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这条路勉强只能容下一个人走过,周围的植物又衍生了过来,即使是万分的小心也免不得会被那白蒺藜割伤,自己要是再乱动的话,封欧岂不是会受伤?

  一想到刚才布鲁克那哭天喊地的模样,乔一夕的心都要提起来了。

  “你……你小心点走啊!”

  面对着面前两个秀恩爱的人,布鲁克可怜兮兮的抬了抬自己受伤的脚,看着阿浩说道。“阿浩兄弟,你看,我的脚受伤了,要不……喂!你等等我啊!哎呦,我擦!”

  “嗷!痛!我去……嗷!”

  听着身后不时传来的痛呼声,乔一夕心惊的看着前方的路上,生怕封欧一个不注意也直接被刺伤。

  这短短的一百米,在乔一夕的眼中变的无限的漫长,难以煎熬却又十分的幸福。

  ,最新\章#节-上酷匠*M网6

  “到了,你没有被割到吧?”封欧轻轻的将乔一夕给放了下来,却看到她脸上布满了泪水。

  封欧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抓着乔一夕的肩膀就细细的打量,嘴里还忍不住问道。“是不是被割疼了?我……”

  “呜呜~封欧……”

  看着眼前满是关心的封欧,乔一夕再也受不了直接扑到了他的怀中。他为了自己,明明腿上被刺伤了,可是满脑子想的却都是自己有没有受伤。

  他也不想想,自己被他背在身后最是安全不过了,又怎么可能会受伤呢?

  乔一夕一下就被封欧的行为感动的稀里哗啦,紧紧的搂着他的腰,心里面还不住的自责自己为了所谓的矜持和害羞竟然想也不想就拒绝他,让他难受。还给了他一巴掌,他当时一定很气愤,也很失落吧?可是这几天,自己却硬是跟他赌气,最后他却……

  “怎么了?我看看,是不是割到脚了?”

  见乔一夕哭的如此伤心,封欧当即便六神无主,急忙的安抚的拍着乔一夕的后背,轻柔的话语还带着一丝紧张和担心。

  “我没事啦!你看看你,你的脚都被伤成什么样了?肯定很疼,你怎么不说?”乔一夕低着头害羞的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泪水,而后小心翼翼的蹲了下来,为封欧处理伤口。

  封欧愣了半响,这才洋洋得意的说道。“女人,你该不会是被本少爷的行为感动的五体投地,想要以身相许了吧?本少爷我大发慈悲,就贡献出我这强壮的身体了。”

  “你可要记得你的话,你是我的。”乔一夕小心翼翼的说道,脸色通红。可是眼中却没有一丝后悔。她明白了,感情这种事情是需要主动的,她不能一直被动的接受封欧带给自己的一切。她要回应他。

  听到这话的封欧却是一愣,随即哑然。这个女人,胆子怎么越来越大了?自己竟是被这个女人调戏了?

  幸运的是,因为他们四个人事先都穿上了土著的衣服,所以即使脚被割伤了也不是特别的眼中。很多的白蒺藜都被衣服给遮挡住了。

  将大家脚上的伤都处理了之后,乔一夕讶异的看着蹲在地板上不停移动的布鲁克,奇怪的问道。“布鲁克,你在干嘛?你受伤最严重,还是不要乱动,先好好休息一下吧?”

  “恩,我等会儿休息。”布鲁克胡乱的点了点头,根本就不把乔一夕的话放在心上。

  没一会儿的功夫,布鲁克神秘兮兮的跑到了乔一夕的身旁说道。“看,少夫人。看看这些是什么?”

  “什么好宝贝?竟然还藏着掖着。”乔一夕心中好笑,却还是很给面子的探过头去。

  “这些不是白蒺藜吗?”

  “嘿嘿~不错不错!少夫人,你想想,你不是用弓弩防备吗?如果你能在细箭的另外一头插上这些白鸡力,那那些被射到的人岂不是痛的直呼呼?”

  布鲁克越说越兴奋,那模样好像已经能够想象到到时候那些土著被乔一夕射中的时候,那痛呼哀哉的模样了。

  乔一夕嘴角微抽,说道。“是白蒺藜,不是鸡,也不是力。还有,我们这次去滕比族是找人的,不是去宣战的。只要找到了那个那种文件的女人,把文件拿回来,我们就离开。”

  “什么?那些混蛋土著在外边种了那么多的白鸡力,害的我们痛的那么惨,为什么我们就不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哎呦,不错嘛!都还会说成语了。不过我们在土著的地盘上,你最好给我安静点,别出什么幺蛾子打乱了封欧的计划。”

  “布鲁克的本意是错的,但是说的却没错。我们身上多少都得带着防身的东西,如果我们可以和土著好好的商量,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但是如果那些土著对我们有敌意,那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你用这些东西,或许能更好的保护自己。”

  “哦,我知道了。”乔一夕甜甜的笑着,乖乖的将布鲁克手中的袋子拿了过来。

  此时的乔一夕面对封欧俨然是一副乖宝宝的模样,只要封欧说的话,她都毫不犹豫的点头同意,连怀疑都不怀疑了。

  封欧心中好笑,忍不住招了招手,乔一夕当即就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惹得封欧哈哈大笑。

  “哈哈哈!女人,你是猴子请来的逗逼吗?”

