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嗤~”乔一夕低低呻吟着,显然是封欧的动作弄疼了她。

  听到这个声音,封欧当即一愣,急忙的松开了手,又十分轻柔的将乔一夕给放到了床上,这才细细的问道。“是不是弄疼你了?”

  “我很好。封欧,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我只是想要出来找你,你和阿浩离开却一点防身的东西都没有带,我还以为……对不起,早知道会被迪恩那伙人抓住,我……”

  “没关系,没关系。要错也是我的错。”

  乔一夕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封欧,只觉得他和印象中那个冷酷傲娇的男人完全不同。为什么她从封欧的语气中听出了自责和难过?

  封欧他这是在担心我吗?乔一夕轻笑一声,忍着身上的痛说道。“我已经没事了。阿浩和布鲁克他们两个人没事吧?对了,迪恩呢?他们……”

  “不用担心,这些事情都已经解决了。”封欧忍不住抚摸着乔一夕的脑袋温和的说着。

  见此,乔一夕只觉得越发的奇怪。

  “我……昏迷了多少天?”乔一夕呐呐的问道。

  “你昏迷了三天,总算是醒过来了。看来汉森医师还是有些本事的。”

  “什么医师?封欧,你没事吧?你难道是三天都没有休息,所以神志有些不清楚了?”乔一夕只觉得一头雾水,根本就听不懂封欧说话的意思。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这里应该是绿洲里面迪恩的基地里吧?这里哪里会有什么医师?难怪刚才醒过来的时候就觉得封欧有点不对,一定是这几天都没有好好休息,所以脑袋有些混乱了。

  乔一夕好笑的同时,又有些心疼。

  紧紧的拽住了封欧的手,乔一夕轻声的说道。“你一定是累了,躺下来好好的休息休息吧?”

  “恩。”封欧一愣,并没有拒绝,而是躺到了乔一夕的身边,将她轻轻的搂近了怀中。

  “封欧,你没事吧?”乔一夕还是忍不住轻声的问了出来。

  她还以为封欧会好好的痛骂他一顿了,毕竟都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所以才会发生哪些事情。迪恩没有被杀掉,大部分的责任都在于自己,乔一夕都等着挨骂呢,封欧却闭上了眼睛。

  “傻瓜,以后别这样吓我了。”低沉的声音响起,乔一夕一愣。

  “哦,我不会了。”乔一夕轻声的说着,脸色微微泛红。

  她从来不曾想过,自己在封欧的心目中竟然也是如此的重要。这让乔一夕本来感觉到的伤痛似乎全都飞到了九霄云外。此时她心里面只觉得甜滋滋的,哪里还会感觉到伤痛?

  细细的盯着身旁封欧的轮廓,看着他嘴边的那一搓搓小小的胡渣,乔一夕忍不住伸出了手,轻柔的抚摸着。

  “恩~长了胡渣的封欧也很帅嘛!”乔一夕吃吃的笑了出声,又急忙的将嘴巴捂住,见封欧沉沉入睡,并没有醒过来的意思,这才松了口气,可是看向封欧的眼神却越发的柔和了。

  三天的时间足以改变很多事情。

  迪恩显然知道封欧的实力,带着仅剩的两名白人,迪恩咬牙切齿的决定放弃了这个基地。可是即使如此,却不代表迪恩就会这样放过封欧。

  只要封欧等人还在波里沙漠,他就迟早要扳回一句,将封欧彻底的斩杀!

  可是连续三天都没有发现迪恩身影的布鲁克和阿浩却怎么都没有办法安心,时刻的警戒着不说,阿浩还将从监控设备中调查出来的基地内部人员全都带到了地面。

  除了那六个迪恩的人之外,其他的四名竟然全都是被迪恩抓来的科技人员。将那六名白人解决了之后,封欧惊喜的得知,这四名中竟然还有知名的医生。

  幸亏有了这名专业人士,乔一夕那浑身是伤的身体才能得到些许的恢复。可是即使如此,在这样医疗设备缺失的地方,乔一夕流产也带来了一些的副作用。

  可是在封欧的再三警告这下,乔一夕醒过来之后,没有人敢在她的面前提起流产一事。

  看着突然间冒出来的医师,乔一夕这才知道原来封欧并没有胡说八道,而是真的确有其事。

  看着她那充满了好奇的双眼,封欧总算是勾起了一丝笑意,解释道。“他是被迪恩抓到这里来研究东西的。同他一起的本来还有三个人,可是枪战的时候,另外三名被那些白人给误杀了。只有他还活着。他的医术在全世界都有名气,正好这段时间可以好好的照看你。”

