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一夕嘴角一抽,急忙的点了点头。

  “你这个死女人,给本少爷过来!不就是弓弩吗?这都学不会!本少爷亲自教你怎么实践!”

  眼看乔一夕和阿浩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封欧彻底黑下了一张脸,将乔一夕给拖到了房间外面。

  “那个!不……不用了。我自己能行的。阿浩已经告诉我怎么用这把弓弩了。”乔一夕急忙的说道,忍不住掰扯着封欧那强硬的铁手。

  她可不想待会封欧这个混蛋又发情了,然后又跑走了!

  想到刚才在沙漠中发生的事情,乔一夕心中怎么都没有办法理解。封欧好好的怎么突然间走掉了?以前他不会这样的。该不会是厌烦我了吧?

  乔一夕心中升起了一丝不安。可是一想到他口口声声对自己保证的话,她又急忙的摇了摇头。封欧才不会厌烦自己呢!他是爱着自己的。

  “封欧,你是不是……是不是生病了?”

  和封欧一起走到外头,乔一夕忍不住小心翼翼的询问。

  在她看来,封欧这个大种马,大色魔,是绝对不会中途停手的。他受得了吗?

  虽然封欧是乔一夕的第一个男人,但是乔一夕以前上大学的时候可没少听到舍友们的议论。听说那样对男人的身体不好的。

  以封欧这样的性子,他才不会勉强自己呢!可是封欧却又偏偏……

  所以,乔一夕思来想去,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封欧那方面出问题了。

  看着乔一夕那满是别扭的眼神,再听她莫名其妙冒出来的话,封欧一愣,随即脸色一黑,愤愤的拽着乔一夕的手叫道。“女人,你竟然敢质疑我!”

  “额~你别生气,别生气。我就是随口问问而已……”乔一夕急忙的顺毛,可是眼中的肯定却再一次惹怒了封欧。

  这个死女人,要不是因为担心她的身体没有好利索,本少爷需要这样隐忍吗?偏偏这个死女人竟然还一脸茫然的样子,最最可恶的是,她居然敢质疑自己的能力!!!

  作为一个男人,每次被自己的女人看低实际能力也就是算了。可是现在,连作为男人最基本的能力都遭受到了质疑,封欧脑门上直接写了三个字。不能忍!

  “女人,不过就几天的时间,怎么?这就忍不住了吗?”封欧冷冷的说着,直接抓住乔一夕的手就往自己的下面摸去。

  乔一夕一惊,急忙的想要缩回手,可是封欧的力气却根本挣脱不了,她只能被迫的接受着这火热的触感。

  “我才不是这个意思!你放手啦!”乔一夕脸色通红,整个人站在那里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封欧这个混蛋,自己不过就是随便的问一问而已,干嘛生那么大的气啊?不是就不是嘛!

  “你不是这个意思,那是什么意思?过来!”

  封欧张开手,示意乔一夕乖乖的主动到自己的怀里来。

  可是冷不丁的被封欧这样,乔一夕根本就反应不过来。她……她还从来没有用手摸过……

  “我……啊!”

  乔一夕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封欧给牢牢的扣在了怀中。

  不等乔一夕挣扎,封欧又冷笑一声说道,“脱了。”

  “什么?”乔一夕呆愣的问道。

  “本少爷让你取悦我!”封欧眼睛微眯,冷冷的说道。

  可是听到这话的乔一夕却彻底反应不过来了。封欧这话是什么意思?他……他让自己……

  从未有过的羞辱感瞬间冒出了乔一夕的心头。快速跳动的心脏也因为封欧这话猛地骤停,脸上红润变得苍白。

  乔一夕抖了抖嘴唇,缓缓的说道。“你说什么?”

  “取悦本……”

  “封欧,你混蛋!”乔一夕想也不想直接一巴掌扫到封欧的脸上,头也不回的跑开。

  “死女人,这是你第二次打我了!”封欧愤愤的说着,心中却闪过一丝心疼。

  一路跑回房间,乔一夕猛地将房门关上,躲在里面,眼泪哗啦啦的直掉。她一直以为自己在封欧的心中是不一样的。他们是相爱的,互相尊重的。可是没有想到,封欧竟然这样对待自己。在乔一夕看来,那只有对妓女小姐那样的人才会说出取悦这两个字。

  封欧他怎么可以这样对自己?太过分了!乔一夕捂着嘴巴,蹲在床上无声的流着眼泪。

  而这个时候,看着乔一夕风风火火的奔入房间的布鲁克却一脸疑惑的敲门道。“少夫人,菜我都已经洗好了。你是不是要出来做菜了?”

