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那小头头黑着一张脸吼道。“站住,你给我站住!你这个外头来的恶魔,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把我们滕比族伟大的圣女怎么了?你的手上为什么会有圣女的东西!”

  “@#¥¥……”

  #/酷N6匠√b网z正¤@版@首1v发S)

  “#@¥%……”

  不仅是那小头头,就连周围的土著也注意到了他从封欧的怀中拉出来的项链。他们作为滕比族的族人,对代表着本族圣女身份象征的项链十分熟悉,当即便都愤怒的吼着,叫着。

  封欧一愣,看着那小头头手上的项链,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这才恍然,是刚才走的急,所以并没有注意到将项链坠子留在了外边,这才让那些土著发现了端倪。

  不过,那个死去的女人竟然是滕比族的圣女?她又为什么要联合迪恩来盗取文件?封欧还想黑脸质问呢!不过现在显然不是时候。

  “我不认识你们的圣女,这个项链是我捡到的。”封欧淡淡的说着,一点都没有要解释的意思。也许,在他看来,他根本就不屑于解释这样的事情。

  可是乔一夕不同,他们两个已经被土著团团围住了。这个时候还讲什么尊严面子?

  当即,乔一夕便将封欧扯到了身后,说道。“这个可真的不怪我们。我们也是想到拥有着项链的人一定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所以才会将项链留起来,就是为了还给你们,让你们不要太过伤心。对了,那项链是从一具女尸身上捡过来的。就在那个方向的木屋里面,我们也是刚刚才发现,你们赶紧过去看看你们的圣女吧!”

  乔一夕想的倒是简单,以为这样就可以支开那些土著了吗?

  封欧冷笑一声,心中十分不爽。这个死女人,在别人的面前倒是什么面子尊严都不顾了,连这样谄媚的话都说的出来,可是在自己面前,却从来没有见过她对自己弯腰讨好。这让封欧心中很是不悦。难道在她的心中,自己连这群土著都比不上吗?

  封欧阴沉这一张脸,紧紧的牵住了乔一夕的手,还将她给拖到了自己的身后,不许她强出头。他封欧还不需要靠一个女人来求生!

  那土著小头头心里面虽然有些怀疑,但还是挥手让其中几个族人去乔一夕说的木屋寻找。没一会儿的功夫,果然见到族人抬着一具尸体走了过来。

  “@#¥%……”

  “@#¥%……”

  土著们并没有因为那具尸体所散发的恶臭而远离,相反,在看到那尸体身上的装饰以及衣服之后,周围的土著瞬间喧闹起来,不仅如此,竟然还直接跪了下来,嘴巴嘟嘟嚷嚷的不知道说些什么。

  乔一夕和封欧面面相觑,搞了半天都没明白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们的圣女死掉了,他们应该是跪着悼念死者吧?不管如何,趁着这些土著们跪下祈祷的时候,可以离开他们的包围总是好的。

  谁知道还不等他们走出这些土著的包围圈,那个会说华夏话的土著头头竟然直接开口道。“一定是他们,一定是他们杀了圣女!我们要给圣女报仇,杀了他们!!!”

  “什……什么?喂!要不是我们的话,你们连你们的圣女是死是活都不知道。你们不感恩图报也就算了,竟然还要恩将仇报,实在是太过分了。我们根本就不认识你们的圣女,你们圣女的死也和我们没有任何的关系!”

  乔一夕无语的瞪大了眼睛,看着再一次被包围的土著们,愤愤的叫道。

  这群土著怎么一点道理都不讲?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难道就因为他们发现了尸体,所以就必须要死吗?

  “你们难道就没有想过,是你们的圣女被人谋害,心有不甘,所以冥冥当中,让我们带着她的族人来寻找她的葬生之地的吗?”相比于口口声声要说道理讲事实的乔一夕,封欧更加的知道,这群还未开化的土著是没有什么道理可讲的。

  与其心平气和的商量,倒不如扯上些怪力乱神的事情,反而能让那些土著忌惮。

  果然,本来对乔一夕和封欧十分不屑的土著小头头在听到封欧的话之后,急忙的挥了挥手,示意族人停手。

  “你知道是谁害了我们圣女?”

  “当然,害了你们圣女的是一个白人,他叫做迪恩。”封欧淡定的点了点头,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自信,让人忍不住信服他。

  本来那小头头也就是试探性的问一问。可是没有想到这一问还真的问出了情况。迪恩他认识,几个月前不正是他和圣女有所往来吗?