  “谢谢你,医生先生。”听到这话,乔一夕当即友好的对那已经白发苍苍的老人点了点头。

  老人笑了笑,说道。“是你们救了我,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少夫人,你可以叫我汉森。”

  汉森叹了一口气说道。“其实这件事情都是我的错,我得知他们想要邀请我研究一个我梦寐以求都想要弄明白的课题。所以我毫不犹豫的跟他们在一起进行研究。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发现这一切和我想的有些出入。他们根本就不是好人,他们强自逼迫我们在暗无天日的地下进行研究,而且还惨无人道的监视着我们,不让我们进行最基本的休息,虽然只有短短的半个月,但是我却度日如年。”

  “这一切都是我自己咎由自取啊!我其实应该跟另外三个朋友一起离开的。可是我想要为你们尽自己的一份力,是你们让我和我的朋友脱离了那暗无天日的地方。谢谢你们。”

  从汉森的口中,乔一夕这才知道,原来迪恩在这片基地里面竟然还进行着医疗研究。可是这一切又是为了什么,汉森却没有提到,也许他本人也并不清楚吧!

  看着眼前和蔼的老人,乔一夕忍不住询问道。“汉森先生,你没事吧?你看起来好像十分的憔悴。”

  “哈哈,我没事,多谢少夫人的关心了,少夫人难道忘了我是一名医生了吗?”汉森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可是只有他明白自己眼中闪过的并非是笑意,而是怅然和叹息。

  自从得知这里的一切都是一个阴谋之后,他心里面就全是后悔和自责。他不应该来这样的地方的,可怜他的家人们平白的受到无妄之灾。

  每每想到这些,他就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更何况在地下的那六名时刻监视着他们的白人们又很少给他们休息。

  强大的脑力支出,没有得到良好休息的时间,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年过七十的汉森越发的苍老了。他甚至能够感觉自己已经命不久矣。

  毕竟没有人能够坚持着连续一周失眠,更何况他还是一个老人呢?

  现在,在他生命结束的时候,他还能为自己的错误做出悔改和补救,这才是对他最大的安慰吧!

  又认真的检查了一遍乔一夕的身体情况,知道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之后,汉森这才离开了帐篷,往自己住的地方走去。

  可是没有想到当天下午,当布鲁克听从封欧的吩咐来帐篷叫汉森出来吃饭的时候,却怎么都没有听到回应。

  当他走进帐篷没多久,布鲁克便瞪大了一双眼睛,大喊大叫的说道。“不好啦!不好啦!汉森老先生没气啦!快来快来!汉森老先生死了!”

  布鲁克显得十分的激动,听到这些话的乔一夕等人一愣,心中都充满了惊讶。

  “怎么可能?上午看到汉森先生的时候还是好好的。”乔一夕讶异的说着,当即便起来,准备过去看一看。

  s更新最快n上!酷%匠网l

  可是封欧却紧紧的抓住了乔一夕的手,不让她离开。

  “你身体还没有好,安静的在这里好好的休息,我让阿浩去看发生了什么情况。”

  “一定是迪恩他们回来了。让大家都小心一点!”不明白情况的乔一夕只能想到这一切都是迪恩的手笔。

  也只有他那样丧心病狂的人,才会对一个老人出手。

  就在乔一夕焦虑不安的时候,阿浩走进了帐篷。

  “怎么回事?”封欧淡淡的问道。

  “汉森先生的确走了,他还留下了这些东西。”阿浩一边说着,一边将手里面的东西递给了封欧。

  除了一些文件之外,这里面还有一封信。信里面说着的是汉森的后悔,以及提醒封欧不要忘记如何照顾乔一夕。当然,还有希望封欧离开波里沙漠之后,有机会的话可以给自己的家人带去一些话。

  这些内容很明显就是在交代遗言,汉森知道自己快要死了!

  意识到这个,乔一夕的心情陡然变得沉重起来。虽然才刚刚认识这位老先生,但是乔一夕觉得这位老先生十分的慈爱,她甚至有种他是爷爷的错觉。

  自从自己的父母死了之后,爷爷就是对她最好的人了。可是还没等她长大,爷爷就过世了。这些年来,乔一夕时常会想起自己的爷爷。

  看到汉森的时候,乔一夕甚至还觉得亲切。可是她怎么都没有想到,汉森竟然……

  “汉森先生不是好好的吗?为什么突然间会这样?呜呜~汉森先生那么善良慈爱的一个老人。是不是迪恩回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