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可是好东西。”布鲁克得意的笑了笑,将那布袋放到了桌上打开。

  看着里面的东西,乔一夕眼中不由得闪过一丝惊喜。

  “这是土著的衣服?”乔一夕讶异的说道。

  虽然在拉瓦拉看到的那些土著的衣服实在不怎么样,那些单调的只用基本的植物叶子进行遮挡的衣服,她是不敢苟同的。

  但是布鲁克带回来的那一套套充满了波里沙漠风格的衣服却让乔一夕眼前一亮。

  “我看拉瓦拉的那些土著好像也没有穿这些啊?”

  听到乔一夕的疑问,布鲁克很是激动的昂起了头说道。“那是因为他们平日里不需要这些衣服。这些衣服在他们看来都是在端庄严肃的场合下才会穿着的。事实上,会来拉瓦拉的那些土著都是属于本部族里面的小喽啰。”

  布鲁克解释了半天都没有解释到点上,乔一夕也没有理会。毕竟她也能猜出封欧的这番用意。不等他们再说什么,她便当先凑到了那布袋面前。

  “咦?怎么都是一样的衣服?”乔一夕疑惑的问了一声,一旁封欧便从中挑选了一套让她赶紧去换。

  乔一夕也没有多问,当即四人便开始换起衣服。

  虽然大家的款式有所不同,而且颜色也是各异,但是整体看起来却十分的协调。

  封欧整个人看起来仍旧是充满了贵气,即使他身上全都被包裹的紧紧的,但是看他的神色就会不自觉的被他所吸引,甚至不由得心生惭愧。

  而阿浩他那强装的身躯被波里沙漠的土著衣服这样一包裹,竟然生生的将他的肌肉掩盖,变成了一个壮大的胖子,看的乔一夕忍不住捂嘴偷笑。

  这其中要说最像本地土著的,恐怕就只有布鲁克了。他那贼眉鼠眼的眼睛滴溜溜的乱转,黝黑的脸上露出一口对比鲜明的大白牙,整个人看起来竟然充满了一股别扭的喜感。

  倒是封欧看到乔一夕装扮好之后,及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浑身上下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乔一夕只露出了一张脸蛋来,整个人看起来矮矮瘦瘦,弱不禁风的。这幅模样谁会喜欢?封欧很是满意自己的未雨绸缪。

  告别了老刘之后,四人开着车往滕比族的方向行驶而去。

  乔一夕忍不住满是别扭的看向一旁的封欧,咬咬牙还是问道。“你为什么给我准备的是男人穿的衣服?”

  想到离开之前,老刘那满是笑意的眼神,乔一夕就忍不住皱起眉头,怎么都觉得这是针对自己的。

  “男人穿的简单些。你总不会希望一到滕比族,就被那些封建的土著抓起来,不让你独自行动吧?你在拉瓦拉也看到了,我就是当面抱了你一下,那些人就已经要拿着刀子杀人了。”

  “……哦。”乔一夕脸色一红,心中暗道,当时封欧可不仅仅是抱了自己啊?不过她才不会那么傻的去纠正这个错误呢!

  封欧说的没错,我们对那些部族终究是不够了解,一切还是保险起见的好。想到这里,乔一夕这才正了正自己身上的衣服。

  可是随后而来的却是沉默,感觉到车厢里面越来越尴尬的气氛,乔一夕脑袋里面想的全都是那天她和封欧两个人在沙漠外边发生的事情。

  怎么办?自己到底要不要主动的和封欧解释一下?乔一夕抿着双唇,忍不住偷偷的瞄了一眼封欧。却将他面无表情的盯着前方,根本就没有往自己这边看的意思。

  乔一夕顿时气闷,撇着嘴,只觉得一股气憋在胸口不上不下特别的难受。

  “还真的不解释解释。”乔一夕嘟着嘴,心中仍旧希望封欧可以先退一步。

  “你咕咕嚷嚷的说什么?”

  淡淡的话语传来,乔一夕急忙僵硬的摇了摇头。

  “没,我没说什么。”

  下一刻,乔一夕又十分别扭的说道。“那天的事情,是我太敏感了。我不是故意要打你的。”

  乔一夕越说越小声,却没有注意到听到这话的封欧竟然微微的挑起了眉头。

  这个女人,他还以为她会一直跟自己冷战到底呢!没有想到她竟然会主动的和自己承认错误。

  封欧知道,这件事情其实怪不得乔一夕。他明明知道乔一夕的性子就是比较保守,很少主动出击。可是那天却故意说出那些羞辱人的话,让她受了刺激。

  可是他又何尝想要这样呢?他只是需要用一件事情来转移她的注意力,不让她多想而已。

  没有想到沉默了三天之后,她竟然开口跟自己道歉。封欧心中满是欢喜。这岂不是说明,自己在这个女人的心目中还是很重要的吗?

