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这丝好感显然不能让乔一夕保命。好不容易拖延了十分钟的时间,乔一夕急的团团转,只希望封欧他们可以快点来救自己出去。

  结果却是……

  看着维塔族族长那张笑的快成为菊花似的脸蛋,乔一夕嘴角微抽,忍不住问道。“族长,这个圣水是什么东西?你确定它是用来喝的?”

  乔一夕看着对方端着的带着奇怪味道的乳白色液体,肚子一抽抽的反胃,这群土著竟然要让自己喝这样的东西,为什么她还能看到里面有蠕虫在动?

  她才不要喝,打死都不要喝!

  这群土著显然没有注意到乔一夕眼中的害怕和惊恐,滕比族的族长竟然还能笑眯眯的解释道。“尊贵的圣女,这是我们保存了一百年的圣水。在沙漠之神的恩泽下,我们终于可以使用这神圣的圣水,让你彻底的归入沙漠之神的怀抱。请……”

  “等等!保存了一百年?你确定你这圣水没有过期?你不觉得这味道闻起来很怪吗?不会有什么毒吧?我可是要献祭给沙漠之神的圣女,要是祭祀还没有完成我就被这奇奇怪怪的圣水给毒死了可怎么办?我……我不要喝。”

  乔一夕惊恐的退后了几步,态度十分的坚决。在她想来,他们是绝对不会冒险,让所谓的沙漠之神不高兴的。

  可是没有想到两个族长竟然同时黑下了脸。

  “这是沙漠之神恩赐的从上天落下的雨滴落到沙漠之神的身上,经过沙漠之神的洗礼才成为的圣水!这是神圣的水!这么多年来,因为王冠的失落,圣水没有了效果。我们精心的保留了一百多年的圣水是最纯净无暇的!是……”

  看着滕比族的族长激动的手舞足蹈的模样,乔一夕一愣,又默默的往后退了几步,谁知道身后却是一面山墙,直接挡住了她的去路。

  这些土著的眼睛有问题吗?这种奇怪的水怎么能说是纯净无暇?明明有那么多的乳白色虫子……他们到底是怎么保存的?

  可是这些土著显然不想要和乔一夕再多说了。维塔族的族长更是黑下了一张脸说道。“伟大的沙漠之神的祭祀就要开始了。月亮升上了高空,即将照射在沙漠之神的王冠上,带给我们部族永生永世的安宁与幸福。尊敬的圣女,把圣水喝了。”

  维塔族的族长说着,直接示意一旁的土著硬上,将乔一夕给团团围住不说,其中两个土著还直接将乔一夕的肩膀给抓住,让她动弹不得。

  “你,你们想要干什么?我不要喝……我不要喝那个东西!!!”乔一夕瞪大了双眼,滕比族的族长嘴角却勾起了残忍的笑意。

  下一刻,乔一夕的下巴被死死的拨开,一股恶心反胃的液体顺着她的红唇直直往下,从喉咙滑下,直入胃中。

  乔一夕瞪大了双眼,给予作呕,可是嘴巴却怎么都没有办法合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碗满是蠕虫的液体进入自己的口中。

  乔一夕甚至能够敏锐的感觉到那些虫子在自己的空腔中来回爬动,张牙舞爪。

  “呕!”

  硬生生的被灌上满满的一盆圣水,乔一夕直接呕吐出来。可是这一切显然不是那些土著想要的结果。

  只见那族长直接将乔一夕的嘴巴用纱布紧紧堵住,连吐都不让她吐出来。

  乔一夕绝望的流下了眼泪,被逼无奈的被土著抬上了祭台。

  毕竟是外来人,他们担心乔一夕会反抗,竟然还将她给绑的紧紧的,不给她动弹的机会。

  .酷●6匠网)首Y发

  此时,祭祀正式开始。

  两名族长咏唱着古老的歌词,围着那象征着沙漠之神权利王冠的钻石进行了三叩九拜的大礼。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滕比族的族长颤抖着双手激动的将那钻石镶嵌到了沙漠之神头顶上的王冠中。

  乔一夕这才注意到那沙漠之神的王冠重要有一个凹陷的地方,正好可以用那钻石镶嵌住。

  有了这钻石的装饰,那毫无特点的高大人像竟然好像活了起来似的,看起来带着一丝祥和。

  一定是自己的错觉,乔一夕呐呐的看着,只觉得头晕脑胀,肚子翻来覆去的滚动着,却因为绑在柱子上无法动弹。

  那高约五米的巨大沙漠之神头像就在乔一夕的上方,眼中带着一丝悲天悯人的神秘气息。在山洞上那微微透下的月光下显得越发的神秘起来。

  完了完了,自己真的没救了。那个圣水过期了那么久,连虫子都长出来了。这群土著也太不讲究了,我就算没有被放血死掉,估计也会因为这所谓的圣水而中毒身亡吧?

