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一夕的话显然让封欧觉得十分的愉悦,连带着忍不住紧了紧她的手,嘴角勾起一丝笑意。这个女人,总算是不看低自己了。是个好兆头。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封欧淡淡的问道。“后面还有人跟着吗?”

  “少爷,他们刚才已经都撤掉了。”阿浩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显然刚才两个人都在暗中注意着身后的动向。

  “什么意思?刚才那些土著在跟踪我们?”乔一夕一愣下意识的往后头看去,却是一个人影都没有见到。

  “交给你了。”

  “是,少爷!”阿浩应了一声,以极快的速度往刚才来的方向跑去。

  听着这奇怪的对话,乔一夕本来十分的不解,可是看到阿浩的动作,她却忍不住眼睛一亮。

  “你是让阿浩暗中查探,然后我们偷偷进去,不让那些土著人发现?”

  见封欧轻轻的点了点头,乔一夕拍掌叫好。

  上一次在迪恩所在的基地绿洲上,乔一夕可是看的明明白白,阿浩是绝对有这个能力去做查探的事情的。

  当即,乔一夕便松了一口气,暗自期待阿浩即将带回来的消息。

  “小夕,进了滕比族之后,一切都要小心行事,不管我在不在你的身边,你都要保护好自己。绝对不能伤害自己,知道吗?”

  看着乔一夕那认真的模样,封欧脑海中闪现的却是她举刀自杀的一面。这段时间,他每天晚上都会梦见那同样的场景,他真的很害怕,这个女人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封欧忍不住一再的提醒乔一夕,乔一夕却没有多想,而是脸色微红的凑到了封欧的面前,轻轻的送上了自己的红唇。

  “放心,我不会再让你担心了。封欧,我……”

  “……你,你在亲我?”封欧一愣,喃喃的说道。

  听此,乔一夕脸上的红晕更深。

  “其实,主动一点也没什么不好的。”那犹如蚊子一般细小的声音落在封欧的耳中却犹如世界上最美妙的音符。

  封欧惊喜的看着此时窝在自己怀中害羞的直接当鸵鸟的女人,激动的抓住了她的手说道。“女人,这可是你说的!”

  “唔~不要……”

  一袭长吻袭来,乔一夕无力的躺在封欧的怀中,浑身燃起了一丝火热。就在这个时候,身旁传来一声呻吟。

  还不待布鲁克揉着脖子睁开眼睛,封欧直接一拳扫过去,让他继续昏迷。

  “你太坏了……”

  “嘿~我还能更坏!”封欧奸笑着说道,可是手上的动作却异常温柔,甚至于小心翼翼。

  迫不及待的褪下乔一夕身上的长衣,封欧的手一路向下,在乔一夕的肚子上轻轻滑过,下一刻却猛然停止了动作。

  “怎么了?”乔一夕意乱情迷的问道。

  睁开了眼睛,却察觉到封欧手中触摸的正是那天自己挥刀自杀的伤口。那道狰狞的伤疤告诉了乔一夕,她当时到底经历了什么。

  可是她不后悔,如果再让她选择一次,她还是会毫不犹豫的举起手中的刀。

  乔一夕嘴角勾起温柔的笑意,看着封欧眼中的伤痛,知道他是在心疼自己身上的伤,痛恨他没有保护好自己。可是但是的情况,封欧根本就来不及反应不是吗?乔一夕从来都没有怪过他的。

  乔一夕正要开口,封欧却一个挺身怕了起来,将她身上的衣服给紧紧的包好。

  这已经是第二次了,封欧在关键时刻停下。乔一夕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却没有生气,而是轻轻的躺在了封欧的腿上,没有说话。

  封欧一定是想到了那天发生的事情,所以才会突然间闷闷不乐的。乔一夕体贴的没有多说话,只是默默的陪着封欧。

  躺在他腿上的乔一夕却没有注意到封欧眼中闪过的一丝泪意。

  小夕,对不起。封欧无声的说道。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这样安静的时光总是十分的短暂,远远的看到阿浩急驰而来的身影,封欧嘴角勾起一丝笑意。正要起身,却发现乔一夕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睡着了。

  这段时间,乔一夕一直十分的嗜睡,幸好封欧时刻的注意她的状况,她的身体总算是恢复的不错。可是即使如此,封欧也不愿意冒一点点的险。

  挥了挥手,示意阿浩别说话,以免打扰到了乔一夕的睡眠。

  太阳很晒,没一会儿,乔一夕便张开了眼睛,好奇的看着一旁呆坐着的阿浩,惊喜的说道。“阿浩,你回来了!没有遇上那些土著吧?”

