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这里,乔一夕忍不住问道。“对了,为什么你们的王冠会流落到外边?”

  对方一愣,眼中闪过一丝伤痛。

  “那是一百年前的一次大迁徙。我们滕比族和维塔族其实是同一个族群。只是在迁徙的途中分成了两拨。我们滕比族负责护送沙漠之神的上半身,而维塔族则护送沙漠之神的上半身。可是没有想到,在大家重新聚合在一起之后,我们滕比族护送的沙漠之神的王冠竟然不见了。”

  “因为这件事情,腾比族和维塔族彻底撕破了脸。两族永不来往。可是两个月前,事情却有了变化。有一个男人说知道沙漠之神王冠的所在。为了找回沙漠之神的王冠,所以滕比族和维塔族的两个圣女便……”

  “等等!有一个男人?那个男人是谁?”乔一夕一愣,皱着眉头打断了对方的话。

  “他叫迪恩。”

  “什么?居然是他?”乔一夕一愣,脑袋上的疑团竟然全部解开了。是迪恩用沙漠之神王冠作为借口,让他们的圣女为他卖命。可是他为什么要这样多此一举?直接拿走封欧的文件不是更加的快速吗?

  乔一夕心中疑惑,对方却没有发觉,而是说道。“不错,就是迪恩。我真是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对我们的圣女下毒手。幸好你待会了沙漠之神的王冠,成为了我们滕比族的新一任圣女。我想一定是前圣女在天有灵,不让迪恩得逞!”

  看着对方眼中的崇拜和恭敬,乔一夕嘴角微抽。她正想要把这土著的脑袋敲开来看看,这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东西,连那么让人无语的骗局都会上当。而且还是两个族群全部上当。

  “你该不会想要说,迪恩在这里吧?”乔一夕猛地一愣,嘴角默默抽抽。

  果然,看着对方一脸理所当然点头的模样,乔一夕彻底的无语了。

  他们一直在找迪恩的下落,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个迪恩竟然躲到了这个地方来了。不过这个小头头显然没有怀疑封欧说的话,现在说起迪恩来竟然是目露凶光,让乔一夕心中暗暗好笑。

  没一会儿的功夫,乔一夕就跟着这一大群的土著来到了一处古朴却恢弘的大堂里面。

  这看起来应该是一座山的内部,顶上有些许的光亮穿进来,周围还竖起许多的火盆。看起来颇有种神秘的宗教意味。

  一进去,乔一夕就看到了其中端坐在前方的迪恩。没有想到上一次把迪恩给射伤了,现在他竟然还能旁若无人的和别人交谈,一幅什么事情都没有的样子。

  刚才跟乔一夕交谈的土著立马走上前去,悄声的不知道和那些人说了些什么。乔一夕只觉得那些人看向自己的眼神都充满了怪异。

  “圣女?真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这么只有你一个人?难道说,奥斯顿已经抛弃你了吗?”迪恩走上前,上下打量着乔一夕,嘴角闪过一丝浓浓的趣味。

  乔一夕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没好气的瞪了迪恩一样叫道。“迪恩,你不要太得意,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我想,你还没有拿到文件吧?”

  “你什么意思?文件在你的手上?”迪恩眼睛猛地一眯,眼中闪过浓浓的危险意味。

  见此,乔一夕更加的肯定了心中的猜测。迪恩虽然设计了抢走文件的事情,但是他却也没有得到文件。

  想到那个木屋里面的女尸,乔一夕嘴角一勾,冷冷的说道。“你猜?”

  “不知死活的女人!”迪恩一僵,愤愤的叫了一句,却没有直接对乔一夕动手。

  细心的乔一夕当即敏锐的感觉到自己此时身为圣女的便利。看来刚才和自己聊天的人说的没有错。圣女在土著里面拥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是除了族长以外的第一人!

  想到这里,乔一夕嘴角微勾,竟然直接走到了山洞的前方。看着并排而坐的两位老人,乔一夕知道,这一定是滕比族的族长和维塔族的族长。

  这一次滕比族找到了沙漠之神的王冠,显然是可以扬眉吐气一番了。

  “时间快到了。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请圣女先行准备。我们要开始祭祀了。”

  其中一个老人说着别扭的华夏话,让乔一夕不由得一愣。不是说这些原始部族对外边的一切都充满了抵抗的情绪吗?为什么他们这些高层却一个个都会说华夏话?

  乔一夕嘴角微抽,却也觉得方便许多。

  “尊敬的族长,我带着沙漠之神的王冠来到这里,是为了宣布沙漠之神的旨意。”

  “哦?沙漠之神的旨意是什么?”