  想到这里,乔一夕又觉得一阵干呕,只觉得肚子里面那些虫子还在左右蠕动,神志也慢慢变得混乱起来。

  努力的将眼睛睁开,乔一夕却觉得眼前的一切变得越来越模糊。特别是眼前那些舞动咏唱的土著们,影子渐渐的变得模糊。

  封欧……乔一夕喃喃低语,可是却怎么都没有见到封欧。时间过了才一个小时,封欧也不知道有没有找到阿景他们,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及时赶到救回自己。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乔一夕脑海里面闪现的全都是过去和封欧一起经历的点点滴滴。那个霸道狠虐,一见面就想要把自己置之死地的男人。那个占有欲强,强硬的不让自己和任何男人有所联系的男人。那个温柔甜蜜,将自己搂入怀中保护自己,不让自己受伤的男人……

  乔一夕的眼眶渐渐湿润。她知道封欧一定不会丢下自己,可是封欧他们一旦出现在山洞,里面全都是土著,他们能够把现在的自己救出去吗?

  乔一夕不知道,甚至于,她还有些绝望。那是不可能的!她亲眼看到那群土著活生生的把迪恩刺死。那可是封欧他们一直寻找却找不到的狡猾人物。可是即使如此,那‘帮助’了土著的迪恩还不是……

  乔一夕下意识的往刚才迪恩身死的地方看去,哪里没有人影,甚至于连一丝血迹都没有。那群土著处理的很干净。

  意识越是模糊,乔一夕脑海中闪现的东西就越多。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滕比族的族长手里拿着一把尖锐的铜制刀子往乔一夕所在的方向走来。

  见此,乔一夕嘴角无奈勾起,无声的说道。“这群土著真是穷疯了。连一把好的刀子都没有。一个祭祀还用生锈的老古董。”

  没错,随着族长和乔一夕的距离越来越近。乔一夕朦胧的见到那古朴的带着古老图腾的短刀子边缘处已经泛起了丝丝的锈迹。

  乔一夕不知道的是,这把铜制刀子对这些土著的意义。那是沙漠之神赐下的带着神圣力量的刀子。即使过了几百年,几千年,这把刀子都有着不可磨灭的地位。

  当然,这一切都不重要。看着族长高高的举起刀子,毫不犹豫的朝自己的胸膛刺去。乔一夕却猛然瞪大了双眼。

  “封欧……”

  瞳孔猛缩,乔一夕犹如回光返照一般,意识变得清明。甚至可以看到躲在不远处的封欧举起了手里的弓弩毫不犹豫的射击出去。

  下一刻,乔一夕面前的滕比族族长应声倒下……

  “@#%……”

  “@#%&……”

  场面瞬间变得混乱起来,大家都抬头看向突然冒出来的人群。

  封欧,阿浩,阿景……就连阿林他们竟然也都出现了!

  乔一夕嘴角勾起一丝笑意,心情竟然又苦又瑟。封欧终究还是来了,还是没有丢下自己。他赶的很及时,很及时……

  “阿景,阿林,你们两个左右包抄。阿浩,跟着我杀进去!”

  土著紧紧围住的人群里,封欧阴冷着一张脸看着周围的土著,犹如看着一群群不知死活的蚂蚁。

  谁也猜不出刚才看到乔一夕即将死在滕比族族长手下时候,他有多么的害怕生气愤怒。为此,他早就将一路上商量好的各种对策抛之脑后。他没有办法看着乔一夕就这样在他的面前死去!

  听从着封欧的吩咐,一道前来的布鲁克等人也毫不犹豫的挥舞着手中的从哪些土著的手里抢过来的长戟。

  赖辉的手里举着一把经过阿林改造过的弓弩,而林芸手里面却是一条长着倒勾的鞭子,一鞭下去,周围的土著都忍不住倒在地上尖叫起来。显然,林芸手里面的不是普通的鞭子,那上边泛着荧光色的竟然是剧毒!

  许久不见,大家的身上都带着一种杀伐果断的戾气。即使面前有层层叠叠的土著也丝毫不见怯意,甚至隐隐有相互僵持的架势。

  从封欧出现就一直提着一颗心的乔一夕看着眼前的场景,心里总算放松了一点。即便如此,乔一夕的目光还是死死的盯着人群中拳打脚踢的封欧,生怕看到他受到一丝的伤害。

  封欧等人虽然战斗力十分厉害,可是耐不住土著太多。特别是察觉到封欧等人的目标是他们的圣女,这些土著竟然将乔一夕给层层围住,甚至于还有一个土著直接跑上了祭台想要挟持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