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说此时在僵持着的众人里,维塔族的族长看着山洞上边的月色,十分着急的说道。“祭祀仪式已经开始了,必须把她找回来祭献,否则伟大的沙漠之神是会发怒的!你刚才就不应该让那个女人离开!”

  “闭嘴!”沙林冷冷的说了一句,维塔族族长当即便不敢吭声。但是却可以看得出来,他的脸色十分不好。

  “快,去把圣女找回来!”腾雨显然也意识到了这点,着急的开口说道。

  “……”

  人群中,只有这群土著全身心都在关心着乔一夕的下落。月光渐渐斜下,离出现在山顶洞口中心只剩下不到五分钟了。可是现在山洞门口却被沙林控制着。这群土著根本就没有办法出去,更别说要去寻找圣女乔一夕了。

  看着闹哄哄的土著们,沙林怒火中烧。

  “不可能!圣女只有一个,那就是我!把王冠交出来,把圣水交出来!”

  封欧一愣,眼睛微眯。沙林这个女人想要王冠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圣水?

  “圣水是什么?”一旁赖辉眼睛一亮,悄声的问道。可是却没有人回答他。不过看这样子,这圣水应该是好东西啊?

  更OY新J最快上r酷匠网^

  赖辉摸了摸嘴角,暗道这次赚到了。圣水好歹被乔一夕喝了,乔一夕和他是一伙的,可不就是赚到了?

  要是知道赖辉竟然在想这些,乔一夕一定想要把圣水吐出来泼他身上试试看。

  三方僵持不已,谁也不让谁,却在这个时候,山洞的洞口处冒出了浓浓的黑烟。

  “怎么回事?”

  “咳咳~外边有人!!”

  “快出去看看!”

  “……”

  沙林脸色大变,大声叫道。

  她明明在外边留下了好几个人看守。可是现在这莫名其妙的黑烟传来,也就是说明,外边的防守已经被人破掉了。

  会是谁?

  “走!快走!!!”

  场面瞬间变得混乱,周围的人都看不清楚对方。突然一道枪声传来,全部人更加的混乱了。

  当这一缕黑烟消散,沙林的人竟然少了大半,最重要的是,竟然许多是被自己人给杀的。沙林脸色阴沉的紧,直接黑着一张脸吼道。“杀了,全都给我杀了,一个不留!”

  她没有这个耐心面对这一切了。王冠她一定要拿到!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在黑烟传来的时候,封欧等人早已经变幻了方位,躲在安全的地方不说,还直接抢了好几把枪,与沙林相对而立。

  “把文件交出来,否则,我把王冠毁了,让你们没有办法祭祀。”封欧慢悠悠的说着,果然看到沙林大变的脸色。

  从刚才开始,他就注意到沙林的眼光时不时的往钻石那边瞄。现在看来,这钻石对她果然十分的重要!

  “抓到了抓到了!刚才在外边放黑烟的人就是她!”就在这个时候,两名黑衣人走了进来,神色十分欣喜。

  沙林一眼看过去,嘴角勾起一丝笑意。“把王冠放回沙漠之神的头上去!否则,我杀了她!”

  沙林冷哼一声直接将手中的枪对准了乔一夕的脑袋。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这个女人竟然回来了。好!太好了!今天,文件和沙漠之神的钻石她全都要!

  “住手!”封欧一惊,急忙叫道。

  他哪里还不明白,刚才在外边放黑烟制造混乱的人就是乔一夕。封欧心中十分生气,这个死女人,一直不听自己的话。明明让她离开了,却还是跑了回来!

  封欧已经没有时间去思考为什么阿林和阿景不在她的身边了。

  看着沙林举着手枪,封欧咬牙让阿浩将钻石给镶嵌回去。不管如何,先把乔一夕给救下来再说!

  异变就是在这个时候发生的。只见腾雨大吼一声,所有的土著竟然全都往沙林等人的方向跑来,根本就没有顾虑那些响起的枪声。

  “救圣女!举行祭祀!”

  “#¥%……”

  “@¥#……”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沙林脸色大变,狠狠的抓住了乔一夕的后领大叫道。“不许动,都不许动,否则我就杀了她!!”

  土著们虽然生气,却没有丝毫的停顿。在看到山顶的洞口出散发着柔和光芒的月亮,沙林一愣,咬牙道。“去死吧!你们都去死吧!”

  沙林冷哼一声,直接从怀中掏出了一瓶莹蓝色的液体猖狂的笑道。“既然我注定得不到这一切,那其他人也不能得到!就让这所有的一切都彻底的消散吧!临死前,我就让你们亲自尝一尝这成品的味道!”