  布鲁克等人的手艺实在是不怎么样,仅仅限于煮熟。当然,乔一夕的厨艺也不见得有多好,但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在加上封欧就只愿意吃乔一夕做的菜,所以布鲁克还是十分尽职的询问。

  谁知道房间里面的乔一夕却狠狠的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愤愤的叫道。“我不做!!”

  “额~那我做好了叫你出来吃吧!”

  “我不吃!”

  乔一夕俨然是在赌气了。

  可是没有想到,一连三天,封欧竟然没有主动的跟她说过话。心中又是郁闷又是伤心,乔一夕愣是咬着牙也不和封欧说话。

  谁也看的出来封欧和乔一夕是吵架了。可是偏偏没有人敢插话,这三天众人过得简直就是水深火热。

  甚至于老刘找到了迪恩等人所在的地方,封欧也没有主动招呼乔一夕便带着布鲁克离开了。只留下呐呐不会说话的阿浩保护着乔一夕。

  看着封欧竟然丢下自己离开去找迪恩,乔一夕咬着牙,心中更是气愤难过。

  “这个混蛋,明明说过不会丢下我的!呜呜~”乔一夕躲在房间里面,哭的天花乱坠。可是心里面又有一个声音告诉自己,并非是封欧故意丢下你的,只是你没有主动去而已。

  想到这里,乔一夕又愤愤的叫道。“封欧,你这个混蛋,跟我主动说个话会死吗!呜呜~”

  她也想要一起去找迪恩,她也想要看看那个可恶的迪恩是什么下场。她就是不想要和封欧分开!

  可是自从那天发生了那件事情之后,乔一夕连睡觉都是和封欧分开睡的。

  乔一夕越想越委屈,怎么都不明白,好好的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难道就因为自己拒绝了主动取悦他吗?

  乔一夕抽泣的擦了擦自己的鼻涕,低声的说道。“难道是我太过保守了?封欧并没有轻贱我的意思?我们都已经是男女朋友了嘛!什么事情没有做过?也许是因为自己太不主动了,所以他着急了?”

  乔一夕越是这样想,嘴巴里面就吐出越多的为封欧脱罪的借口。

  “一定是这样的。封欧一定是觉得自己很没有面子。觉得自己没有魅力,所以才会不愿意跟我说话的。都是因为我太不主动了!”

  乔一夕紧紧的拽着自己的拳头,低声的分析着。可是要让她主动的做那些事情,乔一夕的心里面还是怎么都没有办法接受。

  其实在大学的时候,她就没有少被同宿舍的舍友嘲笑。纷纷说她做人太过保守,太不主动。

  可是……

  “难道真的要让自己主动吗?”乔一夕嘟起嘴,闷闷的说道。

  可是自己不主动,封欧又不理会自己。难道就一直这样冷战下去吗?

  乔一夕只觉得各种烦躁,当即便抓起一旁的弓弩,愤愤的走出房间,开始练习射击。

  还别说,有了阿浩说的那些诀窍。再加上在弓弩上面发现的特定的对焦放大镜,乔一夕对弓弩的运用是越来越上手了。

  MA酷k%匠!T网*u首+C发zv

  现在五十米以内,乔一夕射击的目标范围不超过一米!相对于以前来说已经好上许多了。作为摄影师对于对焦的运用还是给了乔一夕很大的帮助。

  等到封欧等人回来的时候,乔一夕才知道迪恩竟然设计了一出金蝉脱壳,没有了踪影。就连他现在在哪个方向都不知道。

  没有想到迪恩竟然再一次逃走了。狡兔三窟的狡诈之徒用来形容他简直是再好不过了!

  乔一夕无奈的放下了手中的弓弩,正犹豫着应该怎么开口和封欧化解这一次的冷战。

  封欧却直接走上前来,往乔一夕的脑袋上套了一个项链。

  乔一夕一愣,下意识的问道。“这个是什么?”

  疑惑的拿起那项链,看着那十五公分左右的大项坠,乔一夕忍不住看了封欧一眼,说道。“这是沙漠之神?”

  “恩,出去了一趟,觉得这个用的着,所以就每个人都带上了一块。迪恩这个狡猾的家伙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为今之计,我们只有尽快的感到滕比族先和阿景汇合。带上这个,至少可以赢得土著的一点好感。”

  “哦。”乔一夕点了点头,目光看着手中的沙漠之神,嘴角勾起一丝笑意。这个混蛋,那么多天,总算是愿意跟自己讲话了。算了,自己就大方一次,当他这是道歉了。

  想到这里,乔一夕又看向了一旁布鲁克手中的大布袋。

  “布鲁克,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乔一夕疑惑的问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