  “……混蛋!”

  根据老刘送的地图,四人开始朝着滕比族的方向走去。一路上,乔一夕本来感动万分的心被封欧直接弄的七零八碎,一切又好像恢复了原样。只不过,两人的心无形中更近了一些。

  可是没有想到四人刚刚走进滕比族所在的巨大绿洲边缘,便瞬间冲出了三四十名的土著直接将乔一夕等人给团团围住。

  “什么情况?老刘叔不是说外围没有土著巡逻看管的吗?”乔一夕忍不住低声的问道。

  “他也没有来过滕比族,不知道这些很正常,估计是听拉瓦拉的那些人人云亦云吧?或者是滕比族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他们戒备起来了。”封欧淡淡的说着,看着围住自己的那些人,上前走了几步。

  “‘你们好,我们没有恶意。’”封欧轻声的说着,还罕见的鞠了一躬。这土著方言,是这段时间跟着老刘学的一些简单用语。

  听此,乔一夕等人也急忙跟着说道。

  “@#¥%……”其中领头的一个人显然是听懂了封欧的意思,当即上前一步,叽里呱啦的说了好些话。

  当即,封欧等人面面相觑,彻底无语。

  “封欧,他在说什么?”

  “咳咳~他说太快了。”封欧不自然的咳了咳,心中十分无力。他当时真的应该把老刘给带来。只是因为担心阿林和阿景等人会带消息给老刘,所以思来想去才决定不带上他。可是没有想到,刚到滕比族就有了麻烦。

  “‘你们好,我们……喜欢……你们……没有恶意。”乔一夕艰难的搜刮着肚子里的墨水,那憋屈的模样绝对是平生仅见。

  也不知道那些土著有没有听明白乔一夕的话,只见那些土著们齐齐的退后了几步,那惊恐的模样,好像乔一夕等人是什么病毒一般。

  “@#¥¥……”

  “%¥&*%……”

  被围在中间,乔一夕瞧瞧的抓住了封欧的手,呆愣楞的看着前方不停的在对话的土著。

  没一会儿的功夫,只见他们都将手中的木棍和弓箭放到了地上。

  还不待乔一夕等人松了口气,却又见他们弯下腰,一幅驱赶鸡鸭的架势要让他们离开。

  就单单这些动作,如果乔一夕等人还不明白这些土著是什么意思的话,那就太白痴了。

  “他们是让我们离开。”乔一夕忍不住看向封欧,无声的询问着应该怎么办。

  “恩,我们离开。”封欧淡淡的说着,牵着乔一夕的手直接掉头离开。

  可是布鲁克却不乐意了。他来滕比族可是为了找自己的好兄弟的,怎么可能到了人家家门口了,却因为他们的阻拦就不去找阿景他们了?

  布鲁克当即叫道。“不行不行,我要进去,我要去滕比族找老大和奥利奥!我不走!”

  “唉,你们别不理我啊!你们也不能走,你们该不会要丢下阿景吧?他们……啊!!”

  布鲁克眼见封欧带着乔一夕和阿浩准备离开了,顿时急的团团转。他还算有自知之明,知道单凭自己一个人是很难找到夏佐和奥利奥他们的。

  还不等他跑到前面拦住封欧,阿浩看着布鲁克一个手到直接把他给拍晕过去。

  “还是这样比较安静。”阿浩淡淡的说着,直接抓住布鲁克的脚,大步的往前拖去。

  “封欧,难道我们真的就这样离开了吗?”乔一夕看着前方的封欧,忍不住询问道。

  “你猜。”

  “我猜你一定不会。你是不会丢下阿景他们的。我相信你。”乔一夕认真的看着封欧,坚定的说道,同时还紧了紧封欧的大手。

  如果是刚刚来波里沙漠的时候,乔一夕一定会毫不怀疑的觉得封欧是要舍弃他的手下了。可是一起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之后,乔一夕知道,封欧并非是自己想象中的那种一无是处,只是凭借着出身而耀武扬威肆无忌惮的纨绔大少,封欧是一个有担当的男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