  听到这话,乔一夕瞪大了双眼看着沙林手中的成品,脑海里面闪现的全是阿景说的那些话。

  这成品一旦被打开,方圆六里以内寸草不生……

  “不!你不能这样!不能打开!”乔一夕急忙的站了起来,根本就不顾沙林手中的枪,二话不说便和她争执起来。

  可是已经红了眼的沙林又怎么可能那么简单就放弃了呢?两人一番挣扎之后,沙林狠狠的将那装有成品的瓶子撞向了一旁的山墙,下一刻,荧蓝色的光芒散发开来,周围的人一阵抽搐扭动。

  乔一夕瞪大了双眼,看着一路飞奔过来的封欧,想也不想便将那还没有挥发出去的液体全都倒入了口中。

  “不!!!”封欧瞪大了双眼,周围发现不对的人早已经纷纷将封欧给拦住,不让他靠近半分。

  看着倒在地上的乔一夕,封欧分明看到她无声说出的话。不要过来。

  是!她不希望封欧过来,甚至于,她想要封欧离的远远的。虽然她将那成品全都吞入口中,但是一些挥发在空气中的液体却仍旧在发挥着作用。

  没有注意周围抽搐的人,乔一夕只是呆呆的看着封欧,直到最后一刻。

  “滚!都给我滚!!”封欧愤怒的将拦着自己的阿浩等人狠狠踢开,绝望的跑到乔一夕的身边。

  他负责这份文件,自然也知道这成品会带来多大的危害。那是世界上最毒的毒药啊!

  封欧颤抖着将乔一夕抱在怀中,眼泪早已经预制不住哗啦啦的流了下来。

  却在这个时候,山洞突然传来耀眼的光芒,周围的山墙竟然开始层层起伏,变得缥缈虚幻。

  没一会儿的时间,山洞四周竟然变了一幅景色。

  看着周围的一切,布鲁克懊恼的拽着自己的头发,惊恐的叫道。“我的妈啊!这山洞里面难道也会有海市蜃楼吗?”

  “当然没有!”一旁赖辉瞪大了双眼,直接敲打这布鲁克的脑袋叫道。

  “你打我做什么?疼死了!”

  “疼就说明这一切都是真的!我的天啊!没有想到波里沙漠有宝藏这件事情竟然是真的!看到了吗?全都是白花花的金银财宝啊!这些东西到底在什么地方?”

  “看!那边有路线!”也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赖辉等人这才将注意力从那漫天的金银财宝中移了过去。

  “这是什么地方?看着怎么那么眼熟?”布鲁克和赖辉等人在一旁窃窃私语着。

  而阿景等人却都看着紧紧抱住乔一夕的封欧,心中十分的难受。

  如果不是乔一夕当机立断,今天恐怕他们就全都要交代在这里了。

  阿景心中十分的自责,如果不是他放任带着少夫人回来的话,事情也许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阿林也显得十分的难受。虽然他对乔一夕没有什么深的感情,但是不得不说,在乔一夕将毒药喝下去的时候,他心里面还是很震动的。

  就连平日里对乔一夕各种鄙视嫌弃的阿浩也是紧紧的拽着自己的拳头,心中很是难受。

  “小夕,小夕!你怎么可以那么傻,你是白痴吗?我让你不要回来,你还回来干什么!!!”

  封欧又哭又喊,他从来不知道乔一夕在他的心里面竟然已经占据了如此重要的地位。他一直以为他只是把乔一夕当成了他的女人看待。他对乔一夕的所有不过都是自己的占有欲作祟。

  直到后来,他发现自己可能喜欢上了乔一夕,但是他却从来没有想过,在这样的时刻他的心里面竟然是那样的难受。

  他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他的女人死在了自己的面前,而且还是喝下了自己让人研究的毒药。

  “奇怪,少夫人的症状为什么和其他人不一样?”就在这个时候,心中十分难受的阿景察觉到周围的不同。

  难道是因为那些人吸入的毒药比较少,所以才会是这样的反应?看着周围一个个已经口吐泡沫的土著和黑衣人们,阿景心中更加的疑惑了。

  他对医术本来就有着一定的研究,现在发现了异常,更是忍不住上前为乔一夕把脉。

  谁知道他还没有靠近乔一夕,便被封欧给狠狠推开。

  “滚!”封欧冷冷的说道。

  如果不是阿景和阿林的话,乔一夕这个女人怎么可能回来?怎么可能会死?他现在只想要好好的和乔一夕在一起,其他的一切他都不想要理会。

  阿景一愣,嘴角泛起苦涩的笑意。

  就在这个时候,他注意到那快要消失的山墙图案上竟然长着一束束美丽的花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