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封欧,你有没有觉得外边好像有人在盯着我们?”

  “没有啊!”封欧一愣,下意识的往后面看去,哪里有什么人?

  可是乔一夕怎么都没有办法安静,只能紧紧的拽着封欧的手,默默的远离刚才的那张沾上血迹的木板。

  “我们今天晚上难道要在这里休息吗?”乔一夕弱弱的说道,心中是一万个的不愿意。

  这个木屋横看竖看,怎么都觉得阴森恐怖,在这里休息真的没事吗?

  感觉到她的害怕,封欧紧紧的将她拥入了怀中。“如果担心的话,那我让阿浩再找其他的地方休息。”

  “不,不用了。我可以克服的。”乔一夕一愣,急忙的摇了摇头。阿浩能找到这样的地方其实已经不容易了,如果因为自己的个人原因而麻烦阿浩,浪费大家的时间,她绝对不会同意。

  却在这个时候,不知道阿浩从哪里冒了出来,只见他的嘴角勾起一丝兴奋的笑意。

  “少爷,我刚才在外围查探的时候,发现了阿景留下来的记号。他应该就在附近。”

  听到这话,大家眼睛一亮。封欧更是说道。“跟上记号,看看能不能找到阿景他们。”

  “是!”就算封欧不说,阿浩也有这样的打算,当即阿浩便往外头走去。

  一想到阿浩已经找到了自己兄弟的下落,布鲁克也迫不及待的站了起来,也不哭天喊地饿,而是屁颠屁颠的凑到阿浩的身边说道。“阿浩,等等我啊!我也要去!我也要去!!!”

  乔一夕心中好笑,过了好一会儿才发现这木屋里面竟然只剩下自己和封欧两个人了。

  太阳渐渐西斜,木屋看起来越发的阴森恐怖,周围风吹树叶的沙沙作响的声音惊的乔一夕左右看望,整个人的神色都变得有些苍白。

  “别担心了。不会有事的。难不成还怕有鬼吗?”

  “啊!”

  乔一夕忍不住尖叫一声,封欧真是看准了乔一夕害怕,说话竟然还阴森森的,直把她吓得窝在自己的怀中瑟瑟发抖。

  封欧心中好笑,却又有些无奈。只好说道。“我把这木板给搬走,这样你就不会害怕了。”

  乔一夕脸上有些不好意思,可是却没有拒绝封欧的提议,而是默默的站在了他的身后,微微的睁开眼睛悄悄的盯着那块木板。

  封欧倒是全无一丝害怕,大步的上前,一把将那木板给掀开。可是当看到木板里面的东西之后,别说是乔一夕了,就连封欧也忍不住吓了一跳。

  “啊!!!是尸……尸体!”乔一夕顿时一乱,双腿一软就要倒在地上。幸好封欧眼疾手快将她给拥在了怀中。

  刚才没有注意到,此时猛地将木板打开,一股腐朽的恶臭传来,让乔一夕直接呕吐起来。

  害怕的窝在封欧的怀中,封欧急忙的安慰乔一夕,眼神却奇怪的盯着眼前的尸体。这个尸体看起来应该是死了快两个月了,腐朽不堪不说,上边还有数不清的蛇虫鼠蚁,封欧也真心看不惯。

  “奇怪,从这个尸体身上的衣服来看,这个应该是当地的土著才是,为什么会消无声息的死在这个地方呢?”

  封欧忍不住皱起眉头,心中带着一丝疑惑。

  不管这个女人是什么身份,这个木屋突然间死了一个人,怎么都有些晦气,更何况……

  封欧看了眼在怀中瑟瑟发抖的女人,轻声说道。“别害怕,我们先出去,等阿浩他们过来汇合。”

  而这个时候,乔一夕却弱弱的说道。“这个女人的衣服,她的衣服上面的图案是不是林芸说的那种?”

  “衣服?”封欧眉头一挑,这才注意到那尸体身上衣服的图案。难道说,这个女人竟然就是当日在波里沙漠基地里盗取文件的奇怪女人吗?

  可是她又怎么会死在了这里?

  封欧心中疑惑,细细的安慰了下乔一夕,这才转身细细的观察起尸体衣服上的图案来。

  虽然这个尸体已经死了有两个多月,而且也被蛇虫鼠蚁给破坏的不成样子,但是细细的观察还是能看出一些。

  就在这个时候,封欧将目光看向了那女尸脖子上带着的项链。

  那项链和封欧等人脖子上带着的项链相似,都是以沙漠之神为原型的。只不过,这个女尸身上的项链坠更加的精细,不仅如此,就连沙漠之神的那种悲天悯人有带着丝丝冷漠的神态雕刻的十分的细致。

  乔一夕远远的站着,心中的害怕和紧张微微回暖。见封欧竟然和尸体凑的那么近,心中不禁有些害怕。

  “封欧,你没事吧?”那尸体那么臭,她都受不了,封欧这种大少爷怎么还能在尸体面前待那么久?