  封欧嘴角溢出一抹轻笑,正要说话,谁知道车却猛地一顿。两个人同时往前仰去。

  “啊!封欧,你该不会想要杀人灭口吧?我都说了我不是故意的,你就不能原谅我吗?”乔一夕紧紧的闭上眼睛,可怜兮兮的叫道。

  听此,封欧顿时冒起黑线。这个死女人!难道是因为害怕我杀人灭口所以才会道歉的吗?

  “下车!”封欧沉着一口气,冷冷的说道。

  “啊?”乔一夕下意识的张开眼睛,才发现是安全带救了自己。她完全没事啊!

  “那……那个,怎么了?发生……不是,这些是什么东西啊?”乔一夕弱弱的打开车门,正要下车,却看到外边一簇簇的草蔓挡住了自己的去路。

  “这些是白蒺藜。”封欧淡淡的说道,轻轻的皱起了眉头。他算是明白了,为什么老刘说那些土著不允许汽车行驶到他们的地方可是却没有人在外围防守,原来是栽种了这些植物!

  “白蒺藜?”乔一夕忍不住走上前细细的观察着眼前的这些植物。

  这些植物的叶子倒是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只是那些生长的圆圆的果实上长着许许多多的尖刺。沙漠上更是多如牛毛,看起来应该是果实成熟之后直接掉落在沙漠上也没有人来收拾,所以就成为了一个天然的拦截屏障。

  看着因为这些白蒺藜而直接报废掉的轮胎,乔一夕心中升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我们该不会是要……”

  “带上基本物资,步行。”封欧淡淡的说着,头也不回的往车里走去。

  就知道!乔一夕脸色顿时一苦。

  “这些是什么玩意啊?怎么种到路上来了?那些土著可真是没有公德心……哎呦~我擦!”布鲁克刚探出头来,气急败坏的走向那些白蒺藜,谁知道一个不小心竟然直接把自己的脚个割破了,痛的直呼呼!

  “布鲁克,别动了,我帮你包扎伤口吧!”乔一夕看着捂着脚直跳跳的布鲁克,头疼的说道。

  这个布鲁克,没有看到周围都是那些白蒺藜吗?怎么还一个劲的踩?那样不痛才怪吧?

  细细的将布鲁克脚上的伤处理好之后,乔一夕忍不住细细的查看起了手中的白蒺藜。

  轻轻的将那些被烈日晒干的白蒺藜放到鼻子下轻轻的闻一闻,乔一夕忍不住说道。“这味道闻起来怎么那么像华夏的药材啊?”

  “白蒺藜就是药材的一种……”阿浩那双鄙视的眼神默默的扫了过来,而后又解释道。“它具有平肝解郁,祛风明目等的功效。当然,它本身还带有微量的毒素……”

  *最_新p章节YZ上h|酷).匠◇网2)

  “什么?有毒?哎呀妈呀,那我是不是要死了啊?呜呜~老大啊!奥利奥啊!我还不想死呢!好歹让我见你一面啊!呜呜~”

  听到阿浩的解释,布鲁克的脸色都白了。

  “是药三分毒,不过我看你现在精气神很好,应该没事吧?”乔一夕看着眼前的布鲁克,默默的为他默哀。

  “没事?我哪里像是没事的样子了?你都不知道我的脚现在有多疼!要是没有中毒的话,怎么会那么疼?”

  布鲁克一想到自己命不久矣,直接嚎啕大哭,根本就停不下来。

  乔一夕无奈,只能求救的看向阿浩。这件事情是你搞出来的,布鲁克,你来解决!

  丢下眼中的深意,乔一夕默默的去整理行李。

  也不知道阿浩跟布鲁克说了些什么,没一会儿的功夫,布鲁克就不哭了,而且他的嘴角还是不是的闪烁着奸诈的笑意。

  “那边的路有被清理过的痕迹,我们从那边开始走。女人,过来。”封欧淡淡的吩咐着,手上也没有拿东西,反而是对着乔一夕招了招手。

  乔一夕一愣,背着旅行包下意识的走了过去。还不等她反应过来,封欧就直接一把将她给背了起来。

  “啊~封欧,你干什么?”乔一夕愣愣的看着封欧,不解的说道。

  “要走这条路穿过白蒺藜,至少要走一百米。你给本少爷老实的待着,不许乱动。”

  封欧一边说着,一边迈开了脚步。同时将乔一夕背上的旅行包一股脑儿的全都扔给了阿浩。

  “可是,我的脚没有受伤,我可以自己走的。”乔一夕脸色微红,不好意思的说道。

  感觉到背上女人的挣扎,封欧脸色一黑,直接加重了语气。“女人,现在我们已经走进来了。你要是乱动,被这些白蒺藜割伤了,那就是你的错。”

  听到这话,乔一夕顿时僵硬着身子,再也不敢乱动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