里面的声音渐渐小了。可是封欧却坐在帐篷外面的沙子上,无神的看着天空的星辰。

  “封先生。”一道沙哑的声音传来,封欧漠然不语,没有丝毫动静。

  “发生那么多的事情,大家的心情都十分的不好。我想封先生不介意一起喝一杯吧?”林芸淡淡的开口说道。

  今天他们都是失意人。

  听到这话,封欧总算是看向了眼前的女人。

  林芸的脸色还是十分的苍白,在灯光的照射下却显得十分的柔弱。好像只要轻轻的一吹,就能把她给吹倒一样。

  的确,今天谁的心情会好呢?

  封欧淡淡的说道。“走吧!”

  走吧!就算是能够醉一场也是好的。

  听此,林芸直接在前面带头,带着封欧来到了自己的帐篷。

  在她的帐篷里面,早就准备好了酒菜,好像早就已经猜到了封欧一定会答应自己的邀约。

  一夜无话,也一夜没人能够安睡。

  第二天,睁开眼睛的乔一夕看着枕头上湿淋淋的一大片,心中越发的苦涩。

  封欧怎么能够对自己那么好?她甚至于连自己都不能原谅。

  躺在床上,乔一夕呆愣楞的看着前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这个时候,一整天都没有睡好的布鲁克却出现在了乔一夕的帐篷外边。他必须为昨天的多嘴负责任。

  “少夫人,你醒了吗?昨天的事情对不起。我不应该说的。”

  “不,你没有对不起我。也没有什么应该不应该。错的都是我。”帐篷里面,乔一夕沙哑着声音说道,语气中带着一丝漠然。

  即使是平日里大大咧咧的布鲁克也能听出乔一夕心中的伤心和难过。

  布鲁克烦躁的绕了绕头发,叹了一口气说道。“你知道了这些事情,心里面一定很难受。当时少爷也是那么难受。”

  “少爷一直自责是他没有保护好你,没有保护好你肚子里的孩子。”

  “他当时都哭了,一直保证不让你再受伤。他让我们不告诉你这件事情就是不想让你难过。”

  “少爷他其实挺爱你的。他……”

  布鲁克几乎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一句一句的,全都是封欧这段时间对乔一夕做的点点滴滴。

  乔一夕就这样躺在帐篷里面,不发一言,可是眼角的泪水却哗啦啦的流下。将原本就湿漉漉的枕头彻底沾湿。

  她知道封欧没有怪罪自己的意思,可是她就是很难过,很难过。

  她甚至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会怀了封欧的孩子。可是当布鲁克说起这些事情的时候,乔一夕这才恍然发现,自己在心里深处其实是希望和封欧在一起的,是希望和封欧生个孩子的。

  那个还没有出生就被自己给杀了的孩子,乔一夕紧紧的咬着下唇,双手紧紧的按住肚子上的伤疤。

  她内心深处期望着的孩子竟然是死在自己的手上!

  可是布鲁克说的没错,伤心的人又何止她一个?想到封欧那段时间的强颜欢笑。想到封欧对自己的小心翼翼。想到……

  乔一夕紧紧的捂住嘴巴,将自己埋在被子里面。她真的好难过。

  那个还未出生的孩子是否在怨恨妈妈的狠心?那个还未出生的孩子是不是也很期待这个世界的阳光?那个还未出生的孩子……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布鲁克挠了挠脑袋,叹了口气,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什么话可以说的了。可是乔一夕却还是躲在帐篷里面,什么话都不说,让布鲁克琢磨不定乔一夕心里面是什么想法。

  他自然是希望封欧和乔一夕可以好好的。可是现在这种情况却是因为自己的口不遮拦闯下的祸。

  布鲁克烦躁的在帐篷外边走来走去,眼看自己换药的时间就要到了,可是帐篷里面的乔一夕却还是不言不语。

  他叹了口气,离开了。

  却说在帐篷里面待着的乔一夕心中十分的压抑。她甚至于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封欧。偏偏这个地方几乎都是男人。

  乔一夕一愣,思考了一会儿之后还是走出了帐篷。也许她可以去找找林芸,找找这个心里面同样十分难过的女人。也许她们有着更多的共同话题。

  可是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当她掀开林芸的帐篷后,看到的竟然会是这样一副场景。

  在帐篷里面,凌乱的衣服到处都是。林芸熟睡着窝在一个男人的怀中,脸上带着一丝满足的潮红,连带着眼角遗留的泪水也带着一丝娇羞的意味。

  而将林芸给抱在怀中的男人赫然竟是封欧!

  乔一夕倒退几步,不自觉的推到了一旁遗留的酒水。下一刻,在封欧睁开眼睛的时候,乔一夕绝望的掉头离开。

  “小夕。”封欧一愣,急忙起身叫道。

  当感觉到手臂上的重量之后,封欧心中一惊,吼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封先生?这里是我的帐篷啊?”林芸刚刚张开眼睛,一脸茫然的说道。

  “我问的是,我和你怎么回事!”封欧一把捏住林芸的喉咙,那力道几乎要把她给活活掐死。

  林芸眼中闪过一丝惊恐,下一刻,她却哭着说道。“我不知道。昨天晚上我喝醉了。我以为,我以为封先生已经离开了!”

  “该死的女人!”封欧气急败坏的叫道,直接将林芸给甩了开去。

  昨天他心里难受,所以才会答应林芸喝酒的。可是没有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情况。封欧心中满是懊恼。

  脑海中闪现着乔一夕悲伤离开的背影,心中越发的难受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