  心中闪过这个疑惑,乔一夕只觉得有些看不懂眼前的封欧了。

  “没事,我们快点离开这个地方吧!这臭味指不定会吸引什么大型的动物。”封欧摇了摇头,心中犹豫了一下,直接将那女尸脖子上的项链给扯了下来。

  不管这个女尸是谁,他都必须要确认文件到底在谁的手上。这项链做的那么精细,显然不是一般人可以拥有的。到时候调查也方便一些。

  当即,两人便离开木屋,准备在周围找一个地方等待阿浩他们。

  却在这个时候,外边传来熙熙攘攘的声音。

  封欧脸色一变,急忙的抓住了乔一夕的手往另一个地方跑去。不用说,外边的声音就是那些土著发出的。封欧和乔一夕暴露了!

  一路跑着,可是这一次老天却没有眷顾两人。看着身后越来越多的土著,乔一夕咬着牙说道。“封欧,我们不能再这样盲目的跑下去了。我们分开走。”

  “不行!我说过了,我再也不会丢下你的。”封欧想也不想便否决了这个提议。

  可是眼看身后那些土著就要射箭了,乔一夕看着被封欧紧紧抓住的手,咬牙挣开,往另外一个方向跑去。

  “小夕!”

  “别担心,我们到时候和阿景他们汇合!”

  刚才谈话的时候,封欧便已经告诉了乔一夕阿景所留下来的记号的意思,有了这个,他们一定能够相遇的!

  当即,乔一夕便咬着牙,直接掏出了身后的弓弩。想了想,又将布鲁克死死塞到自己手上的那些白蒺藜的果实给插上,对准那些土著毫不犹豫的射击。

  见此,封欧暗恼一句,竟然直接往那些土著的方向跑去。他说过的,绝对不会丢下乔一夕,这一次也不会!

  看着封欧竟然自找死路,乔一夕瞪大了双眼叫道。“封欧,你不要命了吗?快点走,他们手上有弓箭,可是你身上只有匕首,你一个人不是他们的对手的!”

  乔一夕都快要哭了,只能狠狠的射向那些土著,不让那些土著伤害封欧。

  即便如此,面对越来越多的土著,封欧和乔一夕两个人孤掌难鸣,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

  更8新!e最L@快yn上酷yW匠…网b8

  没一会儿的功夫,两个人就被团团围住,而乔一夕手上的弓弩也没有了细箭。

  “你们是谁?”

  听到这话,封欧和乔一夕同时一愣。

  “你会说华夏话?”

  “回答我的问题,你们来这里是做什么,难道想要破坏我们的祭祀吗?”说华夏语的小头头冷冷的举起手中的长戟,眼中充满了戒备。

  他带着兄弟们和往常一样在周围巡逻,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用来巡逻的猎犬竟然突然发狂往另外一个方向跑去。一开始他还以为猎犬生病了,没有想到他们竟然差点放过了闯入滕比族的外人!

  “祭祀?”乔一夕一愣,和封欧面面相觑。

  “这位先生,我们并不知道什么祭祀,我们来这里只是为了找朋友的。我们并没有恶意。”

  “可是你伤害了我的同伴。你是坏人,外边来的恶魔!”

  小头头冷冷的说着,毫不犹豫的举起了手中的长戟,就要往封欧的身上刺去。下一刻,周围的其他土著也纷纷的举起了手中的长戟,俨然是要和封欧两人不死不休了。

  “不不不,我没有想要伤害你的同伴,我只是做出防卫。你们的同伴没有事情的。”

  乔一夕急忙的摇了摇头,向对方解释起来。可是对方根本就不理会乔一夕的解释。

  “这两个人妨碍我们伟大的祭祀,必须杀掉!”

  “哦哦哦~”

  “……”

  看着周围的土著都挥舞着手中的长戟,乔一夕的脸色都变了,她难道真的要死在这个地方了吗?

  “不!你们这是犯法的!”

  “……”封欧嘴角微抽,直接将乔一夕给拉在了身后。

  “我们没有恶意,并非是来破坏你们的祭祀的。你们何必在这样伟大的日子里还沾染不相干的人的鲜血呢?这样吧,我们现在就离开滕比族,再也不回来了。”

  封欧的一番劝说显然让对方有些犹豫,沉吟了一会儿之后,对方终于点了点头。见此,封欧和乔一夕都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可是就在封欧和乔一夕准备离开的时候,那小头头却脸色大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