  那小头头脸色变幻不定,最终也没敢确定这些事情到底是真是假。

  沉吟了半响,小头头当即叫道。“把这两个人带走,交给族长!”

  “我们已经把话说明白了,为什么还要绑住我们?”乔一夕皱着眉头,忍不住挣扎起来。

  这群土著说风就是雨,真到了他们的大本营,那真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乔一夕心中一万个不愿意,封欧也是皱着眉头,将乔一夕给护在怀中。

  “我们有脚,自己会走。用不着绑着我们。”

  也许是封欧那命令的语气太过强烈,小头头竟然没有听话,而是黑着一张脸让自己的族人加快动作。

  两人被迫分开,乔一夕忍不住剧烈的挣扎起来,就在这个时候,一块婴儿大小的钻石从她的身上扑通一声掉在了地上,连带着还滚了几下,直接滚到了那小头头的脚边。

  下一刻,那小头头大声的叫道。“停下,停下!这是我们伟大的圣女,是沙漠之神带给我们的希望!我们的圣女回来啦!”

  说着,那小头头激动的跪了下来,对着乔一夕磕了好几个响头。

  “噗……圣女?什么圣女?”乔一夕呐呐的看着眼前的土著,嘴角微抽。

  这剧情变化的有些奇怪啊?看着周围瞬间跪在地上嘴巴叽里咕噜的说着听不明白的话的土著们,乔一夕后背一寒,只觉得这群人好像是在祭祀死人似的。

  没错,现在这幅场景和刚才这群土著面对死去许久的滕比族圣女不是一样的吗?

  “你就是我们的圣女,你带回了沙漠之神的王冠,你是沙漠之神选定的圣女!是伟大的沙漠之神使者!““@#¥%……”

  “@¥¥%……”

  随着那土著头头的解释,周围的土著又是进行了三拜九叩的大礼,直接把乔一夕给震的一愣一愣的。

  “我才不是圣女,你们搞错了。”乔一夕吓了一跳,急忙的摆了摆手。这什么劳什子圣女,就算送给她她也不当。她好歹也是一个现代人,才不会和这群土著一样那么封建迷信。这个世界上哪里有什么沙漠之神?还圣女呢?

  “不!你就是我们的圣女!”那土著头头一脸虔诚的将掉落在地板上的钻石捧了起来,直接放到了乔一夕的手上。

  “你一定是搞错了,我不是滕比族的族人。和你们没有任何的关系。”

  “虽然你不是滕比族的族人,但是你是沙漠之神选定的圣女。是我们最伟大的圣女!你带回了沙漠之神的王冠,是当之无愧的沙漠之神的使者!”

  “沙漠之神的王冠?”乔一夕一愣,忍不住看向了封欧。这个土著说的该不会是他手上捧着的这块钻石吧?

  “尊敬的圣女啊!请跟我们一起参加祭祀。这是你的使命,也是我们的使命!”那小头头又恭敬的说道。

  “我不……”

  乔一夕话还没说出,那土著头头就瞪起了双眼,一幅要杀人的模样。乔一夕心中一惊,急忙的将话给咽了回去。

  她敢保证,她如果拒绝的话,一定会直接身首异处!乔一夕眼睛滴溜溜的转了一圈,当即笑眯眯的说道。“当然,我当然要参加祭祀。不过这位先生是护送我回来的贵人,你们不许伤害他,现在就放了他。”

  “是的,尊敬的圣女。”

  “不行,我不能让你一个……”封欧紧紧的拽着乔一夕的手,脸都黑下来了。

  可是乔一夕却轻轻的摇了摇头,眼神无声的交流着。

  现在就只有她和封欧两个人,如果他们两个都被这群土著给抓住的话,那就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毕竟谁也不知道即将面对的到底会是什么。

  无奈,封欧只能松开了手。

  “小心。”

  “恩。”

  就这样,乔一夕被迫的跟着一群土著来到了滕比族的大本营。一路上,乔一夕还忍不住询问道。“我明明穿着男人的衣服,你为什么一眼就说我是圣女?你是怎么知道我是女的?”

  “沙漠之神的使者就是圣女。沙漠之神的王冠也只会出现在圣女的手中。”

  “……哦。”乔一夕嘴角微抽,暗暗想到,如果那水晶是在封欧的身上掉下来,那封欧岂不是……

  只是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当初在那个不知名的绿洲中无意见到的一块钻石竟然会是沙漠之神的王冠。

  不过现在看来,当这滕比族的圣女好像还挺不错的样子,刚才剑拔弩张的那些人竟然都低下了头,很听话的样子嘛!一个保管钻石的女人还能有这样的待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