  “没有,我走的十分的隐蔽。那些土著没有发现我们。但是我看到那些土著戒备的十分的森严,一定是滕比族内部发生了什么事情。事不宜迟,我们还是先进去吧!我在外围不远处看到了一个遭到废弃的木屋,我们今天可以在那边休息。”

  “恩。”乔一夕急忙的站了起来,准备离开。

  而布鲁克也在这个时候醒了过来。

  摸了摸剧痛的脖子,又摸了摸自己的左眼,布鲁克满是疑惑的说道。“奇怪,我的脖子和眼睛咋那么疼呢?阿浩,你丫的对我做了什么?”

  阿浩默默的扫了一眼布鲁克,直接掉头离开,惹得布鲁克气愤不已,却又不敢张狂。

  这一次跟着阿浩行走的路线和刚才有所不同。显然是为了避过那些土著的耳目。

  一路上,四人都小心翼翼的,封欧更是寸步不离的抓紧乔一夕的手,不让她脱离自己的视线。

  “虽然没有办法听懂他们的语言,但是那些土著的肢体语言也很丰富,我们只要多加注意,仔细观察,我们就能明白他们的意思。”

  封欧小声的说着,四人躲在暗处看着一队巡逻的土著从眼前走远。

  “恩,就好像刚才,他们这是在交替接班吗?”乔一夕急忙的点了点头,小声的询问道。

  “不是,他们只是换个地方巡逻。交谈一下双方巡逻的地方有没有异常。”封欧淡淡的说道。

  “……哦。”

  一路跟着阿浩来到了一处小木屋,发现这周围果然都没有土著经过。乔一夕松了口气,忍不住观察起眼前这个小木屋来。

  “奇怪,按道理来说,如果这个小木屋常年没有人居住的话,那应该到处都是蜘蛛丝和灰尘才是。可是为什么,这小木屋看起来却没有想象当中的那么脏乱差。”

  “你说的是真的?”封欧当即皱起眉头,轻声的问道。

  “我好歹也是一名摄影师好吗?去过很多地方的!”乔一夕顿时嘟着嘴,万分不爽的说了起来。

  “这里可是沙漠啊!蜘蛛丝和灰尘少一些不是很正常吗?”布鲁克直接躺在了一旁的木板上,惬意的说道。

  “你难道忘记了我们在迪恩的基地里面也曾经见到过那些遗失的石头房子,虽然年份更加的久远,但是却还是少不了蜘蛛丝和灰尘。更别说这里还是滕比族这样一个土著集中居住的地方了。我想这里的……啊!!”

  乔一夕话还没有说完,看着布鲁克身上的某一处,直接忍不住尖叫出声,躲在了封欧的怀中。

  “怎么了?没事大喊大叫做什么?少夫人,你……啊!”布鲁克一愣,直接跳了起来。

  只见一个碗口粗细的黑色蜘蛛就在布鲁克的衣服上一动不动。

  阿浩脸色一沉,直接将那蜘蛛拍在地上一脚踩死。

  “少夫人说的没错,这个地方肯定有人来过,但是来的次数很少。不知道少夫人有没有注意到,其实这木屋也就是这边的相对会干净一些,而靠近里面却十分的脏乱,蜘蛛等昆虫也是最多。”

  听到阿浩的话,乔一夕这才小心翼翼的探出头,细细的观察起周围的情况。事情确实如阿浩所说的那样,可是为什么?

  见乔一夕的眼中闪过浓浓的疑惑,阿浩这才满意的说道。“这些昆虫都喜欢藏在阴冷潮湿的地方,而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比较通风,又能看的到阳光。相比于周围,这里干净一些也是正常的。”

  听到阿浩的解释,乔一夕这才明白自己是断章取义了。难怪阿浩老是用鄙视的眼神看着自己,乔一夕忍不住吐了吐舌头,歉意的看向了封欧。

  封欧心中好笑,直接摸了摸乔一夕的脑袋。

  这个小女人,不得不说观察还是很细心的。只是相比于常年穿梭于雨林沙漠等危险原始地方的阿浩来说,还是不够看的。这个女人,要学的地方可还多着呢!

  将木屋清扫了一遍之后,乔一夕愣愣的看着刚才布鲁克躺的那张木板,颤抖着说道。“封欧,封欧,你看看,这是不是血迹?”

  l酷.匠PC网唯%一正版@,其{他Y都是"K盗a$版LV

  乔一夕惊恐的指着木板的一处,急忙的将封欧给拉了过来。

  “的确是血迹。应该有一段时间了,血迹都变黑了。至少是一个月以前。”封欧淡淡的说着,眼中全是不以为意。

  他经历过的事情可多了,对于这些他自然是不当一回事。可是乔一夕却不同,看到了木板上那一团血迹之后,她只觉得周围突然间吹起了阵阵冷风,好不容易清理好的木屋竟然变得阴森森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