  听到这话,那两名族长立马站了起来,神色严肃又带着一丝敬畏,看的乔一夕心中好笑。

  “它说这两个月来,一直有一个外来人在打扰它的清静。这一次让我带着使命来彻底解决这个祸患!”

  乔一夕嘴角微勾,眼神看向了一旁惴惴不安的迪恩。不用说,乔一夕口中的祸患不是迪恩又是谁?

  几乎是同一时间,迪恩就被那些土著给围了起来。乔一夕这才知道,原来圣女在这土著里面竟然还能说一不二!

  其实她不知道的是,历来的圣女其实都没有生杀大权。只是因为乔一夕带回了沙漠之神的王冠,意义重大,自然是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迪恩脸色一白,愤愤的瞪着乔一夕,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栽在她的手上。

  迪恩咬牙切齿的看着乔一夕,叫道。“你这个贱女人,想毁了我,我也绝对不会让你好过!”

  只见迪恩从衣袖中套出了一把手枪,直接朝着乔一夕射击而来。

  在土著的心里面,这里是绝对不会出现手枪之类的东西的。所以看到迪恩的举动,都纷纷的愣住了。下一刻,枪声响起,乔一夕瞪大了双眼。

  “我去,打偏了?吓死我了!”

  子弹擦过头发,乔一夕愣了半响,竟然忍不住暴起了粗口。实在是太惊险了,要是多来那么几次,她迟早要得心脏病。

  在乔一夕安慰自己小心脏的时候,土著们已经反映过来将迪恩给刺死。看着倒在血泊中再也没有了呼吸的迪恩,乔一夕心惊不已。

  她没有想到只是自己随意的一句话,那些土著就毫不犹豫的执行,他们甚至对于生命不屑一顾,没有丝毫的敬畏!

  想到这里,乔一夕脸色微白,满是后怕。

  “圣女,该准备进行祭祀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乔一夕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被两个土著女人给拽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

  仔细的进行了一番沐浴更衣之后,乔一夕换了一身复杂的衣服,整个人看起来充满了民族风情。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乔一夕心中却有些紧张。

  偏偏身旁的两个土著女人不会说华夏话,让乔一夕只能无奈的听从安排。

  好不容易又回到了刚才的地方,乔一夕直接凑到了刚才和自己聊天的那名土著身旁,小声的问道。“你知道祭祀都要做些什么吗?你告诉我,我可以注意注意,免得待会儿不了解坏了事。”

  可是当听到那个土著的解释后,乔一夕却欲哭无泪,想要逃离这个地方。

  xv更~新|最9快上ox酷匠Tl网

  她满心的以为这个圣女有多么的高贵神圣。可是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个圣女竟然是要用来献身沙漠之神的啊!

  “你说这是人祭?!”乔一夕瞪大了双眼,惊恐的叫道。

  这样的祭祀她只有在书中才看见过。她一直以为这样惨无人道的事情已经从这个世界消失了,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竟然会亲身经历这样的事情。而且还是被端上祭台送死的那个!

  一想到自己待会儿要被绑在上面的那个祭台上,被直接杀死,然后浑身的鲜血流在血槽里面,周围的土著则进行着祈祷……

  “那……那什么,我肚子有点疼……”

  还不待乔一夕转身离开,便有一群土著堵住了她的去路。乔一夕嘴角微抽,欲哭无泪,难道自己今天真的要死在这里了吗?

  “我……”

  “尊贵的圣女,圣水已经准备好了,仪式也应该开始了。”族长沙哑着声音,看起来竟然充满了残忍和可怕。

  看着眼前两个眼神坚定,一定要让自己去献祭的族长,乔一夕瞪大了双眼,坚决拖延时间。

  “咳咳~我知道,我知道。我是沙漠之神选定的圣女,我怎么可能会逃走呢?对吧!”乔一夕讪讪的笑着。

  可是周围的土著们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放松。乔一夕心累不已。只觉得刚才让那些土著解决了迪恩,没有想到现在被解决的人就轮到了自己了。

  “我就是去上个厕所,你们也不想因为我的原因而让沙漠之神不开心……”

  乔一夕发现用沙漠之神来做借口简直就是百发百中。这些土著对沙漠之神是骨子里带出来的敬畏。

  “尊贵的圣女,今天是月圆之夜,是祭献沙漠之神的重要日子。你还有十分钟的时间,我们会让人带你解决这些问题。”另一名族长态度倒是比较恭敬。看的出来,他应该是滕比族的族长,对带回沙漠之神王冠的外来人乔一夕带着一丝好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